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2575~2671)

◎闻九排



梦像录(2575)

又一次参加高考
这次填报志愿
依旧选择了
母校合工大
前去领取通知书
保安将我拦住
要求戴上口罩
从口袋里
掏出口罩戴上
推着自行车
进到院里
又被保安拦下
“别急
前面刚进去一个人
你先等会儿
里面空间太小
不能有多的人”

2022/05/21


梦像录(2576)

接着前面的梦
保安终于放我
进到屋里
4个工作人员
靠墙坐成一排
我把资料递上
第一个看了看
转交第二个时
说了句没问题
第二个转交
给第三个时
也说没问题
第三个转交
给第四个后
犹豫了一下说
“总体上来说
没啥问题”
我心里正高兴着
他话锋突然一转
“不过……”

2022/05/21


梦像录(2577)

接着前面的梦
那人边说
边瞅了我一眼
“不过
就是你身份证
复印的时候
没摆放好
所以剪下来后
纸张稍微显得
有点儿大了些
如果把四周
再修剪一下
那就完美了”
第四个人说
“还行
还行
给他通过吧”
说完
把我的资料
又返还给我
让我进入
下一个流程

2022/05/21


梦像录(2578)

接着前面的梦
一边去往
下个流程
一边想着
现在高考审查
真是严格啊
不过这样儿也好
谁想顶替上大学
几乎不可能了
走进颁发
通知书的
办公室
里面就一个人
他接过我的资料
看都没看
直接在上面
盖上收讫章
便为我现场
制作通知书

2022/05/21


梦像录(2579)

接着前面的梦
我默默等在旁边
看着那人
不停地在
一摞白纸上
加盖各种印章
每次盖完章后
还要按手印儿
所有章子盖完
他将一根压杆
使劲儿压下去
等了大约
10秒钟样子
才抬起压杆
把下面那张
白纸红字的
通知书
递给了我

2022/05/21


梦像录(2580)

接着前面的梦
拿到通知书
心里激动不已
赶紧给那人道谢
他突然从工作台上
走下来
小声跟我说
“一直很担心吧
没事儿
你爸之前
跟我打过招呼
让我关照一下的
我跟前面审查的人
把你情况
都说了
现在就是
走个形式”
哦,想起来了
原来他是我家
一个远房亲戚
父亲前段时间
来求过他了

2022/05/21


梦像录(2581)

接着前面的梦
拿着通知书
边往外走边想
以后再回母校
我就是学生
保安就不会
再拦住我
问这问那
正暗自想着
突然遇到高中同学
也是对门邻居的
王东旭
问他录取情况
他说
“我已经放弃
上湖北大学”
我心里头一惊
“你这是何苦呢”
“我想了想
还是去西藏好
就报了
西藏电力学院”

2022/05/21


梦像录(2582)

接着前面的梦
听王东旭说他
报了西电
越发惊呆了
他解释说
“我分数
只高出湖大
录取线19分
不太保险
高出西电80分
何况这所学校
每年报不满
只要报了
就会录取”
“上这种学校
以后毕业找工作咋办
内地单位
一般不会招啊”
“没关系
我已想好了
到时就留在西藏
那边工作到50岁
就可以退休
而且工资待遇高
退休后再回来养老”

2022/05/21


梦像录(2583)

快到晚饭时间
我正在书房里
趴电脑上写诗
听见二叔来了
扭头一看
书房门关着
就不想出去
跟他打招呼
没想
他推门进来
问我在干啥
欺负他读书不多
我说忙工作呢
二叔说
“有个事儿
想托你帮忙”
想到这么些年
二叔为人太抠
把亲情
完全不当事儿
伤我们家太狠
我没好气说道
“啥事儿嘛”

2022/05/21


梦像录(2584)

接着前面的梦
二叔拿起一支笔
在纸上写出
1.5×2×1
还边写边念叨着
稀奇古怪的话
我问他
“这是啥东西嘛”
二叔说不出来
我说
“你说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是啥
叫我怎么帮你呢”
二叔一看这样子
只好悻悻然
站起身离开
看他兜里
落下一根
白色胶泥棒
捡起来递给他
想着家里
没啥菜
不便留他吃饭
便敷衍了一句
“您老慢走哈”

2022/05/21


梦像录(2585)

