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2856~2990)

◎闻九排



梦像录(2856)

聚会上
看一个小伙子
坐在靠墙角那儿
一声不吭
心说
这孩子真文静啊
仿佛一本诗集
翻看目录后
搁在那儿
如果没有风
它会一直那么
静静地
敞开着

2022/06/09


梦像录(2857)

在老家旧村中部
生产队稻场上玩
看见东边
100多米外
我家祖宅后面
围着一大拨人
疑似在打架
见远房二伯母四儿子
赤裸上身
拎着一件衣服
朝这边走来
我跟同伴说
“待会儿
问问老四
就知道出啥事了”
还不等老四走过来
就看见村民高华军
被人按着头皮
朝医院走去
不消说
他脑壳
被人打破了

2022/06/09


梦像录(2858)

跟着一个偏瘦的
中等个儿的广东人
打零工
四处挖宝贝
他啥东西都收集
在一条新建公路
路基工地上
我从土堆里
接连挖到
3根猪尾巴
他只想给我
11块钱
我嫌太少
他犹豫着
正考虑加多少钱
我用半生不熟的
广东话跟他说
“这次算了吧
跟着廖哥
有财发就行”
边说边从他手里
拿过10块的票子
把那一块钱
留给他了

2022/06/09


梦像录(2859)

最近一段时间
老遇到这种情况
从睡梦中醒来
第一时间
梦像很完整
只要拿起手机
打算记下来时
梦像很快就
变成碎片
随即灰飞烟灭
啥也没有了
仿佛
考古过程中
打开棺椁时
看到的
那些陪葬品
一旦遇到空气
瞬间就被
氧化掉了

2022/06/09


梦像录(2860)

女同事J
不慎落水
将其救上岸
把她体内水
挤压出来后
她还不能
自主呼吸
必须做人工呼吸
这下让我犯难了
因为人太熟
担心事后
被同事们
说三道四
迟迟不敢
给她做
心说
如果是个
陌生女人
那就没问题

2022/06/09


梦像录(2861)

到重庆山区支教
周末闲下来
在山里转悠
没想
刚转过一座山头
就看到城市了
不过
初步估算了下
要走进城去
至少得花
大半天时间

2022/06/09


梦像录(2862)

在大山里行走
一直看不到人
让我心生恐慌
当看到山涧里
筑有拦水坝时
整个人一下
来精神了
心说
这地方
肯定有人

2022/06/09


梦像录(2863)

买了辆封闭式
三轮电动车
接送外孙
上幼儿园
前进
倒退
都没问题
就是转弯
让人苦恼
每次转弯半径
都得10米以上

2022/06/09


梦像录(2864)

在我家阳台上
抓起一把花肥
撒在花盆里
仔细一看
是油菜籽
心说
等它们长出来后
翻耕在土里
做绿肥吧

2022/06/09


梦像录(2865)

单位一把手
召集几个人
在二楼会议室开会
我走进去拍了张照片
扭头就往外走
坐在门口的
同事W
递过来一摞文件
我装作没看见
径直出来了
心说
我都退二线了
怎么可能跟你们
一样呢

2022/06/09


梦像录(2866)

水果摊上
剩最后一点水果
与另一个人瓜分了
摊主要那人7块钱
他只给了5块
我在想
我的稍微多点儿
大概值9块钱样子
该怎么还价呢
给6块钱
摊主会同意吗

2022/06/09


梦像录(2867)

在厨房煮面条吃
水烧开了
却发现家里
只有一小撮面条
都不够煮半碗

2022/06/09


梦像录(2868)

穿越到30多年前
一辆拉货的大卡车
在路边缓缓停下来
一群拉板车的搬运工
蜂拥而上
他们只顾着争抢活儿
将板车随意停放路上
把整条路给堵上了
别说机动车
就连我自行车
都过不去

2022/06/09


梦像录(2869)

妻子炒的蘑菇
菇脚没有剪掉
看着很不舒服
让人完全
没有食欲

2022/06/10


梦像录(2870)

穿着一件
紫色长袍
对镜照了照
感觉自个儿
有点儿
像蒙古人
如果能长得
再胖点儿话

2022/06/10


梦像录(2871)

在鱼摊上
买了4条鲍鱼
用塑料袋拎回家
发现变成了
4条白鱼

2022/06/10


梦像录(2872)

去欧洲旅游
在阿尔卑斯山脚下
波兰境内
(梦把山脉延伸了)
住了小半年
房间里的挂历上
每月都印有一首短诗
用手机将其翻译出来
发现有点儿类似
我们中国的农谚

2022/06/10


梦像录(2873)

妻子买回一本
《老年生活》
让我看里面的
一个重点章节
“老年性生活”
书里面介绍说
如果女方
不愿意做
男方可以
用意念完成
就像练气功
以意领气样
也可以做到
以意领精

2022/06/10


梦像录(2874)

到二医院
做核酸检测
一个男医生
拿着一支
圆珠笔
伸进我嘴里
感觉他捅得
有点儿深
我退了两步
避开后
让他捅浅些
这家伙没听
第二次
捅得更深
不过还好
没像我
想象的那样
出现呕吐症状

2022/06/10


梦像录(2875)

接着前面的梦
做完核酸检测
接着打疫苗针
我把上衣
整个儿脱了
打赤膊走上前
将右胳膊
插在腰上
一个男医生
拿着一根
几乎没有棉花的棉签
开始擦拭我胳膊
我说
“你得换一根
不然
待会儿没办法
压住针眼儿”
他板着脸说
“市里没划拨资金
我们没钱买棉签
将就着用吧”

2022/06/10


梦像录(2876)

