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乏 ⊙ 大声说出悄悄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了乏2022年5月诗练习(完整版)

◎了乏



《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她出门后
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笑了笑
挥了挥手

她说外面下大雨了
我又笑了笑
挥了挥手说
是的

她扭身
冲进雨中
我在身后大声叮嘱
慢点跑

我知道
她回头是要我手中这把伞
不说出来
我就是不给
2022.04.27


《发现大白》

最初以为
大白都是医生
后来慢慢发现
还有社区干部
有警察
有保安
有快递员
有志愿者
这些天
在疫情严重的地方
听说有人
还从中发现了
流氓
打手
奸商
诈骗犯
2022.04.28


《爱情》

按摩师小孟
足疗师小田
25岁认识
26岁结婚
27岁生儿子
30岁生女儿
他们之所以被人惦记
并成为大家茶余饭后
津津乐道的话题
不是因为他们
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
而是因为
小孟瘸腿
小田哑巴
在大家眼里
靠身体残疾
硬生生凑在一起的一对
压根就不配拥有
美好的爱情
2022.04.28


《事实证明歌手远比诗人吃香》

当朋友在酒桌上
介绍我是诗人
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
尤其是几位美女
立马陷入了
想夸奖
不知如何夸
想取笑
又不好意思张口的
尴尬局面
我见状
急忙接口
说自己其实是歌手
并在她们要求下
清唱了一首
博得许多掌声
场面也因此
重新活跃了起来
其中一个美女
更是在当场
主动加我
微信好友
2022.04.29


《灯》

在夜晚
黑暗世界里
散发亮光与温暖的灯
到了白天
则以另一种形态存续
一个个人
就是一盏盏灯
散落在
大街小巷
千家万户
极尽所能
给这个光明的世界
涂上黑暗冰冷的本色
2022.04.29


《愚蠢的决定》

最近的梦有些奇特
老是偷东西被抓
比如昨晚
去偷一个孩子的时间
被其父母逮个正着
扭送进了派出所
由于情节较轻
可以选择坐牢
也可以只罚三年寿命
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现在想想
这个决定愚蠢极了
2022.04.29


《秀》

一只小狗在前面撒欢
她手拿报纸和塑料袋
跟在后面
一看就知道
她随时准备着
收拾小狗排泄物
路过行人
纷纷向她竖起大拇指
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2022.04.28


《美》

一个女人
美的程度
由男人的酒量决定
喝到五分量
就有五倍的美
八分量
八倍的美
不难理解
此刻的老C
抱着六十老妪
又啃又咬
声声喊着心肝宝贝
该是多么地迷醉
2022.04.28


《二胎之后》

请女保姆
老婆不放心
请男保姆
老公不放心
相视一笑
想到各自的妈
并很快达成一致
你妈半年
我妈半年
轮流着来
2022.04.30


《相亲新条件》

父亲为即将出门相亲的儿子
边整领带边嘱咐
千万别说实话
就说爸爸才六十来岁
身体棒得很
过几天就找个阿姨再婚
给你们带二胎三胎
都没问题
2022.04.30


《瞥》

张大爷
手握拖把
在地上
写天书
2022.04.30


《阵地保卫战》

一天一次
一人一号
排队做核酸

四天不到
前后15、16、18、19号
陆续检出阳性
送进方舱

到了第八天
又有7、12、13、21、23
不幸遇难

第十三天
周围只剩他一人
还在苦苦坚守阵地

第十八天
终于粮尽弹绝
精疲力竭
他高举双手
向大白投降
2022.05.01


《夕阳西下》

站在33层楼顶平台
与夕阳遥相对望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
你说夕阳
是你煎的荷包蛋
而如今
你已不在
夕阳在对面
向我打听你的行踪
像是讨要
你欠下的酱油与葱花
2022.05.01


《好聚好散》

听了多年
一款音乐APP
最近越来越小气
我喜欢的许多歌
无论新老
都要收费
这令我为难
付费吧
心有不甘
不付又怕没的听
昨晚上网转了一圈
发现同类
免费软件满天飞
这才如释重负
长吁一口气
2022.05.01


《童年兄弟》

天上飘着成群结队的白云
像地上走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盯着其中一朵
看了许久
它似乎认出了我
害羞地挠挠头
潜入云流
消失得无影无踪
2022.05.04


《他说开始有点喜欢戴口罩了》

核酸检测队伍
越排越长
他从后面迂回到
认识的大白面前
走了个后门
做完回头一看
上百双眼睛
直勾勾盯着他
让他脸颊发烫
恨不得
有地缝可钻
转念一想
戴着口罩呢
估计也没几个人
能认出他来
心里顿时
踏实了许多
2022.05.05


《回光返照》

一天五顿酒
逢喝必醉
一醉就口齿不清
走路不稳
号称癫人
从我记事起
他就是全村小孩
调逗对象
即便到死那天
我们几个小屁孩
还围在他床前
吚吚呀呀
学着他说话
他突然笑着
清晰地叫出
我们每个人的名字
把我们都惊吓到了
张强更是
当场就尿湿了裤子
2022.05.05


《找落日》

落日躲到
山的那一边
以为我找不到
映在高楼的余晖
出卖了它
小时候
抓蛤蜊的经验告诉我
只需循着日光的尾巴
慢慢挖
就能挖出
它胖圆的身躯
2022.05.05


《底气》

48岁女邻居
生下二胎
我问她勇气何来
她说
好几个同学都生了
而我是最漂亮的
2022.05.06


《回礼》

她给我一个素材
我把它写成诗
公开发表后
截图送给她
作为回礼
2022.05.06


《发现》

小区被封控起来后
附近树林里的鸟
都悄悄躲了起来
2022.05.06


《调料》

有些词
有些句子
必须用
*#&$等符号隔开
才能发表
刚开始讨厌
经历多了
也就习惯
甚至喜爱了
写诗如烹饪
有些调料
必不可少
2022.05.07


《错》

单位临时开会
匆忙间
穿了件十五年前的
衬衣就出门了
晚上回家
妻子用奇怪眼神
反复打量我
几度欲言又止
我心里有些发毛
走到镜子跟前
才发现
错把一张老脸
安在了
十五年前那具
年轻的躯体上
2022.05.08


