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2年5月之六)

◎伊沙



《点射》下)

长安的孩子
天生这份骄傲
在这个世界上
在人类历史中
可供我们顶礼膜拜的
东西不多
真佛就在家门口


不是我矫情
只是因为有李白
俺来世还做华夏人
华夏牛诗人


与唐王朝比
当今世界无大国



知识分子
永远都是知识分子
傻逼永远是傻逼
洋傻逼亦傻逼


那时候我们被洗脑了
而远离觉醒
没有能力揭示
顾城悲剧的实质
是朦胧诗人恓惶命运的
残酷缩影


重温"三座大山"理论


嘲笑人老
你年轻时
又写过啥
很精彩吗

成长启示录
出生于东德的默克尔
明显更优秀


中国的新时期文学
是从打破工具论开始的
我大学时代的文学理论课
是从批判工具论开始的


哦,我都忘了
这一层:美国女婿
世界上哪有
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球队、教练、队员
由于队风、性格之故
可以分为联赛型与杯赛型
专业诗人亦如是哉
大诗人全都行



他准备从ABC开始
教中国诗人了
胆子有点儿肥
都是我们惯的


华夏子孙的脑袋
被人捣了浆糊
忘记了我族才是
对异域文明最包容的
温良敦厚的天性使然


正确标准下的翻译体
汉诗中的后殖民写作




为什么五四作家们
学成归来后
也就不再出去了


猴痘已至奥地利
远方的战争更重要?
虱子多了不怕咬?
被自由宠坏的娃儿
让我无欢让我忧



与李白一样
与白居易一样
我自带汉语的海洋
飞翔



我最喜欢的
小说或电影
就像我的
另外一生


卓别林
在模仿卓别林比赛中
获得第三名
猫王本人
被第二名嘲笑道:
"你这个烂货
也敢模仿猫王


啥校园民谣
不就是骚男生
抱把红棉牌吉他
在女生楼下
把小曲儿唱给寂寞嘛



八十年代
北京城中
立交桥下
小痞子查琴
倒还透着
武士比武诗人比诗的酷


《新诗典》
选诗之纯粹
拿到书后
才会强烈有感



一位退休的前同事
被我偶然遇见的
他的一位中学同学
用一字说穿一生:



这是一个
实锤抄袭犯
也有力挺者的年代

"现在能写什么,
就写什么,
不必趋时"
鲁迅1931年的话
清醒者时刻清醒


看学生毕业论文感喟:
连教育都是自己选择的


从小到大
我走过的环境
胳膊肘朝外拐蔚然成风
遇到几多不朝外拐的
便成全了几件大事



做诗人
感觉好
保一生


工作后的戒律
不睡懒觉
不睡回笼觉
退休之年解禁


她的诗
为啥有句无篇
我们那代人的
口号情结闹的


并非所有
性格似我者
都会得到
我的支持
譬如穆鸟



总觉得别人不够努力的感觉
真好
至少伴我了三十年


与立场不同的同胞
有一句酷毕的相约
太猛了
暂笔隐

善是对付不了恶的
连思维都显得弱化
至于伪善
不值一谈


从古人到民国人
书法之落差
堪比诗从唐至宋
至于今人
没资格比


在今天
没有文凭的陈寅恪
是找不到工作的
细思极恐


陈寅恪的启示
倘真以求知(而非文凭)
为目的的留学或游学
就是会让你更有知识
成为"教授中的教授"


一觉醒来
又重温了一遍
美西方逻辑
先把你粮食拿出来
让人类吃饱饭
然后让我剔着牙
好好地制裁你


怂人才会以为
世上的朋友任你挑选
殊不知朋友
不过是世界剩给你的


《点射》

他的语言是真糙
在课本里也难掩其糙
后来复古投靠文化
显得不糙了是个假相



美西政客娘们儿多
对全人类妇女
形象不利



校园里走过一个梅西
这人间多了一点美好



某民族
啥都要当冠军
论文学也以冠军说
过去我曾很欣赏
现在发现
没传统,浅薄矣!


有一种对手
奔跑时带着香蕉皮
当你逼近他时
他就朝你跑道上扔


各群若有装逼率统计
以《新诗典》为最低


对大部分人类来说
谁唱得最动听
就是正义者
谁诉得最悲苦
就是受难者



陕菜馆里
古筝弹出
《三月里的小雨》
听醉了


连戈倍尔
也认为自己是
上帝的代言人


有些诗人
从未向我投过稿
为啥一写做核酸
就要投给我
为啥呢

白左黄右
四手联弹
积木游戏
毁诗不倦



做个核酸
也被隐喻
要是肛试子
岂不更符合
事实的诗意


难民营的孩子早当家
十九岁登场欧冠决赛



谁动邪念谁先死
踢球写诗都如是



矮油,今天
到小区来活动的
隔壁幼儿园的小盆友
全穿着迷彩服


当我发现老外的
二元对立论
阶级斗争弦
比我等绷得紧
我对自己有把握
我对我族有信心


有一些朋友
在我籍籍无名时
帮助过我
现在却躲我远远的
不求任何回报
表现出过分有尊严的样子
让我不知该怎么办
只好默默接受这个事实



诗人一思考
常人就哭料
身边有老油条指引
叫人忧
独立思考叫人愁
尔等还是安分于
做好感觉动物吧


疫年已入第三载
若笔触还停留在
表象与情绪
诗何以堪


文青称之为小清新者
在我看来是纯艺术片
这便是我与文青
在口味上
糙与细的区别



假大空作家的晚年
空心萝卜

我就是自己
我所在的一代人
可不是我这样的


一首底线上的诗
其作者未发来资料
我如释重负
欢喜如莲



学生五一长假作业对比
又一次证明了
一个铁打的事实
诗比文难做
难太多
中国文学界的智商
还认识不到这一点
他们以字数多少看难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