从城里背着
一只粪桶
(我们这儿
并没有这种
掏粪的习惯)
走到老家旧村
南边菜地头上
见我家菜地里
长着的黄瓜
好多都老了
放下粪桶
握着黄瓜
摇了摇
里面发出晃荡声
感觉全都是水
一连几个
都如此
心里直埋怨母亲
咋没及时采摘
让黄瓜都老成
这样儿了

2022/05/21


梦像录(2586)

接着前面的梦
不甘心这些黄瓜
都不能吃
继续在瓜秧上找着
终于看到一些
还没老的
不过
再不摘的话
差不多也要老了
又看到几根丝瓜
一并摘下
搂在怀里
心说
这样子抱着
怎么背粪桶呢
哦,有了
脱下裤子
将裤腿打上结
把黄瓜和丝瓜
装进去
拎在右手里
然后
用左肩背起粪桶
往家里走

2022/05/21


梦像录(2587)

来到曾经
上班和住过
已搬离26年的
海子桥综合楼
走进楼道
发现我之前
自个儿做的
小储藏室
被人拆掉
里面的
一辆山地车
也不见了
这儿也全被
改造成住房
我问给楼道
做卫生的
两个姑娘
她们说没看见
我说怎么可能呢
你们既然住这儿
就一定是你们
拆掉的
是你们拿走了
我的自行车

2022/05/21


梦像录(2588)

接着前面的梦
两个姑娘
眼见赖不掉
只得说实话
储藏室
确实是她们拆掉的
自行车她们没要
被门卫拿走了
于是转身
走向门卫室
看见退休同事
老蔡的二女儿
在门口洗衣服
(前些年
老蔡老婆在单位
看过几年院门)
我问她
“你爸妈呢”
她看了看我
大概不认识吧
没有搭理
我径直朝到门口
老蔡穿着一件
白色旧汗衫
正坐在椅子上
看电视

2022/05/21


梦像录(2589)

接着前面的梦
老蔡看到我
立马起身打招呼
我说找自行车
这时他老婆
从外面进来
大声问道
“找啥自行车”
老蔡看着我
也不说话
感觉夫妻俩
有点儿不想认账
没想
自行车被我看到
就放在屋角落里
我走上前去
掏出钥匙
要开车锁
心里面想着
我把锁打开了
你们总不能说
这车不是我的
是你们的吧

2022/05/21


梦像录(2590)

接着前面的梦
捣鼓半天
车锁咋也打不开
心里着急起来
我问老蔡
是不是
拿东西捅过
他说没有
心里正奇怪时
一下打开了
老蔡夫妻俩
尴尬笑了笑
他老婆说
“要不是我们
帮你收进屋来
说不定早就
被人搬走了”
心说
这倒也是句实话
跟他们道完谢
才推着自行车
往屋外走去

2022/05/21


梦像录(2591)

作为志愿者
下到社区摸排疫情
在一个单身女人家
她问我能留下来
帮她打个火吗
知道这是句黑话
意思是
满足她一次
我说
“对不起
我还有事儿”
边说边起身朝外走
心里叮嘱自个儿
千万不能回头
再去看她
否则
会不忍心
抛下她的

2022/05/21


梦像录(2592)

穿越到
30多年前
在老家旧宅
家里喂着猪
我拎着食桶
去给猪喂食
见食槽里面
堆着垃圾
用锅铲铲除后
要去打水冲洗
母亲生气道
“你跟猪
讲究个啥
真读书读成了
一个书呆子啊”

2022/05/21



梦像录(2593)

在父母小区
广场东侧路上
看不到面相的
一个黑衣女人
左手臂挽着
一篮子杂草
自南向北
与我迎面走来
怕杂草划伤我脸
赶紧避开了

2022/05/22


梦像录(2594)

我穿了一件
白色包臀裙
母亲看不顺眼
想让我去换掉
“刚才
有个小孩儿
在笑话你下面
跟没穿衣服样”

2022/05/22


梦像录(2595)

西甲联赛
巴塞罗那
5连败后
好不容易
赢了两场
接着又是
一波7连平
心说
谁叫你们
气走梅西
活该落到
这样下场

2022/05/22


梦像录(2596)

妻子一分为二
(并非双胞胎)
一个生活伴侣
一个情感伴侣
晚上九十点钟
前者在窗外
晾衣服
后者跟我
在木桶里
洗着鸳鸯浴
边洗边干上了
前者进来看到后
气得拿起一本书
躺在靠近门口的
她睡的那张床上
背对我们看起来
我们也不忌讳
继续干着