《沙发》

办公室老沙发
呈我臀部状
凹进去一个窝
或躺或坐
甚是舒服
他人进来
一坐下
就会立马起身
坐到旁边椅子上
仿佛沙发有刺
2022.05.08


《一块石头不见了》

一块石头动了
我亲眼所见
2022年5月8日下午
面河公园
一块石头
不仅仅动了
我还看到
它飞到空中
飞向河面
秀出
蜻蜓五点水的绝招后
一个猛子
钻进河底
2022.05.08


《难过》

领导开会拖到饭点是不严肃的
厨房让香气四处流窜是失职的
我不认真听讲却被香气吸引是不礼貌的

我命令自己屏住呼吸好好听讲
可是没有人命令厨房关住香气
也没有人命令台上领导快点讲完
2022.05.09


《探春》

走在朴池公园围墙外
时而看到有花探出墙头
一枝红杏出墙来
两枝角梅出墙来
三枝蔷薇出墙来
女儿一路上蹦蹦跳跳
看着花吟着诗
好不开心
而父亲
真不该啊
竟在女儿嘴里的诗句中
想象红杏、角梅、蔷薇
变成女人的样子
2022.05.09


《五找三》

回老家工作不久
一直不明白
同事们经常提及的
“五找三”指的是什么
又不好意思问
猜想大概是麻将或纸牌之类
老王似乎看出我的疑虑
一天晩上
问我要不要试一下五找三
我欣然接受
他把我带到纺织城门口
向我要了五十元
递给一个女人
耳语了一会
那个女人走过来
还给我三十元
轻声说了句
跟我来吧
2022.05.09


《他跟老K说我不配做他的朋友》

他问“你会钓鱼吗”
我说“不会”

“你从来没钓过鱼吗”
“是的”

“想不想学”
“不想”

“钓鱼很多乐趣,要不试试看”
“不感兴趣”
2022.05.10


《灵魂在召唤》

神婆突然显灵
她儿子气喘吁吁
跑来叫我妈
说我爸灵魂上身了
让赶紧去
我妈放下手中活计
夺门而出
我急忙跟在后面
就像早些年
我爸打来长途电话
一家人飞奔到
村办公楼
去接听
2022.05.10


《灵魂在演戏》

什么百变演员
百变大咖
百变明星
要论演技
还数我们村的
百变神婆最高
都说演谁像谁
而她演谁
就是谁
被演者的灵魂
就附在她身上
2022.05.10


《灵魂在打架》

所有通过神婆身体
向活着的家人
表达过诉求的死者
都把自己的灵魂
附在神婆身上

神婆年轻时
身上附着很多死者灵魂
除了每周一次正常作法外
她隔三差五就会
怒吼怪叫
不停抓挠自己
甚至出现短暂昏厥

我问她儿子
为什么不带她看医生
他说没事
那是灵魂在打架
2022.05.10


《灵魂在说话》

村里神婆
虽然今年91岁
老年痴呆多年
每天躺在藤床上
苟延残喘
但仍保持
每周作法一次的习惯

唯有作法时
特别清醒特别精神
能坐起来
能知道自己是谁
能正常说话
能认出所有人

她儿子说
这是附在
身上的
她自己的灵魂
在和我们交流
2022.05.10


《灵魂在飞舞》

神婆刚被火化完
她儿子就抓出
一大把骨灰
洒在地上
任风吹散
他说随风飞舞的
都是灵魂
附在神婆身上
不属于本体的灵魂
如果不驱散
他母亲下辈子
将不得安宁
2022.05.10


《灵魂在哭泣》

神婆死后
附在神婆身上的
他人的灵魂
被她儿子
驱散在空中
随风寻找
下一个宿主
有人认领的欣喜回家
没人要的
继续飘荡
不要以为
漫天绚烂烟花
是节日庆贺
那是无家可归的灵魂
在哭泣
2022.05.10


《灵魂在咆哮》

神婆的儿子是我同学
有了这层关系
我在神婆身上
跟父亲见面的次数
远高于常人
有一次
太想父亲了
就用两颗大白兔
贿赂同学
让他安排见面
我和母亲一大早就等在那里
父亲终于来了
神婆表现得像只狮子
先是拿鼻子嗅了嗅我们
接着就张开血盆大口
发出吓人的声音
母亲见状
拉起我就走
我问为何离开
她紧张地说
你没听到吗
你爸爸很生气
开始咆哮了
2022.05.12


《家教》

张强说儿子张翔
逃学早恋打架盗窃
无恶不作屡教不改
向教子有方的刘大洋请教
有没有好办法

后者胸有成竹
正待支招
身旁儿子刘小河抢先回答
用刺杉枝抽打至鲜血淋漓
再用盐卤涂抹伤口

张强惊大嘴巴,问
这么狠毒,谁教你的
我可下不了手
刘小河嗤笑着指了指刘大洋
就这个王八蛋
2022.05.10


《真相》

因累倒在工作现场
被树为防疫工作先进典型后
他就什么都不干

领导很生气
拟摘掉
他先进的帽子

他也很生气
就因为这顶帽子
使他成为朋友身边的异类
2022.05.10


《自杀是门技术活》

两次和丈夫吵架
两次喝农药
两次被及时发现
及时救回
第三次
终未能幸免于难
灵堂上
死者婆婆劝慰
悲痛欲绝的死者姐姐
说十头牛也拉不回
一个下定决心赴死的人
姐姐边哭边回应
她其实真的不想死啊
只不过这次喝得快了点
那个挨千刀的出门早了点
2022.05.10


《猜谜》

打开一位诗人年度诗选
众所周知原因
涉及某些人名或敏感词
都用拼音代替文字
通读下来
感觉像玩一场
精彩的猜谜游戏
时值春节
单位正组织游园活动
其中一项就是猜灯谜
我偷了个懒
从中抠下大部分
直接拿来当作谜面
领导们在现场
一猜一个准
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纷纷夸我
谜语出得好
2022.05.11


