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2461~2574)

◎闻九排



梦像录(2461)

妻子抱着外孙把尿
小家伙刚要尿出来
妻子动了一下
结果给打断了
只尿出一滴
挂在小雀鸟嘴上
妻子接着给他把尿
外孙不尿了
拿手抓了下
自个儿的雀鸟
然后往嘴里放
妻子见后
哈哈大笑起来

2022/05/14


梦像录(2462)

舅舅去世半年
加上113天后
舅妈也走了
醒来
扳着指头
算了算
竟然差一天
就吻合上了

2022/05/14


梦像录(2463)

父亲下眼睑
糊满了眼屎
我拿着把小刀
用刀背
帮父亲
将眼屎
刮干净了

2022/05/14


梦像录(2464)

阳台护窗下部
格栅间隙太大了
别说外孙
一个岁半的小孩子
就是10多岁的大孩子
甚至一个小个儿成人
也能钻过去
得赶紧找人
把格栅
再加密点儿

2022/05/14


梦像录(2465)

父母邻居老胡
将屋后路牙子边儿
长着的野草铲掉
就不管了
邻居周婶帮他
在清运那些野草
母亲说
她想用热心快肠
掩盖偷东西行为

2022/05/15


梦像录(2466)

睡觉时候
枕头左边
搁着一个
奶粉盒
手机就放在
盒盖儿上面
方便夜里起来
在手机上写诗

2022/05/15


梦像录(2467)

运载集装箱的大货车
必须在车体四周
各贴上一条
新冠疫情防控标语
才允许上路行驶
看车厢右侧标语
没有贴好
我走到跟前
将广告布一头
扎在车厢插闩上
这么一来
最后一个字
就看不见了
心想
这个应该
没有大碍吧
然后把手一挥
叫司机去发了

2022/05/15


梦像录(2468)

母亲节这天
大妹在群里
给母亲发了
一条语音
“妈妈
祝您生日快乐”

2022/05/15


梦像录(2469)

环城东路东侧
一溜儿苍蝇馆子
下厨的准备工作
全都做好了
店主们无事
都坐在门口
玩手机
等着做工的人
下班来吃饭

2022/05/15


梦像录(2470)

下属单位
同事小陈
要去医院看病
问我要以前病历
想看看医生
在病历本上
写了些什么
在办公室
资料柜的
抽屉里
翻来翻去找
只看到一份
多年前的
体检报告
他恳求我
再找找看
结果又找出一份
跟高考试卷样的
连页合同

2022/05/15


梦像录(2471)

接着前面的梦
我跟小陈说
其实我病历本上
并没记载什么
上次看病时
一边排队等候
一边跟人聊天
把我的病情
都一五一十
说出来了
轮到我看时
医生都没问我
直接开了处方
那个医生
是原二医院
院长的大儿子
也是我妹夫的
一个远房堂哥
他虽不认得我
但我认得他

2022/05/15


梦像录(2472)

接着前面的梦
看小陈有点儿
畏畏缩缩的
不敢去医院
我说
“我带你去吧”
走到医院门口
遇到初中同学刘兴安
站在一根柱子跟前
很多年不见
想试一试
看他是否记得我
便没有急着开口
跟他打招呼
看他作何反应
我跟小陈边聊着
边往住院部走去
同时用眼睛余光
看着刘兴安
他看我一眼
竟然丝毫没反应

2022/05/15


梦像录(2473)

接着前面的梦
见刘兴安
没有搭理我
心说
看来这家伙
可能把我忘记了
先陪小陈看病吧
待会儿出来
再跟他好好叙旧
走在通往住院部的
廊道里
忽然想起
还没戴口罩
赶紧从衬衣兜里
拿出口罩戴上
小陈突然叫起来
“完了
我没拿口罩
今儿就算了
下次再来吧”
返回去找刘兴安
这家伙
已不知去向

2022/05/15


梦像录(2474)

从父母家出来
想起小区路边
一丛灌木下
长着一棵
野生小白菜
打算拔回去
煮面条吃
走到跟前
顿时傻眼儿了
这棵白菜被人
用脚踩碎了

2022/05/15


梦像录(2475)

一只乌鸦
在路边觅食
看上去
特扎眼
嘴巴
翅膀
尾巴
全都镶上了
柠檬黄边儿

2022/05/15


梦像录(2476)

1000米的
超长钻杆
一直往地下钻着
速度越来越慢
后来停顿了一下
又退出一米左右
最后彻底
停下不动了

2022/05/15



梦像录(2477)