2022/05/22


梦像录(2597)

两条平行公路上
各有十来个人
同向往前走着
他们约好
在前面汇合
一起喝酒去
我和弟弟
走在他们中间
感觉他们喝酒是假
要打架是真
眼看就要
合在一起
弟弟想看热闹
担心两帮人打起来
误把我们
当成另一方的
溅上火星子
我拉上弟弟
撒开腿往回跑

2022/05/22


梦像录(2598)

接着前面的梦
我和弟弟俩
一直往回
跑啊跑
跑到老家旧村东南
小河南边附近
心说
过了河再往北
就是我们村地界
现实中
小河南边
有一条水渠
梦里变成了
一扇玻璃窗
拉开玻璃门
从那儿钻到
窗户北边后
心里一下子
踏实下来
再也不怕了

2022/05/22


梦像录(2599)

上面要来检查
学习笔记
每人一本稿纸
必须全部写完
我还剩几页
问党办主任X
“这样行不行”
她没吭声儿
想了想
决定把后面的
几张空白页
全部撕下来
然后
将前面页码
故意编错
将最后一页
编成第50页

2022/05/22


梦像录(2600)

老家旧宅厨房里
蜂窝煤炉子上
架着口大铁锅
将锅里上满水
准备馏菜时
发现蜂窝煤
快烧过了
这下咋办
换煤需要
把锅端下来
放哪儿好呢
想来想去
最后拿来
一张凳子
侧放在地上
再把锅端起
放在凳子上
将煤换掉了

2022/05/22


梦像录(2601)

早上醒来赖床
跟妻子又干上了
哼哧半天
妻子叫停
我问咋啦
她说已经
兴云布雨过了
我一听懵了
心说
我咋没觉察到呢
莫非人老了后
小弟弟也跟着
感觉迟钝了吗

2022/05/22


梦像录(2602)

妻子学校
举行考试
每个监考老师
胸前别着一块
类似运动员
号码布样的
监考证

2022/05/22


梦像录(2603)

父亲躺坐在
堂屋东墙边的
木质沙发椅上
帮他擦洗脸时
他不停地叫唤
跟哄小孩样
边擦边安慰他
“好了
马上就好哈
不要吵了”

2022/05/22


梦像录(2604)

我家书房
有一台迷你
立式电风扇
外围有个
灰绿色的
方形框子
高约40厘米
宽约25厘米
只有两片
黑色扇叶
开启后
风力柔和
如沐秋风

2022/05/22


梦像录(2605)

女同事J
穿着一套
灰色西装
上衣敞开着
露出白衬衣
双手插在
两侧裤兜里
双腿微微前伸
屁股靠着桌子
站在那儿
一头中分
齐肩短发
贴头披着
因为下端
太过整齐
看上去
仿佛
一位清末
革命党人

2022/05/22


梦像录(2606)

监考时
发现数学试卷上
一道算式简化题
印刷模糊
看不清指数
学生做不了
我一直纠结
阅卷时
怎么给学生打分
才显得公平合理

2022/05/22


梦像录(2607)

邻居周老太病了
她大女儿(养女)
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
双下肢瘫痪的女人
一直在伺候她
她三女儿(亲生女)说
“要不是我姐
服侍老娘
估计她早就
跟我们说拜拜了”

2022/05/23


梦像录(2608)

在父母家
煮面条
没白菜
径直到邻居
周婶家屋后
搭建的一间
敞开式厨房
拿起案板上
一棵包菜
掰了一片
包菜叶儿

2022/05/23


梦像录(2609)

骑自行车
回父母家
刚进小区南口
一个挑担的女人
迎面走过来
忽然想到
小时候
母亲告诉我的
“空手让担子
轻担让重担”
赶紧拐到边儿
让她先过去了

2022/05/23


梦像录(2610)

一个老太太
跟母亲说
“你养的儿子
个个都能干哦
特别是那个
叫朱德华的”
尽管她说的
这个朱德华
无论是姓
还是名儿
都搞错了
但我知道
就是指我

2022/05/23


梦像录(2611)

跟父亲俩
路过一户
人家门前
看到一棵
柿子树
上面结满了
双胞胎黄柿
父亲伸手
摘下一对
给了我

2022/05/23


梦像录(2612)

