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2年的诗(六)

◎吴晨骏



《不知道》

我折回来的蔷薇花
开得很好,它们先开成粉红色
然后渐渐变成深红色
在花瓶里,那些小花蕾
竞相开放,它们为偶然的生命开花
它们不知道被我折下
被我观看,被我
判了死刑

2022.4.25


《情欲》

林昭认为柯庆施受了她的拖累
一厢情愿地爱上了死去的柯庆施
她疯啊,完全疯掉了
她的情欲像扑火的飞蛾
她赤裸着在夜里狂奔
她要去摘那颗最大的星星
她生下了她自己的孩子:林昭

2022.5.1


《两只猫》

房子里住着一只公猫和一只母猫
公猫负责抓耗子偷粮食
母猫负责打扫卫生和失踪
——元宇宙里的两只猫
它们与人的世界隔绝
人的世界充满奴役和压迫
人的世界充满无聊和欺骗
它们不喜欢与人打交道
人只是它们存放灵魂信息的躯体

2022.5.4


《小说》

天热了,阳光出奇地好
我躲在小区里一座
小一点的凉亭里
感受到连绵的倦意
头脑里有个声音对我说:
你要把自己封闭进小说
人间再没有比写小说更大的快乐
你快快行动,趁这
姹紫嫣红开遍的时刻。
恍惚间,我看到凉亭的栏杆外
杜丽娘在春香的搀扶下
一步一步地向凉亭走来

2022.5.5


《我想起卡佛》

每次我走过
小区中心广场
我就想起卡佛
几个月前的下午
我在广场转圈
耳机里播放卡佛访谈录
我听得很入迷

今天我又走进广场
走过聊天的老人们身边
一个坐在轮椅里的老人
他脸上的皮肤像老树皮
同时,我想起卡佛

2022.5.6


《大盗》

一次我在凉亭里
遇到一个埋头读书的老头
我问他读的是什么书
他抬头羞涩地笑道:
大盗燕子李三。
我知道这个大盗
也想找到这本书
重温李三的光辉事迹
可我有别的数千本书要看
最近我没时间看
大盗燕子李三

2022.5.7


《梦和鱼头》

罗鸣喊我今天下午喝酒
我因事没去。傍晚时
我睡了一觉,我梦见
我在常州的一栋高楼里
被人追杀,我飞奔进电梯
面朝电梯门瘫倒
我睁着惊惧的眼睛
等电梯门的两道寒光
合拢。我进过
好几次电梯——不同楼层的
不同电梯,最终
找到了我的几位伙伴
一起坐在地板上打牌
另一个房间里住着一位
我熟悉的女人
她没露面
大概在晚7点半时
我醒来,看到湖南诗人夏宏
发了一张剁椒鱼头的照片
他在湖南吃鱼头喝酒

2022.5.7


《徐庶》

早上起床,上帝又赐给我一天时间
我可以在小区里转圈,我还可以
看书写作,到晚上我疲惫不堪
不得不上床时,我意识到我
浪费了这一天,我既没有创造什么
也没有修身养性,我既没有杀敌人
也没有爱爱人,我如系统希望的那样
成为一粒散落于中国的原子
我不为系统服务,系统也削去了
我反抗的能力,我是徐庶
——三国里我喜欢的一个人
人生虚无透顶,我每天早上
做着我醒来的梦,每天晚上
我失魂落魄地钻进梦中之梦

2022.5.9


《召唤》

我确实听到一种召唤的声音
在我洗碗时,那声音从窗外的树枝间
传来。它让我去干一件我想干的事
比如写小说,或看电影
或与一个女人去野外散步
我听懂了那声音,我响应它的召唤
加快了洗碗的动作,我不能困在洗碗里
世界上有很多奥秘等着我去发现
树枝间飞起一只乌鸫
它去寻找筑巢的窗台
我为它祝福,我把洗过的碗
摆放整齐,出门走到
院子里,沉浸在我对文学的思念里

2022.5.10


《甲虫》

我变成了一只甲虫
(卡夫卡写过的甲虫)
我在一堆垃圾里爬行
我愤怒,但无济于事
垃圾太多了
我的细胳膊细腿
爬不出垃圾山、
垃圾平原和垃圾海洋
我饿了,就吃垃圾
我找不到别的粮食
除了垃圾。我与垃圾文化、
垃圾思想、垃圾秩序共存
幸亏我变成了甲虫
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我体内的细菌刚好能杀死
垃圾里的细菌。有一天
我在吃垃圾时,遇到一只
涂着口红的母甲虫,她
看看我,我也看看她
我叼着垃圾从她身边爬过去
我没心情与她在垃圾沙漠中
说什么话。我喜欢不涂
口红的母甲虫。

