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每只鸽子都成了黄昏(6首)

◎术香



没有人怀揣羽毛
 
鸽子从黄昏飞来,
每只鸽子都成了黄昏。
黄昏满天,星星上落着鸽子,
鸽子的辽阔超过生命的真实。
 
没有走出黄昏,
一只船靠不到岸边,
错过港口,错过岛礁,
航线横竖界出网格,
网不住声音,网不住泪水。
 
鸽子在说话,
一只对另一只,一群对另一群,
没有主题,散散落落的句子,
从船舷到天空,
一句话没有写完,
一个字只写了半边。
 
没有人捕捉鸽子,
没有人怀揣羽毛重怀旧事。
未写出的笔画旧了,
未涂抹的颜色却鲜亮起来,
鸽子的红眼睛、白胸脯,
光点被翅膀压住,
黄昏被倒置,三角形的黄昏,
从内到外无色无味,
鸽哨声声不谈归人。
 
 
穿过月色成为月色
 
海边一根羽毛,
从红尘里掉落,
一千年时光填满羽管儿,
轻得没有分量。
某一场景掉落,
相惜,相别,色泽空空,
远方只是虚念。
 
还有什么悬着,
缰绳及马鞍早已备好,
早晨与黄昏相对而坐,
万事万物遵循定律,
暗影绰绰却已失去灵性,
手指竹杖,三生石上冒出火焰,
一步跨过海天,
心室足够宽,季节之外仍有泪水。
 
忌讳提到某一词语,
细碎笔画已无退路,
指纹小心翼翼寻觅,
序言掩入尾声,
多条路径折转方向,
马蹄断断续续,盖不住一声雁鸣。
 
总会说到奔腾,
海水极尽所能叙述,
每一句都含有酒气,
意念中的槐树长出新芽,
穿过月色成为月色,
哗啦涌动成海。
 
 
如果一幅画空空
 
驶出同一港口,
却各有各的航线,
方向在哪里,
心就对着哪里敞开。
 
阳光在左,影子在右,
一张纸的海面,
一幅画的海面,
色彩可以忽略,物象灵动,
抵达之处阳光奢侈,不计厚度。
 
机器轰鸣叠加,
最想说的话静默,
时间轻绕,某一时刻定格,
有什么落下,有什么升起,
雨夹雪在此刻走失,
而冬天是一件事的背景,
纸的一角,纸的背面,
街谈巷议收拢画面。
 
海面上遐想,
回不到更多纸上,
田园之语不可破译,
细碎指纹只是局部,
色彩褪去又补充,
像一条小径修正往事,
影子被划开,
明暗从不对等。
季节一而再地走失,
每一阵风都刮出遗憾或小错。
 
如果一幅画空空,
请不要回头。
每艘船谈论着有趣话题,
我已参与其中。
 
 
五月施了魔术
 
南海上的小岛多好,
转身即有风向,风吹尘埃,
万物推远。
一串红,百叶紫,千瓣菊,
数字被诸多花名取代,
呵出凉气,一截草绳虚浮于空中,
左右都是岔道,
摆渡什么总在顿悟之外,
冥冥之中听到蝴蝶拍翅,
哗啦啦拍走四月,
五月施了魔术,
季节回环于某一时刻,
冷极,热极,
原点里冒出水泡,
小径涂蓝蜿蜒入梦。
一地鸡毛或一地沙子,
不为未来做任何铺垫。
 
小岛与我已不陌生,
我从哪里来,又回到哪里去,
它并不知道。
而它今天在这里,
未来还在这里。
时光如一条长绳,
我把一端系在此刻,
无论我去了哪里,
海风都会吹拂我,过滤我。
风尘之外仍会绊倒,
会摔伤,会哭泣,
而路总是新的,朝向哪里都好。
 
 
除了海风阵阵
 
小岛避风处,
几只黄蝴蝶向我飞来,
落在花叶上,花枝轻颤。
 
我蹲下细看它们,
有一只挪挪位置,
别的都没动。
我看着它们,不知蝶儿是否看我,
我微笑了,我挥手了,
像见了久违的好朋友,
说着问候的话语。
 
直觉超出时空,
看到多年前的河边,
我正在石堤上看书,
三只蓝蝴蝶飞落在书上,
赶不走,用手捉住它们,
放在草丛里,
它们又飞回书上。
后来,我轻轻合上书本,
再打开,它们也没飞走。
多少年,蝴蝶一直夹在那本书里,
让不是春天的日子,
也一直是春天的样子。
 
此刻除了海风阵阵,
听不到别的声音,
但蝴蝶一定在窃窃私语,
商议着是否随我而去。
 
 
春天如一棵树
 
给沙滩一只竹篮,
我在北方见过的那种,
奶奶和母亲也都用过的那种篮子。
一边装满,一边漏掉,
台阶一级一级被淹没,
星星在水里,我走过的路在水里。
 
篮子和沙没有分开,
立春过后花开在岸上,
香味飞到篮子里,
声音哐哐,声音唧唧,
像奶奶和母亲纺纱织布的声音。
一年的花香在里边,
一生的花香在里边。
 
我数着沙粒,
数着海水里的星星,
春天如一棵树在背后长出来,
一棵独木成林的榕树,
枝杈间藏着无数个篮子。
 
我刨了很多沙,
也收藏了很多花,
一些给奶奶,一些给母亲,
我在旁边为她们加油,
看她们玩沙子,
看她们把花织进白布里,
她们玩得尽兴,
做得专注,忘了回家。
 
海水淹没了沙滩,
母亲和奶奶坐在篮子里,
一百只篮子漂在水上,
织布机在水上,
我见过的一切在水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