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中旬诗作

◎闻九排



干蚕豆

泡了碗干蚕豆
剥出蚕豆米
炒好后
母亲和妻子
一人吃了几颗
弟妹们都没尝
最后由我一个人
把大半碗蚕豆米
包圆了
妻子说
这说明他们
以前都没怎么
遭过孽
吃过苦

2022/06/11


钓鳝鱼

见到一个男人
拎着一袋儿鳝鱼
打父母门前走过
不禁想起
小时候
钓鳝鱼的事儿
整个村子里
哪口水塘岸边儿
哪块秧田埂子边儿
有鳝鱼洞
小伙伴们
个个门儿清
所以经常扑空
后来
大家把视线
转移到秧田中央
经常为抓一条鳝鱼
踩倒一片秧苗
这个情况
一直延续到
分田到户后
才没了

2022/06/11


命苦

邻居王老太
来父母家串门
跟几个老太太
说起她前儿媳
一个劲儿流泪
直说她和儿子
两个人命苦
大家你一言
我一语劝着
一点儿
都不管用
暗自思忖了一下
这会儿换我上去
也不知道怎么
安慰她才好
她前儿媳
跟她儿子
过了几年
不能生育
离了
改嫁后
一口气生了
两个男孩儿
他儿子再婚
生了两个
女孩儿

2022/06/11


购物

妻子听说超市毛桃
只卖一块钱一斤
嚷嚷着要我陪她
去买点儿回来
到那儿
发现毛桃
已卖完了
妻子说
两个人进来
又空手出去
人家会笑话的
咱们多少
买点儿什么吧
转来转去
发现黄桃便宜
只买2块9角9
妻子挑了6个
消费了
4块6角钱

2022/06/11


不该撞见

在父母小区转悠
走到一个僻静处
看到一对男女
靠墙站着
女的朝着路面
男的则背对着
感觉不对劲儿
想退回来
已来不及了
见我走过来
女的小声
跟男的说
“有人来了”
男的迅速将手
从她V型领里
抽了出来
然后回过头
看了我一眼
尴尬笑起来

2022/06/11


探望

今儿母亲
跟弟妹一起
去探望
姨表弟媳
妻子上班
去不了
我请母亲
带500块钱去
弟媳也要备500
弟弟说表弟媳
不会收的
上次她面瘫
我们去看望
距离现在
还不到两个月
也没请我们
吃个饭
表示一下感谢
她怎么好意思
再收钱呢
果然
两小时后
母亲回来
把500块钱
又塞给了我

2022/06/11


广告牌

在公厕门口
摆了近20年
修车摊的老罗
最近在摊位前
突然竖起一块
高大的广告牌
“专修自行车”

2022/06/11


小妹夫感冒

半月前
小妹夫夜里
开空调睡觉
没盖被子
感冒过
前天夜里
又是如此
今儿发烧
没去上工
小妹气乎乎说道
“他这是想证明
人能两次踏进
同一条河流里”

2022/06/11


王青秀老太太

父母邻居
王青秀老太太
把屋后小菜园
打理得
有模有样儿
今儿下午
几个老太太
在父母家聊天儿
有人想跟她取经
她说
“也没啥经验
我也是跟大家
一样在侍弄”
母亲笑着说
“她名字取得好
所以无论栽种啥菜
都比我们栽的
长得青秀”

2022/06/11


偶遇表姑

小妹逛超市
遇到二姨奶奶
大女儿
跟她打完招呼
准备离开时
看她长相
太像祖母了
于是站在那儿
与她东扯西拉的
又叙了半天家常

2022/06/11


金钱

小妹夫说他前面
还有一个哥哥
两岁多吃西瓜
堵住气管
夭折了
小妹问他
“这个哥哥
是不是叫金儿呀”
小妹夫一脸诧异
“你咋知道的”
“你想啊
你叫钱儿
前面那个
还能叫啥
只有叫金儿
才正好配上
你这个钱儿”

2022/06/11


佛缘

小妹跟我说
女儿看着
实在太瘦了
就不该吃素
然后问我
她啥时候
开始吃素的
我说有一年
她在吉首坐车
火车晚点几小时
她去附近逛书店
看到了一本佛书
从那以后
就不吃荤了
母亲插话说
说明她有佛缘

2022/06/12


母子俩

母亲跟表弟说
“以后别让你妈
去捡废品了
天气越来越热
万一有个啥事儿
怎么划得来
捡一天下来
能卖几个钱呀”
表弟说
“我们又不是
不给钱她花
说过很多次
都不管用
她爱咋样
就咋样吧”
小姨背着表弟
偷偷儿跟母亲说
“别听他的
跟他要一块钱
想去买一包盐
他都说没有”

