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伊沙



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在新世纪诗典十一周年"春天敲响和平的钟"云诗会上的即兴讲话

伊沙


同仁们好!
       咱们新诗典有一个好处,什么事都容易形成传统。比如我每年4月4日在周年庆典云诗会上的即兴发言,6月份到绵阳的李白诗歌奖颁奖典礼上,我会把整理后的稿子拿出来再念一遍,变成很正式的有稿发言。
      今天我的第一个话题,首先从新诗典云诗会说起。因为我觉得,不说到这一点,有点对不起图雅团队的辛苦劳动。新诗典云诗会是从前年开始的,一年两次,一做就是三年。三个A在网上说,新诗典云诗会是中国诗坛做得最好的。我赞同他的说法,同时又提醒他:云诗会的首创者也是新诗典,参加人数最多的也是新诗典,最高纪录是136人,今晚这场也达到了130人。为什么十一年来,新诗典总能够把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因为总是有人在各个环节上做得很对!很准!将行动转化成最大价值!综合起来,就产生了强大的合力,强大的惯性、强大的传统!
       第二个话题我想说我过去一年的关键词:太难了!
        回想过去的一年,就像我在一首诗中写的:“太难了!”过去一年里父亲去世那一天的那个时刻,我真的体会到:太难了!我不是一个机器人,也不是一个铁人,我的情绪在那一天里受到严重打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第三个话题我想说,从今年开始,应该是从2021年底开始,我觉得,社会公共话题就一个接一个,没有消停过。我真的想提醒同行们:天天这么热闹,你真的觉得自己像一个诗人吗?我不是说诗人就应该是书斋里的诗人。可我学文学史,教文学史,如果一个诗人天天这样沸腾的话,是要受惩罚的!
       从新诗典来看,我们拿平时的标准,所有题材一个标准,先不说这些话题能不能发出来,单说诗有几首是合格的?这种人声鼎沸的状态下,收获真的很大吗?
       我得给我的同行们泼点冷水了!大家可能平凡的日子过惯了,平静的日子过惯了,遇到这种沸腾、这种纷纭、这种嗨,感觉日子忽然过得很充实。但这能当日常生活过吗?我的怀疑就在这儿。具体地说,当前俄乌冲突已经到了沸点,但我现在己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可能在某些点上,我与别人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也不冷静。我这么说,这件事对A来说,可能是他的终极价值,他已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押上去了。我知道有些诗人已经陷得很深很深,已经拔不出来了。这是他的所有的终极价值的体现,是他全方位的立场。而对B来说,可能仅仅是他的文化消费。因为这是远方的战争,我们不要矫情说,远方的战争跟眼前的战争是一样的。如果你连这样的实事求是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不要做诗人了。远方的战争就是远方的战争,再近也是远方的战争。我觉得,可能有一部分人,他仅仅是文化消费,没有搭进去那么多东西。如果A用你的标准去要求B,而B本来就没有那么当真,陷那么深,你觉得公平吗?B反过来是不是也可以要求A?所以,你们双方都不要要求对方,更不要干预彼此怎么写。
      我觉得新诗典大家一定要珍惜。我现在坚决地认为:在中国最好的,有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从今往后,我更坚定不移地这样认识。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创作氛围,它绝对不是一个什么文学组织,也不是什么民间作家协会,没有人要求我们统一,大家唯一的交集点在于: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在营建中文的现代诗,在中国诗坛被当作是偏重于以口语诗为主的现代诗——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形象。我们的共同点就是这样的艺术立场,在这个共同的艺术立场之上,同在一个环境里,我们相互交流。除此之外,任何人没有权力对别人提要求,更不能干预他人的写作!
