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炙烤(之二)》等8个

◎边围




炙烤(之二)

天气在发着高烧。
连续三日了,也无衰减,
徒生几分戾气。
街边,觅凉的人
还像泡在温泉里一样,
被暖气包裹着。
十二点半,以此为始
发起一场火红的战争?
还是乖乖停下,
躲入暗室?总之,
一大箱冰棒已经无用了,
溶化成血水
也不足以灭火。暴晒
正使白人变作黑人,
世界只剩下焦渴。
38℃,再也不是上限,
两小时的轰炸
更绝非为了夺取性命。
最难熬的季候真的是到了,
毫不掺假,汹涌而来,
稍稍怠慢皮肉就已散出糊味,
再不清楚身在何处。

            2022.6.16.




红色预警

高温,高温!
燃爆了的夏日已无退路,
每向前一步都高调得
令所有人汗颜。
地表滚烫,无处再可下脚,
蚂蚁们成群牺牲了
也不能救回烧焦的理想。

(40度以上的日子着实更加妖艳。)

隐身,隐身?
从烤箱中,逃往冰柜
而将过剩的惶恐冷藏起来,
不再随意丢掷热情。
向气象台致敬:
预言总是善意的,在提醒人们
一定不要轻视野火。

(未来一周最好不贪于日行万步。)

                  2022.6.16.




苦夏

北方,也溽热了起来。
肆意在流汗
而不自知。六月
热浪即已滚滚,
戴上帽子,谨防中暑!
食欲果然不振?
正好,省却了早餐、午餐。
(但绝非是故意绝食。)
只是胃口小了、
口疮多了,不肯贪欢。
一袋怪味胡豆就已足够
用来品嚼世情了——
麻辣中略有微甜,
“人生”云云,不过如此。
外加上一杯茶、一根烟,
从今貌似就要逍遥了。
骄阳且由它去,
曾发动战火,惹人烦躁,
竟无人再敢于斩断那些暴力?
都默默消受,一日一日,
在烈焰中一点点升华,
去重拾云朵的荫庇。

            2022.6.16.




求救者
(兼记某人)

非哀声下跪的懦夫。
非孤勇的莽士。
非乞丐。

只是白日里曾尊严遭窃的
一名失主。
手足僵硬,心被缚了。

“权力,就是想当神!”
那些笨蛋终会蜕下面具,
让众人瞅个仔细。

无力嘶吼也要打开嘴
——畏缩
只能让恶徒更了无忌惮。

以实名检举之:
向着深渊,向着泥沼,
掷下因果的账簿。

不用去洒半滴老泪。
身间,找不见半根软骨。
乐于被痞子一直怒视。

        2022.6.17.




仲夏夜

梦的沸点,是多少度?
赤脚踩踏在塑胶跑道上
才能晓得。人影
正越来越多,越来越倥偬。
是风,救了今夜——
热气一律被吹散
而将一个个浪子留在操场。
运动馆里彼此追逐,
在消耗着过剩的激情。
第十二圈,转眼已跑过,
大汗还未潮涌至淋漓。
球鞋无论新旧
都异常轻盈了,飞起来
足以带人去往奇境。
今夜注定是炽烈
而又深情的,一地汗迹
也印证了满腔的虔诚。
那不是梦,但比梦更飘逸。

            2022.6.18.




隐喻的火

一直在燃烧。口袋里
几乎再装不下那些火种,
有的已涌窜出来,难于遏止。

昨日所遗留的话题
被私匿了。许多时候,
转换词性更是为了保住初心。

是的,那是真爱
在偷偷释放。低调地笑,
更胜过楼道深处瓮声地哭。

一切都毋须太显豁
而自带一种隐秘的美。
不用闭阖,也有着夸饰的静寂。

               2022.6.20.




淡积云

漫画式的,一朵又一朵云
令风景活泼了起来。
夏日,不再枯燥,
刹时有了生趣。浮动着,
摇摆着,棉絮一样随风飘曳。
晴空湛蓝,更其耀眼、
沁脾——那纯真的颜色
一点儿也不敢马虎。
云是白的,心却是花的,
在一路追忆着似曾相识的
那群宠物。究竟是祥瑞
还是祸端?不必再去多疑了。
享受如此微妙的时刻
而非败下兴来!要相信:
每一朵云都是鲜活的,
从梦乡里出发,正前往神域。

              2022.6.20.




最长的日

白光在示威。
如此强势,不甘寂寞,
自一大早就已开始炫耀了。
每逢夏至总也火爆——
被散射而来的流弹
拦腰击中,险些被洞穿。
蒸汽,遍布了巷陌,
确定就是要来复仇的。
(那时,冷静是惟一的解药,
药店里竟已纷纷断货。)
不可再避藏了,难眠的人
更应勇敢地傲立于树下,
去汲取一些晒熟了的养料。
阳气一点点复原着,
悄无声息;指尖却在冒烟……
哇!真正的夏天来了。

        2022.6.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