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秦腔之夜》等8个

◎边围



秦腔之夜

盛夏,尤其需要一串咆哮
来为古都消暑、
降温。多日无雨了。

汗洒前胸。舞台上
飞舞着一袭蓝袍,千年前,
大唐遗下那一卷长诗。

必是老杜!隔空泼墨
以浇心间闲愁。
多少悲苦化为平仄。

跌宕,自然有起伏。
忧思一并都抛向江河了,
顿生铿锵的涛音。

怎能不哀悯?浑噩人间
总要有几人断肠——
在天涯,如泣又如诉。

似雷鸣般,震醒昏聩的人。
观众席上却哑作一团
再无回声。屏息痴醉着。

                 2022.6.24.




40高温

已夺冠!在地壳上
再无对手,成为一座孤城。
无冕之王,炽烈
而又饱含衷情。

真的,有人已被烤化了。
像解体了的雪糕一样
面目全非。额间,
汗滴如瀑坠下。

但逃不脱蒸笼里
那夺命的火。一中午,
一次次都在打破着记录,
努力冲向巅峰。

为了复仇吗?四周,
全部被酷热的日光所吞噬,
并且烫伤。谁
在施法?每一位旧恋吗?!

                  2022.6.24.




周六清晨

早醒了——是被热气焐醒的。
晨曦也提早上班了。

残余的暖流
仍包裹着皮肤。一整晚,
人就像被烤熟了的玉米一样
浑身焦酥,透着甜味。

胳膊上的疙瘩还有些红肿
——但暂停吸血了,
那蚊子在路过一个情色网站时
突然变得圣洁了起来。
不再妄动。

犯罪现场已被清理——
夜壶被倒空了。
城市的五点不再充满着尿骚
和梦话。意识清醒。

无疑又是一个新的开端。
让晨练不只是传说
而是已经慢慢开始了热身。

路就在脚下。向前,继续向前……

                             2022.6.25.
 



夜班人

电话未响。惟一的工作
无法开展,只好去数星星。

夜观天象,预测着
未来的晴雨、吉凶。以解闲闷。

深陷暑热中,欲抽身
去往一片幽谷,再无繁劳。

已逸遁……从值班室内
破旧空调的轰鸣中,挣脱开。

进入一座神秘的国。浓宵
也因此活泼起来,不再枯索。

人,最该值守的恰不是岗位
而是光源——来自路灯的?

被夜色沐浴着,阒然地
在幻境里来回走动。并非渎职。

                             2022.6.26.




诡变的夏日

郁积了多日——那份燥热
已足以杀人了。煎熬
还未封顶,还在投掷下火种。
滚烫的步道上已无人
再去行走,无比空寂着。
久候的阵雨似乎就要到了。

湿气在聚拢。满天乌云
掩也掩不住焦愁了,
必将有一场内涝?一下午,
不时滴落着,由零星
渐变为细密。空气沁鼻起来,
雨并不迅猛,但尤为缠绵。

气温也柔和下去。不再乖戾,
即便只清凉一小时
也是慈悲的。人生之无常,
在雨后转晴了的月夜里
更加神异。天角的一片蔚蓝
又是谁的心愿?纯真得毫无杂质……

                                 2022.6.29.




隐秘空间

楼中,有陌生的租客。
如此世界已令人恍惚——
美瞳、刺青、
密室逃脱,下一代的娱乐。
光阴不会只凝固在你的青春。

被人间淘汰?或被洗脑于
一次穿越了四壁的旅程?
新新人类并无召唤
但你冒闯进来了。“抱歉!”
唐突的脚步已有些另类。

社会是多元的——“有多少圆
就有多少缘。”你吐出泡泡,
让惊讶的眼神收束,
紧跟上时代。在二十层,
陆续赶来的天使们塞满了电梯。

每代人各有轨迹。你多余了,
在照相馆前再也找不到
自己的相册。躺平,
也不能重返熟识的场域。
城市太大,各异的风景太奇谲。

                            2022.6.30.




夏令时

下半年开启了。
由不得你怕热、怕蚊咬,
都一律每日蒸烤。
躲是躲不开的,那份炽情
更因你而火热无比。
街头,夏季是暴躁的;
楼房里的夏季却被空调绑架
而失去了个性。
太阳,在三小时的休整后
也变得温柔下来——
不再一味焦狂。
午睡只用轻轻闭眼,
不用有汹涌的呼噜引人入梦,
小憩即可。
从热浪中争取来的一点点清凉
不仅属于身体,
更属于心——那一片浓荫,
早早在七月的第一个正午
就覆蔽了整座监房……
也该被开放了,
在下午上班前,透透气,
让你无羁的心尽快逃逸出去。

                         2022.7.1.




内耗与自哺

一脚跨越了子夜
——已无法收回,无论是
脚印或者执念。
零时未眠,眼睛大睁
似毫无倦意(其实
中年再瞒不住了,无从强撑)。
人时常都在糊涂,
又轻易窃喜于“难得糊涂”。
真是要命!较真的自己
和散漫的自己,总欲肉搏。
一边,人掏空了
自身经历中最易朽的枝节;
又一边在涂抹着角落里
不停晃动的影子。
这一夜,定然是难眠的——
不因过度的反刍
而愁绪纷飞,只是贪玩于游戏。
不时被自己绊倒和扶起,
也不肯声张。

                  2022.7.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