2022/06/12


梅子日

今日入梅
一天下来
总共也没
下几滴雨
父母家菜园子
按母亲的话说
早已干得口渴
母亲很是失望
要给园子浇水
小妹说
再等等吧
也许晚上
会下一场
像样儿的雨
不过夜里12点
仍然算梅子日

2022/06/12


没发出的警告

每次看到
编选得很烂的
诗歌公众号
我就想
如果这个公众号
把我的诗选进去
非但不会高兴
还会感到耻辱
一定要警告
编选者
从此之后
再不允许
选我的诗
但这样的事儿
一直没有发生

2022/06/12


自诊

妻子晚饭后
突然感觉
头晕目眩
要呕吐
看她缓过来后
叮嘱她明儿
记得去医院
“没啥
很可能是颈椎病
你上次头晕
到医院开的什么药”
“就算是颈椎病
每个人病情也不一样
你还是去趟医院吧”
“现在上医院
比以前复杂多了
我还是先按照你
吃过的药
吃一个疗程再说
如果还不行的话
再去医院”

2022/06/12


卤鸡蛋

那个经常到小区来
卖馒头和卤鸡蛋的女人
又来了
小妹花一块钱
买了一个卤鸡蛋
剥开后
发现是坏的
立马追上女人
把钱要回来了
小妹刚一转身
过来一个男人
一下买走了
10个卤鸡蛋

2022/06/12


一块不长瓜的地

父母家小菜园
有一小块地儿
栽种南瓜
没结一个
栽种冬瓜
依旧不结
邻居万老太
幸灾乐祸说
“你这块地呀
就跟有的女人样
纵使嫁几个男人
也生不出孩子来
不是种子的问题
是地本身不行”

2022/06/12


双人雨衣

从父母家
回来路上
天下着小雨
骑车走到大转盘
遇见一辆电动车
车上一前一后
坐着一男一女
两人共穿一件
双人雨衣
让我陡然想起
新闻媒体曾经
报道过的
连体兄妹

2022/06/12


路过东门观

路过东门观
忽然想起
姨父姨妈
均葬在此
记得当初
两位老人
去世时
我问过表弟
为啥埋在这地方
以后万一遇到
连片整治
或开发
免不了
要搬迁
他笑着说
那怕啥吗
反正有补偿金
搞不好还能
赚上一笔

2022/06/12


公益人

女儿女婿
一直坚持
做教育公益
外孙跟着他们
常年住在
岳麓山下
鲜有玩伴
今儿看到他们
举办了一场亲子活动
迎来6对家长和孩子
外孙跟孩子们一起
玩得开心极了
心说
这次活动
女儿女婿
即便纯粹是
为满足外孙
那也无可厚非

2022/06/12


一丘之貉

今儿在家庭群里
跟在武汉协和
做化疗的二姨子
聊了几句
建议她不妨
边治病边干点事儿
也好有个精神寄托
可以把这两年来的
人生感悟写出来
妻子说
“如果她写诗
你能不能帮她
跟伊沙说说
登上他主持的
《新世纪诗典》”
“这可不行
伊沙早就
有言在先
认诗不认人”
“我咋忘了
你平常就是
这么个人呢
一丘之貉”

2022/06/13


朱老四的女人

朱老四的女人
以前在旧村里
经常下神
十几年前
村里跟邻村
买了一块地
将村民安置过来
村子整体搬迁后
村民们就再没
见她下过神
反倒看见她
经常一个人
在小区里
转来转去
跟游魂似的

2022/06/13


守寡的女人

说起邻居吴玉莲
母亲充满感叹说
“她离婚后
赖在这边儿
没再嫁人
守了20多年寡
一个人带孩子
遭了很多孽
还是值得的
虽说当初她
没跟村里要到地
但村里最后还是
给了一套宅基地
现在房子建起来
至少也值60多万
可以说为她女儿
留了个蔸儿
她要改嫁走了
现在要来城里买房
哪儿来这么多钱呀”
这个吴玉莲
50多岁
嫁过来没几年
就被男人抛弃了
念着这边是城郊
一直没舍得走

2022/06/13


疯女人

“哎咿呀呀
哎咿呀呀……”
菜市场里
一个中年疯女人
一路走一路叫喊
女摊贩找完零钱
笑着跟我说
“要是哪个男人
没钱讨女人
把这个疯子
先领回去
然后帮她
治一治病
说不定
还能组成
蛮好一个家”