《理由》

刚被叫进去
就吓得什么都招了
包括收了同学的两个茶饼
事后
两位纪检干部一致认为
这是个狡猾的对手
一定要深挖细究
理由是
堂堂一个县级干部
不可能就这么点事
2022.05.15


《不能理解的事》

在我身边
张强喜欢收集宾馆里的香皂
赵恺收集梳子
老K收集一次性拖鞋
这些都能理解
不能理解的是刘大洋
他居然收集
宾馆空调通风口
绑着的红丝带
最不能理解的还是自己
不仅不过问原因
反而一次次
成为他的帮凶
2022.05.16


《三连击》

他年轻帅气
十年前花一千万
买下那块地
现在已是资产过亿的富豪
小梅越说越兴奋
向妈妈表态决定嫁给他
妈妈犹豫:他有个正在坐牢的父亲
小梅:我不在乎
妈妈:他父亲当年是替他坐牢的
小梅:我不管
妈妈:他当年骗了那么多人,将来也可能骗你
小梅:我愿意
2022.05.16


《乌龟》

路过锦湖桥
想起一事
陷入沉思
老K见我望着湖面发呆
关切问我怎么啦
我随口说看乌龟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老K一一指引
看乌龟
第二天下班又路过此地
桥上许多人
对着湖面指指点点
我问他们看什么
他们说
嘘,水里有乌龟
2022.05.18


《不想长大》

米立十四岁了
我问她
今年青年节想要什么礼物
她说不
我还要过儿童节

是啊
她不想长大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早就步入中年
却满脑子都是自己年轻的样子
2022.05.18


《国民优越感》

甲小伙
在剧本杀门口
因提供不了
48小时内核酸检测证明
苦苦哀求店主通融

乙小伙
高举显示核酸证明的手机
吹着口哨飘然而至
进门后回头
满脸得意地瞟了甲一眼
2022.05.18


《生意经》

那年在河南南阳小面馆吃面
点了份小碗烩面
结果端上来一大碗
我提醒服务员要的是小碗
服务员说这就是小碗
那大碗是多大
她指了指隔壁桌脸盆大的碗

每逢豫人
老K都会讲上述故事给他们听
最后还会补上一句
河南人真实在
毫无例外
他们听了都很高兴
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
端起酒杯一个劲地喝喝喝
至于那些苛刻条件嘛
就不好意思再提了
2022.05.18


《习惯》

去同事家
帮她修电脑
一进门
就开始脱外套
脱了一半
被同事制止
这才想起
不是自己家
令我尴尬的是
她的话
别别别
老公不在家
不方便
2022.05.18


《扫地》

第28次核酸检测
与以往做过的都不同
这次大白的手法
是从左往右
再从右到左
在口腔里横向刮擦
我称之为
扫地式取样
2022.05.18


《秘密》

某女发了一条朋友圈:
享受周末好时光
配图一张
图上有阳光咖啡和蛋糕
我刚看完
就被删除了
过一会
又有了
一样的文字
一样的图片
只是图片右下角
原有的时间水印
不见了
2022.05.18


《快速提高诗歌鉴赏能力方法指南》

我说他这首诗写得不好
他说我不懂欣赏

我说他那首诗写得好
他说我独具慧眼,鉴赏水平高
2022.05.18


《尊重》

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
每天早上
他都会不停敲门叫我起床吃饭

为了表示对他工作的尊重
每天早上
我都要努力压制心中腾升的怒火
2022.05.18


《趣事》

张强说
昨晚带女友
看电影
光想着
戴口罩
测体温
亮健康码
扫场所码
出示核酸证明
竟忘了买票
有趣的是
检票员
光想着
让我们
戴口罩
测体温
亮健康码
扫场所码
出示核酸证明
竟忘了检票
2022.05.18


《大餐之前我都会去健身房看会书》

你有没有类似体会
即便一动不动
只要身边曾守着
一整套健身器材
吃任何东西
都不会有负罪感
2022.05.18


《拒绝》

女儿让我帮她写一篇
老师布置给她的推文
被我拒绝
我认为自己的事情
就该自己做
而一个孩子
不一定懂得个中道理
她感知到的
只能是我的冷漠
进而会伤心难过
残忍的是
这一切
和我的心疼一样
都要自己去承受
2022.05.18


《你懂的》

抖音刷到一个直播间
丰乳肥臀女在左右摇摆
身旁挂着一行字:
送墨镜加好友,送飞机你懂的
2022.05.18


《雨后春笋》

梅雨季过后
河滨公园
一下子冒出来很多人
可能憋太久了
一出来便全是老头老太太
2022.05.18


《惊悚》

相互介绍完毕
临座看上去五十左右的男子
毕恭毕敬跟我打招呼:
叔叔好
2022.05.19


《保姆》

张丽又冲保姆大吼
我说你长得像我妈
你就真把自己当我妈啦
我花钱雇你是照顾孩子的
不要一有空就往我爸房间跑
有本事你让我爸娶你
我就喊你妈

保姆笑咪咪地说
好了好了
你先把药吃了
我就当保姆
不当妈妈
2022.05.19


《给中年男人的忠告》

远离那些喊哥不喊叔的年轻女孩
2022.05.19


《她藏起了一坨肉》

路过528
沈D霞2号
穿着连体T恤
在做开合跳
双臂一上一下
双腿一张一合
一对巨乳一抖一抖
见我站在门口
她停下
跑过来
“砰”地一声
关上了门
2022.05.19


《富人》

他骄傲地说
看,我现在无论穿哪件衣服
兜里都有一个口罩
2022.05.19


《断腿的蚂蚁》

小祈戴上
爸爸修手表的放大镜
手拿镊子与胶水
小心翼翼医治
一只断腿的蚂蚁
却不小心弄断
蚂蚁另一条腿
2022.05.19


《紧张》

邻居送来螃蟹
又是出海打回来的

我突然莫名紧张
跑到阳台藏起了那盆五针松

上次送来大虾
我牺牲了一盆兰花
2022.05.19


《傻子》

一个傻子
在抖音直播间
受主播暗示
刷了许多礼物
却未能与主播私下见面
很生气
在直播间斥责主播
你不要把我当傻子
2022.05.20


《猜想》

抖音直播间里
一个年过半百女人
顶着一身肥肉
挤眉弄眼搔首弄姿
男人们在女人嗲声中
慷慨解囊
飞机汽车满天飞
突然想到
楼下拉面店老板娘
昨天向我们哭诉
说她老公被直播间狐狸精迷住
花光家中所有积蓄
店也经营不下去了
我猜想
她老公
必是今晚直播间所见
其中一个
2022.05.20


