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存货

◎缎轻轻(王风)



存货

我手里的存货,曾经过辗转的交易
物流、货车、志愿者的手,最终抵达这幢楼
这间屋,搬迁不足三年,鹅黄墙壁 
斑驳储物间,随意堆放着
存货。静物,蹲在虚假平静的顶点

天,阴晴不定,铲冰箱壁
薄冰。晨起照镜,雀斑加深
镜中过于熟悉的形象,像一件人间的存货


捣柠檬

捣碎一颗柠檬,在酸汁里看微生物在杯中狂舞扭曲
酸到掉牙,一口饮尽,这仁慈的酸与湿润口感
麻木的舌头让我一无所知


海马狂欢

闭眼,祈求一张睡眠的许可证
黯蓝海洋中竖立的海马
它绝美且忧郁,身如虫洞幽深
物种恩典,死亡才能让海
轻盈地摇晃……睡着

常忧虑此世,何处是故乡,何处是乡
我是海马吗?曾搁浅在礁石上
看过商人精明,也窥视过
狂欢节贴满金片的服装!小丑红鼻子!


白纸

我们曾在黄浦江畔观看一艘艘观光船
又去洋山港 ,货轮载满粮食
停泊于口岸,风车伫立在东海里
男孩从车窗探出脑袋,说嗨!

一切比预料的更快,也比人们倚靠的
更松垮,当白纸中伸出贪欲的手指
食物闪耀起橘色,紫色的霉斑
白昼如谜,夜色怒绽
光摧毁栅栏,意识迸发出同情的岩浆 

认识饥饿,金融,科学,慈爱与疾病
春天里塞着揉成一团的白纸,你我藏在褶皱里




飞溅


主妇站在厨房,掌心沾着鱼腥味
不可避免,无处可匿

圣人有白发、布满褶皱的前额
他具备智慧与贪婪,朱红色祭衣……
而她有第四十八天,鼓胀的脸颊
砧板上,鱼的神经元,正变成小小的颗粒

鱼眼发白,瞪视荒谬
反重力、龙头水珠飞贱
她感叹
“这不同寻常,苦春罢了”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