2022/06/13


压力

最近一段时间
妻子经常在家
突然感叹一句
“赚点儿钱
真不容易诶
可用起来
又太快了”
其实
我和妻子
一向节俭
她之所以这么感叹
是因为二姨子治病
已经花掉200多万
跟亲戚朋友们
再也借不到
只剩下我们了

2022/06/13


炒菜

母亲牙口不好
嫌我炒的菜生硬
后来试着
多炒一会儿
母亲还是说
有点儿硬
不过
已经一天
比一天软和
心说
是呀
这些天
我也感觉自个儿
在加速老去的路上

2022/06/13


为难快递小哥了

帮父亲买的
纸尿裤到了
快递小哥
将两个塑料袋
直接拎进屋里
搁在椅子上
小妹一见
急得大声
嚷嚷起来
“你是怎么
在送快递呀
现在全国疫情
还没完全消灭
万一把病毒
带进来了呢
你应该扔在
门口地上
等我消毒后
自己拿进屋里”

2022/06/13


口语诗人

在某公众号上
看到某口语诗人的
一组诗
共计15首诗作
一口气读下来
没看到一首
写她自个儿
心说
以后还是别称
口语诗人吧

2022/06/13


中午的家

中午回到家
母亲在客厅
打着盹儿
电视自顾自
播着卖药广告
洗手间里
水龙头没有关
卧室里收蚊器
也呼呼转着
厨房电水壶
处于保温状态
壶底隐隐传出
加热的响声

2022/06/13


妇人之心

妻子跟我商量
说二姨子治病
还缺不少钱
能不能再借些
考虑到姨侄儿
至今漂着
不找工作
我狠心说道
“当然可以
但姨侄儿
必须当面儿
给我打借条
答应到时候
连本带息
归还我们”
妻子听后
没吭声儿
半天过后
突然问道
“你还真的
想要他还呀”

2022/06/13


不平

每次看到
罪犯被判轻了
我就想替受害人
找到立法者
或者法官
问上一句
“能不能让我
把你打成我这样
然后
像判罪犯那样
来判罚我”

2022/06/13


学武

记得当年
邻居周婶
在女婿入赘前
特意为他找了
一个武术师傅
让他拜师学艺
为的是
日后在这边
不受人欺负
如今20年过去
她女婿的武功
还从没展现过

2022/06/13


今儿端午

昨儿傍晚
从父母家回来
绕道去岳父母家
坐了会儿
岳父从冰箱里
拿出4个粽子
让我带回
想到今年
还没吃过
也就没有推辞
今早跟妻子俩
一人吃了两个
我说
“那就权当
我们今儿
过端午吧”
妻子冷不丁接道
“今天阴历5月16
十五的月儿十六圆”

2022/06/14


未来的搬运工

女婿帮外孙
做了一辆
小板车
给他拉着玩儿
大家在群里
七嘴八舌
说开了
让小家伙长大后
去当搬运工
心说
那有啥不好
以后人工费
指定比现在
高多了
只要身体好
卖苦力照样可以
养家糊口

2022/06/14


小区公园

每次回父母家
路过以前的
小区广场
都会留意一下
这儿的工程进度
比社区干部
还要操心
因为旁边宣传栏里
贴着一张巨幅广告
说广场要改造成
一座袖珍公园
想着外孙回来
可以带他
到里面玩
自然比谁都迫切
希望公园能赶在
外孙回来前
建成开园

2022/06/14


降损

今儿凌晨4点
母亲给父亲
喂番泻叶茶
帮助他排便
没想
喂多了
导致父亲腹泻
一天下来
连着换了
好几条纸尿裤
见母亲每次
把换下的纸尿裤
用水冲洗
将大便收集在粪桶里
小妹笑着跟我说
今儿爸爸纸尿裤
换得太多
妈妈肯定心疼
估计她将粪便
沤一阵子后
要拿去浇菜园
想多收点儿蔬菜
把损失降到最小

2022/06/14


不一样

女儿打算
这个周末回来
微信上询问我
家里防疫政策
是不是这样子
“所有外省
来返鄂人员
需提供48小时内
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并在24小时内
做一次核酸检测
在核酸检测
落地查的基础上
第3天再做一次”
一看这么复杂
赶紧问她
“你在哪儿看到的”
“国务院客户端上”
心说
这就奇怪了
再一细想
又恍然大悟
上次女儿回来
不也是这样么
无非那个时候
全国疫情形势
吃紧罢了