在老家旧村
离家100多米远的
藕塘东头
拿着一张渔网
撒下去
收网拖起
发现里面
只有一条
小麦穗鱼
扔掉没要
撒下第二网
这次没撒开
整张网
窝在一起
罩住的水面
还不足半平米
打算拉起来后
重新撒一网
突然感觉
网猛地
往下一沉
啊哈
运气真他妈好啊
竟然网住大鱼了

2022/05/16


梦像录(2478)

接着前面的梦
知道这口池塘
被村民朱明安
承包了
心说
如果被他发现
肯定会找到我家里
不仅要把鱼拿走
还得让我
赔偿损失
一边往岸边拖网
一边观看了下
周围情况
看见藕塘西头
有一群孩子
朝这边儿张望
于是拿定主意
如果捞起来的
是喂养的鱼
就放回池塘里

2022/05/16


梦像录(2479)

接着前面的梦
把网拖上岸来
里面并没有大鱼
只有十几条
各种各样的小鱼
每条鱼
也就二两左右
不过
里面夹杂着
几条小鲢鱼
小胖头鱼
逐个把它们
挑出来
往水塘里扔着时
远房大堂哥的儿子
跑过来了
“叔,怕个鸡蛋
你只管拿回家去
看他能把你咋样
说是他承包下来
他又没给村里
上交一分钱”

2022/05/16


梦像录(2480)

接着前面的梦
我跟远房侄儿说
这些家养的鱼太小
吃起来味道也不好
何必为它
与人家发生争执呢
就算不要它们
剩下的野生鱼
也差不多
够干煸一盘了
站起身
看到刚才扔的
那些小鲢鱼
小胖头鱼
躺在岸边杂草上
并没落到水里
又走上前去
把它们
一个个捡起
扔进水里
看着它们游走
心里才踏实下来

2022/05/16


梦像录(2481)

接着前面的梦
收拾渔网时
看见水里
有一条几斤重的
大锦鲤
远房侄儿让我
把它捞起来
我说
“这鱼不好吃
而且吃了
也不吉祥”
刚把渔网收拾好
又有两个村民
拿着粘网
下水散开
心说
赶紧走吧
现在人多起来
说不定朱明安
马上就要赶来
如果呆在这儿
还得跟他
费半天口舌
说我没捕捞
他喂养的鱼
搞不好
连这些野生鱼
他也不让我拿走

2022/05/16


梦像录(2482)

接着前面的梦
拎着渔网
和几条野生鱼
快走到家门口时
感觉今儿捕的鱼
份量有点儿少
打算放回家后
喝上一口茶
再去村南
小河里
撒几网
先前之所以没去
是嫌河里水草太多
网撒下去
落不到水底
鱼很容易钻走
这会儿
有这些鱼保底
再去捕几条
就可以凑够
一盘鱼了

2022/05/16


梦像录(2483)

接着前面的梦
走进家里
看见母亲
在厨房准备做饭
女儿在父母房间
拿着扫帚扫地
刚要转身出门
突然听到女儿
大哭大闹起来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进去一看
坏事儿了
女儿生完孩子后
长时间产后抑郁
感觉这会儿
已不再是
抑郁症了
而是已发展成
精神分裂症

2022/05/16


梦像录(2484)

接着前面的梦
面对女儿
突发的这种情况
我束手无策
只是走到跟前
抱着她
不停地问道
“怎么了
女儿
好女儿
好女儿
咱们先冷静下来
先冷静下来再说”
女儿情绪
完全失控了
继续大喊大叫
在我怀里挣扎着
我俩一下
歪倒在床上

2022/05/16


梦像录(2485)

接着前面的梦
坐起来后
我紧紧抱住女儿
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女儿边疯狂挣扎着
拿手指甲
划着我手臂
边往外面走
我一点儿办法
都没有
慌乱中
语无伦次
不停地求她
“你是好妈妈
你是好妈妈”
试图唤醒
她的母爱
可能想到外孙了
女儿瞪我一眼后
果然变得
温顺了一些

2022/05/16


梦像录(2486)

在父母家
从冰箱里面
拿出个苹果
发现上面
有块地方
被戳破后
跟个小窑洞似的
里住着一群蚂蚁
赶紧拿到水龙头下
放水将蚂蚁
冲走了

2022/05/16


梦像录(2487)

出差回来路上
接到岳母
打来的电话
说她一个远房亲戚
想跟我咨询一下
她儿子
报考大学的事儿
电话随即
转给那个女人
她做完几句
自我介绍
我说明白
她是谁了
她接着说起
她自己对儿子
报考学校的想法
问她儿子
啥态度
她说
他一个孩子
懂得啥呀

2022/05/16


梦像录(2488)

