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教》等三首

◎陈煜佳



食教


直到今天,当我走进教堂,
我仍能听见那个韩国人在对我说话。
我仍记得在文化广场,他是如何
从孔子像后面走出来,迎向我。
他说他在领事馆工作,侍奉上帝,
然后就把我领回他在广州的家,
向我介绍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
他们全家都欢迎我。我永远也
不会忘记他们那简朴却盛情的晚餐,
以及晚餐前的祷告。但无论是那一天
还是之后他完全教会我信仰,
我都没有告诉他,在我的家乡,
信基督被称为食教。万有的世界
即是可吃的世界,这样的世界
真实地呈现于薇依揭示出它之前。







潮汕话


如果你离开,去深圳或广州,
你将彻底摆脱汕头对你的纠缠:
一座城市不会为了追逐某个人
而贸然进入另一座城市。
你也可以完全忘掉以前的你,
试着用潮汕话去连通粤语
或其他省市的方言,在一个
众多方言交杂,聚居的城市,
翻译就是爱,敞开胸怀即为家。
而如果你选择留下来,除了要
再次把汕头视为汕头,把家
视为家,你还需要拆散,重组
你的潮汕话,以便能正确地
用它的八个声调去呈现
爱与憎,冬与夏的铿锵,直到
在语言中找到安身立命之所。
别再犹豫,离开,或勇敢留下来。







死去的手艺


他为我翻开他的相册:
在首都开会时与国家级领导的合影。
然后在一个箱子里找出一份
通知他被收录于世界名人大辞典的信函的复印件。
他想证明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发明的速记
无可替代,为他找到了尊严。

这与我父亲(他的战友)
为我介绍的形成强烈的反差:
失败的婚姻,恨不得杀死过去;
无儿无女,孤独,渴望有人去看他。
在我看来,他沉醉于与我分享一个成功人士
那种后悔也是享受的成就感。

出于义务和责任,我每个周末
都会去看他,向他学习速记。
但在我毕业那一年,笔记本电脑已经开始普及。
他的担心逐渐成为现实:
即使培养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人,
也无法复活一门已经死去的手艺。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