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梁山伯与祝英台

◎天然石



后梁山伯与祝英台

祝英台:(自言自语)

你以为我还爱着你,你便如此不把我
放在心上。你当然有权利这样做,但
你必须明白你弄错了,一开始就错
了,彻头彻尾的错。我的确爱过你,
不过那个时刻早已沦落为历史,不可能
复返,难以复制重现。那时候我以为
你像外表上看上去那样睿智,阳光,
果断。我错了,一塌糊涂,尤其是当
我深入了解你,我发现外表只不过是
个假象。你其实是一个怯弱的人,头脑
混沌,犹豫不决,缺乏逻辑,像一般
读书人一样世俗。就拿我的身份来说吧,
这很有必要。我想自从我迈入书院门口
的那一刻起,几乎所有人都发现我是女
人了,这从他们的眼神中很容易就可以
看出来,毕竟男人和女人的差别是有目
共睹的。无论一个女人如何装扮,学样,
混在男人堆里,但女人就是女人,像鹤立
鸡群一样,一目了然。他们之所以没有
揭发我,我想主要是迫于老师的威严——
他的确是威严的,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
程度,事实就是明证。但好在我骗过了
他——不如说我说服了他——用一幅字
画,耗费了我二十两银子,但显然是值
得的。我曾四下稍稍散播说我是老师的
侄子,因为某种厉害关系,不便透露身
份,希望他们能保守秘密。他们倒是答应
得爽快(现在看来是各怀鬼胎。)尽管
看上去将信将疑(这正是他们的狡猾之
处。)不过秘密总算守住了。我想以你
的聪明才智理应早已识破真相了,所以
在你面前我几乎卸下了伪装,就差点卸
下男装换上女装了,为了增进感情。可是
我发现我又错了,你竟把我当成了实实
在在的男人,甚至还想和我结拜成兄弟,
这实在荒唐。我自然一再推脱,以致于你
认为我太过傲慢,不识抬举,从而有意远
离我,害得我一时竟不知所措。那时我才
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我竟陷入爱情无法
自拔了。面对我的一再的暗示,你却视而
不见,这实在让我发狂。我决心向你表白
了,就差把一切和盘托出了,可你只是揶揄
说我是在开玩笑,说一个男人爱上另一
个男人,这实在骇人听闻。你甚至因此
更加冷落我了。我发现你并非像看上去
那样聪明,尽管你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当然我的也不差,为了照顾你男子汉的尊严,
我故意把名次排在你后面,拿第一名对我来
说轻而易举。)可是为人实在是迂腐,封建,
不开窍。和这样的人共度余生会幸福吗?于是
我决定换个方式打量你。果然,你并非良伴,
无论从哪个方面考量都是如此:你并非想象
中的那样善解人意;情商太低;也许可算知
书达理,但太过固执;行事循规蹈矩,缺乏
创新;缺乏洞察力;胆小怕事……也许做兄
弟更为合适。于是,如你所愿,我们果真结
拜成了兄弟,我的爱也在那一刻消失殆尽。

梁山伯:(自言自语)

有一个女孩爱上了我,如此疯狂实在让人
害怕。她女扮男装降临在我身旁(我不知
道她是如何做到的,这里是禁止女子入内
的学府。一旦发现女子入内,会遭鞭打和
游街示众,作为女人的余生也就此完了。
这太不公正了,不知谁定的混账规则,愿
他一生做鳏夫。)仿佛专为我而来,在我
面前搔首弄姿——不可否认,一个十足的
美人;频频示爱——让人猝不及防。我曾
不止一次明示或暗示过,但全然无用,她已
被爱神俘获,不能自己。每当此刻,我不得
不装痴卖傻,敷衍塞责,但收效甚微。我
甚至提出要和她结拜成兄弟,以打消她的
疯狂举动,为此我也几近发疯。但有什么
办法呢?我不可能让她知道我也是个女孩,
否则我会被退学,这会葬送我的一生。我
不知道她是如何蒙混过关的,你大老远明
明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女人,尽管她故意
装扮男人的样子行事;但太过刻意了,表演
实在太拙劣,处处捉襟见肘,我怀疑她根本
就不了解男人;但偏偏就是无人看出她的身
份,包括那位古板、严厉、苛刻的老学究——
表面上看的确如此。这太不正常了,一定有猫
腻。我曾为此试探过她,她似乎很谨慎,对
此只字不提,总是用示爱来掩饰。后来我才
知道,原来私下里人人都知道,她故意让他们
知道的所谓秘密,唯独我除外。不过骗鬼呢,
事情绝不可能如此简单。我本想探个究竟但
又怕节外生枝,暴露自己的身份,得不偿失,
只好就此作罢。可是突然间她不在纠缠我了,
天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固然避免了许多麻
烦,但却隐隐让人感到不安。莫非她已发现
我的秘密——不可能,因为我向来时时警惕,
处处小心,尤其是在此事上。不过也说不
准——以女人的直觉看,接下来一定会发生
不可思议的事。果然她大大咧咧地向我走
来,一身酒气,颇有几分男子气概,搂着我
的肩膀,坦然泰然要和我结拜成兄弟,我自
然一口答应了。自此我看到她眼中的爱意消
失了,萌生的只有兄弟情义,这让人如释重
负,又不免有些失落。没有她纠缠的日子,
一切反而平淡如水,我发现我已习惯了她的
纠缠,现在我不得不去习惯她的离开。这并
非易事,这让人太不习惯。当我发现我对她
不仅仅是兄弟情义时,我顿时感到无比震惊,
我竟爱上了她:一个女孩爱上了另一个女孩,
天啊,这可能吗?我发疯了吗?显然没有,
事实如此。我开始产生不自觉地去接近她举
动,是出于暧昧而非友谊,这反而搞得她有
点不适。现在她开始故意回避我了,这当然
让我更加不适,我竟疯狂地爱上她了。我不
可救药了。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教书先生:

荒唐事年年有,今年的事特荒唐。一个女孩
子(为了照拂她的名誉,姑且称为A。)女
扮男装溜进我的学堂,仿佛只为爱上另一个
女扮男装溜进我学堂的女学生(姑且称为B。)
A爱上了B,显然已不可自拔,疯狂示爱。B却
不为所动,故意回避,表面上看的确如此。
A似乎心灰意冷,表面上看的确如此。停止
了示爱。B呢,好像挺如愿,又好像若有所失,
发现自己竟爱上了A,荒唐的发现。荒唐的爱
情。B开始主动示爱A,A反而有了戒心,故意
回避,表面上来的确如此。我想她们应该都
发现了对方是女子了。不过为何会这样呢?
这怎能被允许?我该怎么办?装作没看见?
我可不想毁了她们。谁能给我出个主意?算了
看来最好还是我自己拿主意,免得节外生枝?

同学甲:

学院里竟有两位女学生?先生竟然不知道?!
监管人员故意装瞎吗?还是说学堂已对
女子开放?果真如此这倒不错,实在不该
歧视女子——我为我以前的行为感到羞
愧。就说眼前的这两位,无论哪方面讲
都比大多数男子强百倍,当然也包括我
自己。应该让她们接受同样的教育,她们
丝毫不比男子差。不过话说回来,没听
说对女子开放学堂啊,果真如此她们就
危险了。太不可思议了,得提醒她们。

同学乙:

不可思议,荒诞不羁,是眼睛在欺骗?
还是耳朵在作怪?两个女学生相爱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我原以为她决绝
地拒绝我,只是因为我配不上她?这方面
我有自知之明,谁知她早已心有所属——
另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有两个女学生?监管
部门是吃白食的吗?哎呀,遭了,大事不妙。

同学丙:

(半夜去茅房小解,听到花坛旁竹林里两个女子在互吐真情,惊讶不已。认出她们时不禁惊呼,担心被听到——看看没人听到赶忙捂嘴。)

两个女同学——千真万确,爱上了彼此。
闻所未闻,难以置信,难道这被允许吗?
我得去找先生求证,太可怕了,不合常理。

(监管部门客厅。先生,监管人丁,监管人丙。)

监管人丁:

您老先生倒是拿个主意,这事该这么办?这
可是明文禁止的事,搁以前这是要杀头的。

监管人丙:

这事非同小可,不可思议,荒诞离奇,我们
实在不该喝先生您的酒,看来我们都要因此
遭殃了。您可不能放任不管,您先生有何高见?

先生:

不至于——我来想办法,一切有我呢?不过
这事一定不能张扬,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两个女孩子也会葬送余生,设想假如她们是
你们的孩子,她们只是年少轻狂,一时糊涂
无知罢了。我来想法子平息此事,只是需要
点时间,切勿声张,等我回来——去去就回。

(在学院门口,发现人头攒动,吵吵嚷嚷,热闹非凡,大家在看一张新贴上的告示,上面写着:为了发现更多人才,好为国效力,自今日起不再禁止女子进学堂读书。)

2021.1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