      大家一定要想明白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聚在一起?记住我的话,在中国最好的,就有可能是世界最好的。我们要珍惜新诗典对创作的宽松,唯艺术的标准,我们不是除了艺术什么都不要,但最后还是统一到艺术上来。也就是说,在艺术上我们有交汇点,在其他方面,不必有。
       今晚第四个话题,我要给大家说一个不好的消息,对新诗典来说,非常不好的消息:因为国内的出版形势,我们跟磨铁的合作,到第九本为止。再做下去非常难,磨铁使了很大的劲,第十本就是做不出来。我也找了好几个出版社做挽救工作,但还是以失败告终。再往后,国内诗集的出版,尤其是大合集的出版,将非常难。新诗典跟磨铁合作在国内公开出版的时代到此结束了,这个过程相当的完美,可以说是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新诗典在今天能有如此巨大的影响,跟磨铁出版是分不开的。我从主持人选稿的角度,可以给大家说得非常清楚:在磨铁没有出第一本书之前,我的来稿邮箱里,新人的投稿很少,比如我每次选15首,有5首留给新人,但这个预留的名额经常选不满。磨铁出了书之后,新人就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磨铁的公开出版,让在中国大地各个角落,那些陌生的、年轻的、被遮蔽的写作者,知道了往哪里投稿……
       没办法,我们还得前进一一我决定从第十季开始,到十五季,将新诗典的出版版权授予洪君植主持的纽约新世纪出版社。我已经公开说了,我至少要做到15年,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独立出版这种方式,可能适合今后几年的大事小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希望大家不要像我,在新诗典第4000天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么难受!那么惋惜!那么焦虑!我现在已经完全消化了!我甚至可以跟大家讲,很可能,新诗典敢为天下先,愿为天下先,又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前头。
       下面有一句话,我一定要讲出来,我要在此对磨铁——中国最大的民营出版机构以及磨铁的联合总裁,也是中国的著名诗人,新诗典的满额诗人沈浩波先生表示感谢,最热烈的感谢!这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完美的奇迹!我就把新诗典第一本到第九本在国内出版构成的这个时代叫做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我们可能再也迎不来这样一个"黄金时代"了,但是我们将勇敢地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我们要勇敢地去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白银时代"出的诗人不一定比"黄金时代"差!同时我也要感谢在新诗典一到九季的出版中,承担责任编辑最多的,我的学生、我的爱徒里所!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出现在今年绵阳李白诗歌奖的颁奖典礼上,里所领奖,沈浩波颁奖。我们共庆新诗典"黄金时代"的圆满完成,我们共同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共同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2022年4月4日

