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3099~3222)

◎闻九排



梦像录(3099)

回到初中母校
遇到当年的
班主任杨老师
得知他晚年
再次遭遇婚变
要命的是
他老伴
夺走了所有财产
让他净身出户
我只好安慰他说
“既然这样
说明周姨那人
心太黑
您老只要能够
与她分开过
财产没有
就算了
哪天真要
过不下去了
我来养您老”

2022/06/25


梦像录(3100)

接着前面的梦
杨老师说
“各做各说
我肯定要起诉
把属于我的财产
全部夺回来”
见老头态度
这么坚决
我也就
不好再说什么
临分别时
杨老师给我
一只破旧的
小木桶
里面装着
他从水凼子里
打起的半桶水
水面上
还漂浮着
一层绿浮萍

2022/06/25


梦像录(3101)

接着前面的梦
杨老师让我
把半桶水
送到他租住的地方
走了一段路
低头一看
水桶里
竟然只剩下
一丁点儿水
正寻思上哪儿
去帮他打点儿水
一辆白色小车
从身边开过
在前方缓缓停下
车里伸出两个人头
哦,是杨老师
调到实验中学后
教出的学生
以前跟他们一起
参加过杨老师
组织的活动
大家都认识
他们也知道
杨老师目前状况
想邀我一起去
看望杨老师

2022/06/25


梦像录(3102)

接着前面的梦
我说我现在
就给杨老师送水去
边说边看了看木桶
发现木桶
不知道啥时
已变成竹篮
水彻底漏没了
那两人说
没关系
漏了就漏了呗
两人随即从兜里
各拿出一把水票
一个给了300桶
一个给了500桶
后者问我
“你呢”
我说
“上次杨老师生日
我都给了一千块钱
这次肯定得翻倍嘛”

2022/06/25


梦像录(3103)

在本旧画报上
看到主编名字
叫蒂凝
不禁想起
网上看到
好几个
从抒情诗
转写口语诗的诗人
名字都没改换
与这类似
心说
真是名如其人啊

2022/06/25


梦像录(3104)

在家早餐店过早
遇到一个少年
边等早点
边练习说书
而且有模有样儿
感动之下
我跟他说
“你是一个
不可多得的
好苗子
千万不要
急着出成绩
要一门心思
专注于说
除了说
就是说
等到我这个年纪
想不出成绩都难”

2022/06/25


梦像录(3105)

接着前面的梦
小家伙一听
也激动起来
“我之前
拜过几个老师
他们都没这么
教过我
你说得真好”
“我是真心喜欢你
爱惜你这个人才
不然
也不会多嘴儿
你记住我的话
坚持练下去
日后定会
成为大家”

2022/06/25


梦像录(3106)

路上遇到
家属院邻居
也是经常一起
参加评审会的老许
正打招呼时
他接到通知
明天下午
有两个项目评审
老许说
“我没时间参加
我一个族人
刚去世了
我要回老家
去当支客师”
挂掉电话
他冲我说
“没办法
我们族人太多
今年又新增了
3户人家”

2022/06/25


梦像录(3107)

穿越到10多年前
从市中心
回郊区父母家
走到老家旧村中段
看到一个彭姓村民
去世了
村东头的朱姓村民
几乎全都过来吊唁
哦,这两个姓氏
一直相互结亲
都几十年了
真正的是
亲连亲

2022/06/25


梦像录(3108)

朋友聚会上
抽空儿
偷偷写诗
被一个朋友看见
他一连说出几个
本地诗人名字
问我认不认识
我说
“这些人
都是体制内的
我是编外的
与他们
从没有交集”

2022/06/25


梦像录(3109)

左手食指
靠虎口这侧边儿
起了一根倒刺
没指甲剪
试着拔了几下
还真将它拔掉了
只是拔掉的地方
稍微有点儿渗血

2022/06/25


梦像录(3110)

在本美术集中
看到一张油画
一池子美女游泳
一个紧挨着一个
跟煮饺子似的
心说
这个作者
连画师都算不上
更别说画家了

2022/06/25


梦像录(3111)

穿越到外孙
14、5岁时候
周末
他在家下厨
做了一桌菜
最拿手的是
蒜蓉蒸茄子

2022/06/25


梦像录(3112)

在梦里
我自创了
一个习俗
女儿回来头一天
得提前把饭煮好
然后
开饭前
再回一次锅

2022/06/25


梦像录(3113)

一个身穿
白底蓝黑色
花格子衬衣的
农民工
从路边一家
小卖店出来
嘴上叼着
一根烟
边走两手边往
左右裤兜里
各塞进了
一包烟

2022/06/25


梦像录(3114)

一个人在乡下
信马由缰散游
从西往东
进入棠棣镇
过了镇区不久
看到一座古寺
走了进去
我操
这儿供奉的
居然是白居易
在本地生活了
大半辈子
之前一直
都还没听说过
激动之下
连喊了几声
“我操!
我操!
我操!”