接着前面的梦
那医生说完
拿起一根针管
使劲儿
扎进我胳膊上的
静脉血管里
狠心往里
推了推
抽走一管血
好在不疼
我也就没说啥
当他把棉签压上时
针眼儿果真压不住
尤其是
大腿上的针眼儿
(都不知道他啥时
扎过我大腿了)
血一直往外流着
棉签上压根儿
看不到棉花
感觉就是一根
光秃秃的竹签儿

2022/06/10


梦像录(2877)

接着前面的梦
看旁边有一根
别人丢弃的棉签
捡起来
刚按在针眼儿上
忽然想起
这样做很危险
容易感染
又赶紧扔了
心说
要流血就让它流吧
流一会儿自己会止住的
正准备离开
看到老家旧村
前生产队长万世明
(去世10多年了)
他女儿万红
我提醒她
“这次打疫苗
只需1000块钱
你赶紧打吧”
“我没钱打”
“你如果跟你爸
要1500
还可趁机
赚500块呢”

2022/06/10


梦像录(2878)

接着前面的梦
刚给万红支完招儿
她弟弟走过来了
万红问他
“爸爸在哪儿
我要钱打疫苗”
“爸爸就在
前面工地上做事
我去帮你叫过来”
没一会儿
万世明过来了
见万红迟迟
开不了口
我赶紧帮她说
“万队长是吧
我们学校今天
组织打疫苗
就你女儿
一个人没打
她说家里没钱
你得给钱她打”

2022/06/10


梦像录(2879)

接着前面的梦
万世明听说
我是他女儿班主任
一点儿都没怀疑
直接问多少钱
“1500”
“好好好
我这就找工头
跟他支钱去”
他说完掉头走了
万红长出一口气
“唉!
这次多亏了你
我一见到我爸
就不敢说话
他在家里
总桑着一张脸
连我妈都怕他”

2022/06/10


梦像录(2880)

回到当初
刚结婚时
用单位一间
闲置办公室
改造成的
婚房里
刚从外回来
就直接上床
打开笔记本电脑
打算写几首诗
这时
妻子也下班回来
看屋里东西
扔了一地
怪我不收拾
我说
“别急
别急
我写完诗后
马上来收拾”

2022/06/10


梦像录(2881)

接着前面的梦
妻子是个急性子
还不等我
写完一首诗
就开始整理床单
她突然惊叫起来
我回头一看
在床角儿竟然有
一窝小老鼠仔儿
环顾房间
找不到合适东西
最后用一张报纸
将小老鼠
拂到地上
用扫帚把它们
扫进垃圾撮
拿到屋外面
倒掉了

2022/06/10


梦像录(2882)

父母家西侧邻居家
门前水泥地下面
出现一块塌方
心说
这样子
迟早会出事儿的
他这也是自作自受
当初就不该
把房子建成这样儿
硬要搞个地下车库
把房基往下
挖了两米多
想着想着
心里一惊
我操
该不会影响到
父母家房子吧

2022/06/10


梦像录(2883)

父母小区房子
结构保持着
现在的模样
都是3、4层楼
但房子外墙风格
回到了1990年代
变成灰不溜秋的
显得很破旧
心说
下次评审会上
遇到建设局的人
跟他们打个招呼
要记得把这片儿
纳入老旧小区改造
将所有房子外墙
粉刷一遍

2022/06/10


梦像录(2884)

母亲拿出
一双黑色
老头布鞋
放在我跟前
“这是你大妹
给我买鞋时
顺便帮你买的
说你平时回来
总穿着皮鞋
不透气
给你换脚的”

2022/06/10


梦像录(2885)

穿越到20多年前
机构改革实验结束
单位与建设局
再度分开设立
在长途车站
办公楼上
临时租房办公
一个老哥到办公室
找我办事儿
拿出一副
新扑克牌
想贿赂我
让他拿走
他不听
我一气之下
抄起扑克牌
扔到门外
只见扑克牌
一路向前滑行
最后在垃圾桶旁边
停下了

2022/06/10


梦像录(2886)

接着前面的梦
扑克牌扔了
事儿还是要
帮忙人办的
从楼里出来
见那人在场子上
给自行车开锁
我说
“这样吧
你骑车前面走
在你家巷子口
等着我们”
他没搭腔
骑着车走了
心说
好吧
既然他不想办
那就不办呗
回头见一个女人
蹲在垃圾桶旁边
捡起扑克牌数着
我说
“不用数了
我刚扔的新牌
一张不少
你拿走吧”

2022/06/10


梦像录(2887)

穿越到20多年前
在肖家台旧村
江家独屋那儿
收割了
一堆黄豆禾
正拔着豆荚时
一个女人
牵着一头水牛过来
将牛系在旁边空地上吃草
到我跟前来跟我闲聊
刚说了两句
村民朱明权
也牵着水牛过来
打算将牛留下
他去干活儿
女人说
“这样子
两头牛会打架”
老朱不听她的
“牛打架
又不是人打架”
“那是啊
你家牛个头儿大
我家还是头半大牛
怎么打得赢”

2022/06/10


梦像录(2888)

接着前面的梦
刚协调完老朱
和眼前女人
为牛吃草
引发的矛盾
这时又来了
一个女人
竟然还跟
前面女人认识
她直夸我家黄豆
长得好
我说
“这哪儿叫好啊
明年我家
就不种这个了
要换新品种呢
真正好品种
禾杆子上
看不到叶子
尽是豆荚儿”
边说边从跟前的
黄豆禾里
找出一棵最好的
“喏
就跟这棵一样”

2022/06/10


梦像录(2889)

在单位门口
一楼办公室里
正要打开笔记本
准备写诗
前市委书记老郝
走进来跟我打招呼
这才想起
之前说好的
要陪他去省厅
跟领导们会面
希望早点儿
把几个项目
批下来
我说一把手还没来
估计已在路上
让他稍等会儿
待一把手一来
我们就出发
他笑着应道
“可以!可以!”
边说边到我对面
坐下了