 

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在新世纪诗典十一周年"春天敲响和平的钟"云诗会上的即兴讲话

伊沙


同仁们好!
       咱们新诗典有一个好处,什么事都容易形成传统。比如我每年4月4日在周年庆典云诗会上的即兴发言,6月份到绵阳的李白诗歌奖颁奖典礼上,我会把整理后的稿子拿出来再念一遍,变成很正式的有稿发言。
      今天我的第一个话题,首先从新诗典云诗会说起。因为我觉得,不说到这一点,有点对不起图雅团队的辛苦劳动。新诗典云诗会是从前年开始的,一年两次,一做就是三年。三个A在网上说,新诗典云诗会是中国诗坛做得最好的。我赞同他的说法,同时又提醒他:云诗会的首创者也是新诗典,参加人数最多的也是新诗典,最高纪录是136人,今晚这场也达到了130人。为什么十一年来,新诗典总能够把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因为总是有人在各个环节上做得很对!很准!将行动转化成最大价值!综合起来,就产生了强大的合力,强大的惯性、强大的传统!
       第二个话题我想说我过去一年的关键词:太难了!
        回想过去的一年,就像我在一首诗中写的:“太难了!”过去一年里父亲去世那一天的那个时刻,我真的体会到:太难了!我不是一个机器人,也不是一个铁人,我的情绪在那一天里受到严重打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第三个话题我想说,从今年开始,应该是从2021年底开始,我觉得,社会公共话题就一个接一个,没有消停过。我真的想提醒同行们:天天这么热闹,你真的觉得自己像一个诗人吗?我不是说诗人就应该是书斋里的诗人。可我学文学史,教文学史,如果一个诗人天天这样沸腾的话,是要受惩罚的!
       从新诗典来看,我们拿平时的标准,所有题材一个标准,先不说这些话题能不能发出来,单说诗有几首是合格的?这种人声鼎沸的状态下,收获真的很大吗?
       我得给我的同行们泼点冷水了!大家可能平凡的日子过惯了,平静的日子过惯了,遇到这种沸腾、这种纷纭、这种嗨,感觉日子忽然过得很充实。但这能当日常生活过吗?我的怀疑就在这儿。具体地说,当前俄乌冲突已经到了沸点,但我现在己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可能在某些点上,我与别人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也不冷静。我这么说,这件事对A来说,可能是他的终极价值,他已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押上去了。我知道有些诗人已经陷得很深很深,已经拔不出来了。这是他的所有的终极价值的体现,是他全方位的立场。而对B来说,可能仅仅是他的文化消费。因为这是远方的战争,我们不要矫情说,远方的战争跟眼前的战争是一样的。如果你连这样的实事求是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不要做诗人了。远方的战争就是远方的战争,再近也是远方的战争。我觉得,可能有一部分人,他仅仅是文化消费,没有搭进去那么多东西。如果A用你的标准去要求B,而B本来就没有那么当真,陷那么深,你觉得公平吗?B反过来是不是也可以要求A?所以,你们双方都不要要求对方,更不要干预彼此怎么写。
      我觉得新诗典大家一定要珍惜。我现在坚决地认为:在中国最好的,有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从今往后,我更坚定不移地这样认识。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创作氛围,它绝对不是一个什么文学组织,也不是什么民间作家协会,没有人要求我们统一,大家唯一的交集点在于: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在营建中文的现代诗,在中国诗坛被当作是偏重于以口语诗为主的现代诗——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形象。我们的共同点就是这样的艺术立场,在这个共同的艺术立场之上,同在一个环境里,我们相互交流。除此之外,任何人没有权力对别人提要求,更不能干预他人的写作!
      大家一定要想明白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聚在一起?记住我的话,在中国最好的,就有可能是世界最好的。我们要珍惜新诗典对创作的宽松,唯艺术的标准,我们不是除了艺术什么都不要,但最后还是统一到艺术上来。也就是说,在艺术上我们有交汇点,在其他方面,不必有。
       今晚第四个话题,我要给大家说一个不好的消息,对新诗典来说,非常不好的消息:因为国内的出版形势,我们跟磨铁的合作,到第九本为止。再做下去非常难,磨铁使了很大的劲,第十本就是做不出来。我也找了好几个出版社做挽救工作,但还是以失败告终。再往后,国内诗集的出版,尤其是大合集的出版,将非常难。新诗典跟磨铁合作在国内公开出版的时代到此结束了,这个过程相当的完美,可以说是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新诗典在今天能有如此巨大的影响,跟磨铁出版是分不开的。我从主持人选稿的角度,可以给大家说得非常清楚:在磨铁没有出第一本书之前,我的来稿邮箱里,新人的投稿很少,比如我每次选15首,有5首留给新人,但这个预留的名额经常选不满。磨铁出了书之后,新人就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磨铁的公开出版,让在中国大地各个角落,那些陌生的、年轻的、被遮蔽的写作者,知道了往哪里投稿……
       没办法,我们还得前进一一我决定从第十季开始,到十五季,将新诗典的出版版权授予洪君植主持的纽约新世纪出版社。我已经公开说了,我至少要做到15年,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独立出版这种方式,可能适合今后几年的大事小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希望大家不要像我,在新诗典第4000天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么难受!那么惋惜!那么焦虑!我现在已经完全消化了!我甚至可以跟大家讲,很可能,新诗典敢为天下先,愿为天下先,又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前头。
       下面有一句话,我一定要讲出来,我要在此对磨铁——中国最大的民营出版机构以及磨铁的联合总裁,也是中国的著名诗人,新诗典的满额诗人沈浩波先生表示感谢,最热烈的感谢!这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完美的奇迹!我就把新诗典第一本到第九本在国内出版构成的这个时代叫做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我们可能再也迎不来这样一个"黄金时代"了,但是我们将勇敢地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我们要勇敢地去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白银时代"出的诗人不一定比"黄金时代"差!同时我也要感谢在新诗典一到九季的出版中,承担责任编辑最多的,我的学生、我的爱徒里所!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出现在今年绵阳李白诗歌奖的颁奖典礼上,里所领奖,沈浩波颁奖。我们共庆新诗典"黄金时代"的圆满完成,我们共同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共同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2022年4月4日

 