2022/06/25


梦像录(3115)

接着前面的梦
一个年轻女导游
听到我的叫声
从侧边房间出来
跟我打招呼
让我小点声儿
我不好意思笑了
“对不起
真没想到
这么伟大的诗人
居然离我这么近
作为一个写诗的
实在太激动了
一时没控制住”
“你是诗人呀
那来这地方
就来对了”
跟着女导游
边走边聊着
不知不觉
转到一间
互动房间
那儿摆着
笔墨纸砚
她鼓动我
留一首诗

2022/06/25


梦像录(3116)

接着前面的梦
正在兴头上
我毫不犹豫
提起毛笔
却苦苦想不出
一句诗
女导游说
“看来你对白居易
不太了解”
“确实如此”
“他是个花诗人
不光有三房四妾
还有10几个家妓”
“好像是这样”
“你要写出好诗
那就得模仿他”
她边说边帮我
把裤子脱下了
“别害羞
为了诗歌
你得以身相许”
她安慰我时
故意把自个儿
上衣领口解开
让里面的
两只兔子
若隐若现

2022/06/25


梦像录(3117)

接着前面的梦
我尽量保持克制
小弟弟也很争气
服服帖帖
呆在两腿之间
女导游又帮我
换了一支仿男人
小弟弟模样的毛笔
我接过来时
笔头脱下来
被一根线悬着
还是没法儿写
我说
“看来今儿
是写不出诗了
改日吧”
说完
搁下毛笔
就往外走
女导游
瞬间露出原形
“走可以
你得把嫖资给了”


2022/06/25


梦像录(3118)

接着前面的梦
我与女导游
据理力争
“我啥都没干
凭什么
要给你钱啊”
我俩吵闹声
吸引来
一群女导游
她们将我团团围住
我拿出手机要报警
发现这儿
就是个陷阱
手机一打开
便弹出欢迎页面
没法儿按电话键
只得设成飞行模式
这才把电话打出去
电话里
我告诉接警员
我是国家干部
被人讹诈嫖娼
赶紧派警察来

2022/06/25


梦像录(3119)

接着前面的梦
刚打完电话
以前在市委党校
一起参加培训的
镇党委副书记
到寺里来调研
我把情况
跟他说了
他把寺里工作人员
和一群女导游
全给骂了一遍
然后
要留我吃饭
我说不了
家里还有事儿
我得赶紧回去
他把我送到寺外
我说
刚才忘记告诉你
这事儿
我已报警了
那厮一听
气得扔下我
调头就走了

2022/06/25


梦像录(3120)

接着前面的梦
心说这事儿
又不是我的错
得罪就得罪了吧
没走几步
4个女警察
迎面而来
我停住脚步
“你们是不是过来
处理刚才报警的”
“是的
你就是报警人吧”
“嗯”
“那你别走
跟我们一起
回寺里
配合调查”
“好的
这事儿
太冤枉了
我什么都没干
你们可得为我
做主啊”


2022/06/25


梦像录(3121)

接着前面的梦
走进寺院
旁边一所中学楼上
几个看热闹的人说
“你们警察
早就该来
管管这儿
她们尽做些
缺德事儿
都影响到
我们教学了”
我跟警察说
“听见没有
周围群众
都说她们不对”
说完后
我带着两个警察
沿着我在寺里
游玩的路线
重新走了一遍
另外两个警察
则负责外围
走访去了


2022/06/25


梦像录(3122)

接着前面的梦
警察让我混在
一群游客当中
叮嘱我不要
做出特异举动
然后
让那个女导游
站旁边辨认我
结果
她不认识
我一下激动起来
“你不说我嫖你吗
咋不认识我了
真是笑话
老实说
像我这样的诗人
纵使要嫖
那也是
文人式的嫖
怎么可能跟你
随随便便
就干上了呢”

2022/06/25


梦像录(3123)

父母小区
广场改造
在广场北边
挖出个
南北向的
长方形深坑
里面涌起
一坑地下水
施工方担心
周边房子
基础出问题
在坑里钉上
一排钢管
以防止
坑边缘塌方

2022/06/26


梦像录(3124)

从新老两幅地图上
看出唐山市这几年
向东部发展的
强劲势头
他们总共修建了
11条快速通道
把规划区
与老城区
连接起来

2022/06/26


梦像录(3125)

网上看到
河南平顶山市
积极打造台湾产业园区
特意为台湾籍单身人士
举办了一场招亲会

2022/06/26


梦像录(3126)

回到22年前
在乡下驻村
走到邻近的
一个村子
从村中穿过时
看见卖梨的那人
在不停地叫喊着
“广东湛江梨子
又便宜又甜
不甜不要钱”
瞅了一眼
见梨身上
有很多腐烂的小斑点
便没有与摊主搭讪
担心被他讹上
只在心里想着
南方产的梨子
怎么可能
好吃呢

2022/06/26


梦像录(3127)

接着前面的梦
往前走了段儿
路过马路菜市场
看见菜摊上
摆着白菜
土豆
地瓜
梨子之类的
没有想买的意思
也就没停下脚步
走到菜市场头上
看到一个小卖店
也顺带买水果
心说
这么大点的
一个地方
住着几十户人家
过路客也不多
卖的比买的还多
这生意怎么做啊

2022/06/26


梦像录(3128)

接着前面的梦
骑着自行车
走进村小院里
(村委会没地方
临时借用村小
闲置的教室
做办公室
为方便我们工作
所以把我们也
安住在这儿)
天突然下起
瓢泼大雨
连用彩钢瓦
搭建的车棚里
都是四处漏雨
自行车
无论怎么摆放
都避不开
漏雨地方
只能任其
淋雨了

2022/06/26


梦像录(3129)