《美梦》

似一缕春风
吹进窗口
大白甜美的声音
在耳边响起
一天一次核酸
你早上如果起不来
可以下午来做

我翻个身
打算再美美睡一会
就在此时
房门被粗暴打开
妻子声音如鞭炮惊魂
还不起床下楼做核酸
一会他们
又上来砸门了
2022.05.22


《爱液滋养过的草地》

草地上
有平米见方
长得特别绿
特别壮
她发图
问我原因
对于一个平日里
喜欢花花草草
且热衷于户外的人来说
这有何难
我脱口而出
被人尿过
她回复
呵呵,不是
那是我上次
与前男友
搭帐篷做爱的地方
2022.05.22


《祝贺老K荣升一把手》

最近发现
刘勋酒量大涨
之前只抿一小口
现在主动和我连干三杯
杨梅骄傲像公主
昨天居然对我笑
小程电脑技术进步神速
半年没修好的电脑
一夜之间搞定
老K端起酒杯
继续道
我还发现
你们现在和我喝酒
不但不跑
还个个抢着埋单
2022.05.22


《清晨》

滴,滴,滴
一大早被楼后汽车警报声吵醒

又有人去踹堵在前面的车
疼得前车直喊爹
2022.05.23


《祭祖》

大哥家供着死去长辈的香炉
二哥家也供着死去长辈的香炉
逢年过节
他们在各自家中
上香烧纸
祈求子孙后代得到保佑
只有我
在大哥家祭拜完之后
还要到二哥家再祭拜一次
仿佛两家供奉着不同长辈
哪家不拜
哪家就会生气
2022.05.23


《突然想到死亡》

一头猪被宰前
响彻全村的惨叫
一头牛临死前
前腿跪地潸然泪下
一只狗在水库边
开膛破肚前的挣扎
童年目睹过的死亡
在脑海一一浮现
它们手牵手来看我
说我病了
愿意让我做它们的兄弟
但在天亮以前
必须给出明确答复
2022.05.24


《关心》

老板娘向我和老K推荐一款
新到的进口啤酒
酒精度5.6,麦芽度11.8
我嫌度数高
她说你们平时请客吃饭
可以喝度数低的
显得酒量大
自己喝
还是喝麦芽和酒精度高的
对身体有好处
还没等我们回答
厨房传来男人的怒斥
靠,从来没见你
这么关心过我
2022.05.24


《另一个我》

对楼窗户一直紧闭窗帘拉严
我每天都在暗中观察
密切监视那扇窗户的动静
一次次用事实
向心底另一个我证明
里面确实没人
而另一个我显然不相信
就在今晚
趁我对着那扇窗户发呆的时机
逃离我身体
径直飞过去敲响窗棂
心底一个声音响起
我说肯定有人吧
另一个声音答道
是的,你猜对了
2022.05.24


《夫妻面馆》

里桌顾客刚走
老板娘就开始扇老公耳光
边打边数落
刚才没煮开
现在又煮太烂
一天不揍你两三遍
你就皮痒痒
老公捂着脸
低着头不吭声
我有点紧张
老板娘见我起身要走
便从厨房出来
微笑着问我
面的火候怎么样
我赶紧说
很好很好很好
2022.05.24


《女主播》

集中隔离实在无聊
在姐妹指引下
注册抖音直播间
全程直播隔离实况
再加上颇有几分姿色
时不时扭一扭跳一跳
男人们的礼物
便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
令她异常兴奋
转眼十四天过去
她提出继续隔离的诉求
表示自费、出双倍费用都可以
最终,工作人员给她出了个主意
你再去有疫情的地方转一圈
回来就可继续隔离
她才开心地离开
2022.05.24


《饥不择食》

从来不怕蚊子咬
平日里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蚊子宁愿冒着被驱蚊气熏死的危险
想尽办法钻进蚊帐去咬她们
也不喝光背躺卧沙发的我的血
昨晚单位值完班回家
发现脸上身上出现很多红点
一看就是蚊子咬的
我兴奋地喊她们来围观
她们张嘴表示惊讶
米立更是夸张论断:
我终于明白
什么叫饥不择食
2022.05.26


《诗意》

想到一个词
我要把它写成诗

诗成
词消失
2022.05.26


《骨灰级爱人》

你吃过骨灰吗?

没吃过吧
我吃过
男友下葬前
我偷抓了一把带回家
先开水冲服
难以下咽
后和肉糜和在一起
当包子馅
好吃极了

如果我死了
你会像我吃男友那样吃我吗?
2022.05.26


《深夜》

我和老K在喝酒
赵感打来电话
说自己想不开
要自杀
我问他什么事
在哪里
让他别冲动
老K抢过电话
冲他喊
会叫的狗不咬人
有种你就去死
说罢挂了电话
之后我回拨好多次
一直没人接听
我对老K说
看,这会不叫了
老K开始紧张
靠,这狗东西
不会真死了吧
站起来
哭着
冲进大雨中
2022.05.26



《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她出门后
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笑了笑
挥了挥手

她说外面下大雨了
我又笑了笑
挥了挥手说
是的

她扭身
冲进雨中
我在身后大声叮嘱
慢点跑

我知道
她回头是要我手中这把伞
不说出来
我就是不给
2022.04.27


《发现大白》

最初以为
大白都是医生
后来慢慢发现
还有社区干部
有警察
有保安
有快递员
有志愿者
这些天
在疫情严重的地方
听说有人
还从中发现了
流氓
打手
奸商
诈骗犯
2022.04.28


《爱情》

按摩师小孟
足疗师小田
25岁认识
26岁结婚
27岁生儿子
30岁生女儿
他们之所以被人惦记
并成为大家茶余饭后
津津乐道的话题
不是因为他们
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
而是因为
小孟瘸腿
小田哑巴
在大家眼里
靠身体残疾
硬生生凑在一起的一对
压根就不配拥有
美好的爱情
2022.04.28


