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微微 ⊙ 影子的声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给父亲的诗

◎羽微微



◎父亲,小侄子和我

父亲给我打来电话
他很爱那个嬴弱的小小儿童
“他不在家,家里很安静”
他再次这样说。他有很多说过的话,期待我提问
他便再说一遍。有一次父亲放下饭碗,猜测着
“镇上的幼儿园也不很差吧”
我说市里的好。他看着我,然后点头

这个在年轻的时候,拥有无穷力气的人
这个可以一掌推开母亲,把她摔倒在地的人
这个在我孩提时罚我跪着认错的人
这个在镇上有着无尚权威的人
这个我从没有感受过他拥抱的人

我热衷于跟他谈这个儿童
仿佛从中得到我的父爱


◎我们在人间很好

每一年,我们都来
拔去土上青草,以为你总是知道
以为燃起香火,低下头
土地神和山神
就能明了人间简单的愿望
以为你还在我们之中
以为你会像上次那样停下脚步
说飞鸟已经离开
而黄昏依然尚未到来
以为我们这样微笑着告诉你
我们很好。是的。
是的。以为这样你真的能知道



◎父亲

他们给他信仰
给他队伍,给他枪
给他看革命的无比正确
给他看自己的家被熊熊大火烧光
给他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大会
给他莫须有的罪名
给他麻绳和牢笼
给他看申诉状泥牛入海
给他看狱友在枪响后从没回来
给他狂喜地出狱
给他看妻子和儿子的两座小小土坟

是他给自己吵闹的一次又一次婚姻
和四个对他又爱又怕的儿女
是他给自己抑郁狂躁的晚年
和一本写着“痛苦啊,多么痛苦”的诗集
是他给自己心肌梗塞
和街坊对他的尊重和痛哭

是时间给他死亡
是我们给他最后的燃烧
是大地怜悯他
给他永恒的清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