接着前面的梦
走进厨房
打算烧水
泡茶喝
发现燃气灶
镶嵌在墙壁里
墙壁上抠出的
一个长方形壁洞
被挂着的3只筲箕
遮住了
取下筲箕
发现里面还挂着
几块脏兮兮的抹布
正要拿下抹布
忽然想起
还没有吃晚饭
厨房里倒是有
面条和鸡蛋
就是没白菜

刚才路过菜市场
怎么就没有想到
顺带买一点儿呢
害得这会儿
还得跑一趟

2022/06/26


梦像录(3130)

接着前面的梦
从厨房出来
发现走廊左侧
堆着一堆油菜花
打算从上面
揪几片菜叶儿
煮面条吃
发现油菜杆子上
一片菜叶儿都没有
油菜杆子
也老得掐不动
看了一眼外面
雨还没停
心说
那就用鸡蛋
做拌面吃吧
权当
吃热干面的

2022/06/26


梦像录(3131)

接着前面的梦
返回厨房
拿起一个鸡蛋
(上面居然
有几条棱线)
正要磕破
负责看校的
老彭夫妻俩
突然进来了
老太太打扮得
非常精致
完全看不出
是一个农村老妇人
跟老彭的邋里邋遢
形成了鲜明对比
心说
真他妈糟糕
他们一准儿
会把我今天这副
狼狈不堪的样儿
当作笑料
讲给全村人听

2022/06/26


梦像录(3132)

晚上从外面回来
突然想起女儿
下午4点多坐车
去上海读大学
忘了问她一声
到了没有
毕竟
夜里走路
不太安全
转而一想
她在那边
呆了两年多
应该混熟了
知道怎么做
又收起了手机

2022/06/26


梦像录(3133)

坐在饭桌边
面前摆着一盘
介于年糕和
米豆腐之间的
一道菜
浅绿色
不软不硬
夹起一块
正要放进嘴里
妻子要换床单
把我弄醒了

2022/06/26


梦像录(3134)

伊沙打电话来
邀请我参加
他组织的厨艺诗会
“你已很久没有
参加新世纪诗典的
各项活动了
作为一个诗人
应该多出来走走”
“这几年
我父亲痴呆了
需要我照护”
“这是个问题
但绝对不是
不能克服的问题
关键是你怎么想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
我都建议你
出来一趟
人不能老呆在
一个舒适窝里”

2022/06/26


梦像录(3135)

接着前面的梦
伊沙的话
点醒了我
把父亲安顿好
启程前往西安
一上路
人的心境
就与在家里
完全不一样
诗绪一下子
飞了起来
心说
伊沙果然是
见多识广
这方面
不服还真不行啊
忽然想起
走得有些匆忙
忘给伊沙带点儿
土特产什么的
转而一想
伊沙为人大气
也不在乎这些
细枝末叶的东西
他关注更多的是诗
那就只有争取
多写出
一些好诗
作为回报吧

2022/06/26


梦像录(3136)

接着前面的梦
之前从没去过
伊沙家里
居然轻车
熟路似的
摸到了他家
伊沙说
“情况有点儿变化
当初通知你时
把时间搞错了
其他诗人
还得等两天到
你暂时就住我家”
“这样不太好吧”
“没事儿
我家宽敞
180多平
就我和老G
两个人在家”

2022/06/26


梦像录(3137)

接着前面的梦
想着住在伊沙家
不能白吃
我提出做饭
正好为后面比赛
热热身
伊沙说
“这是个好主意
我俩一起下厨”
老G发话道
“不行
你是客人
而且头一回上门
怎么好意思
让你做饭呢
还是我来吧”
伊沙笑着说
“听老G的吧
她在单位是书记
回到家里
还是书记
咱们得听党话
跟党走”

2022/06/26


梦像录(3138)

接着前面的梦
我又提出一个
折中方案
老G烧菜
我做拌面
这次她让步了
一边煮面条
一边切蒜蓉
完后
给锅里放油
撒了点儿花椒
和朝天椒进去
炸出小半碗
麻辣油
浇在捞起的面条上
开始搅拌起来
伊沙说
“你这个做法
有点儿像我
做油泼面”
“没错
这是把热干面
和油泼面
结合起来了”

2022/06/26


梦像录(3139)

接着前面的梦
伊沙尝了一口
我做的拌面
直夸好吃
“这次厨艺诗会
赵克强和白立
算是找到对手了
到时候
我们4个人之间
应该有一场恶战”
“我做饭还行
不过
也不太精
就跟我写诗样”
“所以嘛
我叫你出来走走
不能老呆在家里
只有跟人比
你才知道
问题在那儿
才能够改进和提高
咱们口语诗人
不能学抒情诗人
呆在象牙塔里”

2022/06/26


梦像录(3140)

接着前面的梦
晚上在伊沙家
怎么也睡不着
在床上翻来覆去
一方面
我睡觉认地方
另一方面想着
明儿早上
上厕所的问题
担心在他家里
我拉不出来
或者蹲的时间
太久了
打扰到
伊沙和老G
越想越不踏实
爬起来看了看
伊沙和老G
都已睡着了
心说
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
咱还是住宾馆去吧
于是拎着旅行箱
悄悄儿出来了

2022/06/26


梦像录(3141)

跟前一台
落地电风扇
上面头突然断掉
整个儿掉下来
砸在地板上
弹了两下
躺那儿不动了

2022/06/27


梦像录(3142)