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在新世纪诗典十一周年"春天敲响和平的钟"云诗会上的即兴讲话

伊沙


同仁们好!
       咱们新诗典有一个好处,什么事都容易形成传统。比如我每年4月4日在周年庆典云诗会上的即兴发言,6月份到绵阳的李白诗歌奖颁奖典礼上,我会把整理后的稿子拿出来再念一遍,变成很正式的有稿发言。
      今天我的第一个话题,首先从新诗典云诗会说起。因为我觉得,不说到这一点,有点对不起图雅团队的辛苦劳动。新诗典云诗会是从前年开始的,一年两次,一做就是三年。三个A在网上说,新诗典云诗会是中国诗坛做得最好的。我赞同他的说法,同时又提醒他:云诗会的首创者也是新诗典,参加人数最多的也是新诗典,最高纪录是136人,今晚这场也达到了130人。为什么十一年来,新诗典总能够把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因为总是有人在各个环节上做得很对!很准!将行动转化成最大价值!综合起来,就产生了强大的合力,强大的惯性、强大的传统!
       第二个话题我想说我过去一年的关键词:太难了!
        回想过去的一年,就像我在一首诗中写的:“太难了!”过去一年里父亲去世那一天的那个时刻,我真的体会到:太难了!我不是一个机器人,也不是一个铁人,我的情绪在那一天里受到严重打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第三个话题我想说,从今年开始,应该是从2021年底开始,我觉得,社会公共话题就一个接一个,没有消停过。我真的想提醒同行们:天天这么热闹,你真的觉得自己像一个诗人吗?我不是说诗人就应该是书斋里的诗人。可我学文学史,教文学史,如果一个诗人天天这样沸腾的话,是要受惩罚的!
       从新诗典来看,我们拿平时的标准,所有题材一个标准,先不说这些话题能不能发出来,单说诗有几首是合格的?这种人声鼎沸的状态下,收获真的很大吗?
       我得给我的同行们泼点冷水了!大家可能平凡的日子过惯了,平静的日子过惯了,遇到这种沸腾、这种纷纭、这种嗨,感觉日子忽然过得很充实。但这能当日常生活过吗?我的怀疑就在这儿。具体地说,当前俄乌冲突已经到了沸点,但我现在己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可能在某些点上,我与别人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也不冷静。我这么说,这件事对A来说,可能是他的终极价值,他已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押上去了。我知道有些诗人已经陷得很深很深,已经拔不出来了。这是他的所有的终极价值的体现,是他全方位的立场。而对B来说,可能仅仅是他的文化消费。因为这是远方的战争,我们不要矫情说,远方的战争跟眼前的战争是一样的。如果你连这样的实事求是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不要做诗人了。远方的战争就是远方的战争,再近也是远方的战争。我觉得,可能有一部分人,他仅仅是文化消费,没有搭进去那么多东西。如果A用你的标准去要求B,而B本来就没有那么当真,陷那么深,你觉得公平吗?B反过来是不是也可以要求A?所以,你们双方都不要要求对方,更不要干预彼此怎么写。
      我觉得新诗典大家一定要珍惜。我现在坚决地认为:在中国最好的,有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从今往后,我更坚定不移地这样认识。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创作氛围,它绝对不是一个什么文学组织,也不是什么民间作家协会,没有人要求我们统一,大家唯一的交集点在于: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在营建中文的现代诗,在中国诗坛被当作是偏重于以口语诗为主的现代诗——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形象。我们的共同点就是这样的艺术立场,在这个共同的艺术立场之上,同在一个环境里,我们相互交流。除此之外,任何人没有权力对别人提要求,更不能干预他人的写作!
      大家一定要想明白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聚在一起?记住我的话,在中国最好的,就有可能是世界最好的。我们要珍惜新诗典对创作的宽松,唯艺术的标准,我们不是除了艺术什么都不要,但最后还是统一到艺术上来。也就是说,在艺术上我们有交汇点,在其他方面,不必有。
       今晚第四个话题,我要给大家说一个不好的消息,对新诗典来说,非常不好的消息:因为国内的出版形势,我们跟磨铁的合作,到第九本为止。再做下去非常难,磨铁使了很大的劲,第十本就是做不出来。我也找了好几个出版社做挽救工作,但还是以失败告终。再往后,国内诗集的出版,尤其是大合集的出版,将非常难。新诗典跟磨铁合作在国内公开出版的时代到此结束了,这个过程相当的完美,可以说是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新诗典在今天能有如此巨大的影响,跟磨铁出版是分不开的。我从主持人选稿的角度,可以给大家说得非常清楚:在磨铁没有出第一本书之前,我的来稿邮箱里,新人的投稿很少,比如我每次选15首,有5首留给新人,但这个预留的名额经常选不满。磨铁出了书之后,新人就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磨铁的公开出版,让在中国大地各个角落,那些陌生的、年轻的、被遮蔽的写作者,知道了往哪里投稿……
       没办法,我们还得前进一一我决定从第十季开始,到十五季,将新诗典的出版版权授予洪君植主持的纽约新世纪出版社。我已经公开说了,我至少要做到15年,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独立出版这种方式,可能适合今后几年的大事小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希望大家不要像我,在新诗典第4000天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么难受!那么惋惜!那么焦虑!我现在已经完全消化了!我甚至可以跟大家讲,很可能,新诗典敢为天下先,愿为天下先,又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前头。
       下面有一句话,我一定要讲出来,我要在此对磨铁——中国最大的民营出版机构以及磨铁的联合总裁,也是中国的著名诗人,新诗典的满额诗人沈浩波先生表示感谢,最热烈的感谢!这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完美的奇迹!我就把新诗典第一本到第九本在国内出版构成的这个时代叫做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我们可能再也迎不来这样一个"黄金时代"了,但是我们将勇敢地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我们要勇敢地去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白银时代"出的诗人不一定比"黄金时代"差!同时我也要感谢在新诗典一到九季的出版中,承担责任编辑最多的,我的学生、我的爱徒里所!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出现在今年绵阳李白诗歌奖的颁奖典礼上,里所领奖,沈浩波颁奖。我们共庆新诗典"黄金时代"的圆满完成,我们共同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共同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2022年4月4日