接着前面到梦
听女人说完
我说
“我很理解
你的心情
不过
我得说一句
现在社会变了
跟以前大不一样
你这些想法
不说过时了
也差不多
不管用了”
正说着
信号突然没了
听不到对方说话
眼看车子
路过南郊
岳父母家
我决定下车
去岳父母家
跟那女人
当面儿
谈谈我的想法

2022/05/16


梦像录(2489)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岳父母门口
信号突然恢复了
我在电话里
跟那女人说
“我已经到了
我妈家门口儿
你在哪儿”
那女人还没说话
岳母突然走到跟前来
“你咋这么快呀”
“刚好路过这边”
岳母回头
正要喊那女人过来
刚巧那女人已到跟前
进到院里
发现妻子二舅
已经坐在那儿
那女人
是二舅妈的
娘家亲戚

2022/05/16


梦像录(2490)

接着前面的梦
正要跟二舅讲话
突然想起
早上出门时
把假牙卸下来
还没戴上
不敢开口
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
一边往屋里走
一边从公文包里
掏出假牙
走进洗手间
拧开水龙头
冲洗干净
戴好后
这才走出来
跟二舅和那个女人
就报考的事儿
讨论起来

2022/05/16


梦像录(2491)

接着前面的梦
那女人又把前面
讲过的话
重复了一遍
二舅也跟着
强调一遍
我说
“你们思想
都落伍了
现在学什么专业
都不成问题
关键是
他个人喜欢
才能学得好
以后就业
才好找工作”
我刚开了个头
二舅和那女人
就跟我急起来
眼见跟他们
说不通
只得改变
讲话策略

2022/05/16


梦像录(2492)

接着前面的梦
我跟二舅
和那个女人说
“那你们
就这样对他说吧
不管选啥专业
反正不能出来当工人
要求他进入行政事业单位
这样的好处是
一来工作稳定
旱涝保收
二来工作舒服
不用在车间
累得黑汗水流的
三来
日后发展得好
有出息了
亲戚朋友
找他办事儿
可以帮个忙”

2022/05/16


梦像录(2493)

在父母家厨房
帮着母亲做饭
读高中的儿子
(现实中
只有一个女儿)
从后门冲进来
我告诉他
“家里来客人了
你去堂屋跟人
打个招呼吧”
话音刚落
儿子嗖的一声
就冲出去了
忽然想起
这些表叔
儿子还是
2、3岁时见过
现在肯定不认识
连忙赶出来
帮他做介绍

2022/05/16


梦像录(2494)

接着前面的梦
来到堂屋
儿子果然杵在那儿
不知道如何叫表叔们
我走上前去
“这是小姨太奶奶家的表爷爷
这是大舅太爷家的大表爷爷
这是大舅太爷家的二表爷爷
这是二舅太爷家的二表爷爷
这是……”
儿子一下急了
“等等,等等
这么多人
这么拗口
我记不住
你一个个说吧”
表叔们一下笑了
“莫为难孩子
叫一声表爷爷
就够了”

2022/05/16


梦像录(2495)

微信朋友圈
看到诗人侯马
发了3张
诗歌图片
一张一首诗
《出访格瓦拉》
《格瓦拉的警察》
《格瓦拉的修女》
想点开放大
读诗歌内容
咋也点不开

2022/05/16


梦像录(2496)

在报社附近的
十字路口东侧
骑着自行车
自北向南
绿灯还剩6秒
正常情况下
完全可以
横过马路
没想
东西方向上
一群电动车
见南北方向
没机动车通行
它们一窝蜂地
冲过斑马线
我只得停下
等下一次绿灯

2022/05/16


梦像录(2497)

妻子和女儿
带外孙睡觉
夜里听到
小家伙吵闹
去厕所方便完
进到她们房间
想瞧瞧小家伙
女儿惊叫起来
“爸爸
你把孩子
拉的屎粑粑
给踩了”
抬脚一看
左边鞋底
果然粘着
黄色秽物

2022/05/17


梦像录(2498)

跟众位
舅表姐表姐夫
和表弟弟媳们
一共10多个人
出门游玩
从舅舅家出来后
我说
“你们走前面
我走后面吧”
大表姐说
“你前面走
待会儿
好帮我们买票”
“我比你们快
一会儿
直接飞过去”
让过他们后
我站定下来
嘴里念叨着
“起——”
整个人
仿佛
一枚火箭
顷刻间
垂直升向空中
风从耳边
呼啸而过

2022/05/17


梦像录(2499)

在一楼窗前
端着茶杯喝茶
不小心
将杯盖里面的
橡皮圈儿
掉到窗外去了
尽管窗台有点儿高
还是打那儿翻出去
捡起来了

2022/05/17


梦像录(2500)

