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四首)

◎泉声



空洞

在一处斜坡上。
我从左至右,从右至左
品味遥远山脊。
延伸进我的思维,
哪一些词语才能组成,
准确的诗句。
哪怕只有一行,
但必须“惊世鸣人”。
我知道
不该是降临的时候;
也清楚,仅仅靠勤奋
是不一定得来的。
可能我预备不足,
无法成全他的期许;
可能,另有原因,
迟迟不肯授予。我想起上了年纪,
私藏钱财的方法——
一层层裹紧
埋入陈粮老缸,
或,箱底。
让时光把他忘记。
等重见天日,甚至,
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些东西。
到那时
坐过的这片草地,
我曾经的注视
就是一句,或,
一首诗的漩涡。
一个无物而又饱满的空洞。
2022.5.22


一个有雾的早上

雾色增添的亮度,
可能扰乱了鸟儿们的生物钟。
嘁嘁喳喳的,
少了些平日从容。

一只猫在墙头上,
想起一句外国诗。
墙面上,简笔画的李白,
正举起酒杯伸向
一个茶碗大的月亮。

我从里沟往外走,
过去公路就是河道。
对岸小村,仿佛还是东汉末年,
王莽撵刘秀时的模样。
配合我的想像,
村西头应时飘来一声鸡叫。

我回来的路上,
就像一场热闹过后,
瞬时感觉没有来由的空。
那会儿的目光,恰好落在阳光里的
一堵白墙上。

房屋、山林、村街和小河,
一切恢复了原样。
有人对面走来,
恍惚是我。
他的今天,会不会与昨天一样
2022.5.24


一个飘雪的清晨

雪,飘在山路上。
我在纷纷扬扬的寂静里,
像读一篇随笔。
他引用着这个世界,
最美的诗句。

行笔舒缓,但有时会有风
造就几处湍急。
(瞧,黑色的栎树林。)
这也恰好契合了你
习惯的语气。

寄希望一只鸟,
不同于弗罗斯特“柴垛”里
那样的也无所谓。
即使一只蓝鹊,
在尚未覆盖好的麦地,
几个坟头,
飞来走去。

我会停下,听,
没有了我自己的脚步声,
还能出现什么东西。
大多时候除了耳鸣,
一片死寂。

这个清晨的飘雪,
在我有限的阅读里,
是“先抑后扬”的范文。
不然,我不会多次往返
加重痕迹。
2020.5.25


河湾

洪水过后,我又一次去
一个熟悉的河湾。十分陌生。

整个河滩仿佛
正在举办现代雕塑展——
一组头盔;半个左边的人;
嚎叫着的
猛兽,如狼似虎;
一只没有攥紧拳头的手,
像,也不像。
更不具象的
我把它统称为器皿,
存储灵魂,应该多种多样。

一片水波般的
沙地,如同铸件刚刚脱模。
它们仿造的是,
哪一片荒漠?哪一个星球
的局部意象?

石头、流水、砂砾,
还有这首小诗不能触及的事物。
他们在河床上,犹如僧人,
修炼着各自的“孤独”?


突然明白我来此目的,
真正的本意在目的之外。
2022.5.26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