 

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在新世纪诗典十一周年"春天敲响和平的钟"云诗会上的即兴讲话

伊沙


同仁们好!
       咱们新诗典有一个好处,什么事都容易形成传统。比如我每年4月4日在周年庆典云诗会上的即兴发言,6月份到绵阳的李白诗歌奖颁奖典礼上,我会把整理后的稿子拿出来再念一遍,变成很正式的有稿发言。
      今天我的第一个话题,首先从新诗典云诗会说起。因为我觉得,不说到这一点,有点对不起图雅团队的辛苦劳动。新诗典云诗会是从前年开始的,一年两次,一做就是三年。三个A在网上说,新诗典云诗会是中国诗坛做得最好的。我赞同他的说法,同时又提醒他:云诗会的首创者也是新诗典,参加人数最多的也是新诗典,最高纪录是136人,今晚这场也达到了130人。为什么十一年来,新诗典总能够把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因为总是有人在各个环节上做得很对!很准!将行动转化成最大价值!综合起来,就产生了强大的合力,强大的惯性、强大的传统!
       第二个话题我想说我过去一年的关键词:太难了!
        回想过去的一年,就像我在一首诗中写的:“太难了!”过去一年里父亲去世那一天的那个时刻,我真的体会到:太难了!我不是一个机器人,也不是一个铁人,我的情绪在那一天里受到严重打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第三个话题我想说,从今年开始,应该是从2021年底开始,我觉得,社会公共话题就一个接一个,没有消停过。我真的想提醒同行们:天天这么热闹,你真的觉得自己像一个诗人吗?我不是说诗人就应该是书斋里的诗人。可我学文学史,教文学史,如果一个诗人天天这样沸腾的话,是要受惩罚的!
       从新诗典来看,我们拿平时的标准,所有题材一个标准,先不说这些话题能不能发出来,单说诗有几首是合格的?这种人声鼎沸的状态下,收获真的很大吗?
       我得给我的同行们泼点冷水了!大家可能平凡的日子过惯了,平静的日子过惯了,遇到这种沸腾、这种纷纭、这种嗨,感觉日子忽然过得很充实。但这能当日常生活过吗?我的怀疑就在这儿。具体地说,当前俄乌冲突已经到了沸点,但我现在己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可能在某些点上,我与别人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也不冷静。我这么说,这件事对A来说,可能是他的终极价值,他已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都押上去了。我知道有些诗人已经陷得很深很深,已经拔不出来了。这是他的所有的终极价值的体现,是他全方位的立场。而对B来说,可能仅仅是他的文化消费。因为这是远方的战争,我们不要矫情说,远方的战争跟眼前的战争是一样的。如果你连这样的实事求是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不要做诗人了。远方的战争就是远方的战争,再近也是远方的战争。我觉得,可能有一部分人,他仅仅是文化消费,没有搭进去那么多东西。如果A用你的标准去要求B,而B本来就没有那么当真,陷那么深,你觉得公平吗?B反过来是不是也可以要求A?所以,你们双方都不要要求对方,更不要干预彼此怎么写。
      我觉得新诗典大家一定要珍惜。我现在坚决地认为:在中国最好的,有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从今往后,我更坚定不移地这样认识。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创作氛围,它绝对不是一个什么文学组织,也不是什么民间作家协会,没有人要求我们统一,大家唯一的交集点在于: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在营建中文的现代诗,在中国诗坛被当作是偏重于以口语诗为主的现代诗——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形象。我们的共同点就是这样的艺术立场,在这个共同的艺术立场之上,同在一个环境里,我们相互交流。除此之外,任何人没有权力对别人提要求,更不能干预他人的写作!
