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世宾近作选

◎世宾






冬湖
 
因为孤高
这个湖,把自己抬升到了山顶
 
雪花噗噗而下
比雪花更加沉默
是埋在雪下的山坡、草木
喘不过气的树林里
偶尔会啪的一声
发出叹息
 
雪窝里的锦鸡
闭目养神,生存的艰难
加深了它
超凡脱俗的信念
 
湖中的冰,坚硬
晶莹剔透就像某人的孤独
冰层底下的湖水
沉默无声,是它
孕育了鱼群、水草
下一个春天
2020.5.16
 
 
幻觉
 
军工厂改成了玻璃厂
后者制造的幻觉
更加斑斓
 
舞台上,小丑的泡泡
带来了许多欢乐,虽然
他嘴角挂着的微笑
更像是就要哭
 
沙漠尽头出现的城市
成为旅人的墓场
 
制造大麻和吸大麻的
无论他们如何隐藏
都会被自己抓到
 
没被捕抓之前,他们
时常鼓励另一个自己
“请站在大麻的立场上!”
2020.5.17
 
 
 
蚂蚁
 
蚂蚁的疆域不大
因为战争
它们时常要客死他乡
 
更多时候
它们在巢穴不远处
慌慌张张地追寻着
它们确信的,飘在
空中的食物
这一点有如人类
把虚无当成终生事业
 
不同的是,蚂蚁
知道止步,因为它们深懂
虚幻终不长久
 
正因食物的诱惑
和对虚幻之物的警惕
一块碎肉,能聚集
众多的蚂蚁;一只
从草丛经过的青蛙
也能勾起它们的好奇
但它们,绝不会追随青蛙
一起飞
 
相反的情况蚁群也存在
工蚁不断地搬运
食物,抵御入侵
把一种付出当成宿命
并最终死在奔波的路上
2020.5.17
 
 
在太古仓创意园
 
旧码头和旧货仓
改成了中餐馆、西餐厅
创意园的东风忽而
转变为西风
 
人们在临江露台
吃着牡蛎、酸菜鱼
或冷饮;早已养成的
饮食习惯,为了紧跟
时代的步伐,不免
有时就乱了方寸
 
一张脸
在眼前曾是多么亲爱的
她的颦蹙、气息
还在记忆中萦绕
转眼间,便消隐
在货仓后面的巷道里
 
回想起来:巷道里
消失的,多是美好的事物
这是否归功于巷道的人流量?
 
二楼底下的珠江水
日夜流淌,从不会
因为有人的伤心而变缓
 
一艘快艇从远处驰过
在楼下泛起的涟漪
像某人此时摇荡的心旌
2020.5.15
 
 
构成
 
一朵花,无人时
也兀自盛开
 
麻雀在电线上叽叽喳喳
推开窗,却发现空无一物
 
内心的忧郁,日子会因此
暗下来,却也阻止不了
爱恋者在深夜里发出笑声
 
一个人,轻如鸿毛
在这莽莽的群山间
却是群山最重要的一部分
2020.5.12
 
 
 
 
生活
 
再凶猛的狮子也只拥有草原一角
一只萤火虫,仅需要一点光
 
有人痛苦于失去的
有人在失去中获得
 
生活或许就是馈赠
但包含在更多的付出中
 
睡觉前,她在电子称上尖叫
仿佛在大声责怪黄昏餐桌的放纵
 
正因为爱惜自己
才舍得对自己下狠手
 
生活有如一列列车
爱情、生育、背叛,还来不及
 
清点,便消失在云深不知处
有人与自己相遇,有人却不
2020.5.9
 
 
 
祠堂
 
祠堂的阴影里
端坐着同一姓氏的祖先
县令、科长、几代教师先生
据说,还有一个远走他乡的
秘密革命家,他的名字
不像他的事业一样严肃,倒像
粪筐里掉下的渣
其他众多农民,
名字模糊,看起来
像同一个人
 