跟一个老外
在酒吧喝酒
我的酒
只有他的
五分之一
我说
“吧啦吧啦
咱俩干了”
“我酒太多了”
“你酒量大啊”
两人碰了下杯
一仰脖子
都干了
吧啦一词
是老外的母语
意思是喝酒

2022/05/23


梦像录(2613)

骑着自行车
带着女儿
回父母家
沿着老国道
走到圆通寺
这次我走的
虽是非机动车道
但是逆行
迎面而来
一辆灰色小车
眼看要撞上
气恼它速度太快
故意想吓唬下司机
便没有捏刹把
司机急刹车
还是撞上了
感觉问题不大
本想说他几句
就放他走
没想
我还没开口
那人就想走

2022/05/23


梦像录(2614)

接着前面的梦
我一把拉住那人
“干吗
你就想这样
走掉吗
不说送我去医院
拍片检查什么的
至少得看看我
受伤没有啊”
我边说
边把裤腿
撸了起来
真没想到
两小腿当面儿
被碰破皮不说
还各有块淤青
那人倒也爽快
“给你400块钱”
我嫌这个数字
不吉利
“不行
得给500”

2022/05/23


梦像录(2615)

接着前面的梦
那人从屁股兜里
掏出一沓钱给我
转身就走
我也没理会
开始点钱
点着点着
一下懵了
我操
这是一摞土纸
是烧给死人花的
赶紧追过去
把这摞土纸
还给那人
“你咋能这样
糊弄人呢”
“你说咋办
我手上没钱”
“那我可不管
没有钱
你自个儿
想办法去”

2022/05/23


梦像录(2616)

接着前面的梦
那人掏出手机
正要跟朋友求助
一个身穿灰衣服
长得矮胖的男人
打跟前走过
两人认识
这厮问了问
现场情况后
威胁我
“我是律师
对交通法规熟悉
你是逆行
责任在你”
“你别忘了
我骑自行车
走的是非机动车道
你朋友开机动车
走错道儿不说
而且速度太快
属于双重违规”
这厮一下子
哑火了

2022/05/23


梦像录(2617)

接着前面的梦
那两个人
商量了一下
决定把一件皮衣服
拿去附近与人换钱
不多会儿
换来5捆钞票
女儿接过后
一下尖叫起来
“好多钱钱啊”
我走到跟前
要过来一看
全是红色的
面额1元的
破旧纸币
疑似每捆
100张样子
心想
那就这样吧
时间已不早
赶紧回家去

2022/05/23


梦像录(2618)

接着前面的梦
女儿推着自行车
前面走
我把4捆钞票
夹在左腋窝下
手里拿着一捆
边走边数
发现这些钱
搁时间太长
都快霉烂了
经常几张
粘在一起
都分不开
只能粗略
估计多少张
一通数下来
发现每一捆
数量不一
最多也就
70多块钱
少的只有
40多
加在一起
大约300块
只能认栽了

2022/05/23


梦像录(2619)

在父母家
母亲问我
“这段时间
你瘦得厉害
是不是有啥病”
“没有啊”
母亲盯着
我的眼睛
看了又看
含着泪说
“你跟我说实话
是不是
被一只狐狸精
给缠住了
儿啊
不是为娘的说你
你都快60了
怎么不知道收敛呢
赶紧与它分了吧
这东西
专吸男人精血
害死不知多少男人”
我明知道是这样
但还是否认道
“怎么可能呢
是我最近
没休息好”

2022/05/23


梦像录(2620)

在我家厨房摘菜
拔下两棵菜蔸儿
有点儿接近球形
拿在手里溜着
仿佛它们是
两颗健身钢球

2022/05/23


梦像录(2621)

在父母家厨房
边盛锅里的
炒黄瓜
边想着
“今天黄瓜
炒的时间太长
都变成暗色了
仿佛一对谈了
将近10年朋友
还没打算结婚的
男女之间的感情
毫无新鲜感”

2022/05/23


梦像录(2622)

正想着退二线后
先前发下来的制服
没怎么穿过
搁家里浪费了
要送给同事小李子
他身材最接近我
谁知道单位
又在换服装
新制服颜色
和配饰
都改变了
先前制服
宣布作废
现实中换装
已有俩月了

2022/05/23


梦像录(2623)