在金山大道
与新大街的
交叉路口
东南角儿
杵着一栋
破旧楼房
后面有个
不太大的院儿
里面空荡荡的
心说
这地方
倒方便停车的
只是面积
有点儿小
停不了多少
初略估算了下
大概可以设置
12个停车位

2022/05/17


梦像录(2501)

接着前的梦
抬头数了数
一共9层
两个单元
底下一层
是门面房
没有住人
即便顶楼
也不住人
那也得有
28户人家
显然
按照国家标准
老城区停车位系数
取0.8
也不够啊
再一想
7层以上
必须安装电梯
还得设计安全通道
不禁纳闷儿
当初怎么会
这样设计建设呢
真是太不划算了

2022/05/17


梦像录(2502)

下沉社区搞服务
一个人承包下
一座小院的
清洁卫生
打扫干净后
正准备离开
二楼一个大姐
眼神比我好多了
指着西墙边儿说
“那地方
还有一片
瓜子壳儿”
在她遥控下
找到那片瓜子壳
用扫帚
将它扫进了
垃圾撮里

2022/05/17


梦像录(2503)

在好又多超市门前
清扫完路面
一个大姐想
我用自行车
捎她一程
带上她走了30多米
来到十字路口
等信号灯
回头发现
扫帚和垃圾撮
摆在隔离栏旁边
影响交通
又返回去
把它挪到人行道上
一棵香樟树旁边

2022/05/17


梦像录(2504)

母亲洗碗的抹布
看上去太脏了
急得我冲到跟前
一把给夺了下来
“您老怎么
又用它洗碗啊”
边说边将这块抹布
拿到后门口
扔进了
垃圾桶里

2022/05/17


梦像录(2505)

拿着把剪刀
在父母家屋后
采摘枇杷果儿
脑子进水
剪下一团
青色的
枇杷果儿
一看不能吃
随手扔进菜园里
让它变肥料去吧

2022/05/17


梦像录(2506)

见父母家屋后
一盆栀子花树
叶儿都白了
疑似缺少营养
我拿出把钢纤
帮它松完土后
又给它浇足了
下水道的污水
心说
这下它该
长青秀了吧

2022/05/17


梦像录(2507)

发扬愚公移山精神
母亲用一把钢筋铲
将屋后一棵
将近一米长
有水桶粗的
树兜子
挖起来
扔在门前地上

2022/05/17


梦像录(2508)

家里地上
躺着一把
半米长把柄的
棕色大刷子
不知打哪儿来的
也不知干啥用的

2022/05/17


梦像录(2509)

在岳父母家
一大家子人
都在旁边看着
我和二姨子喝酒
我俩面对面
坐在餐桌两边儿
她用只小玻璃杯
我用白色搪瓷杯
二姨子患有癌症
酒是我帮她
泡制的药酒

2022/05/17


梦像录(2510)

岳父母家
满屋子女客
就我一个男人
也没位子坐下
站这儿不是
站那儿也不是
仿佛
热锅上的
一只蚂蚁

2022/05/17


梦像录(2511)

在岳父母家
遇到一个
中年男人
前水泥公司副总
没问他与岳父母家
是啥关系
第一句话
就是问他
“你们公司关闭后
不是转到孝感
投资去了吗”
“这边还保留着
一个子公司
专门承接
电力电讯
设备安装
由我负责”

2022/05/17


梦像录(2512)

在岳父母家
听二姨子说
她同事儿子考上
河海大学研究生
立马想起
已去世的
大学同学丁用柏
曾在那儿任教
不禁失声痛哭
二姨子问
“是同班同学吗”
“尽管我们不同院系
但以前在校文学社
我任社长
他任副社长
两人关系特好”

2022/05/17


梦像录(2513)

想买点儿水果
听一个路人说
新大街
汽车站东侧
有个胖女人
摆了个水果摊
赶到那儿一看
我操
胖女人不假
但她摆的是
早点摊儿

2022/05/18


梦像录(2514)

跟一个男人
在路边玩扑克牌
牌出到末尾阶段
我手里剩下
四张方块牌
5、9、10、J
对方出了
一张草花10
我出J
对方又出了
一张草花A
我都打不住
只能看着他
连续出
最后
他把一张草花3
和一张红桃7
叠在一起
冒充一对3
我识破后
把方块5和方块10
重叠一起冒充一对5
赢了他

2022/05/18


梦像录(2515)

马路边儿
一个中年男人
与一个老头下棋
连着输了好几盘
这次终于迎来
一盘好局面
围观的人
都说他要赢
那人趁老头
长考的时候
站起身来
喝了一口茶
把外套脱了
摆出一副
势在必得样子

2022/05/18


梦像录(2516)