一个扎着
两根马尾辫
穿着红底白格子
露脐衬衣
衣服下摆
扎个蝴蝶结的女生
朝我做了个鬼脸
心说
这么清纯的女生
咋显得如此轻浮呢

2022/06/27


梦像录(3143)

市里举办大型
庆典活动
红色横幅
从上到下
拉了几层楼高
很多人都在拍照
因为是晚上
追光灯
一晃而过
加上我对这类活动
压根儿不感兴趣
所以没有拍照
看到前同事涂红
抢拍了一张
我跟她说
转发给我吧
她不愿意
怕我发出去
抢了她的流量

2022/06/27


梦像录(3144)

接着前面的梦
见涂红不愿
转发给我
只好自拍
因为没有追光灯
拍的照片黑乎乎的
啥也看不清楚
只得再次
央求涂红说
“我不发出
只留着做个纪念”
听我这么说
她才同意了
忽然想起
我们还不是
微信好友
她不能发给我
正要临时加她
又想起前不久
前女同事Z回来
我们一起吃饭
已经加过了

2022/06/27


梦像录(3145)

接着前面的梦
涂红把照片
发给我后
立马编了
一段文字
与照片一起
发出去了
我跟她说
“既然你已发了
你发我的照片
我现在可以发吧”
“可以
但范围不要太大”
得到她许可后
我也没点开
看一眼
直接将其
发朋友圈了
然后把手机
装进兜里
扬长而去

2022/06/27


梦像录(3146)

接着前面的梦
我继续往家里走
边走边看马路对面的
文艺汇演
突然看到岳父
老人家非常激动
正跟一个老头聊着
“你们有这么好看的
民族文艺节目
看起来又神秘
怎么能让它
到你这儿
就失传了
如果没有钱
我来帮你们”
心说
老岳父爱施舍的毛病
又犯了
眼下二姨子治病
已经借了300多万
还不知要多少
后续资金呢
真个儿是
自己屁股流鲜血
还别人治痔疮啊

2022/06/27


梦像录(3147)

接着前面的梦
与岳父聊天的老头
看起来很眼熟
哦,想起来了
他是女同事J的父亲
之前与他一起
吃过一次饭
记得当时
J还让我
与她父亲
比过身高
我略微高出他
一点点儿
走上去
与他一番交谈
才知道市里
这次庆典活动
特意邀请他带来
鄂西少数民族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艺表演节目
他是这个节目的
传承人

2022/06/27


梦像录(3148)

接着前面的梦
J父亲告诉我
这个节目
本来规定
传男不传女
但他已偷偷儿
传给了他小女儿
她嫁给了
妻子一个同事
就住在学校里面
我说
“我也住学校里面
怎么没听说过
你小女儿呢”
“说来话长
我本来不姓J
是我父亲入赘J家
我跟我母亲姓J
后来我3个孩子
除老大跟我姓
另外两个
改姓张了
我小女儿叫张敏”

2022/06/27


梦像录(3149)

接着前面的梦
听女同事J父亲
说完后
与他道别
转眼走进
妻子学校
忽然想起
最近一段时间
经常在学校里
碰见一个年轻的
陌生女人
身材微胖
有次还听人家
喊过她张敏
心说
原来就是她呀
不过也是奇怪
既然她住这儿
那她姐姐J
应该没少来
她这儿玩呀
怎么从没听J
说起过呢

2022/06/27


梦像录(3150)

接着前面的梦
我一边往家里走
(仿佛是16年前
住在妻子学校内)
一边想象着张敏
到底嫁给谁了
一抬头
发现张敏
走过来了
我跟她确认
是不是真会
幻术表演
她说
“回呀
这东西
其实是假的
过去被人神化了
所以你们感觉它
很神秘”
“那你随便
表演一个
让我看看吧”
“没问题
不过
你得配合一下”

2022/06/27


梦像录(3151)

接着前面的梦
张敏空手
在我眼前
随便抓了一把
说她抓住了
我们凡人
看不见的
几个外星生物
它把空气当成水
可在空气里
自由游动
她边说边将其
撒向空中
果然看到几个
类似蝌蚪的小生物
在空气里
游来游去
一直围着
我们头顶
转圈儿

2022/06/27


梦像录(3152)

接着前面的梦
张敏说
“这东西可以吃
你要不要尝一尝”
我说“可以”
她随手抓了一个
放在我手心里
小生物越看
越像蝌蚪
强忍住恶心
快速放进嘴里
试着嚼了几下
感觉跟吃果冻样
只是尝不出啥味道
她又抓了一个递向
旁边看热闹的
小男孩
那孩子不敢接
我说可以吃
他依旧不敢接

2022/06/27


梦像录(3153)

接着前面的梦
张敏转头对我说
“你千万别吞下
这东西有剧毒”
吓得我哇哇直吐
可啥也吐不出来
心说
完了
完了
我命休也
张敏哈哈大笑
“我不说了吗
这东西是假的
只是一个幻术
其实你什么
都没吃进嘴里
怎么吐得出来呢”

2022/06/27


梦像录(3154)

买的一袋儿棉签
到家打开要用时
方才发现
大多数都是
一个光光的竹签儿
上面没有棉花

2022/06/27


梦像录(3155)

