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2236-2280

◎冯青春



泥沙集2236:拥挤的人群

拥挤中
人们为了获得一席之地
为了把他人推开。获得宽阔
就直接用肩膀撞和哄骗
由此迸发了惊人的才华
由此文明产生了
战争。道德。科学和艺术。产生了
惟有诗歌是例外
诗歌是所有人由衷的声音
是被推搡者和驱离者的悲鸣
是屠夫和骗子的歌吟
是幽灵。在拥挤的人群中
是抚慰也是助兴

泥沙集2237:早上好

老马在石栏边掐花椒尖
他的黑袄子被扔在旁边的草坡上
我刚起床。吸着牛奶迎着阳光走出去
我是一个睡懒觉的妇人
此时披散着头发趿着拖鞋吸着牛奶
迎着金黄的阳光走出去
而老马是我的男人
他已早早下地劳动

泥沙集2238:污渍

污渍像一片阴影
在干净明亮中孤独存在
在沉闷的下午凝视它
能带来片刻清凉

泥沙集2239:坐在松林边的人

走了很多路后。这个人终于停下来
其实他还可以再走。但他决定停下来
这是一个普通甚至有些灰暗的男人
他的喘息已定。但他依然长久的坐在那里
我路过看了他几眼。旁边石碑上刻写着
生于某某年。殁于某某年
掐指一算。这个人四十二岁而亡

泥沙集2240:天儿

天一会儿阴一会儿晴
阴时青黛。晴时金黄
青黛为女。金黄为男
二人嬉闹追逐
他们的人间亲人不时抬头低骂一声

泥沙集2241:村庄

山坡上有一大片羊奶子树
说是树实际是灌木
形体矮小。轻柔
初夏时会结出形似羊奶子的绯红果实
味道酸甜。放牛的常用来充饥
一般来说它们都散落在树林各处
和山区人家一样。很远才能见到一户
而现在它们竟然聚集到了一起
形成了一个果园
看着这壮观的一幕
我坐下来。眼前渐渐浮现
当初这里也只是一棵
果实成熟的某一日
一个饥饿的放牛人发现了它
他大口吞食。果核随口呸吐于地
有几次吃得痛快
他还歪头长啸一般把果核喷出去老远
第二年他又来了。和去年一样狂吃一番
过了几年。附近有小苗生长
放牛人在这里吃了一生。他死后
年轻的放牛人接替他来到了这里
就是这样。在一代又一代放牛人的吞食下
羊奶子树终于形成了如今的果园
仿佛平原上茂盛的村庄

泥沙集2242:宁静时刻

宁静时刻是在平乱后
滋生的力气用来安居乐业
用来把紧张的松驰下来
用来把屁股安放在一块大石上
望出去非常开阔
气温正好。也无风
市井的嘈杂声从遥远处传来充满生机

泥沙集2243:下山

我们一直下山。一直下山
最后终于到了山脚
这里已是山的底部
是一种基本的存在了
还有比这更低的了吗。没有了呀
那么就在这底部信步走吧
很快就看见村庄。市镇
这里比山上聚集了更多的人

泥沙集2244:林中密雾

鸟叫声很烦。密密麻麻那么多
它们固执地使用另一种语言
根本就听不懂
如同一个絮叨的人反复诉说自己的悲伤
我们知道那是悲伤
但是谁又能听懂

泥沙集2245:乌蒙夜雨

他流泪了。在阴郁了一天后
到了夜里。终于忍不住淅沥
听见簌簌。还听见
蓄积已久的大颗大颗的滴落
推窗看。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一颗巨大的漆黑头颅
独自在苍茫里低垂

泥沙集2246:墙头绿枝

要下山前。心情依旧沉闷
似乎要亘古。永远。这样了
如一截短墙。光秃。兀立在那里
真的有这样一堵墙
当我抬头。它就在不远处
墙头上竟有一蓬绿枝
一时使我有些发呆

泥沙集2247:绿叶湖

晚饭后我没有直接去湖边
笔直上突然止住
斜枝一样向另一个方向窜去
那也是一条通衢
一根粗壮的。可以通往湖边的枝丫
我兴致勃勃地走在上面
像一滴绿液。奔涌在真正的枝丫上面

