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诗

◎纳兰寻欢



《我病得是》

“我病得是,
右下眼皮都打颤颤了。”
他对她说。
她看着他,
不说话,
又露出幽怨的眼神。
他从脸盆里抬起头来:
开水间里,
刚刚只有一男一女在抽烟,
现在多了一个接水的,
一个洗拖鞋的。
他想移到垃圾桶那,
吐一会儿。


《微信公众号》

2022/6/26
23:43
你关注了我
不知道你何时取关的
不知道你为何又
关注了我


《挪车产业》

贵医附院门口
车辆总排着长队
这催生了一个产业
替人挪车
那天我实在等不起了
扫码50元
被带去了一个离医院很远
极其难找的
地下停车场


《长衫》

长衫破窗而出
在空中
停留了一瞬
现在长长地拖在
郊外的草地上
从这边看过去连着
天边的晚霞


《分开这么久了》

分开这么久了
虽然有誓言在支撑着我们
尤其今夜
誓言像孙悟空的金箍棒
蹭蹭往天上长
但现实仍然是
分开这么久了


《在后背撕开一道口子》

今早上厕所
在微信看到
这个标题
想到那种
从背后拉丝的裙子
无论何时何地
我帮你从背后
拉开拉丝
就露出了
你的后背


《大床》

床上她没在
另外一个房间打不开
那么她应该就在另外一个房间了
虽然只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
今晚无与伦比的大床
更加无与伦比了


《红绿灯斑马线人》

红灯95秒
绿灯20秒
每次都是等半天然后
在长长的斑马线上狂奔
跑着跑着有人不禁
噗嗤笑了


《瓤子》

一框橘子
被他挨个剥光
一字排开
摆在桌子上
出门前
他挑了
瓤子最好的一个


《一个女人走在前》

一个女人走在前
一个女人一直走在前
除了那一次
那一次
他回头找过她
然后就是她
一直走在前
直到走出他的视线


《山花牛奶》

她说买两包山花鲜牛奶
我找遍柜台
只有山花纯牛奶
于是我买了两包
山花纯牛奶
出得超市来
她已消失在
夜晚的街上


《猛然回过神来》

夜里猛然
回过神来
才知道刚才
炽热的正午
一坎的剑兰
剑兰下静立的我们
我们身后湛蓝的草海
都在绽放
都是幻觉


《对折》

我一整天都在妄图
对折时间
好让我们的终点
回到起点
直到星星都来到了
天上
或明或暗
那里面有亿万年前
就已毁灭了的
它们的光



《为什么不是诗》

数月来都是吃饭睡觉
打车上下班
闲了就打麻将
可以说日子过得
浑浑噩噩的
今天中午去看爸爸
从医院出来
走路去吃重庆小面
沿途看街市的风景: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平平静静,疾疾徐徐
还有刚才在病房里
那些亲属对病人的安慰
这,为什么不是诗?


《中午数落孩子》

悠闲得很嘛你
在大好的阳光下
吃完饭都这么长时间了
我在你这个年龄
每天都有大把好书要读
大把好题要做
当解出一道难题
那成就感……
说着说着
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


《好诗了无踪迹》

昨天晚上
梦见写了
一首好诗
今早醒来
翻遍收藏夹
了无踪迹


《博尔赫斯红唇》

那一碗红唇
首先我
慢慢品
接着狂饮
还不过瘾
又点了一碗
还不过瘾
在百度
再次输入博尔赫斯
还没回车
突然一切
都烟消云散了
电脑上一片空白
现在我
坐着
忘了刚才那
两碗博尔赫斯的性别


《建议》

大家要经常
最好每天都到
医院看望爸爸
刚剑心一坐下来
爸就说“你今天
在这里玩了好狗儿
呆会你奶奶
买东西来给你吃”


《昨晚今早》

昨晚喝醉了
发在漩涡群里的诗
也杂七杂八的
今早看NBA
总决赛勇士VS凯尔特
第一二节的间隙
又读了马铃薯兄弟的《人从花下走过》
才稍微缓过神来


《他的死》

最难以理解的是他的死
在县城最顶尖的医生和警察面前
他的死也是一道超级难题
至今无解
他在人行道上走着走着
突然歪倒
就死了
十余年过去了
少数认死理的人
还在说起这事
脸上充满了疑惑


《出神》

今晚我又
温泉水滑洗凝脂了
想到暗夜说
他想嫖了镜中的自己
生活中需要这样的
出神


《被高潮控制》

看了荒凉的
《被高潮控制》后她说
我知道悟空
为什么送你
被子套子了
好让你随时随地都
被高潮控制



《当我老了》

要么继续窝在现在的老房子里
躺老沙发上看电视
不知那时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系列
拍到了第几部
拍的质量如何
要么回到少时的村子
在老屋基上建个房子
如果政策还不允许建
就搭个棚子
偶尔去爸妈的墓地坐坐
实在无聊
就扎一把大扫把
一路一路地扫过去
直到扫到邻居家的门口
才抬起头


《失重的感觉》

失重的感觉
我以为我体验过
后来我发现,并没有
我尝试了各种可能
从高坎跃下,从床上跳起
踩跷跷板,荡秋千
坐高铁、飞机
都没有
梦里的感觉,梦外
再也没有


《阅读排名》

她在我公号
阅读排名里
一忽儿第七
一忽儿第八
我的心于是
七上八下的
就是不着地


《他已经连续几晚没睡了》

他已经连续几晚没睡了
他儿子发他脾气
让他不要吵人的时候
他会停一会儿
然后他又开始不停地大声说话
“小老三
我在这儿呢
你看不见我吗”
“栽林养虎
虎大食人”
“你想当这个家
算了吧
你想太多了
你不配”
“你是巴不得我早死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不是怕你们
我这辈子怕过哪个”
“杀人不用刀
我知道你们
在谋划什么”
“我要求得上面来解决
你们想私人说了算”
等等等等
大部分时候
他呜哩哇啦
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深夜里他什么时候停止的



《生病的日子》

生病的日子
再也没有
所谓的雄心壮志
对天地的感知
却越来越强烈
再细微的声响
再黑暗的光线
都清晰得不得了
难道圣人
一直都在生病



《新诗十九行》

曾经,有一个朋友
我把她当真正的朋友
我把她当作
唯一的女性朋友
我们谈理想,谈诗,谈情怀
像一对知音
坐在众多知音中间
我们互相帮衬,大事小事,明事暗事
像一家人,分开来住
又奔赴对方
现在想来,那时真以为
就像她说的那样
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直到有一天,她拉黑了我
直到有一天,她打来电话
说虽然我讨厌你
直到有一天,她公开宣称
看不惯他
小人得志的样子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