皓月当空
抬头赏月
发现天空中
一大群乌鸦
在盘旋着

2022/06/27


梦像录(3156)

一位副市长
跟我请教
说省里计划
在武汉至襄阳之间
布设一座火电厂
主张位子
稍微靠近襄阳
问我们市
有没希望
争取到这个项目
他边说边拿出
一张湖北省地图
用手指点着
“喏,大概就在
这个位置上”
“这地方
在枣阳与襄阳之间
距离我们太远了
估计没希望”
“你不是专家吗
就不能想想办法呀”
我无言以对

2022/06/27


梦像录(3157)

项目评审会上
市招商局负责人
拿出一张规划图纸
点着老家旧村东南说
“省电力公司
计划在这儿建设
一座大型变电站”
我说
“你这张图纸
太旧了
早在20多前
这儿就建成厂房了”

2022/06/27


梦像录(3158)

夜里起来
上完厕所
躺下不久
迷迷糊糊的
感觉一个人影
在我床边
用手撑着大腿
缓慢坐下去了
一个激灵
吓醒了

2022/06/27


梦像录(3159)

北郊大转盘
东北方位
停着一辆大货车
驾驶室车门敞开着
一个身材瘦小的
中年女人
正往里面爬
看着都让人心疼

2022/06/27


梦像录(3160)

砂罐里煮着
土豆和豇豆
特意把里面的肉
都挑给父亲吃
没想
喂完父亲后
发现里面
还有好几块肉
顿时跟克扣了
父亲饭食似的
心里面升起
一阵歉意

2022/06/27


梦像录(3161)

大年初一
听到敲门声
妻子以为是
二姨子一家
前来拜年
赶紧去开门
没想
是对面邻居家
来客人了
妻子要关上门时
女儿带着外孙
走过去说
“让它敞开着
说不定二姨
一会儿就来的”
妻子说
“大过年的
门不能敞开着”
女儿说
“那就虚掩着呗”

2022/06/27


梦像录(3162)

接着前面的梦
妻子和女儿
带着外孙
回到客厅坐下
我到玄关那儿
对着镜子梳头
虚掩着的门
突然被推开
二连襟背着
一个黑布包
走了进来
将包搁地上后
一看里面装着
4瓶高档酒
我说
“来就来了
带这么多酒干啥”
“好几年不在家
多亏你们帮忙
不然
我们这个家
早就散掉了”
我知道他意思
是说二姨子治病
我们拿了不少钱
如今终于治好了

2022/06/27


梦像录(3163)

接着前面的梦
正跟二连襟
说着话儿
姨侄儿
二姨子
还有岳母
鱼贯而入
一人拎着
几个礼品盒
把玄关那儿
摆满了
我说二姨子
你这是干吗
花这么多钱做啥
本来治病就欠下
一屁股债
二姨子说
又不是给你的
是给你外孙的

2022/06/27


梦像录(3164)

穿越到几年前
前一把手在任
女同事D的母亲
去世了
单位组织
全体干部职工
前去参加葬礼
殡仪车走到
巷子转弯处
停了下来
一看就知道
司机这是借机
敲竹杠
要求D姊妹几个
给他送礼品
D的大姐
拿出两条烟
递给司机后
车子这才缓缓启动
转弯后继续往前走

2022/06/27


梦像录(3165)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一道下坡路时
殡仪车再次停下来
这次需要把路面
打扫干净后
让孝子孝媳跪迎
坐在殡仪车上的
抬棺的八大金刚
本来这事儿
与我们无关
因为男同事D
与女同事D
同族同宗
他拿起扫帚打扫时
其他同事不懂
也纷纷拿起扫帚
参与进去了

2022/06/27


梦像录(3166)

接着前面的梦
看女同事W和J
跟着男同事D
把一堆破瓷片
迎着殡仪车扫去
我说
“你们搞错了
应该把这儿的垃圾
打扫干净
咋反倒把垃圾
往这儿扫呢”
男同事D说
“我们老家的规矩
确实是这样子
目的是
让孝子孝媳
跪在瓷片上
追思老人一生
吃过的苦
遭过的罪”
心说
真是五里不同风,
十里不同俗啊

2022/06/27


梦像录(3167)

接着前面的梦
看不惯这套
整人的把戏
我独自超前走去
两个同事见了
也跟了过来
3个人来到
一个小广场上
我说歇会儿吧
边说边走到
花坛跟前
在花坛牙子上坐下
还没几分钟呢
感觉腰部
有点儿酸胀
便索性躺下去了

2022/06/27


梦像录(3168)

接着前面的梦
眼看殡仪车
缓缓开过来
我们3个起身
继续走在
送葬队伍最前面
来到一片农田跟前
发现大片土地
都没有种庄稼
我说
“你们看看
到处抛荒
每年粮食产量
还在不停地增长
也不知哪儿
长出来的”
“这个还用问吗
肯定虚报呗”

2022/06/27


梦像录(3169)

接着前面的梦
两个同事
指着抛荒田里
一种开紫红色
碎花的
野生植物
问我认不认识
“我们老家那儿
把它叫蒿子
学名是什么
并不知道”
我边说
边走到旁边
一块地里
这块地
倒没抛荒
刚种过一季玉米
收割后
打碎的玉米秸秆
洒落在地垄上
踩上去
跟走地毯样

2022/06/27


梦像录(3170)