泥沙集2248:窗帘的一生

窗帘和它的爱人度过了一生
几年后它灰白不合时宜便被弃置于垃圾
这就是它的一生。结束了
这个被悬挂。终生沉默的
它曾有瀑布一样的开阔和渴望
但是并没有爱。它的爱人确切说是它的主人
它偶尔的掀动和轻舞被视作异常

泥沙集2249:多年前曾有一个姑娘在窗外凄厉地叫我的名字

当你痛苦时。你要想一想
你也曾经使别人痛苦
和现在一样。那时也是冷风和细雨
大地也是晃动。站立不稳
那个人双目空洞
被挤压成一个极细的颗粒在路上飘浮
而你欢畅
正如使你痛苦的此刻的欢畅

泥沙集2250:夜宿金口河

因为两岸像黑汉一样耸立
又离得近。使指甲盖一样大的旅馆产生了回声
使鸟叫和涛声明明从左边窗口涌进来
却在右边的墙壁上发出轰鸣
我几次爬起来去看
那光滑的一无所有确实在发出声音
我惊悚难眠。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妻子
她说是老鼠吗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我一边感叹她的美貌才华和智慧
一边听着鼠声轻鼾睡去

泥沙集2251:四月十七和张杰的朋友喝酒

孩子们长到三四十岁时
已经懂得了许多事情
最笨的那一个也知道了不能再闹腾
他规规矩矩地坐着
对迎面而来的知道不能像过去那样乱动
直到玩具摆上桌面
直到聪明的伙伴们被玩具逗得咯咯笑起来
他才双颊酡红虎头虎脑的说了一句胡话

泥沙集2252:新居

她走了。现在居住在她躯体里的是另一个人
她走了。但是并没有消散
她还会。在另一具躯体里重生

泥沙集2253:车站

他含着一口烟。这是一个男人
他的嘴上含着山上寒冷的雾气
五月天的早上。朦胧中有稀疏的人影
若有若无的声音缥缈而来
寒冷的雾气正从山顶倒灌而下
男人斜胯站立。他猛吸一口
像一颗内脏。正要接受这倒灌而来的冲击

泥沙集2254:阴天

天气日复一日。阴
人们出门抬眼看一下
最多皱皱眉。没有一个想要反抗的
没有一个想要拿根长竿去捅捅
阴冷中路上行走的人影如鬼魅
小花照样在街边盛开
微小而热烈地。在黯淡的天气里
和小酒馆里胀红脸的人影一样盛开

泥沙集2255:抛物线

到了中年。就会慢慢失去
一点一点的。像缓慢变暗的天气
因为经历过多而产生的皱褶
因为皱褶而产生的松驰
有人想打起精神重新燃起熊熊大火
却只迈动几步就颓然坐倒
一条斜斜向下的线已向他指明
一个终点已越来越近地
被他赫然看到

泥沙集2256: 暮立

雨带来的雾气在山上徘徊了一天
傍晚时掀动白裙下来
这时候空气已变得很凉
也是在这时候。她把冰凉的双足探过来
我轻吟一声。把它们紧紧地拢在滚烫的怀里

泥沙集2257:妈

四十年前。一个善感的姑娘做了我妈
三月间青黄不接。她把我生在她虚弱的身边
本能使我索取。使她一遍又一遍的打起精神
使她健壮。使她生出白发
而我一无所知
几十年间仍只会发出牲畜般的简单音节
妈。妈

泥沙集2258:山行

在擦拭。缓缓地抹去
浓雾正在淹没而来
走在前面的人
我们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消失

泥沙集2259:青春寺

以身体为庙宇
以我为僧众
戒烟戒酒
平静慈悲
今日初建
因我叫青春。故名

泥沙集2260:坐在路边等一个电话

坐在路边等一个电话
你不要专门等它
可以和两个穿着黄马甲的环卫大婶儿聊天儿
天不冷不热。她们刚扫完一段马路
既没流汗也没吃灰。心情好坐在这里休息下
她们叽叽咯咯说个不停
你随便插一句话进去
然后你们。就是你和两个大婶儿
前面她们两个聊。现在是你们三个聊啦
路过的人看到以为你们是一伙的
亲戚。朋友。邻居。同事。肯定是
尤其你们爽朗的大笑
竟使那个孤单的过路人侧头频望心生羡慕
但你自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你依然孤伶伶。你是在等一个电话
 

