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灯的人

◎梁雪波

青田三章

◎梁雪波




奇云山

泉溪比传说更清澈,从高处
为静默的古道注入喧声。
想象之云触手可及,
仿佛一首旧词在更换新韵,
从滞重翻耕出空灵。
 
群山环抱,比热情更真实地
消泯了沉重之身。
积年的岑寂已将时光的秘密
深藏于锯齿形的蕨叶。
像寡言的老山民,他们的背影
构成群峰中
无名而幽深的一部分。
 
飞鸟可以轻易越过屏障。
岁月湿滑,凉亭废置;

马帮的铃声湮没于斑驳树影。
风吹过草甸,像梳理疾驰的长鬃。
我们绵延的呼喊,不过是
对浩瀚时空的微渺回应
 
溪谷依旧深不可测。
四面的风,将众心托举为
庙中高耸的石柱。
在山顶,云雾聚拢又散去,
演示着水与镜的转换
——我们努力探察,却不曾窥破的
存在的奥义。
 
当夜幕低垂,山蛙开始倾诉。
仿佛小镇的考古学家
从堆叠的方志中发出喟叹。
下山的人,如猛虎,如废柴
却都忘记了,
在蕨草、长叶松和彩色砾石中,
捡拾打碎的灯盏。




石门观瀑

我们来晚了。它已在这里
悬垂了上千年
清浊难分
但还在奋不顾身地
跌落

偏执于下方某种神秘的爱
它把献身作为日常功课
不断打碎自身
又重新组合成另一副
骨与血

从整体性中破出的勇气
需要这种跳崖般的犯险一跃

就像鱼从水中跃起之后
那整体性的水已不再是原来的积潭
就像鹤溪,已无白鹤飞鸣
却以语辞激起一片银雾

苍苔历历,摩崖幽隐
而悬瀑湍急、孤绝
像蜕去了形体的造物
从我们身体的缺口冲出
并在碎裂的喧声中将聚合的意义
传递到听力深处


田鱼之道

农业的事情从来不会多余
比如将禾苗栽进田地
就像在句子中安插一个伏笔
向大地俯身的农民
成为溢出劳作之后的风景
秋风吹熟了稻谷
布谷鸟变成三两只优雅的白鹭
像远游的人回到了家乡
他们喝浓咖啡,在田埂上闲步
看锦鲤吐腥,女儿戴上红妆
旗帜像纸币一样鲜亮的日子
就是鱼在水中潜泳的日子
生活向哲学跃起的时刻
也是鱼从思想破水而出的时刻
田中有鱼,所以用句尾
掀起的水花为乡愁建筑一座博物馆
稻中有道,于是有余力的人
拿起刻刀为岁月雕出智慧的凹痕
他们在欢愉中美丽着地景
就像我在汉语的微妙性中转身
田鱼唼喋,那些游弋的词
正从旧我一路贯通到新我

2020.1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