接着前面的梦
一个同事电话
突然响了
前一把手打来的
让他待会儿
下葬完后
去挨着加拿大边境地方
给参加送葬同事订餐
那儿洋酒比较便宜
这次可以让同事们
敞开肚皮喝

这几年
公款吃喝管得严
一直没机会
让大家吃个痛快
这次给女同事D母亲送葬
她母亲是一位老革命
终于逮住理由
可以放开吃一顿

2022/06/27


梦像录(3171)

在外地旅游
参观博物馆
这座博物馆
共有4栋房子
每栋都是两层
疑似旧厂房
改造而成
也没什么好看的
参观到第3栋2楼时
看到马路对面
一家超市
所有商品
都在打折销售
决定剩下那栋房子
不去看了
还不如
去超市里面
转一圈儿
看看有啥
需要买的

2022/06/28


梦像录(3172)

接着前面的梦
超市一楼
卖蔬菜水果
最外面摊位上
摆着一筐筐西瓜
一个只卖5块钱
每个重量
大概10斤左右
本地市民
在疯狂抢购
心说
这个价位
确实便宜
如果买一个
肯定吃不完
再说
拎着个西瓜
逛超市
那也够累的
于是绕过那儿
直接上二楼去

2022/06/28


梦像录(3173)

接着前面的梦
超市电梯上
挤满了人
一些人
嫌电梯太慢
快速往前冲着
好像什么东西
数量有限
不抢在前面
就买不到似的
我也跟着
小跑起来
转而想到
这个样子
对大老爷们来说
太过粗俗了
于是又
放慢了脚步

2022/06/28


梦像录(3174)

接着前面的梦
在二楼入口
看到一对
年轻男女
女的拿着
一团杏黄色毛线
对男的说
可以给他
织一件毛衣
看了一眼那男的
心说
幸好他皮肤白
穿这个颜色
只会显得更白
不像我皮肤黑
穿鲜艳衣服
反倒会显得
更黑

2022/06/28


梦像录(3175)

接着前面的梦
跟着购物人流
一直往前走
也不知道
具体要买什么
稀里糊涂地
上到三楼
这儿卖的
全是床上用品
大多数都是女顾客
纵使遇到个男顾客
也是女人陪着
我独自一个男人
在里面闲逛
显得太另类了
看左前方
有扇侧门
像是安全通道
只好悄悄儿
从侧门
溜了出来

2022/06/28


梦像录(3176)

接着前面的梦
没想到这个侧门
不能上四楼
也不能下到二楼
而是直接通到一楼
感觉是条进货通道
想退回去又觉得
让人看见了
太尴尬
继而想到
回到超市里面
即便买了东西
也不好往家里带
于是决定
将错就错
从这儿下去
回酒店休息

2022/06/28


梦像录(3177)

在父母小区
广场东侧
自北往南走着
应该是离开父母家
回市中心我自个儿家
路上遇到
远房小堂哥夫妻俩
从超市买菜回来
堂嫂还是我的
远房舅表姐
见她手捧
一束玫瑰花
我说
“好浪漫啊”
她哈哈笑起来
“刚才从超市出来
在门口地上捡的
也巧了
今天是我生日
就像老天爷
特意送给我的”

2022/06/28


梦像录(3178)

打算带母亲
去逛一趟街
买两件衣服
母亲连说
“有度清
不去了
有度清
有度清”
母亲口中的度清
实际指的是疫情
她识字不多
耳朵又背
看电视字幕
将其读白了

2022/06/28


梦像录(3179)

在圆通寺南头
遇到单身的
女同事谌萍
她刚整过容
两只眼睛
又大又圆
跟卡通人物样
与她脸极不协调
看着都有点儿让人
瘆得慌

2022/06/28


梦像录(3180)

单位厕所
都不大
有时难免
男女混用
推门时
女同事W
在里面喊话
让我等会儿
担心她出来后
里面味道
一时消散不尽
便回办公室坐下了
很快
W走进来
告诉我
“我刚才
不是上厕所
只是进去
整理了一下衣服
你现在可以进去
不用再等
小心别人
又进去了”

2022/06/28


梦像录(3181)

路上看见
一棵菜蔸儿
将其想象成足球
小跑两步到跟前
飞起一脚
把它踢到
20米开外了

2022/06/28


梦像录(3182)

女儿都做妈妈了
还跟个孩子似的
拿着一根牙签
往我嘴里插
还说
如果我半天不喊疼
那就算我有本事
牙签一点点
往里推进着
担心被戳到
我赶紧咬住
然后猛地转身
将牙签
吐在大海上了

2022/06/28


梦像录(3183)

跟人讲述
一个朋友的事儿
他父亲曾经担任过
广西军分区司令员
那么高的职位
也没帮他安排
一份好工作
一直在一家
小企业上班
后来成了
下岗工人

2022/06/28


梦像录(3184)

白天心有所念
夜间便梦见
这个月结束时
《梦像录》写作
最后几天里发力
突破了500大关
达到502首

2022/06/28


梦像录(3185)

父母小区
广场西侧
一辆黄色
三轮车的
右后角儿
挂着一个
透明的
方便袋儿
里面装着
一份饭菜

2022/06/28


梦像录(3186)