2022/06/10


梦像录(2890)

接着前面的梦
跟郝书记还没聊几句
一把手就进来了
说车都备好了
正说着
前前前任一把手来了
退休同事老余也来了
我心说
这是干啥
难道要叫上他们
去省厅公关吗
真是扯淡
有我跟着去
省厅哪个领导
搞不定呀
见他们出去
并没叫上我
心里顿时打翻醋瓶
又不想他们看出来
赶紧起身去
打了一壶水烧着
以掩饰内心的失落

2022/06/10


梦像录(2891)

接着前面的梦
看到一把手
带着一行人
坐上三辆车走了
一边收拾心情
一边摊开笔记本
打算继续写我的诗
这时
一对中年夫妻
带着个小男孩
走进来了
哦,他们是来
接替我当门卫的
心说
好吧
我把这首诗
写出来后就走
不然
好不容易
得到的灵感
又得忘记了

2022/06/10


梦像录(2892)

接着前面的梦
刚写了一行诗
男人让小男孩
坐到我身边来
只听他嘴里
嘀咕了一声
“去吧
去跟着这个
大伯哥哥
学写字”
从他话里
能感觉到
他不知道
让孩子怎么
称呼我才好
想让孩子喊我大伯
又怕我听了不高兴
所以立马让他
改口喊大哥哥
这才弄出一个
不伦不类的称呼
“大伯哥哥”

2022/06/10


梦像录(2893)

在洗手间
放好水
准备洗头时
发现洗头液
用完了
在面盆下面
找到瓶新的
打开后
倒在手心里的洗发液
跟调和油一样
妻子买东西
总喜欢
挑新产品

2022/06/11


梦像录(2894)

与3个朋友合伙
承包了一个
土地平整项目
几个村连片儿
加在一起
将近1万亩
他们3个人
一人买了
一辆挖机
我傻儿吧唧
买了一辆旋耕机
必须等他们干完了
土地重新分给农民
他们才会请我耕地
一时半会儿用不上
只能看着朋友们
干活挣钱

2022/06/11


梦像录(2895)

接着前面的梦
几个朋友干活时
遇到一个问题
其中有一块
插花地
属于另一个
叫陈家沟的村子
我说
“在这块地施工
你们要与几个村
商量好
不然
项目施工期间
上缴的营业税
算哪个村的呢
如果后面
闹矛盾
引发群殴
那就不好收拾了”
他们觉得我说的
很有道理
把挖机停下来
分头找人去了

2022/06/11


梦像录(2896)

在圆通寺社区
高家河口那儿
我被困在
一栋70层的
高楼里
这栋楼
没修建步行楼梯
电梯还没安装好
平时工人上下班
都用升降机接送
这会儿下班了
升降机
没有开机运行
我只得打电话
跟社区书记求救
他告诉我
电梯井里有爬梯
可以慢慢爬下来

2022/06/11


梦像录(2897)

接着前面的梦
找到电梯井
探头往里
看了看
深不见底
左右两边井壁上
装有铝合金爬梯
伸手试了试
我操
爬梯竟然
没固定在井壁上
书记在电话里说
“没事儿
我从那儿
爬过几次”
心里琢磨着
也是哈
就这么大点儿的
一个地方
即便爬梯要倒
也倒不下去吧
只要爬梯倾斜
我后背就会
被井壁抵住

2022/06/11


梦像录(2898)

接着前面的梦
果然如我所料
刚爬了几步
爬梯便向后倾斜
后背贴着井壁了
往下又爬了几步
上面忽然下来
一个年轻女生
还有点儿面熟
一打听
原来她是
女儿初中同学
她有点儿害怕
我说
“没事儿
就算你抓不住
掉下来
那也是掉到我身上
我会将你托住”

2022/06/11


梦像录(2899)

接着前面的梦
跟女儿同学俩
在电梯井里
一上一下
缓慢爬着
随时提防
她失手掉下来
所以不时抬头
看看她
忽然
电梯井
变成下水道
我躺在地上
用仰泳姿势
一点点蹭着
她则趴在我身上
靠我驮着她行进
不得不说
这个姿势
太他妈诱人了
我在心里
一遍遍告诉自己
千万不要胡来
她可是女儿同学
差着辈儿啊

2022/06/11


梦像录(2900)

接着前面的梦
我俩面贴着面
一点点往前挪移
女儿同学说
她至今还没
谈过朋友
我说
“不急哈
说不定
一两年之内
啥都有了
就像我女儿一样
一口气结婚生子”
她莞尔一笑
“我想咱们俩
现在就做一次”
“不行”
“就算我求你
让我感受一下
做女人的滋味”

2022/06/11


梦像录(2901)

接着前面的梦
我心开始
动摇起来
这种事儿
你情我愿
也不犯法
只要我俩
不说出去
谁也不会知道
关键是我
得控制好时间
只要不能把水
放在里面
就没事儿
这么一想
瞬间破防了
不过
还是不敢胡来
也就是碰了碰
并没插进去

2022/06/11


梦像录(2902)

把左邻右舍
削下的桃子皮
全都收集起来
清洗晾干后
撒上盐
做成腌菜
用来每天早上
就着吃早点

2022/06/11


梦像录(2903)

穿越到40多年前
星空璀璨的夏夜
走在一片田野上
四周响起
一阵接着一阵的
蛙鸣声
吹着夜风
心里面有点儿
小害怕
担心光线不好
一脚踩着蛇之类
什么的

2022/06/12


梦像录(2904)

接到通知
让我去省厅开会
要求晚8点之前
必须报到
因为有事儿
走不开
只得安排其他人
代替前往
没想
后来事儿
办得很顺利
想了想
还是决定
亲自去开会
免得被通报
跟省厅领导那儿
留下个坏印象