泥沙集2261:1706

 

1706。我写的对联居然还在

还是那样红。仿佛那年新贴

犹记得那个通红的夜晚

爆竹一声紧似一声涌进小屋

我们两个异乡人。一对新夫妇

炉火旺盛。红纸铺满桌上地下

她牵纸来我写字

她熬浆糊我贴联

犹记得寒风猛来

砰地把我关在门外

犹记得她哎呀一声

慌忙把我迎进去

1706。如今紧闭

惟有那年的对联为什么还这么红

仿佛新贴。仿佛一角还没有贴平

我伸手去摸。还有她熬制的浆糊的余温

 

泥沙集2263:碧怨

 

深夜没有睡的

虽然睁着双眼但是一无所见

直到雨声传来

窗前碧绿梧桐传来滴答

但是依然长久不动

各自木然地接受冲刷

 

泥沙集2262:那双手

 

我曾经见过捕捉蚯蚓的

那双手把电极插入土中

寂静的松林立即响起市井般的嗡嗡声

柔软血红的蚯蚓婴儿一般

纷纷扭曲着冒出地面

这是新世界。和风吹拂山花烂漫

但是无心体会。它们有无尽苦痛

纠缠。发出唧唧的丧音

那双手即时出现。箕张覆下

迅速收走了这短暂又混乱的一生

 

泥沙集2264:自行车与人

 

自行车驮着人

在汽车奔驰过的地方前行

单薄的一片

用力蹬。用力蹬

嘿。伙计。用力蹬啊

宽阔的街道像豪宅一样舒服

但是汽车很快又奔驰来了

豪宅的主人回来了

自行车与人贼眉鼠眼地赶紧溜

形成一道歪歪扭扭的黑线

这哥俩

 

泥沙集2265:在山谷里

 

离开人群。来到鸟群和草木聚居之地

相当于在一个地方混不下去了

就到异乡去开始新生活

那些伫立和攒动的。那些嘶鸣和跳动的

与曾经伤害你使你厌倦的并无二致

但是因为陌生。因为互相不能沟通

你坐在那里。就像坐在宁静的山谷

 

泥沙集2266:经过积水路面

 

前面是积水路面

试探了几次。过不去

天色渐晚。雨后凉风从山上打下来

想起这一生。不觉悲愤

毅然抬脚踏入水中

 

泥沙集2267:傍晚道中

 

山中马路干净且无人

两旁葱郁时有鸟声

走着走着我突然蹦跳了起来

很舒服但是吓了我一跳

停住身形思考了一会

背手迈步我又继续前行

 

泥沙集2268:地藏经

 

必定还有另一个女子

我是怎样爱着别人的

她就是怎样爱着我的

但是我们要怎样才能遇见

我要怎样才能听见你的呼喊

来。来来来

你的削瘦和绝望我已知晓

我愿意做这遍山的绿

这白日里活泼的绿将会在夜里匍匐下来

与你一起沉入漆黑

 

泥沙集2269:太阳照射松针

 

幸福的一天。她们

暂时从漫长的苦痛中出来

裙子。花衣。厨房里香甜的食物

连绵的海浪一般的群山依旧苍凉

这条细缝一般的皱褶。的山湾里依旧阴冷

但是此时被点亮

被抹上了一层炙热的蜜汁一般的亮光

 

泥沙集2270:树冠上的鸟

 

像一个低沉的男人。盘旋了几圈后

鸟扇动翅膀飞上了高高的树冠

高高的树冠。可以俯瞰

从这里可以看见。茂密的鳞次栉比的森林

它既不鸣叫也不张望

漆黑的眸光不知散乱于何处

寂静。寂静。暮色将临

风掀动它的羽毛如掀动男人的衣衫
 

泥沙集2271:燥热的夜晚

 