走在郊外
步伐有点儿快
很快超过一对男女
看前面一个女人
有点儿像
前女同事Z
又不敢确定
跟着走了一段儿
听她自言自语
说到的一些人名
都是同事
这才确定是Z
于是加快脚步
走到她背后
跟她打招呼
她回过头
看我一眼
没有搭理
看上去
对我有意见

2022/05/18


梦像录(2517)

接着前面的梦
紧赶了两步
与Z肩并肩走着
问她为啥生我气
她气乎乎说道
“我人长得丑
你干吗
还要跟我说话”
“我啥时候
说过你丑呀”
“有胆量说
就有胆量承认
上次你说
W老婆漂亮
那言外之意
不就是说我
不漂亮吗”
“这是一句
恭维她的话
后半句
在我心里
没好意思说出来
你比她更漂亮”

2022/05/18


梦像录(2518)

接着前面的梦
跟Z边走边聊
她渐渐高兴起来
我俩来到
一个土坡下
想起很久没那个
跟她提出来一下
见她没有反对
一把将她
揽入怀中
亲了两嘴后
正要奔主题
她说
“别弄得我
又怀上了”
听她这么一说
我兴头一下子
就没了

2022/05/18


梦像录(2519)

父亲躺在床上
不停地喊着
“鼻炎
鼻炎”
走到跟前一看
毛巾被搭在
父亲鼻子上
堵住他呼吸了
哦,父亲说的
可能是鼻掩
伸手帮他拿开
父亲又说
“搭在脸两旁”

2022/05/18


梦像录(2520)

得知女儿女婿
至今还没拿结婚证
我催促女儿赶紧办去
她一脸不屑道
“要那玩意儿干吗
我们是彻头彻尾裸婚
不办结婚证
不办酒席
不办婚礼
不置办家具
两人搬到一起
就行了”

2022/05/18


梦像录(2521)

一个30多岁
长得帅气的男人
在公交站台那儿
不停地加女人微信
刚好他老婆
从车上下来
撞见了
跟他要过手机查看
他申辩说
“总共加了17个
一个都没聊天儿
连精神出轨
都没有”
我看不过
在旁边多嘴道
“男人得管住自己
我之前一个女人微信
都没加
后来因为工作原因
万不得已加了一个
专门用来交党费”

2022/05/18


梦像录(2522)

拿着把菜刀
打算请人
铲一下
遇到个女人
两人聊了起来
我说
“如果我父亲
现在身体好的话
都用不着求别人”
“你爸是铁匠吗”
“是的
而且是一个
非常棒的铁匠
以前帮我打了
一把不锈钢菜刀
一把不锈钢锅铲
一辈子
都用不坏
现在舍不得用
保存在家里”

2022/05/18


梦像录(2523)

接着前面的梦
一直没有等到
铲刀师傅过来
自个儿在水泥地上
磨着菜刀
感觉差不多后
试着砍地上的
一根小木棍儿
刀口很锋利
一下砍断了
可惜把刀口
给砍卷起来
只好重新磨
接下来
不是这儿没磨到
就是那儿磨狠了
总也磨不好
最后
将这把刀
彻底磨废了

2022/05/18


梦像录(2524)

在家药铺门口
看到一个
好吃懒做的
中年男人
跟店主借钱
没借到
我给了他100块钱
然后跟他说
“这是你一天的饭钱
相当于启动资金
别的不会
出苦力总可以吧
吃饱后
当搬运工去”

2022/05/18


梦像录(2525)

跟村民朱明言
(已去世两年)
一起走在老家
旧村北边的
一片田野上
路过远房大堂哥家
栽种的菱角塘边
一人摘了
两个菱角
尝了尝
他说
“摘多了吃
被人看见
难为情”

2022/05/18


梦像录(2526)

在一栋房子里
(具体谁家
梦没交代)
看到一台
灰绿色的
旧冰箱
(跟妻子结婚时
买的一台万宝冰箱
正是灰绿色)
上层冰箱门上
有一个圆形的
不锈钢的
装饰图案
冰箱形体
更像一台
柜式空调
看上去
容积并不大

2022/05/18


梦像录(2527)

父母家里
来过客人
带来了
两袋水果
一个袋儿里
装着4个苹果
2个大2个小
还有一袋儿
是梨子
也是4个

2022/05/18


梦像录(2528)

在女同事D
母亲家里
开着空调
客人们
进进出出
D一脸不高兴
大声吼起来
“没事儿
就坐下不动
一会儿进来
一会儿出去
把房间里的
一点儿热气
全都放跑了”

2022/05/18


梦像录(2529)