2022/06/12


梦像录(2905)

接着前面的梦
路程走了
一大半儿
忽然看到前面
一辆黑色小车
是我们单位的
这才想起
刚才出门时
忘了叫代替我
去开会的同事
返回去
我让司机
用车载电话
联系前面小车
让他们
赶紧找个地方
调头回去
别再跑
冤枉路了

2022/06/12


梦像录(2906)

接着前面的梦
又走了一段儿
眼见要到
高速互通
看见前面
一辆白色小车
也是我们单位的
叫司机电话问问
他们干啥去
一听说
也是替我开会的
让他们赶紧在这儿
调头回去
那辆车靠边停下
从车上下来一个
穿米色风衣的女人
(现实中并没
这么个女同事)
冲着我们车
挥了挥手
然后
上车走了

2022/06/12


梦像录(2907)

接着前面的梦
赶到省厅安排的
办会酒店
下属单位
同事王辉
已经到了
我问他
“你怎么来了”
“我是作为技术
协作人员来的”
“啥时候到的”
“昨天早上出门
坐的火车
今儿下午才到”
“咋花了这么长时间”
“赶上铁路塌方
耽搁了”

2022/06/12


梦像录(2908)

到乡下办事完后
身上一身臭汗
想去河里游泳
赤身裸体
下到河里
发现河水太浅了
还淹不到脚背上
河床大多数地方
都是天然石头
少数地方
用混凝土
修补过
倒是没有泥沙
适合洗个澡
不过
这么浅的水
万一有女人
走过来
那就太尴尬了
是躺下去
打几个滚儿再走
还是直接调头
回去呢

2022/06/12


梦像录(2909)

接着前面的梦
就在我正不知
如何是好时
突然听到
一阵嬉笑声
从前面河道
拐弯处传来
走过去一看
山坡那边的
河道里
布满一些
不规则的水凼子
小的像一个个水缸
大的像一座座小型
家庭游泳池
有几个人
在那儿玩水
相互打水仗

2022/06/12


梦像录(2910)

接着前面的梦
我招呼了一下
后面跟上来的
几个同事
率先走过去
下到一个
稍大点儿的
水凼里
水齐胸部深
很合适游泳
听到两个人
为这个水凼
容积大小
争吵起来
感觉两人
都是门外汉
完全不懂
纯粹瞎吵
也就懒得搭腔
只是暗自估摸了下
这个水凼
差不多能
容纳50方水吧

2022/06/12


梦像录(2911)

单位组织干部
到西郊支农
干完活儿
返回来时
一行人坐着
一辆小卡车
由于人太多
前面坐不下
我将后面挡板放下
坐在车屁股头儿
两条小腿垂着
一路走
一路晃荡着
慢慢有了睡意
车子驶过
府河大桥
走上新大街
眼睛刚要闭上
突然听到一个人
大声叫我
循声看过去
哦,是初中时代
数学老师彭庆府
(现实中
他已去世
20多年了)

2022/06/12


梦像录(2912)

接着前面的梦
见到彭老师
脑子里
立马闪现出
他每次上课
都要板着的
那张脸
更要命的是
我俩是同村
父亲拜托他
一定要把我
管严点儿
所以读书那会儿
我最害怕上他课
正犹豫着要不要
跟他打招呼时
同事们说
新大街红灯太多
让车走环城路
在太和宫那儿
往南拐
把彭老师甩开了
这下好了
用不着跟他
打招呼

2022/06/12


梦像录(2913)

接着前面的梦
车子走了会儿
前面同事
传递给我
一大块西瓜
边吃边想着
今儿阴雨天
这么多西瓜
如果全都吃下去
估计今儿晚上
又得上
好几趟厕所
于是
胡乱吃了几口
把剩下的西瓜
全都扔了

2022/06/12


梦像录(2914)

用大铁桶
在家卤肉
筷子太短
不好夹肉起来
找到一把火钳
洗干净后
把肉加起来了
剩最后一小块儿
用火钳夹着
直接放进嘴里
吃了

2022/06/12


梦像录(2915)

见我回到家
母亲看了看
墙上挂钟
嘴里喃喃自语道
“快4、5点钟了”
心说
不对啊
这不是上午吗
瞅了一眼挂钟
哦,原来是
母亲老眼昏花
把分针和时针
搞错了

2022/06/12


梦像录(2916)

穿越到
女儿小时候
妻子一心想着
要赚钱
每天晚上
带着女儿
去摆地摊
为这个
我俩经常
就在摊位上
当着女儿面儿
吵架

2022/06/12


梦像录(2917)

看邻居秦婶
打门前走过
母亲感叹道
“你哟
勤扒苦做的
又当环卫工
又捡废品卖
还到处开荒种菜”
秦婶苦笑道
“挣的几个钱
都贴给儿媳妇用了
又没存到钱”
看秦婶走远
小妹说
“她儿媳妇
一直在外面
跟几个男人
保持着暧昧关系
花钱跟流水似的
总嫌她儿子
不会赚钱”

2022/06/12


梦像录(2918)

写了一篇
科普短文
《神奇的银杏》
字数超出规定
多余部分
只好发在了
下面评论区里

2022/06/12


梦像录(2919)

下班回老家去
路过江家台子
想到那儿
有一家买炒花生的
走近一看门关着
试着敲了敲
没想
门虚掩着
被我敲开了
走进去
里面坐着
一个大姐
我说
“还以为没人呢”
边说边环顾屋里
并没看到
卖花生的推车
于是问她
“你这儿
还卖花生吗”
“卖啊
咋能不卖呢
最近不让出摊
推到里屋去了”

2022/06/12


梦像录(2920)