2022.5.11


《快感》

傍晚时我到小区里逛逛
一大群人向河边走
他们像极了外国片里的僵尸
我加入了他们
我也变成僵尸
但我不吸血
我跟着沉默的僵尸队伍
去河边做核酸
当护士小姐(一个美丽的僵尸)
把棉签捅进我喉咙时
我瞬间有了一种快感
我感受到一个僵尸
与另一个僵尸交配的
快感。

2022.5.12


《僵尸与人》

僵尸们凭借灵敏的
对血的嗅觉,涌向那些蜷缩在
高高城堡里的人,那些贪婪地
认为自己生命更加高贵的人,那些
把别人变成僵尸的人。
僵尸与人的战争
永远不会结束
只要一部分人还在制造僵尸。

2022.5.12


《仙聚》

昨晚我与释迦摩尼
和未来少女
相遇在紫金山深处
的密林里
释迦摩尼
又名顾宝新
未来少女
又名潘东篱
格风带我去叩开
他们家的柴门
格风是一个剑胆琴心的
白衣少年
我喝了三种酒
加起来有半斤
我眼前的身影在空中飘
孟秋、李黎、阿美
他们在我听觉之外说笑
漫山遍野都有回声
时间结束了
释迦摩尼盘腿入定
未来少女
去月球上采砂
我们几个客人
各自乘飞船回家

2022.5.14


《早逝的人》

我很多年前去小说家陈卫
在南京租住的房子
陈卫告诉我
他的房东是那个早逝的人
房子建在火车轨道边
隔几分钟就有一列火车
从窗外轰隆隆驶过
房子里的几个人
大眼瞪小眼,张着嘴巴
等火车开走才重新说话

后来我收到过那早逝的人
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
但我没有回信

我在这风大的夜里
坐在院子里,忍着冷,想着他
是因昨天我与朋友们聊到
人的寿命。现在的人活到八九十岁
并不稀奇。我想起
那个早逝的人
六十岁都没有活到

我连他的名字都不能说出
我都忘了他的名字
我没有见过他
但我和他
彼此知道对方。
愿他在天国里安息。

2022.5.14


《时代的晚上》

老头老太们都睡了
他们与奥密克戎战斗了一天
累了。今天一大早
我还躺在床上,就听到窗外
老头老太们高喊做核酸
我没理他们,他们又喊:
小区被封了,被封了
我忍着睡意跑到楼下
果然我出不去小区了
一些白色的人、一些桌子
出现在小区里,为我们做核酸
我去小店买了十包烟
初步打算被封十天
老头老太们一堆又一堆地
围在一起讨论这几年发生在
武汉和上海的疫情
他们的脸上既激动又茫然
他们讨论了一天奥密克戎
现在他们都回巢睡觉了
我独自坐在空空的长椅上
看一只黑猫从路灯下走过
一个灰衣女人从阴影里跑过
我突然成了囚徒,在这个
时代的晚上。一切都在变
一切又都好像没有变
今晚不冷,我想再坐几个小时
我读一个精神病人写的诗
他写得好,他叫瓦尔泽
他说,我只能因恐惧而发抖

2022.5.17


《毛笔字》

那天我喝多了
管峻与他夫人王岚来了
他们说了什么
我完全记不清了
管峻是格风和顾宝新的老乡
管峻写毛笔字
小楷写得很好
我不会写毛笔字
我只觉得山间的气息
很舒服,让人平静
也许未来我
也会写点毛笔字
像管峻一样写

2022.5.20


《美》

昨晚我喝多了
现在我正在恢复状态
我把被我弄乱了的现实
小心地放回原处
现实是易碎品
醉酒是做真实的梦

昨晚海马和我喝多了
我们去敲赵刚家的门
赵刚出门与我们说了几句话
海马很感欣慰
去年的一个深夜
罗鸣和我喝多了
也去敲赵刚家的门
那次赵刚没开门

我昨晚还乱点鸳鸯谱
我被鸳鸯啄伤了
我醉后看女人都艳
男人都帅
晚风从树叶中吹来
世界在晕晕乎乎的我看来
美得无与伦比

2022.5.20


《抉择》

我面临写小说还是写诗的抉择
我已经对罗鸣和孟秋
承诺我要好好写小说
朴素和刘蕴慧也劝我写小说
看来我必须写小说了

在我心中,小说是从太平洋上
刮来的飓风,我写小说
就是披着雨衣,提着手电灯
钻进飓风中,与海怪搏斗
而写诗则是坐在一面朝西的窗户里
看红日落下,或者站在
老虎笼子外,观赏兽纹

我这几年习惯了写诗
交了一些诗人朋友
他们像水晶,都有透明的身体
他们像火球,在末日原野上燃烧
现在我要告别他们一阵子
去写小说了,我要走进时光穿梭机
去未来拿回我写好的小说

我坐在明亮的路灯下
回想我这几年的写诗生涯
悲欣交集,我在黑夜里两眼放光
我陶醉于诗的余韵

2022.5.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