      大家一定要想明白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聚在一起?记住我的话,在中国最好的,就有可能是世界最好的。我们要珍惜新诗典对创作的宽松,唯艺术的标准,我们不是除了艺术什么都不要,但最后还是统一到艺术上来。也就是说,在艺术上我们有交汇点,在其他方面,不必有。
       今晚第四个话题,我要给大家说一个不好的消息,对新诗典来说,非常不好的消息:因为国内的出版形势,我们跟磨铁的合作,到第九本为止。再做下去非常难,磨铁使了很大的劲,第十本就是做不出来。我也找了好几个出版社做挽救工作,但还是以失败告终。再往后,国内诗集的出版,尤其是大合集的出版,将非常难。新诗典跟磨铁合作在国内公开出版的时代到此结束了,这个过程相当的完美,可以说是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新诗典在今天能有如此巨大的影响,跟磨铁出版是分不开的。我从主持人选稿的角度,可以给大家说得非常清楚:在磨铁没有出第一本书之前,我的来稿邮箱里,新人的投稿很少,比如我每次选15首,有5首留给新人,但这个预留的名额经常选不满。磨铁出了书之后,新人就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磨铁的公开出版,让在中国大地各个角落,那些陌生的、年轻的、被遮蔽的写作者,知道了往哪里投稿……
       没办法,我们还得前进一一我决定从第十季开始,到十五季,将新诗典的出版版权授予洪君植主持的纽约新世纪出版社。我已经公开说了,我至少要做到15年,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独立出版这种方式,可能适合今后几年的大事小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希望大家不要像我,在新诗典第4000天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么难受!那么惋惜!那么焦虑!我现在已经完全消化了!我甚至可以跟大家讲,很可能,新诗典敢为天下先,愿为天下先,又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前头。
       下面有一句话,我一定要讲出来,我要在此对磨铁——中国最大的民营出版机构以及磨铁的联合总裁,也是中国的著名诗人,新诗典的满额诗人沈浩波先生表示感谢,最热烈的感谢!这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完美的奇迹!我就把新诗典第一本到第九本在国内出版构成的这个时代叫做新诗典的"黄金时代",我们可能再也迎不来这样一个"黄金时代"了,但是我们将勇敢地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我们要勇敢地去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白银时代"出的诗人不一定比"黄金时代"差!同时我也要感谢在新诗典一到九季的出版中,承担责任编辑最多的,我的学生、我的爱徒里所!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出现在今年绵阳李白诗歌奖的颁奖典礼上,里所领奖,沈浩波颁奖。我们共庆新诗典"黄金时代"的圆满完成,我们共同走向新诗典的"白银时代",共同打造新诗典的"白银时代"!

                            2022年4月4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