接着前面的梦
大姐起身
走进里屋
推出推车
上面摆满了
各种各样的零食
她女儿也跟出来了
这会儿
我改成要
买点儿饼干
看了看
没散装的
而且就一种
夹心奶油饼干
瞅了瞅保质期
居然长达3年
不禁怀疑
里面掺有防腐剂
有点儿不想买
转而一想
闹了半天
啥都不买
又不好意思

2022/06/12


梦像录(2921)

接着前面的梦
为掩饰心里犹豫
我装作继续
看其它零食
边看边想着
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决定
买两袋儿饼干
大姐女儿说
“46块钱”
见我拿出100
她又说
“零钱不是很充足
给你找零后
就剩下不多了
你给个50吧”
“这个50
我要还跟人家的
上个月跟人
一起出去玩
她帮我付钱
买了东西
一直没还上
不能再拖下去了”

2022/06/12


梦像录(2922)

接着前面的梦
从炒货店出来
大姐女儿
在后面追出来
“哎哎……”
我回过头去
“怎么啦”
还以为她
把钱找错了呢
“麻烦你回去
跟嘎嘎带个信儿
让她快点过来拿货
不然她就拿不到了”
她口中所说的嘎嘎
是老家村民高青莲
一天到晚
嘴里说个不停
村民给她取了
这个诨名
她在父母小区
开着家小超市
真是巧了
我刚好要还
嘎嘎50块钱

2022/06/12


梦像录(2923)

在外面办完事
已经11点半了
决定直接
回家吃饭 
路过舅舅旧宅时 
看到他门前一棵 
不到两米高的 
桑树上 
二堂舅小儿子 
(本来只小我3岁 
这会儿不到10岁) 
正趴上面摘桑枣儿 
担心他摔下来 
上前要抱下他 
堂舅表弟 
不但不愿下来 
反倒抓住我手 
要我帮他
摘桑枣儿 
时间不早 
不想陪他 
与他撕扯半天 
总算摆脱他纠缠 
拿出手机一看 
我操
已经11点45

2022/06/12


梦像录(2924)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自行车跟前
准备骑车离开时
心想
都到这儿了
还是进屋去
看看舅舅
和舅妈吧
(现实中
二老前两年
相继去世了)
走进屋里
空荡荡的
没人
见后门开着
便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后门口
屋后传来咳嗽声
听上去像父亲
快步走出去
看到父亲
披着一件
褪色蓝衣服
跨在板凳上
在干活儿

2022/06/12


梦像录(2925)

接着前面的梦
父亲是个铁匠
这会儿
母亲不在了
他独自过日子
正铲着一把
新打的菜刀
整个人
显得很疲惫
“您老怎么了”
“感冒了”
“有药吃吗”
“吃么事药啊
过两天就会好的”
听得我鼻子一酸
“您老感冒了
就别做事嘛
赶紧歇着
我去帮你做饭”
“我不想吃”
“那怎么行”
“没有胃口
吃不下去
你做了
也是白做”

2022/06/12


梦像录(2926)

接着前面的梦
抬头见西侧
二堂舅家房子
忽然没了
变成了一块宅基地
差不多有60平米
我问父亲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块地基
以前是我们家的
现在我跟他们
要回来了
打算盖上
三间小房子
一间做卧室
一间做堂屋
一间烧火做饭”
“算了吧
您老还是跟我
住在一起吧”
“人老了
容易招后人嫌
我可不想跟你们
住一起去”

2022/06/12


梦像录(2927)

电视在播放
汤姆斯杯
单打比赛
心说
咱们中国队
不没进决赛吗
上网查看了下

别人打决赛
咱们没直播
播的是以前
咱们打决赛
夺冠的录像

2022/06/13


梦像录(2928)

小妹问我
“都啥年代了
怎么露天电影院
还有人去看啊”
我解释说
“空气好嘛”

2022/06/13


梦像录(2929)

本地一些
陈年积案
都被翻出来
但只有一个
中年妇女的
得到了解决

都是昨儿白天
连着看了几个
唐山市民
发在网上的
实名举报视频
给闹的

2022/06/13


梦像录(2930)

二姨子一家
来家里吃饭
倒了一盆水
让他们洗手
我拿起一条
粉红色毛巾
打算先搓洗下
再给他们去用
发现滑溜溜的
疑似里面
藏着太多霉菌
我说
“你们莫急哈
这条毛巾要洗一下
二姨子把手一挥说
“洗!洗!洗”

2022/06/13


梦像录(2931)

走在天桥上
看到下面
一列火车头
仅拉着三节平车
每节上面捆绑着
3头大象
由北向南
开过去了

2022/06/13


梦像录(2932)

外出坐火车
因为疫情防控
这趟车取消了
从车站出来
走到出口那儿
车站工作人员
要查验我车票
我说
“我不是下车的
是要坐车外出
没坐上”
“不要解释
说啥都没用
把身份证和
车票给我”
我从上衣兜里
掏出身份证和车票
递上去
他接过看了看
这才放我出来

2022/06/13


梦像录(2933)

在家里找出
上大学那会儿
用过的
橄榄绿书包
书包表面上
布满一层
厚厚的灰尘
因为时间太久
灰尘已经嵌入
帆布里面
看上去
更像是油污
风化凝固后
形成的
蓝色污垢

2022/06/13


梦像录(2934)

穿越到33年前
大学时代
毕业前夕
在对门宿舍
我爬到上铺
张克刚床上
帮他收拾东西
将一摞书搬起
他让我先放下
把床上的
几件衣服
递给他
拿起时
顺带看了一眼
里面夹着半只
粉红色胸罩

2022/06/13


梦像录(2935)

回到高中时代
我要走进
位于校园北边的
教学楼二楼
三年级教室
走进楼道
发现楼梯
设计上
有问题
缺少小半层台阶
在转台那儿
费好大劲儿
才爬上去了
回头看到
前来送信的
学校门卫师傅
我跟他说
“这个楼梯
应该改建下
不然
每次这么上楼
太他妈费劲了”
来到楼上
又发现
教室外面走廊
只有一尺来宽
而且还没栏杆
想起以前走时
不禁心有余悸