2022/06/14


一块饼干

一块饼干
不小心掉地上
摔成三小块儿
童年的我
在脑子里
一直鼓动我
捡起来
捡起来
捡起来
犹豫半天
最终
把三小块儿饼干
逐一捡起来
吹了吹灰后
放进嘴里
含了会儿
才吞下去
就像小时候
每次吃饼干那样

2022/06/14


小黄蜂

阳台里面
不知啥时候
飞进一只小黄蜂
起初想打死它
打了几次
都没打着
心想
也许它
命不该绝吧
于是拉开窗户
将它赶出去了

2022/06/14


制服

这几天
连着穿制服
比便衣闭汗
得天天换洗
妻子说
“你不换
谁看得出来呢
反正都一个样儿”
忽然想到
最近没有遇到
需要拍照存档
待查的事儿
不然
跳到黄河
也洗不清

2022/06/14


兄弟不同命

母亲从菜园里
摘回6根黄瓜
将两根品相差的
削皮后切成瓜片
打算晚上
炒瘦肉吃
剩下4根
又长又直的
装进塑料袋
递给我
“待会儿
你把它带回去吧
炒着吃生吃都可以”
哦,这些黄瓜
仿佛6个兄弟
各自有着
不同的命运

2022/06/14


买棉签

上午去药店
买父亲要用的棉签
店员拿出一袋给我
发现不是以前买的
问她多少钱
她说5块
见我不要
调头要走
她赶紧喊道
“别走,别走
还有便宜的”
随即又拿出一袋
扫过码后告诉我
“这种2块5一袋”
“我以前买的
都是一块钱”
“哦,知道了
你稍等会儿
我帮你再看看”
她弯腰下去
又拿出两袋
放在柜台上
“这种棉签
一块钱一袋”

2022/06/14


超市导购员

到超市买水果
遇到的导购员
刚好是个邻居
得知我买苹果
给父亲吃
她好言相劝道
“老年人
没必要买太贵的”
边说边从框里
拿起一个给我看
“这种苹果就不错
才6块钱一斤
跟10块的比
差不了多少”

2022/06/14


醍醐灌顶

二姨子
在武汉协和医院
边输液边与我们
在群里聊天儿
抽空发了一张
输液的照片上来
见一只黄色药瓶
高悬在她头顶
我信手敲出
“醍醐灌顶”
又担心
刺激到她
只得删掉了

2022/06/15


二胎

看邻居女儿
怀上二胎
想起这孩子
大女儿4岁
我跟妻子说
“别再催女儿了
跟老付女儿比
时间充足得很”
妻子甩给我一句
“你女儿有时间
你女婿呢”
是啊
女婿年纪
大女儿太多
是感觉有点儿
刻不容缓

2022/06/15


烂尾楼

位于郊区的
一栋高楼
原本要建成
5星级酒店
因各种原因
成了烂尾楼
每次路过
就忍不住
替投资商惋惜
今儿同事说
“其实吧
这栋楼
也给国家
做出过贡献”
另一个同事追问道
“都没建成营业
能做啥贡献”
“当初建设时
拉动过GDP呀”
“照你这么说
眼前经济不景气
将其拆掉
还可以
再拉动一回”

2022/06/15


口罩下的生活

在报社十字路口
等红绿灯时
看到旁边车里
坐在副驾上的
中年男人
抽完烟扔掉烟头后
手握方向盘的女人
扭过头瞟了他一眼
男人立马将
下巴底下的口罩
重新拉上去了
我脑子里
瞬间浮现出
这两口子在家
接吻过后
又各自
戴上口罩的画面

2022/06/15


与二姨子聊天儿

二姨子淋巴癌
已经中晚期
治疗一年多
总体情况
并不很乐观
每次在群里
与她聊天儿
总得小心翼翼
掂量每一个措辞
打出来后
还必须
反复读几遍
生怕一不小心
就踩上了地雷

2022/06/15


矿泉水

打算泡茶喝
发现没开水
正要烧一壶
被妻子拦住
“去年女儿回来
买了4箱矿泉水
剩下一箱没喝
再不喝
就要过期了
你这几天
就别喝热茶
喝矿泉水吧”

2022/06/15


口无遮拦

傍晚
从父母家回来
第一件儿
就是开电脑写诗
妻子有点儿生气
“你就不能不写诗
帮忙做点儿家务吗”
也是被逼急了
我一下口无遮拦
“怎么可能不写呢
这就跟要拉屎
已经憋了
一整天样
再也不能憋了”

2022/06/15


远虑

上午在单位
党办主任
拿来一摞文件
让我照抄几段
做下学习笔记
这种事儿
搁以往
肯定断然拒绝
现在不一样了
一想到自个儿
已经退下来
再有4年多点儿
就该正式办理
退休手续
立马变得
乖顺起来

