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南江大峡谷

◎陈俊



南江大峡谷

1、总有一种缘分让人心驰神往,总有一种相遇让人怦然心动。从苍山中来向苍山里去。我追寻你的流逝,律动,波涛翻滚。也追寻你的安静如画,缓慢,永不回头。那一只飞来又飞去的白尾鹞,是否能抬高我的视野,一直望见你无涯的尽头,浩荡的远方。
四月,春正盛。一条峡谷奔涌而来,南江正盛。
被石头反复挤压的溪流,被石头阻隔盘问的溪流,被石头把关站岗的溪流,千难万险汇入南江,汇成浩渺。
白云散落的山顶,光阴秘制了一罐酒,桃花春曲,一只蝴蝶便能打开它的封印,从山顶一泻千里的绿色和醉意。

2、我站在南江的浪花之上,我是其中的一分子。
因为深爱,却成为放逐和侵入的理由,杂质被剥离,叮叮咚咚的音乐远去,山谷清亮静谧。
江流卷浪,犁开南国,江山如画,秀甲一方。
读一本岁月奇书,读峭壁和荆棘,读沧桑如梦。
此刻,南江,打开了浪花清亮的眼神。
丈量宽与窄,不悲于窄,不放纵于宽。
与悬崖、峭壁、峻岭、巉岩磨砺过的江水,不滞于往事艰辛,奔流向前,开山辟径。
越磨砺越清澈,愈冲撞愈坚定。
一路歌唱,一路逍遥,用美追赶美,用爱簇拥爱。
像两岸苗家布依家阿哥阿妹唱出的情歌,深沉激越绵长。

3南江安详,辽阔,空无一尘。
它在苍山中扭动,不为曲折,只为率性。
不为奇幻,只为求真。
我相信有爱的力量汇聚,源源不绝。我相信南江峡谷秘藏的暖流正与春天的北伐会师,江水欢呼,群山激动,花朵的旗帜飘扬。
一群野鸭展示着自由自在的美,展示纵情奔放。
一对鸳鸯嬉逐着青山绿树的投影,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对爱情更加坚定和自信。
迷蒙的雨给南国山河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婚纱。
岁月静好,南江有大美而不言。

4、雨停了,青山有如一幅山水画卷展开,一些云还萦绕不去,淋漓着梦境。
云下清澈的光线一根根银针一样排在青黛的洗濯干净的山峰之侧,给南江打上一层神秘的耶稣光,亲切、博广、神圣而明亮。
我感谢这束打在脸上光线,也打开十里画屏的册页,打开山水的诗句。
我的目光如此轻盈,混沌的诗思,被谁拔开了倾泻的闸门,诗潮汹涌。
我一再降低飞翔的高度和热度,贴近你的花朵和翠绿飞行。
我的目光丢魂失魂,落入陷阱。
我的目光干柴烈焰,静穆焚烧。

5、奢香瀑布,它有150米的落差。
同样是水,却有不一样的命运和选择,我觉得它是长了翅膀的。
给自己高度,给人间惊喜。
苗寨吊脚楼,是锲入轮回的钉子,把苗家的根扎下来。
他们安居乐业,桃源中人。他们世代纯朴,生生不息。
南江大峡谷,足以安放我的钟情,足以安放我痴绝的山水情怀,慰我平生,慰我清流湛湛的淡泊和宁静。

6、在南江,时间,如此缓慢又如此易逝。
晨辉初醒,夕辉落尽,兴犹未尽,白驹过隙。
挥别,我不愿触及的字眼,却不能不落实在手上。
我的泪水躲在镜片后面,放纵着几许惊慌,几许眷恋。
(发表于
2020
年《大湾》文学双月刊总第四期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