2022/06/13


梦像录(2936)

接着前面的梦
走进教室
发现同学们
都在打扫卫生
定眼一看
原来教室窗户
刚刚更换过
木窗变成铝合金窗
地板也换成了
防滑毛玻璃
我想帮忙
同学说
已经快扫完了
何况还没扫帚
一眼看见
靠墙角儿
有两把
没把手的
高粱扫帚
走上前拿了一把
心说
用没把手的扫帚扫地
无非头低得更下一些
容易吸进灰尘
把鼻子捂住
不就没事儿吗

2022/06/13


梦像录(2937)

接着前面的梦
拿起扫帚
扫了几下
这才发现
两把扫帚
高粱稍儿
没用绳子
编排捆绑
软塌塌的
遇到稍大
一点儿的垃圾
压根儿扫不动
只得用脚
贴在扫帚后面
往前推一下
心说
怪不得
这两把扫帚
扔在那儿
没人拿呢
于是心里
暗自叮嘱
自个儿
以后看问题
一定要透过表象
看其本质

2022/06/13


梦像录(2938)

接着前面的梦
打扫完卫生
随着同学们
到外面走廊上休息
顺便也让教室通风
吹走空气中灰尘
走廊栏杆上
趴着一个人
他转过头来
看到我
惊讶喊道
“闻九排”
看他很面熟
疑似大学时代
一个外系同学
却忘了他名字
我说
“你咋在这儿呀”
“我一个表姐
嫁到这边来了
我上她家
玩了几天”
“哦,我忘记
你是哪儿人了”
“我是南京人”

2022/06/13


梦像录(2939)

接着前面的梦
听说他是南京人
立马想起
有次同学聚会
在南京举办
是他一个人
操持下来的
又出资金
又出力
心说
人家都那样
接待过你
居然忘了他名字
实在有点儿不应该
这时
突然想起
他老家疑似
浙江萧山的
他名叫管军军
刚想核实一下
他要赶火车
已背着肩包
急匆匆走了

2022/06/13


梦像录(2940)

身体不舒服
去医院检查
发现肺癌晚期
决定放弃治疗
也不跟家人说
打算顺其自然
走完人生的
最后几个月

2022/06/13


梦像录(2941)

帮女同事Z
写了一篇文章
她在电脑上打开
看了看后说
“很好
我要把它
存进优盘
我优盘在包里
你帮我拿过来”
转头发现
她皮包就放在
她屁股和椅背之间
我提醒她说
“你皮包就搁在
你屁股后面”

2022/06/13


梦像录(2942)

在老家旧宅门前
母亲带着外孙在玩
看到外孙鼻孔口儿
耷拉着一坨鼻屎
走上前
把他揽入怀中
将鼻屎抠掉了

2022/06/13


梦像录(2943)

伊沙当着我面儿
给《新世纪诗典》选稿
没选我的
看我很沮丧
他笑着解释说
“你诗排第10名
这次只选9首
如果选10首
就被选上了”

2022/06/14


梦像录(2944)

跟女儿聊天
说到浙江磐安
她问我
“那地方是不是
与安徽交界呀”
“不是
这地方距离安徽
还很有点儿远”

2022/06/14


梦像录(2945)

晚上就寝了
外孙吵闹着
要下床去玩
我抱着他
站在床边
穿鞋子
女儿说
“就让他在床上
玩会儿
待会儿好睡觉”
“没事儿
我带他玩几分钟
就送他来睡觉”

2022/06/14


梦像录(2946)

下班回家
听说父亲
想要到故宫玩一玩
我说
“您老再等几天吧
等我忙过这阵儿
就带您去”
现实中
10多年前
岳父住在北京
小姨子那儿
三番五次
邀请父亲
去北京玩一趟
我帮父亲拒绝了
想着过几年
退二线后
自个儿亲自
带着父母一起去
如今父亲痴呆卧床
这个愿望再也
无法实现了

2022/06/14


梦像录(2947)

跟天津诗人图雅
坐在公园长椅上聊天儿
风越刮越大
看我有些冷
她解开身上的
黄色披风
展开来
将我俩后背
给遮挡住了

2022/06/14


梦像录(2948)

看到妻子
用涮拖布的水桶
漂洗切好的香菇
气得我都发疯了
一边把水滗干
将香菇抓起来
重新漂洗着
一边骂着
“这个蠢女人”

2022/06/14


梦像录(2949)

读《新世纪诗典》
看到伊沙破例
为一首诗
写了一篇
不短的评论
满满一页纸
还加上几行

2022/06/14


梦像录(2950)

帮父亲泡完脚
母亲走过来
用手指
点着父亲左脚
大母趾甲说
“这地方
又该剪了”
父亲灰指甲
不容易剪掉
只得把剪刀
指甲剪
壁纸刀
全备在旁边
打算一样样试

2022/06/14


梦像录(2951)

自个儿在家
磨菜刀
下劲太狠
刀口磨得
跟素纸似的
稍一碰东西
就变形了

2022/06/14


梦像录(2952)

在父母家堂屋
见一只大个儿蟑螂
爬上妻子裤脚边儿
将其打翻在地
蟑螂仰着身子
几条腿乱蹬着
试着踩了下
劲儿太轻
没有踩死
搬起凳子
用凳子脚
将其砸死了

2022/06/14


梦像录(2953)

外孙下蛮力
把客厅沙发
全都挪了位子
摆得跟迷宫样

2022/06/14


梦像录(2954)