在父母家橱柜里
发现几根猪骨头
还是一个星期前
片肉留下的
但看上去
没有变色
感觉还新鲜
凑近闻了闻
也没变味儿
拿到水龙头下冲洗
打算剁断了煮土豆
给父亲吃

2022/05/23


梦像录(2624)

在父母家
橱柜抽屉
拉开一道缝儿
再也拉不动了
伸手进去
摸出一把
炼过的
猪板油油渣
一个个看着
像风干的汤圆

2022/05/23


梦像录(2625)

下属单位同事董军
坐在陵园门口台阶上
赖着不走
嘴里一直念叨着
“你们不怂
我也不怂”
他之前在这儿
帮他父母预订的墓地
突然从10万涨到27万
陵园管理处反悔
要他加钱

2022/05/23


梦像录(2626)

家里一只
蓝色水袋
底部破了
一道口儿
本来一直
用它保温
做米酒的
好在如今
天气热了
已可以不
需要它了

2022/05/23


梦像录(2627)

女同事J
来到办公室说
“我昨天夜里
梦见你了”
我压制住兴奋说
“是吗
如果夜里老做梦
晚上睡觉前
先泡泡脚”
“不是
是我想你了”
“不会吧
如果是这样
那我经常梦见你
岂不是
老在想你吗”

2022/05/23


梦像录(2628)

我和战友们
躲在一块
超级大的
被子下面
跟敌人打游击
突然传来一个
不好的消息
我们中有人
叛变了
不知道他
具体位置
上级要求
将其除掉
这下麻烦了
感觉呆哪儿
都不安全
万一那家伙
出现在背后
那我就一命
呜呼了

2022/05/24


梦像录(2629)

在父母家门前
租住父母家的
几个年轻人
(现实中
父母房子
没对外出租)
用遥控器
指挥一个
对称贴着
两面国旗的
灰蓝色
圆柱形飞行器
在空中飞行
因为风力太大
几次都差点儿
掉下来
眼见它
冲向前面邻居家
后墙上窗玻璃
手持遥控器的小伙子
赶紧将其
回收了

2022/05/24


梦像录(2630)

接着前面的梦
飞行器回收后
5个年轻人
(4男1女)
要拿着它
去空旷地方
继续玩
那个姑娘
抢先坐上电动车
跟着3个小伙子走了
剩下一个小伙子
站在那儿
有点儿闷闷不乐
我说你咋不去呢
他苦笑着说
我一个男人
怎么好意思
跟个女孩子
去抢座位呢

2022/05/24


梦像录(2631)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看到一辆250摩托
被一辆两轮电动车
用绳子拉着走
速度还不及
我自行车
看上去非常吃力
心说
这不跟小孩儿
背着大人一样吗

2022/05/24


梦像录(2632)

穿越到大学时代
跟王右玄殷守伟
合租一套房子
周末到了
他俩约我上街去玩
我想独自在家看书
让他们走了
看书久了
觉得没意思
打算锁上门
也上街玩去
转而一想
万一我回来晚了
他们怎么进来呢

2022/05/24


梦像录(2633)

手机上看到
一条最新消息
南京城市人口
截止2022年
5月21日
晚上零点
已突破
一千万大关
气得我将手机关了
这些傻逼记者
完全不懂
啥叫城市人口
跟市域人口
混为一谈

2022/05/24


梦像录(2634)

在路边等车
村民朱明启
开着一辆
破旧小车
从跟前走过
“老大,粘住了”
哦,他车前保险杠上
挂着两个橘色塑料袋
里面各装着
一个纸盒
刚才出门时
路过他家门口
看见他正在发愁
因为一个纸盒破了
里面东西撒了一地
我告诉他
可以用粘胶带
把盒子粘上

2022/05/24


梦像录(2635)

到合肥参加完
同学聚会
要回家时
把东西收拾好了
上厕所方便回来
准备走时
看楼道里
一个女人手里
拿着把太阳伞
忽然想起
我的雨伞
搁在房间
忘收进包里
赶紧回到房间
从一堆杂物里
翻出来后
也没跟同学道别
急匆匆
往酒店外走

2022/05/24


梦像录(2636)

接着前面的梦
从酒店出来
打算去火车站
赶巧那个女人
也要去火车站
我俩边走边聊
我告诉她
火车站当初
为啥要修在
城市东南方向
最主要的原因
在于那边地势高
不容易被水淹没
另一个原因是
城市以后
不打算
往那边发展
这样的话
火车站就不会
破坏城市的整体性

