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2991~3098)

◎闻九排



梦像录(2991)

弟弟杂货店
开在剧院
进门大厅里
他们夫妻俩
坐在店里
一个客人
也没有
心说
弟弟两口子
咋这么傻呀
这地方
太偏僻了
平时都很少
有人走过来
何况店面还在
高高的台阶上

2022/06/17


梦像录(2992)

看见对面楼
阳台窗户口儿
初中班主任杨老师
(已去世一年半了)
蹲在伸出的防护窗上
放下一根绳子
将一个人
往上拉着
我心都
提到嗓子眼儿了
生怕绳子断掉
那人摔下去
更可怕的是
窗户承受不住
连杨老师也一起
拽下去

2022/06/17


梦像录(2993)

拿着一根绳子
抱着一床被子
到楼顶平台上晾晒
想了好几个办法
绳子总差
那么一点点儿
明明比划好长度
是足够的
只要系上一头
再去系另一头
就差一尺多

2022/06/17


梦像录(2994)

接着前面的梦
正在犯愁之时
一高一矮
两个男人
找到我
打听单位啥时候
召开领导班子成员会
研究他们的事儿
我说我已退下来了
再不是领导
这事儿
不要找我
他们又说
有技术方面问题
还想请教我一下
我说如果纯粹是
技术上的事儿
那就没问题

2022/06/17


梦像录(2995)

接着前面的梦
两人跟我告辞
说他们立马回去
拿资料过来
我则继续想着办法
还想把晾衣绳系好
又试了两次
发现依旧
差那么一点儿
只好抱着被子下楼
打算等以后
重新买一根绳子
再拿上来晾晒
下了两层楼
刚才走开的
那两个人
带着一个力工
抱着一大摞资料
上楼来了

2022/06/17


梦像录(2996)

接着前面的梦
矮个子男人
接过我被子抱着
让我帮忙看看
这些资料
还有没保存价值
我让力工把资料
搁在地上
蹲下去
看了看
原来这是一套
《银杏研究》
总共6卷
暗红色硬封
拿起最上面一本
发现中间夹着
手写笔记
一看字迹
就知道
都是我写的

2022/06/17


梦像录(2997)

接着前面的梦
把以前的笔记
拿起一本
翻了翻
发现是把以前
大学时代油印的
文学社期刊里的
双页裁开
用背面做的
因为用的是
蓝色圆珠笔
时间长了
油墨已沁透纸张
把整页纸几乎变成
一张复写纸了
字迹都已
模糊不清
我跟他们说
“看来
用圆珠笔
写的的东西
靠不住
不能长久保存啊”

2022/06/17


梦像录(2998)

接着前面的梦
高个儿男人
赶紧问我
“有没办法抢救”
我想了想说
“办法倒是有的
那就是把它们
重新抄写一遍”
他说
“那就拜托您老了
酬劳我们可以
先支付给您老”
“不是酬劳问题
你们看
上面这么多
微积分算式
如今忘记干净了
都不知道啥意思
你让我怎么帮你们
去抄写呢”

2022/06/17


梦像录(2999)

下属单位负责人老李
带着两个副职
被人戏称为
我徒弟的
岑超和刘芳
到家里来请我
前去指导工作
想到退二线后
他们都没说
请我吃顿饭
毕竟以前
分管他们单位
长达10多年
帮忙解决过
各种大小问题
越想心里越气
于是婉言拒绝道
“你们都知道
我脾气的
向来坚持
不在其位
不谋其政
找别人去吧”

2022/06/17


梦像录(3000)

在办公室里
听到楼下
有响动
有人喊着抓坏人
快速冲到窗户边
见一个男人
钻进面包车
要开车逃走
掏出手枪
朝面包车
连开了两枪
感觉没打中
回到座位上
正要查看手枪
“砰”
“砰”
两颗子弹
射进了墙壁里
我操
手枪没怎么保养
导致子弹出现
延迟发射情况

2022/06/17


梦像录(3001)

在3楼办公室里
正用手机自拍
一个男人
开着一辆三轮车
贴着外墙倒车
他瞅了我一眼
把车停下来
让我下楼
帮忙打开平移门
我问他
“干什么的”
“你说我干什么的”
听他口气这么硬
猜想给单位食堂
送货的吧
我说
“找门卫去”
他依旧不走
站在窗户跟前
不停地叨叨着
我拉开窗户
冲他大声说道
“找门卫去”

2022/06/17


梦像录(3002)

前面楼里
一个男人
跟人在电话里
大声吵起来了
你一言
我一语
互不相让
听得清清楚楚

跟他吵架的那人
就住在后面楼里
声音不是
从电话里
传出来的
是从后面
窗户那儿
传进来的

2022/06/17


梦像录(3003)

妻子说
“家属楼前面
有人拉来
一车蒜苔在卖”
我说
“你千万莫买蒜苔
买回来
我是不吃的
要吃你自个儿吃”