坐在客厅地垫上
玩着手机
女儿走过来
“爸爸
指甲锉刀呢”
哦,刚才用过后
插到屁股兜里了
反手到屁股后面
将其抽出来
交给了女儿

2022/06/14


梦像录(2955)

担心父亲大腿根
再次夹汗腐烂
隔上一会儿
我就用一根布条
放在他大腿根处
跟拉锯似的
来回拉上几次
帮他把汗水擦干净

2022/06/14


梦像录(2956)

见母亲
把小菜园里的
紫菜薹老茎
全都擖回来
堆放在堂屋地上
我急得大声叫起来
“老人家嘞
您把这些东西
擖回来做啥呢”
母亲笑着说
“堆肥呀”

2022/06/14


梦像录(2957)

独自在家吃饭
开了两瓶啤酒
用两只杯子
轮换着倒酒喝

2022/06/14


梦像录(2958)

妻子问我
“刚才我们两个
在群里聊天儿时
二妹走了没有”
“你是啥意思”
“我怕刚才的
聊天内容
被她看到了”

2022/06/14



梦像录(2959)

在父母小区附近
遇到几个女人散步
擦身而过时
最左边那个
穿褐色上衣
白色裤子
头上扎着一根
粗大斜辫子的
中年女人
盯着我看了又看
我也回看了她几眼
哦,这不是小学时
同班同学金远珍吗
她两边腮帮子鼓着
爱皱眉头的习惯
一点儿也没改变
也许她也认出我了
但我俩
谁也没做声

2022/06/15


梦像录(2960)

到单位上班
掏出钥匙
正要开门
女同事Z说
“你还是回到
领导岗位上吧
那样你就可以
分管我们科室
可以再教我
一点儿东西”

2022/06/15


梦像录(2961)

走在老家旧村东南
江家堰北边
村民朱明华家
责任田北侧田埂上
看到北边一块田里
(已抛荒多年
忘了是谁家的)
长着一片
野生植物
紫红色茎叶
结满球形小果果
有点儿类似花椒
心说
既然长得这么好
又没有人采摘
证明没啥用处
没必要到跟前
看个究竟了

2022/06/15


梦像录(2962)

接着前面的梦
沿着田埂
往东南方向
继续走着
这会儿又发现
左边收割后的
稻田里
有一小堆儿
别人扔掉的
带壳花生
走到跟前蹲下
剥开看了看
都已霉烂变质
不能吃
便站起身
继续走我的路

2022/06/15


梦像录(2963)

接着前面的梦
没走几步
发现右边
一块田里
有一个鳝鱼洞
顺手在旁边
拔了根草茎
一点点
将鳝鱼勾引出来
我操
这是一条
特大号黄鳝
有我手腕粗
快速抓住它颈脖
使劲儿往外拽
可咋也拽不出来
较了半天劲
结果拽出
几十条鳝鱼
因为没有东西装
只能眼睁睁看着
它们跑走了

2022/06/15


梦像录(2964)

跟人讲述
我参加一次物理
奥林匹克竞赛的事儿
一道综合题
刚好是我
赛前训练时
做过的
根据一系列计算
(还涉及不少
化学方面知识)
然后
设计一套
自动感应装置
我说
原本很简单的事情
结果被我搞砸了
没有进入决赛

2022/06/15


梦像录(2965)

跟妻子经常
为一些小事儿
发生争吵
上厕所小便完
看旁边存着
一桶涮衣服
留下来的水
用它冲洗便池后
一下子明白了
跟妻子吵架的原因
她有时候
太过节俭
啥都怕浪费了
别的还没啥儿
就是吃的方面
我接受不了

2022/06/15


梦像录(2966)

上午回到家
听说父亲
独自坐轮椅出去了
一路寻找一路打听
被问的人都说
没有看见
遇到路口时
只能揣测父亲
可能会走哪条路
心说
既然父亲迷路了
他去的地方
一定行人稀少
而且还有坡道
因为这样子
他下去后
再也上不来
也没有人帮他

2022/06/15


梦像录(2967)

接着前面的梦
走了一会儿
感觉越走越远
已经开始犯迷糊
分辨不出方向了
正不知咋办
刚好遇到
老家村民朱明启
他说一个小时前
在附近看到过父亲
然后指着右前方说
“后来看到你爸
往那边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
我眼泪都出来了
匆匆忙忙
跟他道完谢
朝他指的方向
一路小跑而去

2022/06/15


梦像录(2968)

接着前面的梦
这一带分布着
很多水塘
且地势不平
尽是上下坡路
心说
果然如我所料
父亲很可能
下了坡上不来
只能一直朝前走
所以才越走越远
找不到回家的路
看前面不远处
有一个高高的
土包子
一口气冲上去
发现坡南边
蹲着4个钓鱼人
问他们看见父亲没
最西侧的那个人说
“刚才看见
一个坐轮椅的
朝东边去了”

2022/06/15


梦像录(2969)

接着前面的梦
按照钓鱼人
指的方向
一路找过来
又看见一大一小
两个钓鱼人
男孩有鱼咬钩
而且动静特大
拖着鱼漂
在水里乱窜
感觉是条大鱼
我正要告诉他
怎么收线
没想
这孩子
是个老手
让鱼拖了一会儿
开始从容收线
我操
他钓到的不是鱼
是一条金毛狗

2022/06/15


梦像录(2970)

接着前面的梦
那男孩把金毛
抱在怀里
将鱼钩取下来
正要给它擦身子
它猛地挣脱出来
再次跳进水塘
只见它
一个猛子
扎到水里
跟鱼鹰似的
追捕一条鲤鱼
向远处游走了
我问男孩
“这条狗
好厉害啊
是你的吗”
“是的”
他一边答话
一边将鱼钩
抛进了水里

2022/06/15


梦像录(2971)

前任一把手
到办公室来
(车站路上
旧办公楼里)
让我跟他一起出差
我问还有哪些人
他说除我俩外
还有女同事J
想到他一直
对J有那意思
借故家里有事儿
推脱了

2022/06/15


梦像录(2972)

父亲坐在堂屋
木质沙发上
听小妹说起
村民高光银
他插话说
“他儿子们
老跟他扯皮
我的伙计们
(指我和弟弟)
从不跟我扯皮”

2022/06/15


梦像录(2973)

回到父母家
(既不是老家旧宅
也不是现在的住房
疑似偏僻的山村)
发现父亲
被母亲关在
一间破窑洞里
母亲说他夜里
不好好睡觉
不停地喊妈
让她听着
都感到震心
母亲正跟我说着
父亲喊叫声又传来了
“妈?妈~妈!”