2022/05/24


梦像录(2637)

接着前面的梦
与那个女人
走向公交站
见很多人
在附近走走停停
跟人打听路
她问我
“咱们没走错吧”
“不会的
刚才出门
往这边来时
我的第一反应
就是走反方向了
这就说明
咱们走对了
我在合肥读书
呆了4年
南北总弄反
如果要去北边
出门就往南走”

2022/05/24


梦像录(2638)

接着前面的梦
到公交站台了
那女人一直
抓着我手
不肯松开
生怕走丢似的
抓的时间久了
发现她几乎都
把我当成情侣
身子慢慢
靠了上来
扭头看了看
那女人长相
嗯,还行
配得上咱
便没提醒她挪开
让她继续靠着
给外人的感觉
我俩就是
甜蜜的一对儿

2022/05/24


梦像录(2639)

接着前面的梦
公交站广播
突然响了
说我们等的
那台车坏了
乘车地点
临时更换到
马路对面了
正要走时
发现那女人
依着我身子
打起盹儿
心说
这咋办啊
推醒她吧
不忍心
再不走
不知啥时候
才有车过来
想了想
决定背着她
去马路对面

2022/05/24


梦像录(2640)

接着前面的梦
担心弄醒女人
我边背起她
边跟她轻声细语
讲城市发展规划
应该注意的事项
“一是要关注地势
要有利于建设
二是要关注气候
防止出现沙尘暴
三是要考虑土壤
看后期绿化
是否容易成活”
我的话
仿佛
给她做着
语音按摩似的
她在我后背上
睡得香沉沉的

2022/05/24


梦像录(2641)

带着下属单位
同事李军
到合肥出差
我说这些年
合肥变化太快
以前不足50万人
现在发展到500万
半年前我还来这儿
参加过同学的
孩子婚礼
现在
这一带
又变了
几乎都
认不出来

2022/05/24


梦像录(2642)

在长途车站门口
公交站台等车
想去高铁站
公交车迟迟不来
看到一辆长途班车
卸完客人正要离开
我带着一帮人
跟司机求情
希望他跑一趟
“我们按照公交车
双倍的车费给你”
司机犹豫了一下
答应后
大家蜂拥而上

2022/05/24


梦像录(2643)

圆通寺路
一户人家
临时搭起
一个晾晒架
横在路面上
将道路切断
上面晾晒着
一条灰色
窗帘布
骑车经过
把晾晒架挪开
重新帮忙架设
在路边儿了

2022/05/24



梦像录(2644)

父母邻居秦婶
带着两个孙女
来家里串门
大孙女
已经5、6岁了
身高才80厘米左右
比小孙女矮一个头
已然成了个侏儒
但她在妹妹面前
依旧盛气凌人
说打就打
说骂就骂
我看不过去
上前替小孙女
跟她又是道歉
又是求情
都不管用
最后我说
“你看你
老不长个儿
以后老了
总得指望妹妹
服侍照顾你吧”
她这才放过了

2022/05/25


梦像录(2645)

接着前面的梦
秦婶带着
两个孩子
离开后
我跟母亲说
“没想到
这孩子
个头不高
嘴皮子这么厉害”
小妹在旁边插嘴
“她不知道
多会说呢
彭春禾算是
见过世面的人吧
(以前的村支书)
每次跟她说话
从没说赢过
后来见了她
都不敢
跟她对嘴”

2022/05/25


梦像录(2646)

回到父母家
(既非现在的家
也非过去的旧宅)
看到父亲
穿着一件
灰色旧大衣
拿着把铁锹
在后院里
慢腾腾走着
(父亲患有痴呆症
已卧床一年多了)
眼看他要歪倒
赶紧冲上前去
一把扶住他
把铁锹夺过来
递给小妹拿走了
天空中飘着雪花
不紧不慢
飘落在竹子上
我跟父亲说
“看见没
下雪了”
父亲仍旧呆呆的
看着前面不说话

2022/05/25


梦像录(2647)