接着前面的梦
女同事D
看她小姨
在房间里
走来走去
冲她发脾气道
“你就不能
坐哪儿不动吗
晃得我眼睛疼”
她小姨没吭声
看房间角落
有个小凳子
走过去坐下
像犯错的孩子
两只手交叉着
搁在双腿上
将头低垂着

2022/05/18


梦像录(2530)

接着前面的梦
女同事D母亲家
阳台玻璃都没了
全部用塑料布
遮挡风雨
护窗顶棚
是一块墨绿色帆布
跟下面塑料布之间
有10多厘米间隔
雨水星子
从那儿飘进来
阳台都打湿了
已开始积水

2022/05/18

梦像录(2531)

见妻子出门
没戴口罩
赶紧抓起
茶几上
她戴过的口罩
追到大门口儿
将口罩扔进了
她背后的
连衣帽里

2022/05/19


梦像录(2532)

我右上臂
接种疫苗后
鼓起了一个
红色小包儿
看上去
像一个疖子

2022/05/19


梦像录(2533)

项目合作签字仪式上
领导在文件上签字时
先竖着写后横着写
然后又像在上面
涂抹似的
整个过程看上去
就像在画一副简笔画

2022/05/19


梦像录(2534)

突然发现双手
不知在哪儿
做啥事儿
弄得满手
沾满小黑点儿
约有芝麻点儿
1/10大小

2022/05/19


梦像录(2535)

老家旧村
彭家湾北边
东西向摆着
一条用红绸子做的龙
绸子都快风化没了
差不多就剩下
一副竹篾编织的
龙骨架

2022/05/19


梦像录(2536)

单位晚上加班
眼看9点多了
到了平常
上床睡觉时间
去厕所撒尿
灯开不了
只好虚掩着门
留出一道小缝儿
让外面的灯光
进来一些
再凭着感觉撒
这时
听到财务科长
W声音
越来越近
正担心她
要上厕所
我赶紧说
“里面有人”
她应该没听见
居然将门推开
走进来了

2022/05/19


梦像录(2537)

接着前面的路
W走进厕所
发现我后
赶紧退了出去
“你在里面
咋不开灯啊”
“厕所灯坏了”
“哦,你先用吧
那我等会儿再来”
担心门又被人推开
边撒边欠着身子
伸手把门插上
撒完后出来
我还不死心
又拉了一下
开关拉绳
灯还是没亮
应该真坏了

2022/05/19


梦像录(2538)

接着前面的梦
从厕所出来
走了两步
发现W
在会议室门口
跟女同事J讲话
我告诉她
“厕所灯不行
你最好
去其他楼层”
说完要走
她大声喊道
“别走
别走
今天补发
去年的
年度奖金
你赶紧去拿
这回钱太多
必须发下去
留在单位
不安全”

2022/05/19


梦像录(2539)

接着前面的梦
本来是去财务科
没想场景一下子
变成一个大广场
全市所有
行政单位的人
都集中在这儿学习
还没走到
我们单位那块儿
就遇见同事们
一人抱着几个
装满钱的信封
往回走着
反着他们过来的方向
没走多远就看见
前任一把手F
坐在那儿
亲自给大家发钱

2022/05/19


梦像录(2540)

接着前面的梦
看见别的单位
都在搞学习
有人时不时
偷窥几眼
心说
这么张扬着发钱
不怕别人眼红
向纪委举报吗
再一想

这次是全市
统一发奖金
只是时间先后问题
不存在谁眼红谁
正暗自想着
同事W过来了
F让他坐过去
帮忙代发一下
他想去厕所
撒泡尿

2022/05/19


梦像录(2541)

接着前面的梦
F刚站起来
一步都没迈开
过来两个法院的人
看上去
跟F很熟
“你们单位
去世的人
怎么发放奖金”
F说
“去世的
安排在明天
上午10点发”
“那行
我们明天派人
前去观摩一下
回来后
学着你们发”

2022/05/19


梦像录(2542)

一个双性恋姑娘
跟闺蜜逛街时
总习惯性楼着
闺蜜腰部
我提醒她
在大街上
要注意一下
不然
你找男朋友
会很困难的
她听后
赶紧把手
从闺蜜腰上
拿开了

2022/05/19


梦像录(2543)

晚上10点左右
打算洗澡睡觉
发现有便意
决定方便完
再去洗澡
没想
蹲在厕所里
咋也拉不出来
一直蹲着
不知不觉
天快亮了
才拉出一些
算了算时间
从晚上10点
一直蹲到
早上6点
整整蹲了
8个小时

2022/05/19


梦像录(2544)

晚上回老家
走在旧村
北边的大路上
天下过一场雨
得选择
干爽点儿的地方走
所以走得很慢
来到祖父坟头东边
后面来车了
担心溅我
一身泥水
赶紧举起手
摇了几下子
示意司机
慢点儿
等我让开后
他再开过去