2022/06/15


梦像录(2974)

女同事J
来我办公室
让我拿上工具
把办公楼后面
一堆颖子运走
哦,现在她在
分管机关

2022/06/16


梦像录(2975)

在一栋办公楼里
一个穿西服的男人
从他办公室走出来
冲走道两边的人说
“凡是在这层楼
上厕所的
都可以到财务科
领取一笔补助”
心说
他这是要从尿液里
提取什么物质吧

2022/06/16


梦像录(2976)

去医院看病
我说经常头晕
中年男医生说
你这情况属于贫血
下回再要出现的话
可以把两只胳膊
交替举起来
让胳膊里的血
快速流回大脑

2022/06/16


梦像录(2977)

去世22年的祖母
复活了
跟我和妹妹聊天儿时
(非我现在的
两个妹妹
而是另一个女孩
疑似我们家收养的)
当面指婚
问我们有啥想法
我说我没想法
看妹妹吧
妹妹怯怯说
这不太好吧
祖母说
这叫
亲上加亲
好得很

2022/06/16


梦像录(2978)

启动才一月的
《芝麻粒儿》写作
写到第396首时
卡壳了
再也写不下去
与我期望的
至少写出一万首
甚至永不停歇写下去
相差甚远

2022/06/16


梦像录(2979)

沿着车站路
从南头走
到北头时
发现路边的
一排行道树
被砍倒了
上面结着
类似挂花果
但个儿
要大点儿的果子
虽然干瘪了
但仍可以吃
很多人都在采摘
我要赶路
只摘了几个
打算带回家
当种子
再一想
老家土地没了
已没地方栽种
便扔掉了
看了看手指
我操
都被染成
深紫色了

2022/06/16


梦像录(2980)

上班路上
遇到女同事J
和前女同事Z
两个人
手挽着手
迎面而来
J穿着一件
米色抹胸裙
显得太过前卫
Z则穿着一套
杏黄色职业装
她们问我
吃早餐没有
我说刚吃过了
但两个人还是
不管三七二十一
一左一右拉上我
要我陪她们
去吃早餐

2022/06/16


梦像录(2981)

接着前面的梦
三个人走进
一家苍蝇馆子
里面坐满了人
男同事号子
已提前在那儿
占了一个小方桌
但位置并不好
摆在后门口儿
不停地有人进出
他让我坐上
靠墙那个位子
“这地方
没人影响您老”
我说
“算了吧
你们坐
我已经吃过了”
边说边拿起书
坐旁边看起来

2022/06/16


梦像录(2982)

接着前面的梦
号子和J两个
很快把一锅饭
差不多吃完了
我看完一章书
瞟见锅里
疑似有泥巴
赶紧让他们
去喊老板来
他们笑话我
真是个老土
说现在流行
用泥巴煮饭
这叫接地气
饭煮好后
泥巴都沉在底部
上面的饭特好吃
这家店的泥巴
都是到偏远山区
挖来的

2022/06/16


梦像录(2983)

接着前面的梦
正准备走时
忽然想起
Z不知啥时
走开了
她还没吃呢
J去喊Z的工夫
我心里面想着
这两人其实
面和意不和
别看表面上
亲如姊妹
实际背地里
就是两把刀
彼此恨不得
踩死对方
而后快
估计今儿
Z不愿意
跟J一起吃饭
所以有意躲开了

2022/06/16


梦像录(2984)

接着前面的梦
只见J走进里间
说我们已经吃完
叫Z赶紧出来
吃上几口
Z说刚才太困了
所以进来躺了会儿
她已经在里面
喝了一碗泡米子
转眼之间
两个人
又亲亲热热
从里面走出来
Z把之前的披肩发
挽成一个
带发梢的丸子头
看上去
比之前
俏皮多了

2022/06/16


梦像录(2985)

父母小区
广场改造
南边入口
与东边入口的
两条路交叉处
在南北路上
横着一张
4米长的
长方形会议桌
将南边的道路
给堵住了

2022/06/16


梦像录(2986)

在家煮饭
米淘洗后
下到锅里
又拿出
一袋儿绿豆
舀出一勺儿
加到锅里
想煮一锅
绿豆饭吃

2022/06/16


梦像录(2987)

同事老李
整天想着
能够得到提拔
另一个同事老余
从他身边走过时
看似无意
实在有意
丢下一句话
“缺什么
想什么
难也
不亦难乎”

2022/06/16


梦像录(2988)

父亲身子下面
垫着的
一块纸尿片
黄不拉几的
应该是尿湿很多次
又被母亲晾干了
拿给父亲
继续使用的

2022/06/16


梦像录(2989)

跟大妹夫聊天儿
问上次大妹
被人骗走多少钱
他说
“自己的
有600多万
加上借来的
200多万
总共差不多
将近900万”
现实中
大妹到底被骗多少
两口子一直
不肯透露

2022/06/16


梦像录(2990)

一阵阵飓风
吹在雪原上
激起一层层雪浪
一个滑雪橇的人
迎着飓风和雪浪
冲上去
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2022/06/16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