单位同事
下沉社区
开展便民服务
呼啦啦来了10多人
到父母家搞卫生
我当然清楚
这就是走个形式
大家只是前来
认认门而已
带着他们
往屋里走
母亲正好
从屋里出来
跟她把情况
简单说了说
母亲着急起来
“你咋不早说呢
家里也没准备啥菜”
“您老别忙活
他们不会
在这儿吃饭的”
“看你说
人家来干活
好意思让人
饿着肚子走吗”

2022/05/25


梦像录(2648)

接着前面的梦
看来了这么多人
母亲赶紧去做饭
在堂屋地上
摆了个超大的
铁皮盒子
里面浸泡着大米
打算用这个煮饭
母亲和小妹
围着铁皮盒子
择米里的杂质
感觉米不够
我拿起水瓢
回头去舀米
脑子进水似的
舀来一瓢谷子
倒进铁皮盒后
一下醒悟过来
只得蹲下去
把谷子
一粒粒拣出来

2022/05/25


梦像录(2649)

穿越到20多年前
退休同事老肖
主持单位工作
带人到铝合金公司执法
被对方打了一顿
回来气不过
派人在公司门前的
那半幅路面上
砌了一座
红船雕塑
将路堵住了
只能走摩托车
自行车和行人
小车和货车
没法儿过去

2022/05/25


梦像录(2650)

用只大瓮
做了满满
一瓮米酒
煮的时候
担心底层
沉淀凝结
把筷子
插到底部
搅了几下

2022/05/25


梦像录(2651)

妻子总嫌我
做事不完美
现实中
这种情况
刚好调了个个儿
经常是我数叨她
做事不动脑筋

2022/05/25


梦像录(2652)

马路边儿
摆着个算命摊
两块电子屏幕
一块显示好运
一块显示坏运
想算命
就拿起遥控器
摁下开关键
心说
这跟抛硬币
有啥区别呢

2022/05/25



梦像录(2653)

买的啤酒
开出一个
中奖瓶盖
想起去年
还有两个
中奖瓶盖
没有兑奖
拿出一看
发现跟今年的
中奖数字颜色
不一样
心里嘀咕道
小卖店老板
该不会
拒绝兑
去年的奖吧

2022/05/26


梦像录(2654)

在一座偏远的
水电站上班
晚上值夜班
与1990年代初
在乡下开展社教工作
驻村时
房东二女儿
董琼丽搭班
跟她聊天儿
得知她
与当时一起驻村的
另一个队员严贵狗
在谈恋爱
问她们啥时结婚
她苦笑了下说
“他还没求婚呢”
“这事儿好办
我现在就来
做他思想工作”

2022/05/26


梦像录(2655)

接着前面的梦
我掏出手机
跟严贵狗打电话
他问我有啥事儿
声音很小
疑似在开会
我单刀直入
“你们都30好几了
咋还不考虑结婚呢
你啥时跟小董求婚”
他支支吾吾
我说
“还等啥啊
择日不如撞日
就定在今天吧”
电话一下
没了信号
一看
他挂掉了
心里头一惊
完蛋了完蛋了
这小子变心了
我该怎么
跟小董说呢

2022/05/26


梦像录(2656)

接着前面的梦
收起手机
我跟小董
撒谎说
“贵狗那边
忙着呢
他在开会
不方便讲话”
小董笑着说
“我知道
他最近
一直都这样
听说他们
一款新产品
马上要上市”
“那就再等等吧
10多年都等了
也不在乎
一月俩月的”
我说话语气
越来越弱
眼睛都不敢
看着她

2022/05/26


梦像录(2657)

接着前面的梦
眼看时间不早
将近10点钟
该下班了
小董去洗手间了
我开始换下工作服
打算回家
这会儿
忽然想起
这地方距离我家
有100多公里
骑自行车回去
正常情况下
得10个小时
到家就是明天
上午8点以后
荒山野岭的
一个人走夜路
还真有点儿害怕

2022/05/26


梦像录(2658)

接着前面的梦
一边想着
路上如果
出现状况
该如何应对
一边穿衣服
发现我手套
不见了
找了半天
在小董的
一堆衣服里
找出来戴上后
见她还没
从洗手间出来
心说
再等等吧
等她出来
打个招呼再走
大不了再耽搁
几分钟

2022/05/26


梦像录(2659)

夜里12点
市实验中学
才下晚自习
没车接的孩子们
自个儿骑自行车
火急火燎地
往家里赶

2022/05/26


梦像录(2660)

