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临近(爱情诗10首)

◎叶虻



夜色临近
 
 
也许是拐错上了一条路
开着开着 我们不自信地停下来
 
车灯柱里有烟尘在飞
那是一群厌光的颗粒 慌忙躲闪
 
一个穿闪光服的人在跑步
背对着我们 仿佛身后有天外来客
 
路两边的夹道树笔直而幽暗
这一带有乔松林 11月 森郁的夜晚
 
我们没有再往前开 也没有流星
天空也不那么浩渺 窄窄地挤在
我们头顶的  林荫之上



河边咖啡店


河边的咖啡店 路边最亮的房子
周遭的夜特别黑 黑到小镇的尽头

因客人稀少 店内显得有点空荡
空荡得象存钱罐里掉出了几枚分币

在壁炉边 我们是对角线里天琴座
于我们各自小宙宇里端坐不动

几天的连雨让远处的牧场生满木耳
12月的回暖 雨雪混沌了一座城池

新印刷的纸杯有圣诞节的抽奖
我们被一只罗盘带进烟花绽放的港口

回程中沿路的灯饰 我们车子
雨刷器 信号灯 交叉口的转盘
自从我们认识以来 世界就这么一直恍惚着



小镇的古磨坊 夜      

几天的连雨 让河道陡然宽阔  
也让对岸有灯的地方更远     

灯光晦暗 一座桥好像只有金属的部分  
磨的锃亮的围栏 分流闸上旋转扶手 废弃的灯杆     

我们走到桥中间的地方停下  
桥下的水流没有声音 有白色的浪花     

一家临河的圣诞彩灯吸引了我们  
像凝固的烟花 没有绽放也没有余烬     

投影灯下 磨坊的一面墙壁白的有点瘆人  
还好没有影子投射到上面 电影中最吓人的部分     

这一刻我们就是电影  会在多年以后在脑海里播放     

你说我们都是敏感的人  我也有同感
就像我们脚下的这座古桥  
我觉得它不是连接了什么 而是分开了什么   



河边

你指给我看河水里的磷光
你用了一个比喻 不太确切但很独到

天是晴的 但不是很蓝
初春正好没有色彩
短暂相聚的我们也有些黯淡

一只知更鸟栖在光秃的枝丫上
鸣叫孤独 恨不得让我们听懂它的话语

那些在吐蕊时尖叫的花朵
那些蜕壳时先露出翅膀的幼虫

我们有咫尺的春天 在公园的长椅上
花楸树嶙峋的瘦影 我们长久的沉默

今夜 小熊星座会在一条公路的上方
提醒我 离你和一座城市越来越远


 
莎伯湖乡村旅店 遇雨

你指给我看水波的磷纹 在雨中
像是被磨得褪色的琴键  

一只蓝鹭从窗外很近的水面掠过
水和树木都静止 只有它牵着目光移动  

廊檐的排水管像是断了一截
汇流的水注在风里 如戏里青衣的水袖  

一整天 我们都被困在这个湖边乡村旅店
电视只有一个频道 放着二十年前的电影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坏天气还出行
我只能说不想让日后的回忆过于重复  

从落地窗向外望去 雨雾弥漫
就这样坐着和雨景对望 两厢苍茫





河边杜内小村的夏日
 
此刻 窗景中的河谷漫溯过来
初夏的版图 视野中的明媚 氤氲
 
草丛里的不系之舟  我们荒废的整个下午
那片能钓到桂鱼的河湾 波晃鳞闪
 
在回来的河滨路上 林荫的翅膀
掠过头顶 树丛的羽毛 飞落在我们的肩上
 
你在河滩上打的水漂 涟漪都那么瘦小
我们一路上玩着猜拳的游戏 
我爱你的迷面 也爱我们没有输赢的谜底
 
我们在路过的廊桥合影 
我想起一部爱情小说 故事读到了我们
 
从冰淇淋店里出来的时候 
我们沿着荒废的铁轨走了一段
 
斜阳刚好抹向河道的那一刻
你靠在我的肩膀上 
摇曳成 一朵玫瑰的宽恕
 
 
 

拉塞尔小镇的自然保护区
 
在小径 我们化身为一片光羽
纵身跃入 初夏的凡间
 
菊苣委身成一小声呢喃
众花不语 谁按捺下姹紫嫣般的吟唱
 
在河道的浅滩上 有两个少年在渔猎
河坝徒劳地蓄水 我们有点情不自禁
 
蝴蝶会疯一样的狂奔吗
过路的蚯蚓也会躬身抗命吗
 
斑驳的林荫 不作诠释
我们等待的答案 像暴雨前毛艮的颤抖
美的有点 扑朔迷离




焰火之夜

请接受这一小刻虚拟 天空
让幻境肆虐 让黑暗蒙尘

天边一场美丽的大火
公园里隔水眺睇的人

我们是幻灭的知己
我们盲从着追随 就在这一刻

河水倒映着缤纷之夜
美若修辞的 镜中之花

做两个隔岸观火的人吧
让我们无知到深信
那就是永恒和不朽



小镇夏夜的露天音乐会


小镇 银蓝色的夏夜
音乐打开我们耳中千年的虫珀

密集的人群 头顶上一只江鸥
乐队主唱出场 像月亮披着虎斑

远处 堤坝尽头的灯塔享受着独处的时光
码头里的帆船 航模般地点缀着水面

有人开始哼唱 多数人跟着节拍起舞
我们挨得更近 把距离感留给晚风

散场前 我们来到一块河边的空地起舞
远处的音乐 让河滩显得更加空荡

我们的舞步散落成草莽深处的萤火
一点点的光 只为了离失后 相互找寻



 

河边废弃的农舍

 

因为土地的酸碱性 这座19世纪的农舍

在河边的高地上 废弃了150多年


这是个晴朗的下午 但农舍高深的檐脊

让屋子里的人感到雨天幽暗的味道

 

那些日常的用具 在玻璃橱窗里陈列

隔着仅有的时空 让人联想起自己用过的旧物

 

一只苍鹭在远处的小岛上起飞

一条几乎被荒草湮没的小径把我们带到河边

 

这里波浪不兴 几只帆船像是在午睡

时光荡漾 一切尽在停驻里的美好

 

远处七月的麦垛像没有马达的航模

收获的布景 让人有触摸一下的逼真 

 

麦茬参差不齐的田野和晴空在远处际会

空阔追逐着空阔 忘怀刚好迫近另一枚忘怀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