《事实证明歌手远比诗人吃香》

当朋友在酒桌上
介绍我是诗人
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
尤其是几位美女
立马陷入了
想夸奖
不知如何夸
想取笑
又不好意思张口的
尴尬局面
我见状
急忙接口
说自己其实是歌手
并在她们要求下
清唱了一首
博得许多掌声
场面也因此
重新活跃了起来
其中一个美女
更是在当场
主动加我
微信好友
2022.04.29


《灯》

在夜晚
黑暗世界里
散发亮光与温暖的灯
到了白天
则以另一种形态存续
一个个人
就是一盏盏灯
散落在
大街小巷
千家万户
极尽所能
给这个光明的世界
涂上黑暗冰冷的本色
2022.04.29


《愚蠢的决定》

最近的梦有些奇特
老是偷东西被抓
比如昨晚
去偷一个孩子的时间
被其父母逮个正着
扭送进了派出所
由于情节较轻
可以选择坐牢
也可以只罚三年寿命
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现在想想
这个决定愚蠢极了
2022.04.29


《秀》

一只小狗在前面撒欢
她手拿报纸和塑料袋
跟在后面
一看就知道
她随时准备着
收拾小狗排泄物
路过行人
纷纷向她竖起大拇指
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2022.04.28


《美》

一个女人
美的程度
由男人的酒量决定
喝到五分量
就有五倍的美
八分量
八倍的美
不难理解
此刻的老C
抱着六十老妪
又啃又咬
声声喊着心肝宝贝
该是多么地迷醉
2022.04.28


《二胎之后》

请女保姆
老婆不放心
请男保姆
老公不放心
相视一笑
想到各自的妈
并很快达成一致
你妈半年
我妈半年
轮流着来
2022.04.30


《相亲新条件》

父亲为即将出门相亲的儿子
边整领带边嘱咐
千万别说实话
就说爸爸才六十来岁
身体棒得很
过几天就找个阿姨再婚
给你们带二胎三胎
都没问题
2022.04.30


《瞥》

张大爷
手握拖把
在地上
写天书
2022.04.30


《阵地保卫战》

一天一次
一人一号
排队做核酸

四天不到
前后15、16、18、19号
陆续检出阳性
送进方舱

到了第八天
又有7、12、13、21、23
不幸遇难

第十三天
周围只剩他一人
还在苦苦坚守阵地

第十八天
终于粮尽弹绝
精疲力竭
他高举双手
向大白投降
2022.05.01


《夕阳西下》

站在33层楼顶平台
与夕阳遥相对望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
你说夕阳
是你煎的荷包蛋
而如今
你已不在
夕阳在对面
向我打听你的行踪
像是讨要
你欠下的酱油与葱花
2022.05.01


《好聚好散》

听了多年
一款音乐APP
最近越来越小气
我喜欢的许多歌
无论新老
都要收费
这令我为难
付费吧
心有不甘
不付又怕没的听
昨晚上网转了一圈
发现同类
免费软件满天飞
这才如释重负
长吁一口气
2022.05.01


《童年兄弟》

天上飘着成群结队的白云
像地上走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盯着其中一朵
看了许久
它似乎认出了我
害羞地挠挠头
潜入云流
消失得无影无踪
2022.05.04


《他说开始有点喜欢戴口罩了》

核酸检测队伍
越排越长
他从后面迂回到
认识的大白面前
走了个后门
做完回头一看
上百双眼睛
直勾勾盯着他
让他脸颊发烫
恨不得
有地缝可钻
转念一想
戴着口罩呢
估计也没几个人
能认出他来
心里顿时
踏实了许多
2022.05.05


《回光返照》

一天五顿酒
逢喝必醉
一醉就口齿不清
走路不稳
号称癫人
从我记事起
他就是全村小孩
调逗对象
即便到死那天
我们几个小屁孩
还围在他床前
吚吚呀呀
学着他说话
他突然笑着
清晰地叫出
我们每个人的名字
把我们都惊吓到了
张强更是
当场就尿湿了裤子
2022.05.05


《找落日》

落日躲到
山的那一边
以为我找不到
映在高楼的余晖
出卖了它
小时候
抓蛤蜊的经验告诉我
只需循着日光的尾巴
慢慢挖
就能挖出
它胖圆的身躯
2022.05.05


《底气》

48岁女邻居
生下二胎
我问她勇气何来
她说
好几个同学都生了
而我是最漂亮的
2022.05.06


《回礼》

她给我一个素材
我把它写成诗
公开发表后
截图送给她
作为回礼
2022.05.06


《发现》

小区被封控起来后
附近树林里的鸟
都悄悄躲了起来
2022.05.06


《调料》

有些词
有些句子
必须用
*#&$等符号隔开
才能发表
刚开始讨厌
经历多了
也就习惯
甚至喜爱了
写诗如烹饪
有些调料
必不可少
2022.05.07


《错》

单位临时开会
匆忙间
穿了件十五年前的
衬衣就出门了
晚上回家
妻子用奇怪眼神
反复打量我
几度欲言又止
我心里有些发毛
走到镜子跟前
才发现
错把一张老脸
安在了
十五年前那具
年轻的躯体上
2022.05.08


《沙发》

办公室老沙发
呈我臀部状
凹进去一个窝
或躺或坐
甚是舒服
他人进来
一坐下
就会立马起身
坐到旁边椅子上
仿佛沙发有刺
2022.05.08


《一块石头不见了》

一块石头动了
我亲眼所见
2022年5月8日下午
面河公园
一块石头
不仅仅动了
我还看到
它飞到空中
飞向河面
秀出
蜻蜓五点水的绝招后
一个猛子
钻进河底
2022.05.08


