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外人生(外十二首)

◎芦哲峰




《真好》

她得了新冠
政府给发了药
嘱咐她在家吃药
7天后正常上班

今天是第8天
她在上班的路上
拍了段
路边樱花的小视频
发到群里
跟大家说
“满血复活了
7天没出来
花儿都开了”

她是我亲姑
人在韩国

群里这些
人在国内
没得新冠
但都被封在家里的
亲友们
纷纷留言说
真好

2022.4.5




《白羊女》

一个20来岁的
漂亮女生
加了我微信
问我在哪儿占星
我说已经不驻店了
都是微信远程
她不信任远程
问我住哪儿
要到我家来
我说好吧
等见了面
我问她
你怎么敢一个人
到陌生男人的家里来
她说
我不怕
我练过散打

2022.4.14




《chu gui》

他跟我说
他出柜了
和男的在一起了
等离完婚
我才发现
他不是出柜
是出轨
和他在一起的
是我的一个闺蜜
还是通过我认识的

2022.4.25




《我的英雄》

在院子里散步
和妻子聊到
我的英雄——
乔达摩悉达多
克里希那穆提
汪先生
和刘先生
都是敢舍
敢放弃的人
佛陀和克氏
为了悟道
放弃了地位
汪先生为了民族
放弃了名誉
刘先生为了信念
放弃了自由
我问她
你的英雄呢
她说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非要说一个
那就马斯克吧
我欣赏那种
能够真正给世界
带来改变的人

2022.4.26




《菩萨》

在拉萨城南
我遇到一个尼姑
她一个人默默独行
我问她去哪
她说去城外的
儿童福利院
看望孤儿
我问她可以
带上我吗
她说可以
我们就一起
往城外走去
路过拉萨河时
河水碧绿如玉
我提到一个作家
她微笑不语
回来的路上
太阳快下山了
天气骤降
我冷得发抖
她把藏红色的袍子
脱下来
披在我身上
到了娘热路
宗角禄康公园
东门附近
天色已经很暗了
在我们分开的地方
她留了电话给我
我一次也没打过

2022.5.2




《54》

五四青年节
想起两个人
一个叫王玲玲
鸡西人
在网络游戏
传奇私服黑森林里
她的账号是
54500
另一个姓马
甘肃人在拉萨
好望角网吧老板之一
他车牌号上的数字是
5488
认识他俩时
我还是个青年

2022.5.4




《只要过期的》

西黄丸
安宫牛黄丸
牛黄清心丸
犀角丸
大活络丸
苏合香丸
梅花点舌丹
鸿茅药酒
和各种阿胶
这是一个药店老板
在朋友圈发布的
收购信息
重点在最后一句
他说
只要过期的

2022.5.10




《规划外人生》

按照父亲
的规划
我现在应该
在老家的
一所监狱
当狱警
穿着警服
开着警车
油水丰厚
而我弟弟
是一名牙医
在家附近
开了个诊所
日进斗金
但现实情况是
我来沈阳
做了编辑
之后又转行
成了占星师
我弟弟
去了广州
在华润集团
卖啤酒

2022.5.11




《最|hou|一代》

“不好意思
这是我们最|hou|一代
谢谢。”
这句话说得真好
掷地有声
在我们贴地飞行
不经常聚会的
四个人里
大象是丁克
黑铁是丁克
我也是丁克
我们都是最|hou|一代
而小亮
他甚至连婚都没结
据我估计
他也会是最|hou|一代

2022.5.12




《到底谁傻逼》

楼下两口子
在吵架
男的说
这帮傻逼
就知道核酸
真要核出来一个
别说整个小区
整个区都傻逼了
女的说
你才傻逼
根本核不出来
他们都不往嗓子眼捅
只捅腮帮子
人家核酸是为了
挣核酸的钱
但是他能让你
真核出来吗
女的说到这里
男的不吭声了

2022.5.15




《最恐怖的事》

谈到什么最恐怖
我们说到鬼
说到死尸
说到蛇虫鼠蚁
说到漆黑的夜路
每说一样
我们先是点头
后又摇头
最后
当我们说到
入户消杀
说到陌生人
拿着你的钥匙
或者没有钥匙
直接撬开你的门
进到你家里
对着所有东西
狂喷药水时
我们全都点了头
并且
没有人再摇头

2022.5.16




《有人回》

某平台
发何小竹的诗,有人回:
这都是诗?

发杨黎的诗,有人回:
完了,给大爷整懵圈了
这他妈让孔夫子看见都不知道诗经该怎么编了

发余怒的诗,有人回:
没有音律,毫无逻辑,枯燥无味

发伊沙的诗,有人回:
可惜了一堆字,写的什么玩意,让诗人蒙羞

发沈浩波的诗,有人回:
建议裱起来给自己孩子做开蒙读物

发韩东的诗,有人回:
和尚在念经,这是文学吗?不如余秀华有诗意

发余秀华的诗,有人回:
应该先去整个容

2022.5.20




《犯戒》

为了破除
和某些女人
有暧昧关系
的流言
净空法师自称
其为天阉
据我豆瓣友邻
艾习角考证
天阉属于黄门
依佛家《四分律》规定
“黄门不允许出家”
如此说来
他这是
为破犯戒流言
而承认犯戒

2022.5.2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