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岛

◎东伦




草岛

解封的河流,扬起放松的浪花,
他们和语言保持好距离。

嘴硬不一定是河蚌的错,
河道的曲折便于躲藏。

之前,青草的疯长想要掩盖伤害,
还给落日一个依靠的山峦。

聊聊宽恕吧!说说中欧的一小块土地,
边界线的亲近感与豁免权。

枪栓的哲学,往往像一缕阳光,
阿尔卑斯山的雪最先融合。

摘掉口罩,你先是朗读斯洛文尼亚,
又找到了阿莱士•施蒂格的月见草和老杜的献词。

黑夜的海是新的阴谋论?
在第三个维度,

短暂地旋涡,露出一个草岛。
——你们停了下来,

远处的田野里,麦穗摇晃的傍晚,
尽量压低着刺头儿。

2022.5.2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