《难过》

领导开会拖到饭点是不严肃的
厨房让香气四处流窜是失职的
我不认真听讲却被香气吸引是不礼貌的

我命令自己屏住呼吸好好听讲
可是没有人命令厨房关住香气
也没有人命令台上领导快点讲完
2022.05.09


《探春》

走在朴池公园围墙外
时而看到有花探出墙头
一枝红杏出墙来
两枝角梅出墙来
三枝蔷薇出墙来
女儿一路上蹦蹦跳跳
看着花吟着诗
好不开心
而父亲
真不该啊
竟在女儿嘴里的诗句中
想象红杏、角梅、蔷薇
变成女人的样子
2022.05.09


《五找三》

回老家工作不久
一直不明白
同事们经常提及的
“五找三”指的是什么
又不好意思问
猜想大概是麻将或纸牌之类
老王似乎看出我的疑虑
一天晩上
问我要不要试一下五找三
我欣然接受
他把我带到纺织城门口
向我要了五十元
递给一个女人
耳语了一会
那个女人走过来
还给我三十元
轻声说了句
跟我来吧
2022.05.09


《他跟老K说我不配做他的朋友》

他问“你会钓鱼吗”
我说“不会”

“你从来没钓过鱼吗”
“是的”

“想不想学”
“不想”

“钓鱼很多乐趣,要不试试看”
“不感兴趣”
2022.05.10


《灵魂在召唤》

神婆突然显灵
她儿子气喘吁吁
跑来叫我妈
说我爸灵魂上身了
让赶紧去
我妈放下手中活计
夺门而出
我急忙跟在后面
就像早些年
我爸打来长途电话
一家人飞奔到
村办公楼
去接听
2022.05.10


《灵魂在演戏》

什么百变演员
百变大咖
百变明星
要论演技
还数我们村的
百变神婆最高
都说演谁像谁
而她演谁
就是谁
被演者的灵魂
就附在她身上
2022.05.10


《灵魂在打架》

所有通过神婆身体
向活着的家人
表达过诉求的死者
都把自己的灵魂
附在神婆身上

神婆年轻时
身上附着很多死者灵魂
除了每周一次正常作法外
她隔三差五就会
怒吼怪叫
不停抓挠自己
甚至出现短暂昏厥

我问她儿子
为什么不带她看医生
他说没事
那是灵魂在打架
2022.05.10


《灵魂在说话》

村里神婆
虽然今年91岁
老年痴呆多年
每天躺在藤床上
苟延残喘
但仍保持
每周作法一次的习惯

唯有作法时
特别清醒特别精神
能坐起来
能知道自己是谁
能正常说话
能认出所有人

她儿子说
这是附在
身上的
她自己的灵魂
在和我们交流
2022.05.10


《灵魂在飞舞》

神婆刚被火化完
她儿子就抓出
一大把骨灰
洒在地上
任风吹散
他说随风飞舞的
都是灵魂
附在神婆身上
不属于本体的灵魂
如果不驱散
他母亲下辈子
将不得安宁
2022.05.10


《灵魂在哭泣》

神婆死后
附在神婆身上的
他人的灵魂
被她儿子
驱散在空中
随风寻找
下一个宿主
有人认领的欣喜回家
没人要的
继续飘荡
不要以为
漫天绚烂烟花
是节日庆贺
那是无家可归的灵魂
在哭泣
2022.05.10


《灵魂在咆哮》

神婆的儿子是我同学
有了这层关系
我在神婆身上
跟父亲见面的次数
远高于常人
有一次
太想父亲了
就用两颗大白兔
贿赂同学
让他安排见面
我和母亲一大早就等在那里
父亲终于来了
神婆表现得像只狮子
先是拿鼻子嗅了嗅我们
接着就张开血盆大口
发出吓人的声音
母亲见状
拉起我就走
我问为何离开
她紧张地说
你没听到吗
你爸爸很生气
开始咆哮了
2022.05.12


《家教》

张强说儿子张翔
逃学早恋打架盗窃
无恶不作屡教不改
向教子有方的刘大洋请教
有没有好办法

后者胸有成竹
正待支招
身旁儿子刘小河抢先回答
用刺杉枝抽打至鲜血淋漓
再用盐卤涂抹伤口

张强惊大嘴巴,问
这么狠毒,谁教你的
我可下不了手
刘小河嗤笑着指了指刘大洋
就这个王八蛋
2022.05.10


《真相》

因累倒在工作现场
被树为防疫工作先进典型后
他就什么都不干

领导很生气
拟摘掉
他先进的帽子

他也很生气
就因为这顶帽子
使他成为朋友身边的异类
2022.05.10


《自杀是门技术活》

两次和丈夫吵架
两次喝农药
两次被及时发现
及时救回
第三次
终未能幸免于难
灵堂上
死者婆婆劝慰
悲痛欲绝的死者姐姐
说十头牛也拉不回
一个下定决心赴死的人
姐姐边哭边回应
她其实真的不想死啊
只不过这次喝得快了点
那个挨千刀的出门早了点
2022.05.10


《猜谜》

打开一位诗人年度诗选
众所周知原因
涉及某些人名或敏感词
都用拼音代替文字
通读下来
感觉像玩一场
精彩的猜谜游戏
时值春节
单位正组织游园活动
其中一项就是猜灯谜
我偷了个懒
从中抠下大部分
直接拿来当作谜面
领导们在现场
一猜一个准
个个脸上笑开了花
纷纷夸我
谜语出得好
2022.05.11


《理由》

刚被叫进去
就吓得什么都招了
包括收了同学的两个茶饼
事后
两位纪检干部一致认为
这是个狡猾的对手
一定要深挖细究
理由是
堂堂一个县级干部
不可能就这么点事
2022.05.15


《不能理解的事》

在我身边
张强喜欢收集宾馆里的香皂
赵恺收集梳子
老K收集一次性拖鞋
这些都能理解
不能理解的是刘大洋
他居然收集
宾馆空调通风口
绑着的红丝带
最不能理解的还是自己
不仅不过问原因
反而一次次
成为他的帮凶
2022.05.16


《三连击》

他年轻帅气
十年前花一千万
买下那块地
现在已是资产过亿的富豪
小梅越说越兴奋
向妈妈表态决定嫁给他
妈妈犹豫:他有个正在坐牢的父亲
小梅:我不在乎
妈妈:他父亲当年是替他坐牢的
小梅:我不管
妈妈:他当年骗了那么多人,将来也可能骗你
小梅:我愿意
2022.05.16


