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 ⊙ 雨总下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黑鸟与落日

◎窗户





我们谈论诗
语言,技巧,节奏
和它内在的真
就像谈论一朵花在四月
如何构成。突兀而奢侈
诗中崎岖,无法探究的未知
故土不能返回
菜市场搬空了的尖叫
在星空绚烂下,同样的悲伤
和沮丧我已经拥有
如同亲手删除我们的是词语
成为背叛者是我们自己
安全与自由,都是短暂的虚幻


每一天

每一天,不清楚
不幸的事何时发生,落于何处?

鸟声的寂静,散落在各个早晨
轰隆隆声响,时时刻刻提醒着

弯曲的天空——

此时。也是彼时。
每一天。像最初的一天。

大海。犹如心脏。忧虑与生俱来。


夜色

夜色中有深井。有猪崽候等在猪栏屋内
低哼着求食
村外有黑魆魆的青山

小河清凉,在山下慢慢流
像一件件成色很好的旧的衣裳
被母亲轻轻收起

压在深深的箱底
她离开后
箱子再也没有打开过


赞美诗

透过长窗夜色中有什么
深井,猪栏屋,村外
群山黑魆魆

故乡在离开之后
遥望夜空,年纪越大,
星星和月亮就越少

失去了好奇和疑问之后
仿佛被夜空轻轻收拢
也像被白日无声地消融

夜色,多年前
模糊不清的村庄
无数次穿越、无数次面对
返回成为我一次次柔软
而我终始没有发现它
藏过什么,又遗忘哪些


黄昏

天,慢慢暗下来
窗外没有风,没有鸟声
植物站在墙角
一动不动
反射着葱绿的光

我看见我
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没有白日里的俗事缠身
没有过往的纷乱思绪
没有落日的悲伤

只有躯体的纯粹
像是遗忘
又像是倒空一切,在等待
等待。一首诗的
干净、空灵


黑鸟

上班途中,又一次看见
一只黑鸟,低着头
在同一片空地上
四处觅食。
一样乌黑的羽毛,一样警觉
前一次,是前天,还是大前天?
像一个梦。我重复
做过两次。也可能,很多次?
只模糊记得,熟悉而令人
心碎徒劳的飞跃?
相似的境遇让我确信,某种暗示
一定值得探究:
命运,是必然,还是偶然?
那突然飞走的黑鸟,为什么再次出现?
是不是同一只?
我为何,一再跌入同一个梦境——
它们是否,正好填补
缺失的记忆?
又或者,只有疑问
才能保持生活的完整?


赞美诗

一只鸟儿站在
窗口的桔子树上
它叫一声

桔子树开出一朵白色的花
风轻轻吹拂

天空蓝得像一块玻璃
桔子树沐浴在晨光里

空气中有清新的香气
早晨里有万物的祝福


赞美诗

雨,喜欢透过橘黄的灯光
在一言不语中飘落
异乡在此时
有了寂静的归宿
孤独,从来就是灵魂的消逝者
飘落的雨滴
替代所有的沉思
生命纯粹在于
触摸,从美好的少年
到哀衰的晚年
存在的真谛
在夜深、灯光和雨构建的世界中


发现

上午发现
新浪博客文章评论栏
消失了
我有点惊讶
但片刻之后
就适应了


赞美诗

忙完一天
疲惫的身躯带来空旷的寂静
深夜十一点
一个人房间
一盏台灯
一杯茶
耳边回响着
电话里你声音的温柔
我不记得
你嘱咐我什么
总之
你说了很多
从声音中
我的心感到
一种依偎
紧紧地
我第一次发现
声音原来
在停止之后
继续存在
春天依然有值得
赞美的事


赞美诗

雨中的早晨,麻雀在远处啾鸣
雨啪啪落在黑色雨伞上
天空青云翻滚
倒映在水泥地面荡漾的水洼中
世界在破碎,又完好如初
相互拒绝,又相互拥有
雨,连接着所有不相干的事物
我小心踮着脚,避开
一个水洼
不小心又踩进另一个水洼
更多的雨水落下
带着一丝丝悲伤的清凉
醒来的身体,残留着幽幽的梦境


赞美诗

夜里。雨变小了。
滴——哒——,滴——哒——
落在窗外。
雨声,让每滴坠落的雨
凸显清晰和完整
就像离开人群
独处的人
面目,自然生动
从喧嚣脱离出来的寂静
惊起清亮的蛙鸣
幽深的夜空,在后来
钻出一两颗星星


四月将尽

四月将近。时间总在
一边催促,一边使我们沉沦
感叹与遗忘,同存于
一个落日黄昏
回首与遥望,在长夜里并行
茶花凋谢。月季盛开
一场雨,轻易覆盖另一场
一个时代,快速替代另一个
早晨挨着早晨,黄昏抱着黄昏
纷至而来,随即消失
所有的经历,在我们身上
犹如流水……
穿过大地的反光与虚幻


行李箱

有时在早晨
有时像是在黄昏,一只棕色的行李箱
被一只手缓缓拖着,从云贵高原
到海南三亚,广东到广西
到湖北到湖南。
它装过落日余晖
和那闪烁星群。陌生的风、街道、灯光
直至遇见我的妻子
她仿佛从另一个早晨走了过来
轻柔的微笑
朴素、宁静的生活,
日复一日,直到现在
十年了。我几乎忘了储藏室里
这只棕色的行李箱
它里面除了一叠散乱的登机牌
什么也没有——只是
偶尔经过储藏室时
突然闪现出一个画面:
一个青年拖着一只棕色的行李箱走在
越来越安静的人群中
不知道自己会走向哪里


在永安溪

因为一个长长的堤坝,这里的溪面开阔壮观

远远望去,碧波荡漾,三面环山
汇聚成神仙居脚下沉静而美丽的湖泊

坝上缓缓流过的溪水,仿佛从大山深处溢出

岸边洗衣的,洗车的,钓鱼的
春天里出来透气看风景的……
各种各样的人,从不远处的小城赶来

十岁的小之,拉着我
赤脚踩在溪水流淌着的堤坝上
他依然记得五岁那年夏天,我带着他往深水区游去


落日

穿越人世辽阔的黄昏,一生要历经多少个落日
父亲守在乡下,我们驾车从乡下返回金华
小孩枕着你的大腿在后座一路沉沉入睡
经过武义我们几乎同时惊叹于
落日和晚霞染红的完整天空
飞驰的田野和村落在红光中连着一片
起伏不定的山峦也随之朦胧
耸立于旷野铁塔的冷寂和细长的高压线
延伸至地平线的尽头
当落日缓缓下沉直至被一座山峰遮挡
它依然在坠落中向天空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