2022/06/18


梦像录(3004)

骑车回父母家
走到小区南口
远远看见
远房小堂哥
正要打招呼
几只狗
忽然围了上来
只得与它们周旋
小堂哥回头
看了我一眼
知道我顾不上
与他说话
加快脚步走了

2022/06/18


梦像录(3005)

跟朋友聊天
说起父亲来
我说
“没办法
得天天回去
照护他”
他说
“你妈妈
希望你回去吗”
“那是肯定呀
她一方面
希望我能
多照护一些
另一方面又希望
我爸早点儿死掉
其实
作为一个
没啥文化的
农村老太太
她服侍我爸
能做到
现在这样儿
已经很不错了”

2022/06/18


梦像录(3006)

穿越到侄儿小时候
看我坐在椅子上
打盹儿
他站在我左边儿
把手伸到我胳肢窝下
捻我的腋毛玩
将我弄醒了

2022/06/18


梦像录(3007)

X副市长
穿着一件
粉红色毛衣
从领口那儿
可看见里面
还穿着一件
黑色棉毛衫
一看到他
我心里
就不淡定了
妈的个巴子
一直以为他
把我当哥们儿呢
没想
为妻子评高级教师
这么一件小事儿
找他帮忙
都他妈敷衍
妻子本来就是
全市优秀教师
并不需要他
费多大劲儿

2022/06/18


梦像录(3008)

诗人苇欢
翻译的
泰戈尔诗集
出了点小事故
中间有一首诗
漏译了
开了个小天窗
一个女编辑发现后
让她赶紧补译出来
苇欢答应道
“好的”
并没做解释
我在想
会不会跟我写诗样
遇到系统禁止的敏感词
只能将这首诗
拿掉

2022/06/18


梦像录(3009)

到早点摊上买早
看师傅煮的水面
煮过头了
放的白菜叶儿
也都是烂的
我说
“麻烦你给我
来一碗热干面吧”
“那你得等一等
吃水面的人多
我把水面做完了
再做你的”
我想都没想
一口答应道
“没问题
你稍微抓紧点儿
就行了”

2022/06/18


梦像录(3010)

接着前面的梦
看其他顾客
一个接一个
走到摊位前
我也一步步
往旁边退让
最后让到
一道坡下的
一块水洼里
好在水不深
约莫1厘米左右
只好把脚尖儿
微微翘起来
脚后跟落地
不让鞋面
被水淹到

2022/06/18


梦像录(3011)

接着前面的梦
早点摊旁边
一个看上去
有点儿像复旦
教授钱文忠的
70来岁老哥
正跟人讲故事
我侧耳听了几句
发现他讲的那人
竟然是远房
二伯母二儿子
我说
“你讲的这个人
是我远房堂哥”
老哥说
“论年纪
好像不太像哦
他比你大多了”
我想了想说
“没错
我们相差
整整12岁”

2022/06/18


梦像录(3012)

接着前面的梦
前面那个老哥
越讲越兴奋
又背出一首长联
说是顾维钧写的
不过
能够明显感觉到
他有阵子没背
所以背得
不太熟练
这时
下属单位同事
杨智勇走过来说
“这人背得不行嘛”
我说
“这么大年纪
能有这样的记忆力
已经相当不错了”

2022/06/18


梦像录(3013)

接着前面的梦
忽然发现
早点师傅不见了
想起他说过
最后给我做热干面
心说
莫非他还有
另外一个摊位
专门做热干面吗
正想着
那人在远处喊我
快去取热干面
听声音
好像老家村里
以前的村民高华忠
他是闹饥荒时候
城里一户人家
送到村里
寄养大的
后来又回城了
刚要去找他
一坨鸟屎
掉到我后脑勺上
跟早点摊上
拿起一张废报纸
将鸟屎擦干净了

2022/06/18


梦像录(3014)

接着前面的梦
循着声音
传来的方向
一路走过去
一下走进老家旧村
来到高华忠养父母家门前
并没看到他
只得继续朝东
一边走一边寻找
看到远房大伯家的
小儿子两口子
在水塘埠头上
涮着衣服
想跟他们打听下
又觉得没必要
反正这一片
也就20多户人家
要想找到高华忠
并不太难

2022/06/18


梦像录(3015)

电视在播报新闻
一个出镜的男记者
做着前往美国签证的
现场报道
在大使馆门口
选取的报道对象
居然是
二姨子儿子
这让我悲喜交加
喜的是
奋斗几年
他终于盼来了
出国留学的机会
悲的是
二姨子淋巴癌
花了一大笔钱
治疗了一年多
还没彻底清除
体内的癌细胞
他这一走
丢下二姨子
不知啥时候
能够回来

2022/06/18


梦像录(3016)

