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妈妈

◎心地荒凉



《节日》

石姐站在店门口
傻愣愣地盯着
一个接一个的
老头老太太
纷纷走进了隔壁的
那家社区卫生站内
然后她喃喃自语说
今天是个什么节日呢
难道是老头老太太
排队打针的节日么
2022.5.18


《在凌晨散发卖楼传单的中年女人》

一个餐厅小老板
陪客人熬到凌晨一点多
才下班
当他迈着疲惫的脚步
往住处走时
突然看到一个中年女人
从一辆车头前走出来
走向另一辆车头
将手里的那叠厚厚的
单页分出去一张
塞入那辆车的前挡
雨刮器的下方
等她走开后我走过去
将那张单页从那辆车的
前挡雨刮器下面
给抽了出来
借助路灯昏黄的光芒
我看见单页上印着
这么一行大标题
“雄安,温泉小镇”
餐厅小老板看完又将
那张单页给塞了回去
2022.5.18


《终于能睁眼了》

昨天中午
佳威的眼睛里
进了辣椒
他趴在卫生间
门口的水龙头前
冲洗了半天
才勉强能睁开眼睛
今天晚上徐师傅
捂着眼睛从厨房
跑到卫生间门口的
那个水龙头前
接着冲洗自己的眼睛
我走过去问怎么
老大眼睛也进辣椒了
徐师傅说是啊
妈的拌那个腐竹
不小心把辣椒
给拨到眼睛里来了
他就像佳威一样
边冲洗边试着
睁一下他的那只
进了辣椒的眼睛
最后他说可以了
妈的终于能睁眼了
2022.5.18


《你兄弟是谁》

你想跟我成为一对
什么样的朋友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问
我说我想跟你做一对
无所不谈
无所不做
无所不干的好朋友
她说我打死你
我说你打不过我的
你要是敢反抗
我就强奸了你
她说我死都不从
我说没有用的
我兄弟早就点头
认可过我的计划了
她傻傻地问你兄弟是谁
我往下看了一眼说
我兄弟就在我的
肚脐眼儿下面
她的脸立马就红了
她说你真是个老流氓
我说你就别再抵抗了
赶紧趁早安排你妹妹
跟我兄弟见个面吧
说完我的目光从她的
胸部慢慢地往下看去
看向了她的双腿之间
2022.5.18


《乳房》

我说大了就会下垂
你的下垂了没有
她说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走开
我说唉
到底有没有下垂
只有用手摸到
或用眼睛看到
才能知道
她白了我一眼
一脸坏笑地说
急死你
我说卧槽,无情
你的残忍简直
无法用语言形容
2022.5.18


《主流客人》

十多年以来
德国三大系
宝马
奔驰
奥迪
车主
是湘水滨的
主流客人
偶有法拉利
宾利
劳斯莱斯车主
也会在湘水滨
出没
2022.5.18


《你还能再恶心点吗》

她认为店里的水
不好喝
她说你天天喝
店里的水
难道你就不觉得
店里的水难喝么
我说我的味觉
只有在用舌头
接触美女时
才会产生作用
对吃的喝的
我一般都感觉
不出来任何味道
但是你要是让我吃
美女的屎和喝
美女的尿我也还是
能品出来味道的
她说你还能
再恶心点吗
2022.5.18


《段子手》

抖音里的一个
美女段子手
边扭腰摆臀
边发嗲背诵段词儿
“只要哥哥长得帅
你备胎成群我都爱”
听得我春心荡漾
小鸡儿蠢蠢欲动
妹妹呀妹妹哥哥自觉
长得还是挺帅的
你可否即刻出战
2022.5.18


《妈妈》

妈妈
据说外公
生前职业是
跟随国军做
随军医生
战败后又跟随老蒋
漂洋过海逃去了台湾
从此再也没回来过
没过多久姥姥亡故
在你也步入老年后
与你相依为命的丈夫
我的父亲亡故
你的一个哥哥
我的舅舅和一个
姐姐我的姨妈也
先后亡故
如今啊妈妈
在我心里
你已经变成了一个
彻头彻尾的孤儿
在这冰冷无情的世上
你永远失去了
自己的父母
和兄弟姐妹
接下来我知道
你会继续孑然一身
走上那条去寻找
他们的孤苦无依的
黄泉之路
而我也会独自一人
紧紧地跟在你身后
妈妈
迟早
我们还会
在另一个世界团聚
如果有来世
如果你愿意
我依然想要
做你的儿子
2022.5.18


《她说她不想理我》

十月的最后一天
我走到她跟前
小声地对她说
下个月必须得把
咱们俩的事给办了
我兄弟说了
下个月必须得
让它插到你的
妹妹里面去
无论如何都得
让它插进去
它已经没有耐心
再继续等待下去了
她面无表情地
白了我一眼说
你赶紧给我走开
我不想理你
2022.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