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诗九首 刊发于《诗建设》2022年第1期

◎余笑忠



在不十分的真实之中(诗九首)

                                                                     


新纪录

    2021年5月8日,武汉观鸟协会会员卢群
    在黄陂区前川街道观测并拍摄到
    金头扇尾莺(Cisticola exilis)
    经认定为武汉市第427个鸟类新记录
                   ——引自一则报道

金头扇尾莺,它们巧用树上的绿叶
以长长的尖喙钻孔,以搜集来的
蛛丝、毛茸缝缀
旬日之内,它们的巢穴大功告成
裁缝鸟,这名字恰如其分
接下来,自然的奇迹顺理成章
产卵、孵蛋、哺育新生命

大疫之年,大自然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遥远的山峰映入眼帘
河马入城,黄鼠狼坐镇街头,海龟收复失地

裁缝鸟,金头扇尾莺
对于我,你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名字
对于你,这里的田野、树林和绿地,似曾相识

愿此地是你们的乐土
愿你们的欢鸣能够让我确信,没有谁
会成为惊弓之鸟,没有谁


童话终结

从一枚鸡蛋,到满屋黄金

……童话终结于
一枚壳上带血的鸡蛋

一块黄金,就会血流成河

如何解释铁石心肠?
“所有金属起初都是液体”

如何描述化骨扬灰?
火山口的浓雾中,太阳
像一个小白脸




世事无常,所谓“好运”
就是与“厄运”保持距离
就是。不过是。
足够令人沮丧。也意味着
足够令人狂喜。
肉体的盾牌,显然越小越好
但再小,也逃不过
针孔摄像头。卫星定位仪。
幸运与厄运不过一步之遥
那么,也就没有必要担心
任何一首诗会离题万里




水一旦沸腾,也像有了生气

从前,“我们在夜晚喝过的水,是世界的酒”
现在,我们在夜晚喝过的酒,是自己的药

不要在深夜写诗
深夜容易走入死胡同

鸟雀在深夜都安静了
朝圣者、行脚僧,并不需要日夜兼程


坟冢上的油菜花

在大片的花田之外
山脚的一座坟冢上
也有几棵油菜开花了

不知葬身地下的是什么人
那几棵野生的油菜瘦一些

那墓地不会成为花田的一部分
那几棵油菜只是离群的例外
但油菜花会成为蜂蜜的一部分
尽管少到
可以忽略不计
像每一颗单独的油菜籽
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题一张照片

这是他人抓拍的一张照片
你们席地而坐,笑容可掬
我站在一边,似乎说了一件
令你们开心的事
但我完全不记得说过什么
只记得那里有草坪,虽不是真草
但和草地一样柔软
也许你们也不记得
当时为何乐不可支
只记得那里草坪柔软,虽不是真草
也会沾上露珠


日复一日

你的时间被浪费了
你的生命被贬损

你的时间被浪费了
不是花瓣纷纷掉落
只剩下光秃秃的茎秆
而是奔流的大河,变成了一汪水池

你的生命被贬损
“有痛苦才有真相”
但这只是一句俏皮话,常常挂在
施虐者的嘴边

你的时间被浪费了
也许只是自我贬抑
日复一日,如果还有期盼
你所期盼的,也与残渣无异




仙女一样的清泉

泉水一旦成为泉水就不再是秘密

在我们寄望的“永远”里,必然
有一个不出声的“永不”
诗要触及的
就是永久的沉默




我见过放鸭子的外地人
在我们家乡的河滩上生火
我远远地看着,仿佛伸手即可取暖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也会有我不知道的什么人
或别的什么东西,像我一样远远地看着那一团火
那低处生出的火,更像灵魂
比它耗尽的物质更真实

多年以后,我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些人
像教堂管风琴师,俯身于聚光灯从不会照临的一角
演奏圣乐

2021.5.20-6.14

附:
诗十二首 刊发于《草堂》诗刊2021年第12期:
https://mp.weixin.qq.com/s/sHm0hgwUXbfCiM-6yfIFBg

余笑忠 : 杂诗九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4845&str=128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