在家小旅馆住宿
只有一个卫生间
旅客得排队等候
瞅了瞅前面
还有好几个人
如果都是
解决大问题
每个人多的不说
就按10分钟计算
也得一个多小时
倘若有磨叽的
一个人就得
半个多小时
那就不好说了
担心等时间太长
一时憋不住
拉出来
悄悄儿
把厕纸伸进裤子
垫在了屁股底下
万一冒点儿出来
也不至于
将裤子弄脏

2022/06/18


梦像录(3017)

接着前面的梦
好不容易
排到我了
冲进厕所
掩上门
刚蹲下
门又开了
抬头一看
没插上门闩
重新关好门
再蹲下去
外面不时
有人推门
搞得人
太紧张了
拉了半天
也没拉出来
而且越着急
越拉不出来

2022/06/18


梦像录(3018)

接着前面的梦
好不容易拉完了
放水冲洗时
把便池里的大便
溅得到处都是
只好用厕纸
一点点清理
刚弄干净
一个男人
在外面洗衣间说
他房间香皂不见了
问我洗衣房的香皂
可不可以拿去用
我说这东西
又不是我的
你让我怎么
跟你表态
拿不拿
看你自个儿
怎么去想

2022/06/18


梦像录(3019)

接着前面的梦
从厕所出来
去找我的房间
记得是15号
可门牌号
都模糊不清
想起左边房间
住着一个女孩
便挨个儿
找那女孩
发现她右边
是个大房间
住着3个女人
和1个男人
而且没空铺
正在纳闷时
右边铺子里
一个女人
探头问我
“是不是闻九排”
“是呀”
“你房间
换到25号了”

2022/06/18


梦像录(3020)

接着前面的梦
从衣兜里
掏出钥匙
打算跟那女人更换
发现上面写的
就是25号
我随即问道
“我行旅呢”
那女人说
“帮你搬过去了
在6楼最西头
你可以从我店里穿过
从后门那儿上去”
心说
1楼多方便呀
6楼需要爬半天
边想边往里面走
穿过店铺
来到后面
看到前面台阶上
已有几个男女
一路说说笑笑
爬上去了

2022/06/18


梦像录(3021)

接着前面的梦
走了几步台阶
眼前是一座石山
这才发现旅馆
建在石山上
六楼距离下面
至少有100多米
要命的是
眼前的栈道
台阶高的高
矮的矮
最高的
达到1米5左右
得费劲儿才能爬上去
而且栈道还不是连续的
有的地方
需要跨一大步
才能跳过去
看着两侧万丈深渊
心说
保命要紧
这旅馆
老子不住了

2022/06/18


梦像录(3022)

在偏远乡村
看露天电影
左等右等
胶片不来
场子上
人声鼎沸
吵得我实在
受不了
决定不看
搬起小板凳
从人堆里挤出来
回住地睡觉去

2022/06/18


梦像录(3023)

在单位召开
全市生态
规划文本
初审会议
这项工作
疑似在我
指导下完成的
我并没太上心
只是敷衍而已
参会单位
要求每人
能发一本
我说
“我们单位
经费有限
装订一本
得花不少钱
所以这次
只装订了3本”
其实
我是担心
大家拿到手
随手翻一翻
就能发现
很多问题

2022/06/19


梦像录(3024)

接着前面的梦
会上有人打听
审批笼子
打开没有
说他们那儿
引进了好几个
工业项目
等着建设
同事W说
因为生态规划
还没形成报批版
省厅批准实施前
原则上
所有审批
都得冻结
如果个别项目
要赶建设进度
也可以特事特办
每个地方
先批一两个

2022/06/19


梦像录(3025)

接着前面的梦
会议中途休息时
市人大主任
要调一台车过来
让一个长着柿饼脸
烫着爆炸头的
高个儿年轻人
打电话给行管局
话筒里传出
一个女人的声音
讲着一口广水话
我跟身边人嘀咕道
“这人不是广水的
就是接官亭的
(紧邻广水)”
没想
那女人自个儿
在电话里笑了
“我讲广水话
你听不听得懂唦”

2022/06/19


梦像录(3026)

接着前面的梦
担心这个本子
通不过审核
我赶紧给
与会人员
打预防针
“这个文本里面
确实存在不少问题
但还是希望大家发言时
注意把握尺度
每个人说出
一两点意见
就行了
提建议
不要太多
否则
接下来的
修改工作量太大
会让写本子的人
没信心去做”

2022/06/19


梦像录(3027)

父母小区
广场西侧
一棵花树
同时开出
红色和白色
两种针型花儿
我跟身边的
中年女人说
“这树真奇特啊
可惜已经被人
折得仅剩
一根枝子了”
“有啥可惜的
广场马上翻建
上面所有的树
都要挖掉”
现实中
广场要被改造成
所谓的口袋公园
马上就要竣工了

2022/06/19


梦像录(3028)

不到1米的
一个袖珍人
后脑勺
跟块平板似的
穿着一件
淡绿色上衣和
一条白短裤头
站在父母小区
东侧入口的
斑马线上
指挥交通

2022/06/19


梦像录(3029)