在单位上班
眼看10点过了
打算起身去
上完厕所回来
就关门回父母家
没想
走进厕所
刚刚站定
掏出小弟弟
母亲就跟了进来
手里拿着一把
长杆雨伞
只得赶紧
将小弟弟
塞回裤裆里
把母亲带到
厕所外面来

2022/06/28


梦像录(3187)

接着前面的梦
我问母亲
“您老有啥事儿
这么急赶过来”
母亲说
“今儿早上
我跟你弟媳
说起很久以前的
一件事儿
那会儿
她老爱把卧室里的
一张柜子锁上
有次
要给你侄儿换衣服
我把柜门
强行撬开了
(我记得
婆媳俩因此
还吵了一架)
你弟媳说我
不是说了
这事儿
不放在心里吗
咋又提起来了”

2022/06/28


梦像录(3188)

接着前面的梦
看母亲面带笑容
跟我讲着
我说母亲
“您老也是
好端端的
提这茬子事儿干吗”
母亲收住笑容说
“我怎么不该提呀
这么些年
她把家里钥匙
给我拿着
丢过一件东西吗
我就是要让她晓得
我做娘的一心
只为后人好
对她冇得
半点儿坏心思”

2022/06/28


梦像录(3189)

不知何处
只知道
从打谷场旁走过
铺天盖地的谷颖子
冲着我飞来
躲避不及
灌了我一脖子

2022/06/29


梦像录(3190)

让妻子帮父亲
在网上购买
纸尿裤
她说
“淘宝网上的
比京东商城的
3袋便宜
100块钱”

2022/06/29


梦像录(3191)

自南向北
低头走在
圆通寺西巷里
看地上躺着支
黑色笔套的
圆珠笔
打算捡起
见已晒褪色
弯下去
一半的腰
又伸直了

2022/06/29


梦像录(3192)

从菜市场
买菜回来
自南向北
走在富丽西巷里
一个穿白色衣服的
老太太
端着个白瓷盆
坐在自己家门口
边吃早点边纳凉

2022/06/29


梦像录(3193)

在富丽西巷
靠近北端的
一条东西向
支巷里
靠南边立着
两根水泥电杆
上面架着
一台变压器
旁边有一块
蓝底红字的
编码牌
写着88号

2022/06/29


梦像录(3194)

富丽西巷
一户人家
大门口立着
一台强力风扇
呼呼地
冲屋里吹着

他这是要把
外面的凉风
送进家里

2022/06/29


梦像录(3195)

客厅里
外孙在一张小椅子上
与女儿面对面站着
女儿用双手扶着他
正在玩耍
我问女儿
外孙还在发烧没
女儿说
“没有
他身上
到处都没烧”

2022/06/29


梦像录(3196)

穿越到30多年前
那会儿我家
还在种田
养着一头大水牛
周末休息时间
我回到老家
正帮着父母
扒牛栏的粪渣
岳父来了
他想锻炼身体
要我给他找出
一双胶鞋
他要穿上
帮忙把粪渣
挑到田里去
起初我不同意
最后拗不过他
只得去找胶鞋
翻遍家里
也没找到
一双合脚的
便不让他挑了

2022/06/29


梦像录(3197)

接着前面的梦
岳父见我
不让他挑粪渣
在那儿四处找活儿
看见旁边猪圈粪窖
快要溢出来
刚好那儿
有一把粪瓢
他走上前去
拿起粪瓢
让我找一担粪桶来
他要帮忙取粪
我说
“这个粪窖
是朱明启家的
不是我家的
您老赶紧
把粪瓢放下”
“你家还有么事
我可以帮忙的”
岳父的话
一下提醒了我
想起田里还有
10几担谷草头
没有挑回来

2022/06/29


梦像录(3198)

接着前面的梦
我又帮岳父
拿来一条冲担
想让他去挑草头
就在递过冲担时
突然想起
岳父有腰椎间盘突出
还有习惯性腰肌劳损
腰部不能发力
挑草头这活儿
偏偏靠腰部力量
才能把草头送到肩上
于是赶紧跟岳父手里
要回了冲担
他说那我总得
做点儿什么吧
我想了想说
“这样吧
你帮我们家
写一幅对联”
“好!
这是我的拿手戏”

2022/06/29


梦像录(3199)

游览李白隐居地
看到一处泉水
往外汩汩涌着
一个中年妇女
拿着一把水瓢
舀了一瓢
直接喝起来
蹲下去仔细瞅了眼
发现泉水看似清澈
实际上微微带点儿
红褐色

2022/06/29


梦像录(3200)

妻子把她一双
灰蓝色布鞋
扔在我面前地上
“哎呀
刚才穿着下楼
硌得我脚痛死了”
心说
你平常总穿高跟鞋
突然改穿平底鞋
当然这样子嘛

2022/06/29


梦像录(3201)

一条小路上
挤满了人
磨磨蹭蹭
往前走着
这情况
我实在忍不住了
从路侧强行
往前挤过
后来实在过不去
便借助往前跑的惯性
将身子歪倒
用脚尖儿
点着路边
继续往前跑
仿佛
一个能飞檐走壁
武功高强的人

2022/06/29


梦像录(3202)

面前摆着
几张扑克牌
想按数字大小
摆成长龙
心里头
一直纠结着
是将黑桃8
还是将红桃8
放在方块9上

2022/06/29


梦像录(3203)

女儿带着外孙
到外面玩去了
她房间里
蚊帐顶部
吊着的小风扇
还在呼呼转着

2022/06/30


梦像录(3204)