《乌龟》

路过锦湖桥
想起一事
陷入沉思
老K见我望着湖面发呆
关切问我怎么啦
我随口说看乌龟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老K一一指引
看乌龟
第二天下班又路过此地
桥上许多人
对着湖面指指点点
我问他们看什么
他们说
嘘,水里有乌龟
2022.05.18


《不想长大》

米立十四岁了
我问她
今年青年节想要什么礼物
她说不
我还要过儿童节

是啊
她不想长大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早就步入中年
却满脑子都是自己年轻的样子
2022.05.18


《国民优越感》

甲小伙
在剧本杀门口
因提供不了
48小时内核酸检测证明
苦苦哀求店主通融

乙小伙
高举显示核酸证明的手机
吹着口哨飘然而至
进门后回头
满脸得意地瞟了甲一眼
2022.05.18


《生意经》

那年在河南南阳小面馆吃面
点了份小碗烩面
结果端上来一大碗
我提醒服务员要的是小碗
服务员说这就是小碗
那大碗是多大
她指了指隔壁桌脸盆大的碗

每逢豫人
老K都会讲上述故事给他们听
最后还会补上一句
河南人真实在
毫无例外
他们听了都很高兴
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
端起酒杯一个劲地喝喝喝
至于那些苛刻条件嘛
就不好意思再提了
2022.05.18


《习惯》

去同事家
帮她修电脑
一进门
就开始脱外套
脱了一半
被同事制止
这才想起
不是自己家
令我尴尬的是
她的话
别别别
老公不在家
不方便
2022.05.18


《扫地》

第28次核酸检测
与以往做过的都不同
这次大白的手法
是从左往右
再从右到左
在口腔里横向刮擦
我称之为
扫地式取样
2022.05.18


《秘密》

某女发了一条朋友圈:
享受周末好时光
配图一张
图上有阳光咖啡和蛋糕
我刚看完
就被删除了
过一会
又有了
一样的文字
一样的图片
只是图片右下角
原有的时间水印
不见了
2022.05.18


《快速提高诗歌鉴赏能力方法指南》

我说他这首诗写得不好
他说我不懂欣赏

我说他那首诗写得好
他说我独具慧眼,鉴赏水平高
2022.05.18


《尊重》

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
每天早上
他都会不停敲门叫我起床吃饭

为了表示对他工作的尊重
每天早上
我都要努力压制心中腾升的怒火
2022.05.18


《趣事》

张强说
昨晚带女友
看电影
光想着
戴口罩
测体温
亮健康码
扫场所码
出示核酸证明
竟忘了买票
有趣的是
检票员
光想着
让我们
戴口罩
测体温
亮健康码
扫场所码
出示核酸证明
竟忘了检票
2022.05.18


《大餐之前我都会去健身房看会书》

你有没有类似体会
即便一动不动
只要身边曾守着
一整套健身器材
吃任何东西
都不会有负罪感
2022.05.18


《拒绝》

女儿让我帮她写一篇
老师布置给她的推文
被我拒绝
我认为自己的事情
就该自己做
而一个孩子
不一定懂得个中道理
她感知到的
只能是我的冷漠
进而会伤心难过
残忍的是
这一切
和我的心疼一样
都要自己去承受
2022.05.18


《你懂的》

抖音刷到一个直播间
丰乳肥臀女在左右摇摆
身旁挂着一行字:
送墨镜加好友,送飞机你懂的
2022.05.18


《雨后春笋》

梅雨季过后
河滨公园
一下子冒出来很多人
可能憋太久了
一出来便全是老头老太太
2022.05.18


《惊悚》

相互介绍完毕
临座看上去五十左右的男子
毕恭毕敬跟我打招呼:
叔叔好
2022.05.19


《保姆》

张丽又冲保姆大吼
我说你长得像我妈
你就真把自己当我妈啦
我花钱雇你是照顾孩子的
不要一有空就往我爸房间跑
有本事你让我爸娶你
我就喊你妈

保姆笑咪咪地说
好了好了
你先把药吃了
我就当保姆
不当妈妈
2022.05.19


《给中年男人的忠告》

远离那些喊哥不喊叔的年轻女孩
2022.05.19


《她藏起了一坨肉》

路过528
沈D霞2号
穿着连体T恤
在做开合跳
双臂一上一下
双腿一张一合
一对巨乳一抖一抖
见我站在门口
她停下
跑过来
“砰”地一声
关上了门
2022.05.19


《富人》

他骄傲地说
看,我现在无论穿哪件衣服
兜里都有一个口罩
2022.05.19


《断腿的蚂蚁》

小祈戴上
爸爸修手表的放大镜
手拿镊子与胶水
小心翼翼医治
一只断腿的蚂蚁
却不小心弄断
蚂蚁另一条腿
2022.05.19


《紧张》

邻居送来螃蟹
又是出海打回来的

我突然莫名紧张
跑到阳台藏起了那盆五针松

上次送来大虾
我牺牲了一盆兰花
2022.05.19


《傻子》

一个傻子
在抖音直播间
受主播暗示
刷了许多礼物
却未能与主播私下见面
很生气
在直播间斥责主播
你不要把我当傻子
2022.05.20


《猜想》

抖音直播间里
一个年过半百女人
顶着一身肥肉
挤眉弄眼搔首弄姿
男人们在女人嗲声中
慷慨解囊
飞机汽车满天飞
突然想到
楼下拉面店老板娘
昨天向我们哭诉
说她老公被直播间狐狸精迷住
花光家中所有积蓄
店也经营不下去了
我猜想
她老公
必是今晚直播间所见
其中一个
2022.05.20


《美梦》

似一缕春风
吹进窗口
大白甜美的声音
在耳边响起
一天一次核酸
你早上如果起不来
可以下午来做

我翻个身
打算再美美睡一会
就在此时
房门被粗暴打开
妻子声音如鞭炮惊魂
还不起床下楼做核酸
一会他们
又上来砸门了
2022.05.22


《爱液滋养过的草地》

草地上
有平米见方
长得特别绿
特别壮
她发图
问我原因
对于一个平日里
喜欢花花草草
且热衷于户外的人来说
这有何难
我脱口而出
被人尿过
她回复
呵呵,不是
那是我上次
与前男友
搭帐篷做爱的地方
2022.05.22