单位打算
召开大会
会议条桌
摆好了
还差一些椅子
工作人员搬来
一批小藤编椅
看上去太矮
我拿出一张
坐下试了试
感觉还行
转而一想
像我这样个头的人
未必有一半儿
大多数人
个儿都不高
这该咋办呢

2022/05/26


梦像录(2661)

在家庭群里
群聊完后
直接关屏
没多会儿
突然来了
一个诗歌灵感
开屏记下后
再次关掉
忽然想起
记错地方
不是自己
发给自己
赶紧开屏
把它撤回了

2022/05/26


梦像录(2662)

副省长兼
公安厅长
下乡视察
一个农民模样的男人
端着一把猎枪
突然冲了过来
看样子
想报复他
他把手一挥
几个便衣冲上去
将那人按倒在地上
副省长连滚带爬逃脱后
一边整理西服
一边说道
“小样儿
跟我玩这个
看我怎么弄死你”

2022/05/26


梦像录(2663)

女同事D
结婚20年
想补办婚礼
买了很多东西
让同事们前去
帮她参谋参谋
走进大厅
里面摆满了
各种各样的家具
以紫色为主打
见女同事J进来
我说
“真没必要
搞得这么铺张
而且紫色
也不好看”
边说边看见
我当年的婚床
竟然也在里面
看上去
有些变形
走到跟前
拿手摸了摸
发现并没有
是光线造成的

2022/05/26


梦像录(2664)

接着前面的梦
正在大厅里
转着看着
发现弟媳
在里面忙活
挪开东西后
蹲在地上擦地板
这会儿
这些东西都变成
她置办的
看她不高兴
猜到她听见
我刚才的话了
赶紧打圆场说
“不是我爱说
你们赚钱
也不容易
真没必
要买这么多
毕竟补办婚礼
不可能办得
跟现在的
年轻人那样”

2022/05/26


梦像录(2665)

接着前面的梦
正跟弟媳说着
两个男人走进来
他们还在
帮弟媳送货
其中一个
看了我一眼说
“姐啊
不是我多嘴
你买的东西
真的太多了
特别是这些
用来装饰
婚礼现场的
跟你说吧
上次一个富豪
也没买你这么多”
弟媳蹲在地上
继续擦她的地板
不吭声儿

2022/05/26


梦像录(2666)

疑似同事
在家餐厅
办酒席
感觉菜不合口味
只能就着米饭
跟人喝酒
从没哪餐饭
像这次一样
吃得如此艰难
心说
这会儿
如果有一盘花生米
和一碟儿腌菜
那就是
人间美味了
眼见别人
都吃完离席而去
赶紧扒了几口米饭
扔下碗筷
跟着出来了

2022/05/26


梦像录(2667)

接着前面的梦
外面下着小雨
撑开雨伞
往单位走
打算去那儿
骑上自行车
回家午休
到单位后
忽然想起
没必要来回折腾
可在办公室沙发上
躺一躺
把外套脱下
盖在身上
哦,想起来了
以前带来的薄被
还放在书柜底下
只是很久没用
估计有异味儿
摊开敞一敞
应该没事儿

2022/05/26


梦像录(2668)

接着前面的梦
走进楼道
看见一把雨伞
搁在地上
一眼认出
是女同事J的
原来她吃完酒席
也没回家
听到身后平移门
关闭的声音
心说
孤男寡女关在楼里
别人指定会说闲话
以为我俩之间
关系不对劲儿
边走边想
哦,有了
到办公室后
给门卫打电话
让他把平移门
打开固定好
今儿酒喝多了
如果有啥事儿
进出办公楼方便
撑上两小时
熬到上班时间
那就没事儿了

2022/05/26


梦像录(2669)

皇上夜寝前
跟贴身太监说
“今儿破例
不翻牌子
朕点谁是谁”
他说出一个名字
那个妃子抬起头
发现长相
并不咋样
这时
其他妃子
相继抬起头
一个比一个
漂亮

2022/05/26


梦像录(2670)

微信朋友圈里
诗人图雅
发了一张画作
沈浩波在底下评论说
“画中颜料的色差
形成了一个‘不’字”
我仔细看了又看
愣是没看出来

2022/05/26


梦像录(2671)

路过毛家河
见几个环卫工
站在水里清除
凋敝的荷叶
我脱口而出
“落荷不是无情物
化作污泥更护花”

2022/05/26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