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21年诗选(3)

◎一地雪



我在寻找
 
我在寻找一个突破口试图超脱,
一个能埋葬我心绪的地方。
它不需要多大,只一小片
一小片我也找不到。
我需要的那一小片
首先要保持纯洁,无论何时。
还要质朴,我讨厌奢华的糜烂。
不要冰冷,钢板的温度总在纠缠我。
也不需要花朵
世上所有的鲜花都为别人开放。
要像我一样,喜欢沉默
把爱深藏,而仇恨
早已被善良释解。
 
我要寻找的这一小片地方
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找到。
它可能根本不存在
只能永驻我的心底,不可逾越
更无计抹杀。
而你是否想知道
我背负的心绪究竟是什么
在沉默中不安,摇摆?
 “没有一种语言是绝对不骗人的。”*
因此,我不告诉你。
 
*卡尔维诺语录。
 
2021/09/02


快递员
 
他气喘吁吁将邮件递给
我,脱缰的小马驹骤然团团止步。
我签字的速度不由己
高过,他打电话的声音。
“马上送去,马上送去。”
他糙裂的唇不停地
在那黝黑的脸上嗡嗡作响,
像纺织娘煽动紧张的空气。
在边打电话边等我签收的时刻
他不停地踱着步,一双眸子
像猎枪下惊慌的野兔,把
我办公室瞬间变成狩猎场。
当他用圆珠笔撕下签收单的
第一联,
甚至来不及看我一眼
转身疾去。我听见
他一路狂奔下楼,
脚步咚咚撞响消逝的青春。
又似窗外呼啸的秋风
穿过模糊的时空。
 
2010-10-24 2021/08/28修改


我喜欢初秋蒲席的凉
 
初秋的蒲席拍打着微凉的愉悦。
让焦灼宁静
宁静发绿。
我喜欢这样的时刻
午睡昏暗
迷惑时空的确立——
我已不知身在何处。
 
那些空洞被惬意填满。
内心变得浩淼无边
思绪缓慢,奔突,迂回。
像一叶漂浮的笩
悬挂在自由之海。
我带不走什么
哪怕疫情,洪水,战争
和心经。
我能带走的只是
时光的放逐。
 
2021/08/13


立秋后
 
幽暗催生雪。
时光之罪一点一点
涂白,她的额头,鬓角。
而变色的是她的心,
她日日被轻尘加码。
 
秋雨一场挨一场。
她的心也在不经意转凉,
小心地扶着时光。
微风吹过,落叶在脚尖震颤。
像万物一样
她的命又短了一寸。
 
2021/08/13


四十分钟
 
四十分钟,她躺在床上
没有睡成休养生息
却把自己睡成一具焦糊的蚕。
 
人间的背道而驰总是
不请自到。而反转只能靠祈祷
 
她命令自己不要陷入事物的管窥。
此刻窗外,蝉鸣阵阵
光阴的火车一路呼啸疾驰。

倘若地球不是圆形
她也许让焦虑跨越内心的边界。
……
 
她就这样完成一个四十分钟。
像生命中无数个四十分钟
被生命之洪冲走。
 
2021/07/29

 
傍晚
 
晚晴。夕光映红高楼
栉比的铝合金窗护栏灿烂。
 
楼下孩子们喧嚣,童趣
起伏于几株中年风景树。
 
婴儿依偎母亲怀中,他眼中的
懵懂,一定是爱善交织于新奇。
 
不自觉地看一眼垂首老妪,她
微驼的背,蹦起青筋的手臂是我的
 
明天。物业的喇叭总算止住,
违规警告绷紧了居民的神经。
 
直到天幕黯淡。夕光留下一片
空寂。鸟鸣趁机跃上枝头
 
清洗白天的酷暑。此刻,
像西川室内游荡还是像佩索阿
 
让灵魂打个盹?而卡尔维诺
正伏案写作,直到鸡鸣狗叫。
 
2021/08/09
 
八月或七月
 
八月的知了向死而生
才有这震耳欲聋的嘶鸣
 
摩托引擎为这嘶鸣助力
马路上,飞驰的车轮为它加速
 
毒太阳风中纹丝不动
人们的私语,被知了的绝望淹没
 
蝉鸣让树叶颤抖
街肆凝固。一切丧失钟表
 
一位清洁工捡着路边的烟头,
他的遮阳帽缺失了后边的帽沿
 
我看到的一切叫八月或七月
我看不见它们的眼神——

一些已知或未知的事情仍在发生
天地悠悠相连,万物沉寂其中
 
2021/08/01

白日下
 
白日下
树叶释放了最大光亮。
一簇簇,一片片,
洗涤过往尘埃。

楼群被软化
每个窗口都流淌着神秘的寂静。

暴雨后的白河
在赤裸裸的白日下
波涛浑浊,奔涌如铁。
 
迟开的月季
白日下更加妩媚。
她们恬静的幽灵,
统治城市的裙带。
 
唯七月,沐浴过风暴后
天边的云
变成一朵朵巨大的棉桃
盛开万物之上。
 
而白日下的车流那么刺眼
让白日下的我,
恍若进入游戏——

万物在神的统治下
领受生命的恩赐,和光同尘
 
2021/07/30


这是个不错的游戏
 
这是个不错的游戏——
清晨或子夜
躺在床上闭着眼,写诗。
这实在是个稠密的游戏
一行行词,语,
从我大脑的小潭跃出
又迅速滑过眼睑
进入深海。神秘而惊险
 
夜与昼混淆。
是与非模糊。
——
 
而我写下的诗却如此清晰,
鲜活。一条鱼被我捉着
一条鱼逃脱——
 
万物万变瞬息如迷,
我深陷词语的幽谧。「1」
 
2021/05/27
  1. 化自辛波斯卡《万物静默如迷》。

为什么
 
为什么不弃那执念
那虚幻。可人间除了虚幻的执念
还有什么?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
哪一个真正轻盈
又哪一个不染纤尘。
哪一个不为执念而生,而死?
 
唯婴儿用微笑冲刷我的执念。
用懵懂的小脸,清澈眼神
对抗人间的嘈杂,丑陋。
用咿呀的宁静,
教我人之初,万物单纯。当然
这是她为我搭建的
虚拟灯塔——
 
当婴儿长大弃你远去。
执念最终
还是执念,直至随你化为灰烬。
 
2021/06/03
 
 
小憩曲
 
我们用夜露
喂养花桨
用花桨,滋养皱纹,胡须。
 
亲爱,别甩掉那紧随的夕光
她是通往黎明的小径
 
2021/05/11


雨浓风疏
 
雨下着。我和衣而卧,倾听
哗哗的雨声
让我忽然对人世有了温情
涌出莫名的惬意。
 
我敲打着键盘,
享受着雨的节奏
和键盘共振的韵律。
这快乐的小蹄子
奔腾在我心的荒漠。
多少人无法听到
我的十指,幸运地聆听。
哗哗的雨下着
树梢轻颤黯淡的天幕低垂
 
四周忽然空旷浩淼。只剩下
我,与电脑静静对视
指尖拨动微微心颤。
直到雨声越来越远
越来越稀薄。天亮起来
 
而我沉浸我的梦境。
以从未有过的清晰,坚定
睡在疏风怀抱
仿佛经历了一只蝉的一生
 
2021/05/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