跟女儿两个
从外面回来
刚上到1楼
(下面有架空层)
她就掏出钥匙
打算开门
我说
“你怎么啦
我们家在6楼呢”
“哦,我还以为
住在学校里面呢
其实1楼蛮好的
走几步就到了”
从妻子学校
搬出来时
又一次面临
1楼和6楼
这回我们
选择了6楼

2022/06/19


梦像录(3030)

让妻子帮忙
给父亲在网上
买几盒倍氯米松乳膏
拿到快递拆开一看
药盒上面
全都是韩语
不知道
是什么药

2022/06/19


梦像录(3031)

梅西穿着
深绿色球服
代表大巴黎
打比赛
他左边线拿球后
回做给队友
然后
迅速跑到右边
队友一记长传
梅西不等球落地
拔脚怒射
球进了
2:1
全场高呼
“梅西!
梅西!”

2022/06/19


梦像录(3032)

足球场上
穿白色球衣
进攻的一方
罚任意球
皮球击中
左侧立柱
反弹出来了
罚球的那个球员
冲到裁判跟前
示意球进了
慢镜头回放
球的确没进
但立柱内侧
站着一个
头戴黑帽
身穿黑衣的
对方球迷

2022/06/19



梦像录(3033)

村子东边
(并非老家村子)
横着一条大河
赶上闹饥荒
饿肚子
看河对岸
在发大米
村民们
都眼勾勾看着
小孩子受不了
跳到河里
向对岸游去
女儿也加入其中
跟着一群孩子
游到了对岸
看管粮食的
是个女人
专盯着女儿
不让她靠近
其他孩子
都抢到粮食了
看得我
恨不得游过去
帮女儿一把

2022/06/20


梦像录(3034)

接着前面的梦
老家村民
朱老四和朱老三
兄弟俩
看河对岸
只有一个女人
在看管粮食
决定冒险去抢粮
大家在他们带动下
纷纷向对岸游过去
那个女人
看管不住
每个人
都抢到不少
大舅表弟
人高马大
抢到180斤
我不行
只抢到150斤

2022/06/20


梦像录(3035)

穿越到很多年前
家里养着猪仔
没青饲料
下到水塘里
捞水草
发现水岸边
长着一溜儿
野生的白菜
喜出望外
挨个儿拔起后
发现里面夹杂着
两棵水葫芦
心想
拔到这么多
足够我家猪仔
吃上两三天了

2022/06/20


梦像录(3036)

用扑克牌
玩斗地主游戏
一对A上手后
一溜儿顺子
甩出去
剩下一个Q
倒扣在跟前
坐等另外两个人
看他们能不能
甩出炸弹来

2022/06/20


梦像录(3037)

我在前面走
后面一匹马
追着要啃我脚
两个女人出面
抓住它两条后腿
让我快点儿跑走
转眼间
马变成巨人
见他抓着我不放
用指甲去掐他手
最终
在两个女人帮助下
费了老劲儿
总算逃脱了

2022/06/20


梦像录(3038)

两辆小车
发生追尾事故
前面那辆白车
被后面黑车
顶撞后
冲上
前方大货车的
车斗里
仰面朝天躺着

2022/06/20


梦像录(3039)

外孙将电视
遥控器摔坏了
我正修着的时候
女儿将他拉开了
“以后再也不能
这么惯着他了”
像自言自语
又像是
说给我听的

2022/06/20


梦像录(3040)

小外孙
还不会说话
坐客厅地板上
用手来回拍打
两只小脚
嘴里不停地
哦哦……
不知道他啥意思
猜测有可能是
让我帮他
脱掉鞋袜

2022/06/20


梦像录(3041)

在一本书里
看到毛主席
1947年
利用闲暇之时
读《资治通鉴》
为新中国成立后
做着治国准备

2022/06/20


梦像录(3042)

一把不锈钢勺子
搅完开水后
倒拿在右手里
不小心碰到手腕
将自个儿烫了下

2022/06/20


梦像录(3043)

路上遇到几个同事
听说上面要来人
检查验收
单位建设的
水处理工程
一处生物湿地
全体工作人员
都到工程现场了
我也稀里糊涂的
骑着自行车
跟了过去
而且骑车
在湿地里面
绕行了一圈儿
见里面栽种的秧苗
越到中间越稀少
安装的曝气设备
数量也太少
我说这样子
处理后的水质
肯定达不了标

2022/06/21


梦像录(3044)

接着前面的梦
听我说出水
不能达标
包保工程的
几个同事
一下子急了
问我怎么办
有没办法补救
我说
“要补救也不难
得按照规范设计
先核实处理水量
然后根据污水
需要停留时间
计算出有效容积
再确定湿地面积
最后要选择一些
净化能力强大
能够错季生长的
水生植物
还得再增加
几台曝气设备”

2022/06/21


梦像录(3045)