2022/06/15


家教

小时候
我们家孩子
从不随便吃
别人家东西
一方面因为父亲
在大队企业干活
还当着小组长
相对别的家庭
容易搞到物资
比别的孩子
吃得更丰富
另一方面
祖母和母亲
厨艺都很好
做的饭菜好吃
我们也瞧不起
别人家的饭菜
最关键的是
我们家教好
爱讲面子

2022/06/15


回家吃饭

跟母亲聊天儿
说起我小时候
虽没怎么惹事
但不够机灵
也让大人
挺烦的
记得有一次
跟几个小伙伴
在村里玩耍时
母亲喊我
回家吃饭
我跟伙伴们说
“今儿我家来客了
我要回家吃饭去
不跟你们玩了”
没想
这话被堂弟听见
他竟然腆着脸
到我们家
吃了一顿美食
之后母亲告诉我
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
千万莫要伸张
自己悄悄儿
回家吃饭就是了

2022/06/15


让路

下午回父母家
因为施工
巷子路面
剩下不到1米5
见一个老伯骑着
一辆脚踏三轮车
迎面驶过来
担心会车时
发生意外
赶紧把自行车
拐进一条支巷
为他让出路
老伯快到跟前时
冲我哈哈一笑
“路这么宽
你完全能过去”
不好说啥
连忙掏出手机
装作要打电话

2022/06/15


一块肥肉

父母小区广场
改造成公园
眼看要竣工
几个居民
在旁边
树荫下围观
聊着跟公园
有关的话题
“这块肥肉
也不知谁吃下去了”
“你也想得太简单了
这么大块肥肉
谁能有
那么粗的喉咙
把它吞下去
上上下下
该有多少人
管着这事儿呀”

2022/06/16


对比的力量

父亲纸尿裤
尿湿了一点儿
看我拿起一条
要帮他更换
母亲一把夺过去
“才多大点儿尿啊
一条接一条换
不要钱买吗”
“又没多少钱
一条才块把钱
何苦让爸遭罪呢
我二姨子在武汉
打一次化疗针
就得2000多
都够我爸买
一年纸尿裤”
母亲听后
再不言语了

2022/06/16


水果

明天女儿就要
带着外孙回来了
妻子叮嘱我
“记住
以后要天天买水果
还要换着花样儿买
莫老买一种”

2022/06/16


退二线后

单位举行
固定学习日活动
党办主任看我
在办公室坐着
请我也参加
到会议室
坐下不久
大家依次签到
签到表传到我跟前
瞅了半天
我操
上面没有
我名字

2022/06/16




邻居朱三妹
看我从父母家出来
她笑嘻嘻开玩笑道
“哥啊
你对大伯这么好
哪天他老人家走了
其他几个哥哥姐姐
肯定会一个比一个
哭得凶
反倒是你
有可能哭不出来
看上去就像
最不讲孝道那个”

2022/06/16


炒菜

每次炒菜
都怕炒过火
让营养流逝
母亲总说
没有熟透
她吃下去
胃受不了
我也总想着
下次一定改
可末了
还是这样子
小妹支招说
“你以后
别老想着营养
而要想着妈妈
有没有菜吃
保证再就
不会这样了”

2022/06/16


态度问题

朋友圈里
有这么一位诗人
对当前防疫政策
颇有些抵触
但见谁写出
鞭笞防疫的诗歌
他必然第一时间
点赞带转发

2022/06/16


旧粉丝

在某诗歌公众号上
意外读到
我微博旧粉丝
一个女诗人的
一首大作
几年不见
呵呵,诗越写
越不像粮食了

2022/06/16


专家

作为城投公司副总
她参加过
太多建设项目
可研报告评审
今儿评审会
缺一个专家评委
她跟审批单位申请道
“我可算一个专家”
还别说
花了一个多小时
她果真在报告里面
挑出了
几个小毛病

2022/06/16


已接近熟视无睹了

出门走到
楼道4楼
见转台上
躺着一只
刚开始
长羽毛的小麻雀
叫一声动一下身子
抬头看了看
天花板上的
麻雀窝
——预留着
穿管线的空洞
只叹息了一声
然后继续
朝楼下走去
哦,我再也不会
像几年前那样
费老劲儿
把它送回窝里
只因为年复一年
见到太多小麻雀
从上面掉下来