有一个燥热的夜晚

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

黑暗中山边的树木静止不动

热浪像乌云。成群的蚊子

发出战斗机一样的轰鸣向下俯冲

一具滚烫的在草席上翻滚

热与痒。热打湿了头发

也打湿了其它地方的毛发。身上一层粘腻

抓啊抓。抓出了疙瘩抓破了皮

我得罪了谁。我得罪了谁

这人像个傻子整夜呻吟说胡话

按说这人应该奔跑。制造风或找一条小溪

然而疲惫产生的睡眠正在把他紧紧压住

他像一根白条鱼意识模糊的在砧板上摔动

 

泥沙集2272:割麦

 

乌云越积越厚

趁着雨还没有来

老马说我们砍树去

于是我们去砍树

对着园子里长得浑圆的柏树一通乱砍

天上的云还没有集结完毕

还有很多缝隙露出湛蓝

有一条最大的使太阳停在那里久久不走

而老马给我的刀准确说是镰刀

一种刃口与刀把呈直角的钩形物

根本砍不动。需要钩割才能分离一些细枝

忙活了一会儿我停下来

看看太阳。看看镰刀。又看看老马

我汗流浃背满脸通红的立在那里

手里拿着一束柏枝如同麦穗

 

泥沙集2273:停电了

 

停电了。山顶房子顿时像一座阴森古堡

死寂中。渐渐地各种异响频起

脚步声。喘息声。细语声

铁门无风自动发出嗄吱声

爱叫的老狗躺在院角没有声息

窗口似有影子一闪

我下意识的举起手机一照

玻璃上有一张模糊的脸

那是我吗。我伸出手去摸摸

是我啊。是手机照着我的脸

黑暗中惟一浮着的惨白的脸

 

泥沙集2274:挂钟

 

我走后。挂钟还在屋里响

和往常一样

它的响声走进卧室

走进厨房

走进洗手间

走到阳台

但是这次不一样

我不在

我走了

空旷寂静的屋子里

它独自在那里响

 

泥沙集2275:连阴雨

 

所有的雨中。最佩服的是暴雨

急遽而来又急遽而去

像一个短命天才。激烈倾泄一番就彻底消失了

不像我。淅淅沥沥滴淌了半生

下又不好好下。走又不肯走

泥沙集2276:祈祷词

有一年去医院看表哥
邻床坐着另一个中年男人
面容祥和。上身端直
双手平放在并拢的膝上
他的母亲陪着他安静地坐在一旁
他们几乎不动。也不说话
即使腰畔袋子里腹水已经盛满
他们也只用幅度很小的动作
他解。母亲去倒
轻飘飘地。仿佛还是安静地坐在那里
他们似乎在散发什么。和窗外的绿荫一起
形成了淡淡的偶尔摇曳的一层
一个月后。表哥安详逝去


泥沙集2277:出发

什么都做了。该完成的已经完成
地拖了两遍。垃圾桶已经倒掉
因为打扫而弄脏的已经清洗
这一下。我们生活过的痕迹就再也没有了
小桂还在磨蹭
我喊道别弄了过来我们等车吧
像一次远行
像一次更远更远的远行
我们在这里已经待腻了
我和小桂坐在院边的栏杆上
双腿在风中晃动
我们的背包就在旁边

泥沙集2278:原木

深夜有人在敲打
声音从漆黑中浑圆沉着走来
这是一个结实的男人
在沉着地击打木器
他独居。宽敞的房子里除了他没有第二人

泥沙集2279:傍晚道中

走热了。把外衣脱了
一只手勾着衣领搭在肩上
条纹T恤被晚风压得紧贴
老马说小冯你很有气势哦
我苦涩一笑
老马个儿矮又老
人生已很难再有辉煌

泥沙集2280:核桃

绍本送来的核桃已经干了
一年前他送来时还是湿的
壳又湿又重。还不能捏碎。需要砸
应该是刚从枝上掉下来
还有浓重的青皮气息
那时她还在。我们正在家里举行一个宴会
朋友们热烈交谈。她系着围裙忙进忙出
核桃像一粒灰尘被我们注视一下就不知哪儿去了
实际它一直都在
当然了。一直都在
今天我翻东西才发现它
它已经干了
屋里空荡荡
仿佛宴会刚结束
它已经可以一捏就碎
可以吃了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