接着前面的梦
同事们希望我
说得更详细些
最好留在现场
做个指导
我说
“这肯定不行
时间不早了
我得回家
照护我父亲”
女同事J插话说
“是的
是的
他父亲卧床不起
需要人服侍
让他走吧”
告别同事
骑上自行车
走出几米后
听到J
跟其他同事说
“他父亲
只比我爷爷
小一岁
年纪确实
活大了点儿”

2022/06/21


梦像录(3046)

接着前面的梦
骑车穿过湿地
走上一块干地
这儿长着
一片南瓜
疑似湿地管理处
工作人员栽种的
于是摘了一个
搁在自行车
前面货篓里
继续往家走时
两个老太太看见
直夸南瓜选得好
懒得打招呼
装作没听见
继续走我的路
心里却说
那是必须的嘛
我出生在菜农家
挑选蔬菜
那是杠杠的

2022/06/21


梦像录(3047)

到单位上班
听同事说
我们最近
加工资了
刚要高兴
旁边儿
下属单位的
同事杨智勇
发牢骚说
“光给他们公务员加工资
难道我们就不是人吗”
一番细问才知道
事业编制人员
这次都没加
有怨气
确实可以理解
特别是那些
借调到机关工作的人
做的事儿一模一样
甚至还多一些
没有加工资
换谁也不好受

2022/06/21


梦像录(3048)

接着前面的梦
正跟同事聊着
曾经分管过
10多年的
下属单位
负责人老李
慢慢踱过来
貌似听到他
跟我打了个招呼
但又不很确定
想到退二线后
他对我的态度
跟之前判若两人
心里不禁
有点儿怀疑
他可能真没打招呼
不过
我还是大度地
回应了他一声
“老李来了”

2022/06/21


梦像录(3049)

接着前面的梦
老李问我这次
加了多少工资
担心说实话实说
刺激到他
我说没多少吧
边说边掏出100块钱
塞进房梁上吊着的
一个布袋儿里
然后跟同事们说
“我平时来得少
有时候赶不上
交党费的时间点儿
我把这100块钱
搁这儿
下次交党费
如果我没来
就麻烦你们
帮我拿出来
代交一下吧”

2022/06/21


梦像录(3050)

女儿用蓝色圆珠笔
在外孙右胳膊上
画了一幅画儿
靠近手腕地方
画着两根竹子

2022/06/21


梦像录(3051)

外孙趴在茶几横头
吊着两条小腿儿
看了我一眼
大概见我
没阻止的意思
小家伙把一双鞋子
蹬掉后
爬到茶几上面
坐着玩起来

2022/06/21


梦像录(3052)

喂粽子外孙吃
靠近表面
有一根半寸长的
黑色细棒棒儿
也不知道
是不是辅料
正犹豫之时
外孙伸手
把它抠出来
扔掉了

2022/06/21


梦像录(3053)

家里来了
太多客人
都没地方招待了
只得分出一部分
到舅舅家
疑似这些客人
都是大妹夫那边的
我坐在舅舅家门口
玩着手机
大妹来到跟前
将我拉起来就走
“你又不是客人
坐这儿玩什么
进屋帮忙择菜去”

2022/06/21


梦像录(3054)

在舅舅家
准备回来时
发现自行车
前后轮胎
气儿都不足
需要补充一点儿
舅舅家没打气筒
抬眼看见
舅舅家前面
两条小路上
各有一个修车摊儿
见西边路上人多
我决定去东边路上
这条路上的打气筒
距离舅舅家
看上去
似乎要近那么
一点点儿

2022/06/21


梦像录(3055)

接着前面的梦
推上自行车
走出没多远
发现这条小路上
相向走来两个人
担心他们
也是加气的
想抢在他们之前
到达打气筒跟前
偏偏这时
同向走着
一个男人
不愿让路
只得强行
从他右边挤过去
险些被路边的
灌木枝条
划到脸了
超过那人后
开始小跑起来
直到确认
我比迎面来的那两人
要先到打气筒那儿
才改成快走

2022/06/21


梦像录(3056)

接着前面的梦
赶到打气筒跟前
瞅了一眼西边路上
发现那个打气筒位置
与这边的
几乎处于
同一条平行线上
距离舅舅家差不多远
先给前轮加气
打了半天
也没打进多少
拔下充气嘴儿
空着打了几下
见打气筒没坏
于是接着给前轮加气
打了几下儿过后
再捏轮胎
我操
气打得太足了
必须放一点点
不然
骑着容易爆胎
即便不爆胎
减震性太差
骑上也不舒服

2022/06/21


梦像录(3057)

穿越到10多年前
本来不喜欢
前市卫生局长老殷
没想在大妹家遇到了
想到大妹两口儿
都在卫生系统工作
只得强装笑脸
打了个招呼
不想太委屈自个儿
跟大妹说我还有事儿
提前离开了
没有陪那厮
喝酒吃饭

2022/06/21



梦像录(3058)