2022/06/16


公园

父母小区广场
要改造成公园
估计再有几天
就该竣工了
每棵乔木
都披上了
黑色防晒网
午间歇工时
几个工人
就在树荫下地面上
摊开一块块纸板
睡午觉

2022/06/16


外孙与诗

正在电脑上写诗
妻子带着外孙
到跟前来玩
顺便叮嘱我
“从今天开始
你得把写诗时间
压缩一下
多腾出些时间
照看你外孙”

2022/06/17


低估了

傍晚
外孙从长沙过来
起初一个多小时
小家伙隔会儿
就跑到跟前来
指一指我嘴巴
嘴里还不停地
哦哦哦叫着
也不知道他
啥意思
后来才反应过来
哦,一个半月前
小家伙在这边时
我常把假牙
卸下来
陪他玩儿

2022/06/17


老司机

在社区幼儿园门口
看到一辆出租车倒车
一看就是要掉头
估计司机要踩油门
赶紧捏死自行车刹把
停了下来
身后一辆电动车
快速冲了上去
碰的一声
撞上了
出租车司机下来
与我对看了一眼
哦,是个光头的
老司机

2022/06/17


散步的斑鸠

下午回父母家
把自行车
推到门前
树荫下停放时
将在那儿散步的
一只斑鸠
撵走了
进屋后
休息了会儿
削了个苹果
喂父亲吃了
拿着苹果皮
到小菜园扔时
发现那只斑鸠
又回来了
继续在树荫下
散步

2022/06/17


全能父亲

父亲这辈子
为了生活
打过铁
种过粮食
种过蔬菜
种过莲藕
种过树苗
种过荸荠
养过鱼
养过猪
就像全能体操运动员
父亲也有强项与弱项
强项是打铁
弱项是种粮

2022/06/17


复习功课

岁半的小外孙
回长沙呆了
一个半月
这次回来
把走之前
我教给他辨认的
屋里屋外的东西
挨个儿指给我
辨认了一遍

2022/06/17


压强与压力

傍晚路过
圆通寺社区
医疗室门口
看到一个
年轻母亲
右手高举
一只输液瓶
左手抓住一个
小男孩左胳膊
小家伙双手
扶住他的小基基
对着一棵行道树
正在撒尿
输液瓶渐渐下落
小男孩的尿线
也渐渐回收
不禁想到了
初中物理课学的
压强与压力的关系

2022/06/17


预报有雨

下午
母亲要给菜园浇水
见天气炎热
继而又想起
上午刚看过
手机天气预报
便赶紧阻止道
“不用浇了
从后天开始
要连着下半月雨”
“你又来哄老娘
每次你说下雨
几乎都没下
即便下
也是意思一下
你预报的不准”

2022/06/17


给父亲泡脚

知道女儿女婿
带着外孙
从长沙赶回吃晚饭
我给父亲泡脚时
母亲走过来
催促道
“大热天的
又不是冬天
泡个么脚啊
稍微打湿一下
给点儿水它喝
就行了”

2022/06/17


隔代亲

岁半的外孙
两个月前
回来呆了半月
然后回长沙了
一个半月后
再度到来
不到20分钟
开始吃晚饭
小家伙
不要女儿喂
自己端起饭碗
找妻子喂
妻子躲开后
他又把饭碗
伸向我这边
要我喂

2022/06/17


银杏树下

跟小妹聊天儿
说起大热天
如果老了人
要办丧事的话
真是让活人遭罪
小妹接着说
以后爸妈
百年之后
你跟二哥商量一下
干脆把他们的骨灰
埋在门口的
两棵银杏树下
一边一个
多好啊

2022/06/17


两个咸鸭蛋

端午节
转眼过去
半个月了
妻子想起
冰箱里面
还有节前买的
两个咸鸭蛋
说好早餐时
我俩一人一个
看她先吃上了
问她味道怎么样
她一本正经答道
“没端午节味道
倒是没坏
可以吃的”

2022/06/18


求救电话

晚上8点
80多岁的岳父
又打电话来说
“我家里电视机
开机后
有图像没声音
不知道把遥控器
哪个按键触碰了
我先看房间里的
小电视
你明天过来
给我瞧瞧吧”
唉,最近一个月不到
岳父光为看不了电视
已让我跑了3回
明儿第4回

2022/06/18


饼干

女婿决定明早
开车回长沙
妻子把买给我
还没来得及吃的
一包饼干
塞进了他包里
让他路上充饥
不禁想起以前
岳母也这么
对我的情景

2022/06/18


职业习惯

妻子发群里的
外孙照片
或视频
被曾经
在央视工作的
小姨子逐个儿
点评了一番
不禁想起
我自个儿
在看别人诗文时
经常从里面挑出
一堆毛病

2022/06/18


买药记

去药店买药
因没戴口罩
便站在门外
请店员帮忙
看她半天
也没找到
只好走进去
跟她一起找
另一个店员见了
赶紧来撵我出去
“您老快点儿
到外面去吧
万一检查的人
这会儿过来了
别说一盒药
赚你块把钱
就是赚一千块
我们都划不来”