《祝贺老K荣升一把手》

最近发现
刘勋酒量大涨
之前只抿一小口
现在主动和我连干三杯
杨梅骄傲像公主
昨天居然对我笑
小程电脑技术进步神速
半年没修好的电脑
一夜之间搞定
老K端起酒杯
继续道
我还发现
你们现在和我喝酒
不但不跑
还个个抢着埋单
2022.05.22


《清晨》

滴,滴,滴
一大早被楼后汽车警报声吵醒

又有人去踹堵在前面的车
疼得前车直喊爹
2022.05.23


《祭祖》

大哥家供着死去长辈的香炉
二哥家也供着死去长辈的香炉
逢年过节
他们在各自家中
上香烧纸
祈求子孙后代得到保佑
只有我
在大哥家祭拜完之后
还要到二哥家再祭拜一次
仿佛两家供奉着不同长辈
哪家不拜
哪家就会生气
2022.05.23


《突然想到死亡》

一头猪被宰前
响彻全村的惨叫
一头牛临死前
前腿跪地潸然泪下
一只狗在水库边
开膛破肚前的挣扎
童年目睹过的死亡
在脑海一一浮现
它们手牵手来看我
说我病了
愿意让我做它们的兄弟
但在天亮以前
必须给出明确答复
2022.05.24


《关心》

老板娘向我和老K推荐一款
新到的进口啤酒
酒精度5.6,麦芽度11.8
我嫌度数高
她说你们平时请客吃饭
可以喝度数低的
显得酒量大
自己喝
还是喝麦芽和酒精度高的
对身体有好处
还没等我们回答
厨房传来男人的怒斥
靠,从来没见你
这么关心过我
2022.05.24


《另一个我》

对楼窗户一直紧闭窗帘拉严
我每天都在暗中观察
密切监视那扇窗户的动静
一次次用事实
向心底另一个我证明
里面确实没人
而另一个我显然不相信
就在今晚
趁我对着那扇窗户发呆的时机
逃离我身体
径直飞过去敲响窗棂
心底一个声音响起
我说肯定有人吧
另一个声音答道
是的,你猜对了
2022.05.24


《夫妻面馆》

里桌顾客刚走
老板娘就开始扇老公耳光
边打边数落
刚才没煮开
现在又煮太烂
一天不揍你两三遍
你就皮痒痒
老公捂着脸
低着头不吭声
我有点紧张
老板娘见我起身要走
便从厨房出来
微笑着问我
面的火候怎么样
我赶紧说
很好很好很好
2022.05.24


《女主播》

集中隔离实在无聊
在姐妹指引下
注册抖音直播间
全程直播隔离实况
再加上颇有几分姿色
时不时扭一扭跳一跳
男人们的礼物
便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
令她异常兴奋
转眼十四天过去
她提出继续隔离的诉求
表示自费、出双倍费用都可以
最终,工作人员给她出了个主意
你再去有疫情的地方转一圈
回来就可继续隔离
她才开心地离开
2022.05.24


《饥不择食》

从来不怕蚊子咬
平日里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蚊子宁愿冒着被驱蚊气熏死的危险
想尽办法钻进蚊帐去咬她们
也不喝光背躺卧沙发的我的血
昨晚单位值完班回家
发现脸上身上出现很多红点
一看就是蚊子咬的
我兴奋地喊她们来围观
她们张嘴表示惊讶
米立更是夸张论断:
我终于明白
什么叫饥不择食
2022.05.26


《诗意》

想到一个词
我要把它写成诗

诗成
词消失
2022.05.26


《骨灰级爱人》

你吃过骨灰吗?

没吃过吧
我吃过
男友下葬前
我偷抓了一把带回家
先开水冲服
难以下咽
后和肉糜和在一起
当包子馅
好吃极了

如果我死了
你会像我吃男友那样吃我吗?
2022.05.26


《深夜》

我和老K在喝酒
赵感打来电话
说自己想不开
要自杀
我问他什么事
在哪里
让他别冲动
老K抢过电话
冲他喊
会叫的狗不咬人
有种你就去死
说罢挂了电话
之后我回拨好多次
一直没人接听
我对老K说
看,这会不叫了
老K开始紧张
靠,这狗东西
不会真死了吧
站起来
哭着
冲进大雨中
2022.05.26



《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她出门后
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笑了笑
挥了挥手

她说外面下大雨了
我又笑了笑
挥了挥手说
是的

她扭身
冲进雨中
我在身后大声叮嘱
慢点跑

我知道
她回头是要我手中这把伞
不说出来
我就是不给
2022.04.27


《发现大白》

最初以为
大白都是医生
后来慢慢发现
还有社区干部
有警察
有保安
有快递员
有志愿者
这些天
在疫情严重的地方
听说有人
还从中发现了
流氓
打手
奸商
诈骗犯
2022.04.28


《爱情》

按摩师小孟
足疗师小田
25岁认识
26岁结婚
27岁生儿子
30岁生女儿
他们之所以被人惦记
并成为大家茶余饭后
津津乐道的话题
不是因为他们
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
而是因为
小孟瘸腿
小田哑巴
在大家眼里
靠身体残疾
硬生生凑在一起的一对
压根就不配拥有
美好的爱情
2022.04.28


《事实证明歌手远比诗人吃香》

当朋友在酒桌上
介绍我是诗人
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
尤其是几位美女
立马陷入了
想夸奖
不知如何夸
想取笑
又不好意思张口的
尴尬局面
我见状
急忙接口
说自己其实是歌手
并在她们要求下
清唱了一首
博得许多掌声
场面也因此
重新活跃了起来
其中一个美女
更是在当场
主动加我
微信好友
2022.04.29


《灯》

在夜晚
黑暗世界里
散发亮光与温暖的灯
到了白天
则以另一种形态存续
一个个人
就是一盏盏灯
散落在
大街小巷
千家万户
极尽所能
给这个光明的世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