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诗

◎纳兰寻欢



《爸爸》
 
爸爸前几年是
一年住一次院
今年这个月已经
住了三次了
不知明年
后年大后年
会怎么样
 
 
《嗯》
 
梦里天桥
只有巴掌那么大
只容得下两个人
错身而过
那天他们都走得急
左肩和左肘
撞在了一起
他听到她
嗯了一声
 
 
《二十三点过》
 
小区里有些窗子
还亮着灯
一架飞机
隆隆从头顶飞过
雨星落在脸上和手上
一个年轻
丰满的女子
在荒废已久的
门卫室前
超过了我
 
 
《也是唯一一次》
 
进门换拖鞋时
他第一次把
一双皮鞋
背靠背
摆在一起
梦里他和他的女人
背道而驰
但总是
拉不开距离
直到天亮
 
 
《看街景》
 
我站在病房的窗前
看街景
在贵医附院
在县医院
我站在病房的窗前
看街景
爸爸不会的
就算在没生病时
他也不会的
 
 
《失乐园》
 
他们像两条蛇
缠绕在一起
纤细灵动的她
再没有比蛇
更适合的想象了
在深夜
他甚至看到了她
在阳光下的草丛里
嗖地一下不见了
 
 
《曾经》
 
我坐在初中的教室里
那是在一楼
面对一个很丰满的女生
她看我的眼神
很幽怨
她的同伴出门去了
是个比她还高
奋条僵硬的女生
不久之后
被选拔去了省赛艇队
由于忍受不了高强度的训练
又回来了
那个下午很长
阳光很好
有一些光斑
溜了进来
在课桌上
在她的
抖动的裤腿上
静止
直到有一天
从大雨中
一个小巧玲珑
出水芙蓉一样的女生
来到教室里
 
 
《赞》
 
我从一场梦里醒来
发现凌晨三点
你给我点的赞
你的赞它在另两个
你看不见的赞后面
在凌晨五点
给了我巨大的
安慰和悲伤
 
 
《早晨》
 
远远地
一个小人儿
在屋管房后面
脚步轻快地
忽然
就不见了
我始终望着
那条小路
他真的不见了
 
 
《那一年冬天》
 
他扒一辆
运啤车去乌鲁木齐
一路死灌啤酒
到了乌鲁木齐
已经醉得
不成样子了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