女同事J对我说
“你气色看起来
还不错嘛”
我说
“是的
就是大小便
有点儿问题”

2022/06/30


梦像录(3205)

岳父写的
一篇文章
让我看完后
谈点儿感想
我说
“一般般”
岳父说
“怎么会呢
我是带着一颗心
写出来的”

2022/06/30


梦像录(3206)

一张张黑人面孔
在眼前
跟放幻灯片似的
一直换个不停
要求辨认出
一个抢劫犯
看完后
脑子里
一片浆糊

2022/06/30


梦像录(3207)

这是一次特殊的
项目评审会
一个投资商
想建设一座
大型酒店
没有编写
可研报告
在每个评委跟前
隔会儿换一道菜
要求吃一口后
说出自己的感受

2022/06/30


梦像录(3208)

一条老街
已经凋敝
只住着一些
老人和穷人
走在街上
偶尔能见到
一两家店铺
在苟延残喘

2022/06/30


梦像录(3209)

在一条巷子里
遇到个老妇人
带着个孩子
在沿街乞讨
只跟商家要
不跟路人要
从她身边走过时
担心被她揪住
将我仅有的
几块钱抢走
还好
她没有理我

2022/06/30


梦像录(3210)

不知何年
反正兵荒马乱之年
小镇上突然要过兵
穿浅黄色军服的队伍
一步步逼近
老百姓见了
纷纷躲避
只要被抓住
就会被抢得
一物不剩
我夹在人流中
一路跟风跑着
到处找不到
躲藏的地方

2022/06/30


梦像录(3211)

穿越到
抗日战争年代
遇到一队日本兵
带队的日军军官
是电影《平原游击队》
里面的松井大队长

2022/06/30


梦像录(3212)

在街上买东西
突然接到
父母亲电话
让我帮邻居王老太
代买一些东西回去
一口答应下来
挂掉电话
又有点儿后悔
万一买得不好
岂不是
让王老太说闲话
吃力不讨好吗

2022/06/30


梦像录(3213)

距离上午下班
还有一个多小时
女同事Z和J
邀请我
陪她们逛街
完后在外面
吃午饭
一把手找我有事儿
可他这会儿
还在接打电话
我让Z和J
先到楼下等我
过了几分钟
她们在楼下喊我
冲我招手
我打手势
让她们再等等

2022/06/30


梦像录(3214)

弟弟一个朋友
喊他出去拿东西
完后弟弟将那人
带回家来
说他们两个人
很久没见面了
要在卧室里
好好聊聊
那人比弟弟还胖
两人担心坐床上
将床坐塌下去
把床垫拉到地上
坐下了

2022/06/30


梦像录(3215)

妻子鱼
绝大多数
没掏干净
将鱼苦胆
留在鱼肚里了
幸亏没有弄破
我又挨个儿
一条条复查
把苦胆全都
抠出来了

2022/06/30


梦像录(3216)

前任一把手
跟我坐在
一张茶几边儿
研究一个报告
女同事X走进来
递跟他一份文件
要汇报一个事儿
她本来穿着一件
深V领子衣服
还故意弯下腰去
将她胸部
一览无余
呈现给一把手

2022/06/30


梦像录(3217)

突然收到
一本诗歌刊物
打开看了看目录
发现有我一首诗
可翻遍了
就是找不到
正纳闷儿时
编辑打电话来说
她们刊物
只发表纯抒情诗歌
我写的是口语诗
她和主编都觉得
我那首诗不错
但如果发出来
就坏了规矩
所以只能
在目录里显示

2022/06/30


梦像录(3218)

下属单位
单身女同事李红
带着宠物狗
到我办公室
来说个事儿
那狗一直
想舔我脸
我都躲开了
李红说
“它跟人一样
懂我的心思”
我说
“你不说
我也知道”

2022/06/30


梦像录(3219)

穿越到40多年前
大约10多岁样子
在老家旧宅
门前秧田边
看到一条蛇
在吞噬青蛙
抄起根木棍
将蛇打死
放走了青蛙

2022/06/30


梦像录(3220)

穿越到40多年前
我们家替生产队
养的一头水牛
产下一头小水牛
它不小心
掉到我家
南边秧田里
爬了好半天
也没爬上来
下到秧田里
把它推上来了
瞅了一眼身上
全身都是泥巴
小水牛身上
也满身泥巴
水牛妈妈
用舌头
帮它舔着

2022/06/30


梦像录(3221)

接着前面的梦
到门前藕塘
洗衣服埠头上
把衣服脱下来
将身上泥巴
洗干净后
接着把衣服洗了
赤条条拎着衣服
回到门口
晾晒好
掇完猪草
出门摸了摸衣服
没想已经干了
刚拿下来穿好
母亲回来了
这才想起
母亲临去出工时
担心我到水塘玩水
在我脚踝处
涂抹了墨水

2022/06/30


梦像录(3222)

接着前面的梦
悄悄儿看了看
脚踝那儿
母亲涂抹的墨水
已经没有了
心说
这下咋办啊
脑子飞转
忽然想出
一个办法来
冲到门前秧田里
拔起几棵茨菇苗
洗干净后拿回家
切碎在猪草盆里
然后跟母亲报告
我要去洗脚
母亲同意了

2022/06/3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