在一座广场南边
大约有10级台阶
一个身穿灰蓝色
西服套装的男人
跑向台阶时
脚下打绊儿
一下子
扑倒下去了

2022/06/22


梦像录(3059)

买到一盒
能够治愈
老年痴呆的药
回到父母家
一进门
我就嚷嚷起来
“这盒药给爸吃
吃完就能好起来”

2022/06/22


梦像录(3060)

一天下来
一首诗
都没写出来
只好把去年
这一天的诗
重新发了遍

2022/06/22


梦像录(3061)

在父母小区
广场北侧
遇到邻居
詹明兴夫妻俩
我问他们病好了没有
詹明兴老婆说
“好了
好了”
我说
“那就好
那就好”
现实中
老詹中风
出现偏瘫
走路不利索
他老婆心脏病
两人先后
到武汉
治疗了
一个多月

2022/06/22


梦像录(3062)

被女同事李红
纠缠上了
我说
“两个人分开
不一定是坏事
你先冷静下来吧
我其实要找一个
稍微能仰视我
又能与我
一起成长的人”
“可是
你说的那个人
人家有家室”

2022/06/22


梦像录(3063)

煮过土豆的
黑砂罐里
残留一些汤水
将几张抽纸
放进去
想把汤水吸干
结果
没能如愿

2022/06/22


梦像录(3064)

女同事李红
开了家小超市
整天忙着做生意
工作总推给别人
因为她跟我
关系不错
同事们
敢怒不敢言

2022/06/22


梦像录(3065)

抱着外孙
走在楼道里
遇到一个男人
拿着一块饼干
边走边吃
小家伙
居然伸手
抢了过来

2022/06/22


梦像录(3066)

一首诗写完
也没仔细修改
随手发出去了
发现每一行里
有很多空格儿
我自言自语道
“乍一看上去
好像唐欣的诗哟”
女儿接话
“巧了
我们回来之前晚上
就在唐欣家吃的饭”
“我说的唐欣
不是你们长沙那个
是北京的一位诗人”

2022/06/22


梦像录(3067)

世界热亚巴竞标赛
(这是一种新潮运动
由12人组成环形队伍
双脚不停地在草皮上
左右扭动
让队伍转起圈儿
以完成一圈耗时
作为比赛成绩)
共有30多个国家参赛
中国队与一个小国家
第一局打成平手
被裁判认定为
消极比赛
直接判负

2022/06/23


梦像录(3068)

接着前面的梦
一个热亚巴
运动强国的
运动员
到一个弱国
担任教练
“这项运动
没有更多技巧
就是一个字
‘练’
我们一年365天
天天都在练”
他边说边带大家
到他们的练习场
参观
那些练过的地方
如今半年过去了
原来的草皮
都变成了腐质
我用脚扒开烂草
下面的土地
热烘烘的
那个教练说
“是我们
当初洒下的汗水
把草皮沤烂了”

2022/06/23


梦像录(3069)

一个很小众的
体育项目
在不规则的
木方框里打球
有点儿类似冰球
我以前从没见过
跟旁边人请教
他说了一遍
项目名字
没能记住
不好意思再问
还佯装明白了
连着附和道
“哦,哦”
跟着看了半天
也没看懂怎么玩
只看明白一点
发界外球时
必须让球
绕着边界
先走一段儿
然后让队友
再打进场内

2022/06/23


梦像录(3070)

又是一个
体育项目
还与吃有关
先在转盘上面
摆上炒麦粉儿
转盘只要启动后
一团一团的炒麦粉
就会朝外飞起
运动员
得用双手接住
然后放进嘴里
吃下去
我走上前
按下启动键
因没把握好
启动时机
炒麦粉儿
抛出速度太快了
吃的速度跟不上
很快就被噎住
不得不
退出比赛

2022/06/23


梦像录(3071)

路过垃圾池
见里面
被人扔掉的
一个长方形纸盒里
装着几个玩具娃娃
外孙伸手拿起
要把纸盒带回家
搁平时
也就依了他
现在可不行
疫情还没完全消失
我把纸盒夺下来
重新扔回了
垃圾池里

2022/06/23


梦像录(3072)

母亲夜里睡觉
担心头顶受凉
流清鼻涕
戴着一顶
紫色厨师帽
侧卧在床上

2022/06/23


梦像录(3073)

有人在论坛里
发了一个新帖
看标题
是新近出来的
经济运行数据
点开一看
居然是
去年1~9月的

2022/06/23


梦像录(3074)

市里组织党员
晚上学习
地点在城南郊区
一个老太太进来
打卡过后
发现时间对不上
我安慰她说
“没事儿
我的也是这样
次数够了就行”
老太太
环顾教室
见没地方坐
拿起刚放下的雨伞
转身就往外走
看样子要回家去

2022/06/23


梦像录(3075)

接着前面的梦
想着下雨天
路不好走
况且夜深了
这片儿又没路灯
担心老太太安全
我赶紧跟了出来
别看老太太
个儿不高
穿着一件
花格子大衣
可走起路来
却出奇地快
一路上
我得小跑着
才能勉强跟上

