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亲爱的阿司匹林

◎逸鸥



⊙我要说的是秋天

院子里大部分是香樟
夹杂几棵挺拔的松柏
和一些低矮的常青灌木
这是一个园林式机关单位
高墙耸立,郁郁葱葱
一杆迎风飘展的国旗
是园艺师有意设计的
万绿丛中一点红
秋天就不一样。秋天你可以
在重重绿色包围中
一眼看到
那棵金黄的银杏



⊙罪恶

脖子被男权的铁链
拴住的女人
沦为生育苦难的性工具
还有一条无形的铁链
由一串环环相扣的日子
锻造
它锈迹斑斑
贯穿上下五千年
拴住那一代一代
行尸走肉的人们



⊙脑洞大开

他们每天强行往里面灌输什么
我每夜使劲抠出。肯定有一个神秘的脑洞
穷其一生无法修补。哦,亲爱的阿司匹林



⊙猫

在外打工的弟弟
说村里有个女人
叫他婆娘赔两百块钱
理由是这个女人的儿子
在他家玩耍
被猫咬了
要打狂犬病疫苗
弟弟在电话里嚷
狗日的
那猫又不是我家养的
是野猫啊



⊙猫

她唰唰唰
爬上门前苦楝树

跳上屋顶
再纵身一跃
跨过四十年
在夜空中隐藏好身子和尾巴
只露给我一张白白圆圆的脸



⊙妈妈

人间暖了
天堂冷吗
我走在春天
阳光明媚的街道上
想起妈妈
久治不愈的风湿病
迈动的膝关节
突然
揪心地疼了一下



⊙火焰

这是一个
被职业榨干青春
被房贷教育医疗
舔干血汗
被等级森严的金字塔
压在底层不敢出声的人
他还能有什么脾气
有什么火气
但是三杯烈酒一下肚
通红的火焰就蹿上了脸
他仰头一吼
那蓝色的火苗呀
就覆盖了整个天



⊙屋外的声音

她对着我嘴巴一张一合
我的嘴巴也跟着一张一合

挡在中间的落地窗隔音效果太好了
我们听不见对方的声音
但是看得出彼此的焦急

仿佛熟识。仿佛陌路
透明的真空玻璃里面
装满了陈旧的时间



⊙咋办

所有的菜已切好
电饭煲也跳闸

可是停电了
集成灶,电磁炉都作废

后来,我们一怒之下
就拍了两条黄瓜



⊙散步

从桥西
走到桥东
迎面有人
打招呼
我看着他
被路灯
照得格外惨
白的口罩
哦了
一声
忘了自己
也戴着
口罩



⊙人群

看似行走于不同的方向
其实都是一个方向
——这亘古不变的时间之上的漂浮物



⊙仿鲁迅说

世界上本来没有墙
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多了
便有了墙



⊙天凉了

湖南接站的人
给广东坐车的人
披上一件风衣
火车呜呜
把他们丢在站台继续向北



⊙纹身贴

左小臂被机床卷伤的姐姐
怜悯家具厂老板疫情期间生意惨淡
只要了医药费和一个月工资就辞工了。痂落后
她在疤上贴着大朵的牡丹花去应聘生活老师



⊙​​​​​​​夏天
 
他们走在马路上
马路上的分岔口太多
你不知道他们要去到哪里
马路上热气腾腾看得见
波浪样的腾腾热气
后来,他们真的波浪一样
流逝了
现在你的眼里
只剩下马路
马路是柏油路
阳光下的柏油路油光发亮
是一条黑色的河
下面有你看不见的细砂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