2022/05/19


梦像录(2545)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祖屋后面
路越来越难走了
已经找不到
下脚的地方
路面上
全都是泥巴
看了看路东侧
一块收割完的稻田
感觉比路面好走些
没想下去后
也是一样
都被雨水
泡成泥巴
脚上一双
黑色皮凉鞋
被泥巴糊得
完全看不出来了

2022/05/19


梦像录(2546)

接着前面的梦
继续朝南走着
来到村民
朱明权家北边
往东拐弯地方
这儿路况
更加糟糕
村民朱开义
打算建新房
挖地基时
把多余的弃土
都堆放在路上
被雨水浸泡后
全都变成泥巴
一脚踩下去
泥巴差不多
要淹到膝盖了

2022/05/19


梦像录(2547)

接着前面的梦
好不容易
走过那段泥巴
齐膝盖的路段
来到朱开义
堆放的红砖旁边
这儿一棵小树上
系着他家喂养的
一头黄牛
牛将树干
拉弯下去
树梢儿
都蹭到红砖了
我告诉朱开义
赶紧把牛挪走
不然
那些红砖
迟早会被牛弄倒
赶上人走到这儿
搞不好
还要伤到人

2022/05/19


梦像录(2548)

在乡下上厕所
那种几十年前
常见的旱厕
便坑仿佛
一口大锅
不好蹲
让人拉不出来
见村民过来
我给他提建议
把便坑南北两侧
掏了掏
用红砖砌起
两个墩儿
“你看
这样蹲下去
就舒服多了”
边说边重新
蹲了回去

2022/05/19


梦像录(2549)

一个陌生男人
跟人聊天儿
说他每天坚持
走步4小时以上
我在旁边插话道
“天天走这么久
容易伤到膝盖
有1小时就够了”

2022/05/19


梦像录(2550)

副市长X
来单位调研
会议室里
乌烟瘴气
我一走进去
便嚷嚷起来
“这么大烟味儿
谁受得了啊
赶紧把窗户打开”
X冲我笑了笑
一边灭烟一边说
“老闻说得对
会议室
是公共场所
以后从我做起
希望大家别在
公共场所抽烟”
下属单位同事老黎说
“X市长这么向着你
证明他跟你关系
真的不错”
“不错个球啊
上次找他办点事儿
嘴上说得好好的
就是不出力”

2022/05/19


梦像录(2551)

在家餐厅吃饭
我独自一个人
别人都是一桌
相比之下
显得太凄凉了
这时
一个小伙子
朝我走过来
邀请我加入
他们那桌
我愣了一下后
发现这小伙子
有点儿眼熟
又想不起
在哪儿见过
他主动介绍说
“您忘了吗
上次评审会上
您给我们报告
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
当时我们请您吃饭
您说没时间
这次正好弥补上”

2022/05/19


梦像录(2332)

上级部门来人
检查工作
完了
在郊区一家宾馆
设宴招待他们
一共3个包间
下属单位负责人老黎
把我带进中层干部
坐的包间
让我挨着
退休同事老萧
左边坐下了
心说
没办法
哪怕他年纪大
但我在职
所以排座次时
我比他优先

2022/05/19


梦像录(2553)

在大型商场购物
买了一袋儿
冷鲜牛肉
出来时差一步
没赶上电梯
不过
没等多久
电梯又上来了
跟着几个人走进去
我操
电梯轿厢
仿佛一间
大型会议室
至少有300平米
里面摆满了桌椅
只有几个人乘坐
显得空荡荡的
想着就一层
我把牛肉
搁在桌子上面
手扶住桌子站着
并没坐下去

2022/05/19


梦像录(2554)

在医院看病
看见一个中年男人
身上耷拉着根白线
一直延伸到地上
都拖脏了
我想帮他捻掉
他发现后
赶紧拿过去
一点点吃进嘴里
看得我直发愣
完后他解释说
“这是我的肠子
刚才拉出来
做过检查
后来只顾着
跟医生报告病情
就忘了塞进去”

2022/05/19


梦像录(2555)

坐车游览
一个风景区
先是看到
一女一男
一前一后
模仿孙悟空
压在五行山下的游戏
身子蜷缩在山洞里
只能看到胸部以上
走不多远
又看到
大学女同学赵敏
和她一个闺蜜
在玩这个游戏
冲她招了招手
她跟她闺蜜说
“以前读书时
我俩关系很好
跟兄妹一样”

2022/05/19


梦像录(2556)

到宾馆外面
溜达了一圈儿
想回宾馆房间
乘坐电梯时
开电梯的老太太
问我查验房卡
我没带
跟她说
“您忘了
我就是前天入住时
没戴口罩的那个”
“哦,想起来了”
老太太这才放我
进了电梯