2022/06/18


父亲节

岳父明儿生日
妻子打算
把老人家请过来
办个生日晚宴
岳父说
“明儿朋友请我
去他家做客
你那儿
以后再去”
“您给推了吧
刚好明天还是父亲节”
“只要你们姊妹几个
心里面都记得我
那我就天天在过
父亲节”

2022/06/18


欠账

小妹夫工友
突然去世
想着那人
借了3000块钱
一直没有归还
他决定前去吊唁
日后好跟他老婆
去讨要
没想
葬礼上
那女人直接宣布
“我男人已经死了
现在谁说
他欠你们的钱
我是不认账的”
小妹知道后
气得直骂小妹夫
“你说你傻不傻
明知死无对证
你还跑去干什么
这不又白白搭进去
几百钱吗”

2022/06/18


剪指甲

每次给父亲
剪完指甲
就想着
也帮母亲
剪一剪吧
可每次
母亲都拒绝了
而且口气还
一模一样
“我又不是
跟你爸一样
自个儿不会剪”

2022/06/18


临走

傍晚
将父亲安顿好
想着他8个小时
没尿尿儿
决定陪母亲坐会儿
帮父亲换完纸尿裤再走
20分钟过去
母亲催我走
进卧室看了看
父亲依旧没尿
只好坐下来
继续等
母亲将我
往屋外推
我说
“再等5分钟
不管爸尿不尿
我一定走”
时间一到
还不等母亲开口
赶紧到卧室查看
啊哈
父亲配合得真好
尿了一大泡

2022/06/18


落地

女儿女婿
带着外孙
从长沙回来
在高速出口
被疫情防控
工作人员
拦截下来
查看完48小时
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后
示意女儿可以走了
女儿问道
“不是落地后
得再做一次吗”
工作人员说
“可以不做
如果你们
想做的话
也可以做”

2022/06/18


三个老太太

雨从上午
8点半
一直下到
下午3点半
见天空放晴
母亲出门儿了
很快就听到她
跟俩邻居老太
聊上了
母亲说
“我今天比哪天
睡的时间都长
睡了个半小时”
“你那算少的
我刚刚才起来
整整睡了3个小时”
“我跟你们不一样
不习惯睡午觉
就在家干坐着
瞪着眼望天儿
把人憋死了”

2022/06/19


理由

到外孙洗澡时间
妻子走过来
“帮你外孙
洗澡去”
“没见我在写诗吗
你帮他洗不就完了”
“你比我洗得干净
关键他还要洗头
担心我洗
会把洗发液
溅到他眼睛里”

2022/06/19


折财免灾

每次说起大妹
前年被人
骗了几百万
母亲就伤心
我说
不说还忘了
几年前
给她算过命
说她50岁上
有血光之灾
现在看来
算是折财
免灾了
母亲听完后
面色有了改观
看上去
想开了不少

2022/06/19


喝酒的原因

侄儿见我
每次坐在以前
父亲坐的位子上
都要喝上一小杯
今儿忍不住问我
“大伯
你怎么跟爷爷样
每餐都要喝酒啊”
“因为你奶奶
总喜欢把菜
做得多多的”

2022/06/19


毛桃

路边摊上
毛桃3块钱一斤
问老板好不好吃
老板大声说
“不好吃
你拿过来
砸在我跟前
把钱退给你”
买了3斤多
回到家
妻子削了个
才吃第一口
就说不好吃
问我买之前
咋不先
尝一个呢

2022/06/19


店面转让

朋友一间门面房
开业不到半年
因为没有生意
只得歇业转让
看他贴的广告是
“本人另有发展
此店面优惠转让”
问他又要
做啥生意
他苦笑道
“这年头
还做个球啊
越做越亏本”

2022/06/19


侄儿的问题

弟弟家断电
听说请的电工
是我初中同学老万
把父亲安顿好后
特意到隔壁
弟弟家
去跟老同学
打了个招呼
返回父母家时
侄儿不解问道
“大伯
你干吗要过去
跟他打招呼呢”
小妹在旁边说
“这个问题
你自己想去
如果能想明白
那就说明
你长大了”

