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窗(三首)

◎泉声



壬寅五月二十一下午
        ——给永伟

你在沙河桥头,
看水面上升。我盯着一只鹤,
感觉从没有过的“清凉”。
不在于颜色,
一干三百度烧制之后,
却让我给了它几十年的冷落。
上升,也下降着。
连日高温,有人把“河南”的
三点水去掉。
而我眼前的鹤,
曾有一次碰碎的经过,
它与开片已经混淆。
一张蛛网正在覆盖,
你我熟悉的那个水塘。
广义的中原大地,
我们也都能听到
——冰裂般的炸响。
2022.6.19


黑窗

我的思绪像
压力过大的自来水冲出的混浊,
渐渐归于清澈。
杂音也趋向单一,
摇着头的落地扇不情愿
但还卖力。
纠结了一上午的“黑窗”
是节俭?还是浪费?
缺少了“道之以德”,
还是“齐之以礼”?
一时难以定论。
不如干脆离南墙远点,
甚之连牛也不再靠近。
玩一会儿捣碎的桑叶,
或,央央邻居把狗尾巴草编个全身。
要不一段段拔出
节节草,扔进几乎没有落差的
石板河里。
借助黄昏的沟壑,
腾空心底不该由你操心的东西。
2022.6.24


阴历,七月三十在三苏园
       --给发慧

也许只有他
不知道天有多蓝
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颜色

当我从他身边经过
他坐在太阳地儿
“你不热吗?”
“我刚从凉荫那儿过来。”

哦,他需要温暖
不一定需要光
他怀抱一根幽亮的木棍
等待

不像对面的同行
逮住那些看似富足的人追着夸赞
他守着自己
“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

等我返回时,他正在大声宣读
一个人的命运
脸,朝着虚无
2015.9.18-2022.6.29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