无后的祖先,缩在
更深的阴影里
直至遗忘
 
由于深深的恐惧
蒲团上的祈祷词
多是关于子嗣、财富
 
明亮处
神龛和香案
塑料供品,擦得锃亮
妇女们手举香烛
进进出出,给神明引路
偌大的厅堂,失修多年
像一个永世相传却难以实现的
愿望
 
多年来,朝南的大门
开了又关
门楣上的匾牌
糊了泥灰,又揭了下来
两只石鼓,从未敲响
它的遗憾,世代相传
 
西北面的风,越吹越紧
许多牢固的东西,像遗训
再也经不起考验
此时,还没有人知道
角落里的一块砖
已经悄然松动
  2020.5.8
 
 
 
明亮
 
这明亮
不可以是镜子的反光
这和照在犯人脸上的灯光
一样过于霸道
 
这明亮在于经树叶
反复打磨,落在
满地枯叶的林间日影
不远处涓涓细流
从青褐色苔痕的石上流过
仿佛少女们无心无肺的笑声
或者中年树下喝茶,风雨已过
更在意茶的产地、色泽、香气
 
明亮的天空
应该足够湛蓝
必须经得起反复擦拭
如果有一小块灰霾,都不能
称为明亮
 
但它,也可以是暗红果皮的反光
滴着露珠的树叶,一声
林深不知处的鸟鸣
 
在呼和吸之间,必须畅通无阻
因为一点阻隔都是阴影
从胸膛发出的呼喊
应该直冲云霄
这都算是明亮的一部分
2020.4.27
 
 
 
 
月亮
 
月亮照着山冈、树林
也照着或明或暗的人世
 
一个人走了,世上不再有他的痕迹
照耀过他的月亮,还在天上
 
如果另一个人
继承了他的意愿
 
一切就都有了变化
黑夜笼罩下的大地
 
相同的黑,使原本的黑白
都难以辨别彼此
 
虚与实之间,也因此
失去界线
 
月亮还是要升起来
它只为实物制造了阴影
 
而虚无之物,因为无影
而成为一笔没有债主的烂债
 
2020.4.19
 
风雨中
 
夜越来越黑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深处
风雨越来越大
高出地面的建筑物
都岌岌可危
 
闪电划过,夜空
映现一张脸,它可能
已隐藏了许久
 
草木虫鱼,本是大地所生
风雨中凋零,而后
再生于山冈、湿地
和泥泞的大河两岸
 
令人担忧的,却是那
貌似坚固无比的桥梁
暴涨的河水,加剧了
它的摇晃,使它看上去
像某人堪忧的智力
 
但身处其中的人,无法发现
因为此时的黑,已黑掉了
他们的双眼
2020.4.19
 
 
记忆
 
你出现在长坡上
一辆凤凰牌单车,奋力向上
单车和你素色的连衣裙
构成了众多观者中的一个人
一生放不下的春天
 
你在朦胧的朝阳里
慢慢推进,逐渐
成为一帧剪影
 
所有的记忆都应该在雾中
雾粒有如已经老去的时间
或者莫迪里安尼画中的彩点
模糊,但已经被定格
在两个颗粒之间
可能隔着爱、背叛
和淅淅沥沥的风雨
 
曾经无关紧要的细节
忽然间,清晰起来
像你甩动的马尾,到现在
还在撩拨着我的心弦
2020.4.19
 
 
 
距离
 
对于失眠者
最远的距离
在醒和睡之间。他必须
赶很远的路,翻越千山万水
其间遇见强盗、妓女
偶尔有个赌博成性的酒鬼
如果是个落魄书生
那可能是他的前世肉身
 
恍惚间,双脚离地
大路两旁的风景,特别
蒙太奇:草原、高山、湖泊
无尽的轮回,飘飘荡荡中
他发现,露珠里,有自己的脸
有人以为,如此
宁静的画面,睡眠
该可以滴入石头里?
只是,此时
他还无法控制头脑里
炸裂的星团、云际
 
黑暗中的动静,从来
被盲目的世界遗忘
失眠者超薄的心脏,却能
迅猛捕抓,并因此而疯狂
它多么渴望安静,却总有
一种无法抗拒的命运
使它成为一艘乘风破浪的帆船
 
安静,安静
如果有幸踏上老路
遇见与上次相同事物
却已经互不相识。他
努力模仿着老僧,学习
如何不动声色
让头脑中疯狂的旋律
熄灭,化成音乐的灰烬
 
轻些,再轻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