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雀(四首)

◎泉声



彩雀

阳台上飞来两只鸟,
一只是麻雀,另一只我从未见过。
红头,绿羽,
嘴的颜色没有看清楚。
这不一定准确,
那只受伤的花喜鹊不是纠正过你
长久的黑白印象。
叽叽啾啾,麻雀带着它
落在前三楼的女儿墙,
犹如暑期串亲戚的远方表妹。
一分钟不到,
就去了香椿树。
谁的笼养?放飞还是逃脱?
转眼又钻进防晒网,
好像没入了夜空里。
再次揣摩,不会是
误把他乡当故乡,要不
它就是一只麻雀,
遭遇了基因异常,病变突发……
意外看见窗台上那只钧瓷的鹤,
或许,是它们到来的缘由。
2022.6.16


山路

我仅取一段,上、下坡,
还有几道弯。

偶尔有一处辙印,
像历史留在档案里。阴影

日头地儿,清爽,适量的风吹,
由着你放逐灵魂。

低矮而又稠密的栎树林,
一直到远处环绕的山脊。

一段缘分。除此之外的来与去,
是无法删减或省略的。

到了垭口,你多次往返,
一句不语,仿佛徘徊在

你经历过的荒漠,
与,真实的“海市蜃楼”之间。

你在仔细的比对,品味。
能否获取另外的经验。
2022.6.15


锄地

我们趁淸早的凉意
锄玉米。不只锄草,
也要剔苗,还需把麦茬刨出,
埋进土里,
沤烂以后也是不错的肥料。
看似简单的活,
下力气还得使巧劲,
盘,提,拽,有时满锄,
有时仅用左、右的锄尖。
说是“庄稼活不用学,
人家咋着咱咋着。”其实不然,
村里的棒劳力,
不会扬场放磙多的是。
有的人拿起扫帚,
不知轻重缓急,而好把式,
很容易就把麦粒与糠弄分离。
更别说犁、耙地。
“看,不操心,
把一棵恁好的苗……”
(仿佛是《朝阳沟》一段戏。)
被说的人红着脸不吭气,
但,再没有出现第二回。
我走上渠邦转过身,
阳光下的玉米们,
让我听到了广播体操的声音。
2022.6.14


一条小路在河滩上延伸

要不了多久我就出现在那里,
还会去杂草围拢的沙盘地,
那个曾经坐过的石头上,
再坐一会儿。

我的出现将改变河滩的格局,
哪怕是微小的。
我可能还要到下游去,
在拐弯处琢磨过河的方式。

也许我会随时止步,转身。
很多时候很难属于我自己,
就像这流水,
那些白鹭不定时来去,
还不说常遇的干旱与暴雨。
2022.6.1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