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等四首

◎陈煜佳



他者


在韩江一条支流的堤岸上,我们盘腿而坐,
一边安静地观钓,一边领受着各自的喧嚣:
一个准备去别的城市,去他乡爱他的故乡;
一个深受情欲的水患的困扰,已经多次被掀翻;
还有一个盘算着,如何在书架上站成一本书。
但突然,我们的眼睛同时被一个婴孩吸引:
他正在这条堤坝向水一侧的斜坡上攀爬,
他的母亲不知去向,他的父亲,那个孤独的垂钓者,
心无旁骛,只关注平静的水面何时掀起波浪。
在这个婴孩面前,我们三个决定分道扬镳的人,
突然达成了共识:都想成为他的父亲,保护他,
把他带离险境。在这个婴孩面前,我们再次确认,
我们是一体的,我们与眼前的风景也是一体的。
只有那个垂钓者,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真正的他者。







礼物


明天是父亲节,
儿子说要送礼物给我,
他说话时神秘的样子
让我充满期待。

如果父亲没有离开我们,
他或许也会有兴趣
看看这个礼物,
以及我想送给他的。

在上一个梦里,
父亲答应会再次回来看我,
但至今没有兑现。
所以我还要再做一个梦,

这个梦,
是上一个梦的延续,
这个梦,
是父亲给我的礼物。






月光曲﹡


朋友们一直不理解,
我为什么要收集月光。
直到今天晚上,
停电,无星无月,
我决定解答他们的困惑。

我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然后把他们请到家里,
在他们不知如何下手的时候,
我打开收集月光的箱子,
顿时,月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在月光的助兴下,
我们大快朵颐,大醉而归,
但事后回想起来,
我们总觉得不是美味的饭菜
而是月光喂饱了我们。



﹡本诗故事背景参考皇甫枚《三水小牍》。







音乐的改变


大师们一定不希望我们
从一套二手音响里,听他们的音乐。

他们也一定不同意
我们以自己的喜怒哀乐,去建造音乐厅的穹顶。

我们渴望音乐改变我们,
就如渴望直接对大师们说话。

我们将谈论一生都融化不完的雪,
虽然外面是夏日,正午,太阳的狮头。

我们知道音乐在那一刻改变了我们。
但最终什么也没有改变。

大师们什么都做不了。
但他们并非没有办法。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