2022/05/19


梦像录(2557)

住在小姨家附近
早上起来上班
发现外面下了
一场中雪
骑上自行车
小心翼翼走到
市交通局门口
忽然发现
身上只穿着
一件白汗衫
一条裤头儿
虽然没感到冷
但这样儿上班
实在不雅
只好返回去穿衣服
这时自行车变成
一块正方形滑板
担心摔倒
只敢蹲在上面
往家里
一点点滑行

2022/05/19


梦像录(2558)

母亲查看了一下
躺在床上的父亲
从卧室里出来
跟我说
“这个鬼老头
一泡尿
不晓得要
夹到啥时候”

2022/05/20


梦像录(2559)

穿越到
40多年前
初中时代
上生理卫生课
讲到生殖系统
老师让我们自习
教室里鸦雀无声
我盯着女性
生殖器官图
看了又看
依旧没闹明白
图片突然喷出
一股尿液
吓得我赶紧
把书合上了

2022/05/20


梦像录(2560)

还是40多年前
读初中那会儿
《生理卫生》课本
搁家里突然不见了
上新华书店
重新买了本
没过多久
先前那本
又自个儿
跑出来了

2022/05/20


梦像录(2561)

电脑右下角
突然弹出
一个对话框
“人类为什么
要写作?”

2022/05/20


梦像录(2562)

突然得到消息
前女同事Z走了
震惊过后
内心无限伤感

2022/05/20


梦像录(2563)

打算在电脑上写诗
刚开机一个男人
就在我右侧蹲下
想看我干什么
好吧
那就先不写诗了
看几条体育新闻
如果他再不走
就玩纸牌游戏

2022/05/20


梦像录(2564)

女儿在张黑纸上
作了一副人物画
纸张上下两端
慢慢地
自动弯曲
画上的人物
全都复活了
仿佛一段视频
纸张最后卷成
一个纸筒
视频消失了

2022/05/20


梦像录(2565)

跟妻子俩
以及另外一个人
在前任一把手家
做客吃饭
赶上他生日
我说
“来吧
我两口子端杯
共同祝你生日”
妻子来了一句英语
“Hey, the best day 
of the year”
(嗨,一年中
最美好的一天)

2022/05/20


梦像录(2566)

疑似闯入女儿国
无论走到哪儿
见到的都是女人
每个都素面朝天
衣着朴实无华
浑身上下
散发着
一股自然美
仿佛
从不同朝代
穿越而来

2022/05/20


梦像录(2567)

自东向西
走在老家
旧村西部
彭家湾里
村民住房
新旧不一
排列参差不齐
修建风格各异
看着很是温馨
不像现在新村
所有房子
整齐划一
单调死了

2022/05/20


梦像录(2568)

一棵白杨树
树干上长着
一个个疤突
一个话外音响起
“这些疤突
分布很有规律
间隔86厘米”

2022/05/20


梦像录(2569)

一张黑白照片
背景被修掉了
上面只剩
一只斑鬣狗
在给一头大象
掏肛

2022/05/20


梦像录(2570)

女儿带着外孙
回到湘西支教
17个学生
挣着抢着
要外孙做
他们的弟弟
整个教室里
闹翻了天
女儿让他们安静下来
给他们出主意道
“都别挣了
让他轮流着
去你们家里
做一天弟弟”

2022/05/20


梦像录(2571)

早上去单位
在楼道里
遇到女同事Z
打完考勤后外出
女同事陈玲
正给楼梯做卫生
楼梯扶手上晾着
一溜儿抹布
快到转台那儿
脚下一根布绳
将我绊了一下
好在布绳
已风化得差不多
在绊倒我之前
断掉了

2022/05/20


梦像录(2572)

单位楼道转台上
摆满了
各种仪器零件
两个工人
在安装通讯设备
没地方下脚
打算从扶手那儿
翻上去
双手抓住扶手
由于臂力太小
咋也翻不上去
见旁边摆着
一张条桌
试着踩上去
借一把腿力
发现不稳当
请年轻工人
帮忙按住桌子
才勉强爬上去

2022/05/20


梦像录(2573)

下属单位
负责人老温
在单位走道里
修理一台体重秤
看他站上去称了称
以为他修好了
我打算也称一下
他说
“不行
还没修好
你看
我刚才称的
才0.91公斤”

2022/05/20


梦像录(2574)

走在单位
走廊里
墙根儿
突然传出
手机来电声音
吓了我一大跳
弯腰捡起接听
原来是女同事Z
不小心遗落下的
让我暂时
替她保管着

2022/05/2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