2022/06/19


修电扇

父母家落地扇
通电后扇叶不转
拆解开来
给转轴上了油
还是转不动
必须用手启动
换了个启动电容
依旧如此
小妹说
“哥啊
别在家折腾了
这就跟治病样
基层医院
只能看小病
遇到大病难病
还得去武汉治
送修理部
请人家修吧”

2022/06/19


电梯按键

傍晚
去岳父母家
刚走进电梯
一个送外卖的女人
急冲冲走了进来
想帮她一下
问她几楼
“5楼”
我还在找按键
她已快速伸出手
在5字上
点了一下

2022/06/19


一颗葡萄

晚饭过后
妻子和女儿
带着小外孙
到广场上去玩
一个孩子妈妈
给外孙一颗葡萄
她们没让外孙吃
只是当玩具
玩了会儿后
扔掉了

2022/06/19


脸皮薄

上超市买桃子
没有卖的
不好意思
空手出来
在出口处
顺手拎了
一提雪花啤酒
发现只有4罐
便又拎了一提
回到家
母亲说家里
不有啤酒吗
你咋又买呢
当我把原委
说出来后
母亲笑了
你打小
就脸皮薄

2022/06/20


一场雨

昨日一场中雨
把菜园浇透了
本以为
母亲这两天
不用浇菜园
可省下大把时间
好好休息一下
没想
母亲却说
好个鬼哟
把规律打乱了
连坐下来看电视
都不安心

2022/06/20


3000块钱

母亲拿出
3000块钱
说这几年
父亲平常
护理方面的东西
都是我出钱在买
让我拿着
我说不要
母亲硬塞
就在娘俩推来
推出的过程中
忽然想到
为二姨子治病
可能还得搭进去
不少钱
联想到母亲平素
近乎极度节俭
泪水差点儿
失守了

2022/06/20


15虚岁

小时候
生产队有个规定
小孩达到15虚岁
就可算半个劳力
出工干活儿
老实说
我们那会儿太小
真的干不了什么
只是混工分而已
等到弟弟
15虚岁时
赶上分田到户
他就混不成了
得跟着父亲和我
实打实挑担子
直到现在
每当有人
说弟弟身材不高
我就会想起当年
他身子被担子
压弯的情景

2022/06/20


做饭

多少年
因为岳父母年纪大了
二姨子家庭不和
小姨子远在北京
妻子娘家这边
每次搞聚会
都在我们家
去年年初
二姨子查出癌症
越发不可能挪窝了
明儿二姨子
要出院回来
又得烧火做饭
妻子长叹一声
“命苦哟
总是我做饭别人吃
就没人做顿饭给我吃”
女儿说
“能做饭还不好吗
你看看二姨她
现在想做饭
都还做不了呢”

2022/06/20


护犊子

下午不在家
姨侄儿过来
跟女儿聊了
两个小时
等我回来
他已走了
我问女儿
“他现在到底
有什么打算”
“他说每次做好计划
就是没动力去做”
“那还不容易
从现在起
立马停止
供给他生活费”
“谁来做这个决定”
“没人出面的话
那就我来”
妻子从厨房出来
瞅了我一眼
“轮得着你管吗”

2022/06/20


口罩

傍晚
妻子和女儿
要带着外孙
出外溜达
小家伙
赶紧冲到柜子跟前
拿起一袋儿口罩
给每人发一个
看我没接
便一直仰着头
站在跟前不走
右手拿着口罩
左手指着我嘴
大声叫起来
“啊!啊!”
妻子跟他解释
“外公不出去
他在家搞创作
不需要戴口罩”
小家伙这才
放过了我

2022/06/20


高级娱乐

老岳父打电话来
想我帮他看篇稿子
帮忙定个稿
说原市文联主席
打算帮他
在网上推一下
知道那厮人品
所以我对此事
有点儿不赞同
于是问岳父道
“您老这么做
目的何在”
“这是种高级娱乐
我想参与一下”

2022/06/20


买桃

打算在路边摊上
买点儿桃子
就在摊主
递给我购物袋
伸手接过来时
发现此人
正是几年前
将一根烂香蕉
混进购物袋里
卖给我的那人
稍稍犹豫了下
还是选择
不买他桃子了

2022/06/20


天空中飘过一大堆云

小时候
每到暑假时候
我都要带着弟妹们
顶着烈日
出门干活儿
两个妹妹轮流放牛
她们不放牛的时候
也跟着我和弟弟
去砍柴草
割猪草和牛草
被太阳烤得实在受不了
我们就一起冲着天空喊话
“老天爷,快点儿给我们
送来一朵云头吧”
有时候
天空中真的会
飘过一大堆云

2022/06/2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