2022/06/23


梦像录(3076)

接着前面的梦
走出巷子
来到老铝厂
西边门前的
主路上
这条路
大货车走得多
路面被碾压得
坑坑洼洼的
跟前就有
一滩泥水
见北边开来
一辆大货车
正担心要溅
老太太一身
没想老太太
动作挺快的
抢在大货车
到达之前
先跑过去了

2022/06/23


梦像录(3077)

接着前面的梦
正想着要不要
帮老太太拦车
送她回去
想起她老头子
跟我还是本家
我们老家
还是邻村
老头妹夫
跟父亲是朋友
平常父亲总让我们
喊他妹夫和妹妹
姑父姑妈的
心说
下次上课
如果有机会的话
我得把这个情况
跟她讲一讲

2022/06/23


梦像录(3078)

接着前面的梦
也许地方偏僻
也许冬天下雨
还是晚上
路上车辆很少
走半天也没见到
一辆出租车
正着急时
忽然想起
老太太就住在
市水利局院内
她老头子
曾经担任过
水利局局长
(现实中
为供销社主任)
心说
这就好了
她再走几百米
就可以到家了

2022/06/23


梦像录(3079)

接着前面的梦
来到丁字路口
老太太朝北走
我朝东走
才走出几十米
忽然闹起肚子来
我向来体质不好
有肠道易激综合征
很可能是受了风寒
肠炎发作了
好在是夜里
路上没什么行人
就在路边拉起来
感觉差不多了
从兜里掏出
两张餐巾纸
擦完屁股
刚要起身
没想又来了便意
只得再次蹲了下去

2022/06/23


梦像录(3080)

接着前面的梦
一边接着拉
一边在衣兜里
找擦屁股的纸
越找心越慌
掏遍全身衣兜
也没找到一张纸
这个时间点儿
这个鬼地方
连个人影儿
都不见
想找人帮忙
压根儿都不可能
只得再次掏衣兜
这回总算
在右侧裤兜角落里
找到一个小纸团
是上次洗衣服时
忘掏出来的
已经揉搓得
皱巴巴的

2022/06/23


梦像录(3081)

接着前面的梦
把找出的小纸团
小心翼翼摊开来
心说
这次可再不能
急着擦屁股了
不然
再拉的话
那就真没纸了
前前后后蹲了
大约半小时
低头看了看
感觉都拉出肠液了
应该确实没拉的
这才放心下来
擦完屁股
继续往家里走

2022/06/23



梦像录(3082)

从外面回来
看到女婿
横躺在
楼梯扶手边的
西餐桌上
(我家是错层)
翘着二郎腿儿
不停地晃荡着

2022/06/24


梦像录(3083)

想收购一块砧板
一直没看到合适的
走在小桥上
看见河道里
一个小男孩
划着一条破船
慢悠悠划过来
瞅见船头上
用一块边长
一尺左右的
正方形木板
打着个补丁
眼睛一亮
嗯,这块木板
倒是勉强可以
做一个砧板
旁边老太太
看出我心思
抢先下手
花4块钱
买下了
再以20块钱
转卖给了我

2022/06/24


梦像录(3084)

疑似舅舅家
办啥事儿
前去赴宴
一共18桌
摆了两个餐厅
眼见快开饭了
想找位子坐下
选来选去
看到三表姐
坐在一张桌边
已经在吃饭了
正要过去
挨着她坐
突然又看到
表妹夫
也是我初中同学
坐在另一张桌上
那张桌子上
也没啥人
除他之外
也就他对面
坐着一个女人

2022/06/24


梦像录(3085)

接着前面的梦
我立马改主意
挨着表妹夫坐下
两人聊了一会儿
看到左侧位子上
有人吃过的餐具
还没收拾更换
弄不清啥情况
我说
“也不知这人
会不会回来”
表妹夫说
“不管他了
我们先去盛饭
等会儿
菜一端上来
我们就开吃”
他的话
正合我意
早吃完早回家
好读诗写诗去

2022/06/24


梦像录(3086)

在老家旧村
去村民朱开义家
收购一架旧风车
本来看中了
打算买下
不想
他不在家
转身走时
这架风车
突然着火了
帮他拖到屋外
正要扑火
看他父亲朱明裕
(已去世40年)
坐在树荫下乘凉
我问他
“你家这风车
还要不要”
他说
“都啥年头了
要这东西做啥”
想着风车
已经烧破相
也就放弃了

2022/06/24


梦像录(3087)

穿越到抗战时期
在一个寡妇开的
小餐馆里
点了一锅锅贴
才吃第二个时
两个日本军官
走了进来
不想惹事儿
埋头吃我的
日本军官
问老板娘
有什么好吃的
老板娘吓得直哆嗦
不敢说话
担心事态
这么发展下去
可能会失控
我赶紧站起来
冲日本军官说
“锅贴
咪西咪西的”

2022/06/24


梦像录(3088)

接着前面的梦
日本军官
尝了一个锅贴
觉得味道不错
把我跟前的锅贴
直接拿过去吃起来
叮嘱老板娘再给我
另外煎一锅
两个日本军官
吃完锅贴
抹了抹嘴巴
就往外走
我心说
这下白吃了
好在是我点的
老板娘不会折钱
没想
走到门口时
为首那个日本军官
掏出一个银镯子
扔到老板娘脚下
这才扬长而去

2022/06/24


梦像录(3089)

接着前面的梦
我跟老板娘说
“那是他们
给你的饭钱
你捡起来吧”
老板娘弯腰
抓起银镯子
搁在手里看着
旁边桌上
一个老头
愿意出价
500两银子
将其买走
我跟老板娘说
“如果你有钱用
最好就不要卖掉
这东西放到以后
那可就不是
500两银子
很有可能是
5万两银子”
老板娘听完
把它收起来了

2022/06/24


梦像录(3090)

大妹和大妹夫
来父母家
两人在堂屋坐下
我帮父亲削苹果
还没削好呢
大妹夫就
打起瞌睡来
看他整个人
从椅子上
往左侧歪斜
担心他摔倒
赶紧走过去
蹲在他身边
削着苹果
他头落下
我就顶他下
顶过几次后
他突然倒下
我眼疾手快
把胳膊伸到
他身子下面
托着他放下
没让他磕着

2022/06/24


梦像录(3091)

接着前面的梦
眼看大妹夫
倒在地上
仍然没醒
只得叫醒他
然后问他道
“你整天忙啥呢
咋搞得这么辛苦”
“我在乡下驻队”
“我还从没见过
谁驻队
会累成这样儿的”
“天天排查
外地返乡人员
腿都快走断了”
转眼间
他仿佛孙悟空似的
分身出另一个他来
坐在我左边
说我跟前的
他自个儿
“你莫编鬼话哟
哪儿有这么忙的
不会是熬夜
打麻将去了吧”

2022/06/24


梦像录(3092)

妻子将一把芹菜
去叶儿后
搁在冰箱里
好几天没吃
我说
“这把芹菜
已经完全
没营养了
拿去扔掉吧”

2022/06/24


梦像录(3093)

周末上午
跟一个诗友约好
到护国寺十字路口
西北角儿的
一个室外茶座
见面聊诗
因为时间太早
就我一个顾客
几个女服务员
闲着没事儿
一字儿排开
站在我跟前
聊起天儿
她们问我
“你是干啥的
咋这么早就来喝茶
9点还差几分钟呢”
不好意思说聊诗
只得编谎话
“跟人约了谈生意
现在生意不好做
别人定的时间
只能依从
所以早早儿
来这里等他”

2022/06/24


梦像录(3094)

接着前面的梦
最右边的服务员说
“如果你不介意
我们去街上
逛一逛回来”
“这怎么行呢
我这儿好说
你们老板那儿
怎么好交代呀”
“反正没客人嘛”
“那也得守规矩
呆在店里
万一你们前脚刚走
客人来了怎么办”
“你认识我们老板吗”
“不认识
你们老板姓啥”
“姓盛”
“护国寺这片儿
没有姓盛的
外地人
租房子开的吧”
“你咋这么清楚”
“我老家就在附近
打小在这一片玩嘛”

2022/06/24


梦像录(3095)

穿着一件
仿羊绒夹克衫
在公园沙丘上
躺了会儿起来
担心身上
粘满沙粒
反手到背后
摸了摸
一粒沙都没有

2022/06/24


梦像录(3096)

在公园草地上坐着
读手机里存的诗
一个身穿露脐装
头发花白的女人
走过来搭讪
想我帮她
做一笔生意
一次就100块钱
看我不为所动
她离开了
抬头瞅了一眼
那女人的背影
心说
这女人年纪
长相和身材
都是我喜欢的
如果早遇到我
能嫁给我
怎么样儿
也不会过上
这种日子吧

2022/06/24


梦像录(3097)

从办公室出来
在单位院里
遇到本单位
邀请来的
一群评审专家
省厅退休老干部
80多岁的老陶陶
也请来了
他跟我打招呼
“上次评审会上
工程所的
小易所长说了
以后有机会
一定要把你请来
你是行业开拓者
现在的工作模式
都是你创立的
怎么能把你
排除在外呢”

2022/06/24


梦像录(3098)

接着前面的梦
想到如今单位里
分管行政审批的D
与我关系处得不咋样
都不想见到他
我跟陶陶说
“谢谢您美意
都是些陈年旧事
不提了
自打不分管这块儿
我就给自个儿
立了个规矩
本单位项目
一概不参与
跟您说吧
我现在业务面
挺宽的
市直各部门
都有邀请我的
有时候还会出现
撞车现象
只能去一家
得跟另一家
赔不是呢”

2022/06/2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