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2331~2460)

◎闻九排



梦像录(2331)

一个男人开车
来到沙漠地区
从车后备箱里
拎出一个铁桶
里面装着
他从老家
拉来的
满满一桶土
土里面拌有
四季青树种子
男人拎着铁桶
将其撒在了
沙漠上

2022/05/08


梦像录(2332)

在老家旧村南边
小河南岸
我家有
3块菜地
在靠西边
最小的那块
干活儿
看到诗人图雅
在南边50米远处
买她的诗集
正想走到跟前
给她捧场
西边一条小路上
走来一个男人
大老远
高声问图雅
“你诗集里面
有没有
写到抓鱼的”
图雅回答道
“有啊”

2022/05/08


梦像录(2333)

接着前面的梦
图雅跟那男人
说话之时
从她那儿
沿着田埂边儿的
排水沟
随着水流
游过来
一条肥大的蚯蚓
心说
这东西可以
拿去钓鳝鱼
于是抓起它
使劲儿
在地上
摔打了两下后
将其装进了
一个小塑料袋里
转眼间
水沟里又游过来
几条鲫鱼
还有一条鲇鱼
一条条抓起来
忽然意识到
这些鱼
是需要
全都上交的

2022/05/08


梦像录(2334)

接着前面的梦
我心有不甘
看周围没人
打算私自
截流一部分鱼
主意刚拿定
图雅走到跟前来了
她现在的身份
是一位女皇
她问我
“今儿捕鱼
收成怎么样”
我毕恭毕敬答道
“还不错
就是后面捕的
几条鱼
还没来得及整理”
边说边把这些鱼
悉数拿出来
交给她了

2022/05/08


梦像录(2335)

核酸检测点上
一个头顶白布
身穿白衣的
年轻女人
站在那儿
发愣
看上去
就像一个
戴孝的小媳妇

2022/05/08


梦像录(2336)

穿越到大学时代
(1980年代中期)
去食堂吃饭
发现饭菜
都卖完了
有人建议我
去另外两个食堂看看
学校总共三个食堂
他不知道
我已跑了两个
只剩下一个了
正想去另一个
忽然发现
没穿鞋子
脚上只有
一双黑袜子
于是返回宿舍
来穿鞋子
一双黑色
半高跟布鞋
上面糊满了泥巴
心说
这咋穿啊

2022/05/08


梦像录(2337)

穿越到小时候
家里养着两头猪
在老家旧村东南
一口小水塘里
捞水草做青饲料
忙活了半天
捞起一大堆
突然发现
水塘角落
有人扔下了
一头死猪仔
心说
这下白忙了
这些水草
如果拿回去喂猪
指定会被传染
病毒啊

2022/05/08


梦像录(2338)

在老家旧村东南
一口小水塘东岸上
放着一头半大黄牛
它嫌草不好
啃一口就往前走
无论我怎么逼它吃
都不管用
后来
被逼急了
它还想用牛角
顶我

2022/05/08


梦像录(2339)

妻子闺蜜
老公有外遇后
住进了小旅馆
最近她又
怂恿妻子
说我虽然
把每月工资
一分不少地
都交给她
就安全了
说不定
我被哪个富婆包养着
人家倒贴钱我用呢
让妻子跟她一起
搬去小旅店住了
我找过去
跟妻子说
你这是何苦呢
真要怀疑我
那也用不着住出来呀
咱家(父母住的房子
三层小楼)
那么多房间
不都空着吗
你俩不如
住三楼得了

2022/05/08


梦像录(2340)

在新大街
与邯郸路的
十字路口执勤
下属单位同事老彭
看我坐在桌子旁边
姿势还不错
要帮我拍下
一张工作照
心说
我都退二线了
这家伙还这样待我
说明他是真心
尊敬我啊
完后
他一边朝我走来
一边说拍得很好
到跟前拿给我看
我说
“行啊
以后就用它
做登记照”

2022/05/08


梦像录(2341)

接着前面的梦
眼看马路上
都是下班回家的人
老彭说他回家吃饭
我说没问题
你回去吧
我在这儿守会儿
然后就在附近
随便吃点儿
看老彭走远了
我也去吃饭
走进交通局
宿舍后面的
一条巷子
记得这儿
有个厕所
打算先撒泡尿
还没走到厕所跟前 
意外发现这儿地方
开了一家小饭馆 
心说 
这下好了 
撒完尿 
就出来吃饭

2022/05/08


梦像录(2342)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厕所跟前
一个男人
堵在门口
正在撒尿
看我来了
赶紧收兵要走
我往左边让
他想打左边走
我往右边让
他又闪到右边来
突然发现
这家伙刚才
慌里慌张的
他的小弟弟
都没有塞进去
还在淅沥沥地
往下滴着尿液
差点儿
碰到我身上了
赶紧后撤一步
躲得远远的
让他走了

2022/05/08


梦像录(2343)

接着前面的梦
待那人走后
我这才朝厕所走去
哦,怪不得那人
站在门口撒呢
这个旱厕
一直没人清理
所有蹲坑都被粪便
填满了
只有靠近门口这个
因为容易被外面看见
不方便使用
才没有满起来
转身瞅了一眼
发现没有人过来
决定就在门口撒
蹲坑靠外侧干爽
左脚踩着没问题
另一边儿洒满尿液
右脚只能踮着脚尖儿
踩在尿液里
扭着身子
勉强撒着

2022/05/08


梦像录(2344)

接着前面的梦
撒完尿
正要出来
遇到同事老马
他说找了半天
才找到这地方
没想
这儿太脏了
我说
有个地方给你撒
就不错了
就别挑三拣四的
他说
你怎么不
骑自行车啊
我看见你自行车
扔在巷子口那儿
我说今儿没骑车
上午老余出门办事
把我自行车借去了
他有可能想到我
在这附近执勤
所以送过来了

2022/05/08


梦像录(2345)

接着前面的梦
从厕所出来
到小饭馆看了看
没啥喜欢的菜
而且菜价还贵
一份芹菜炒千张
就得25元
决定不在这儿吃了
到附近超市
买点儿零食
胡乱对付一顿
走出巷子
看到我执勤
坐的椅子
被一个大块头的
中年女人坐着
正想要回来
发现她腿上有伤
打着绷带
心说
算了吧
等她走了
我再坐吧

2022/05/08


梦像录(2346)

接着前面的梦
回头去超市
路过一家
自行车销售店
店主把样品车
摆在人行道上
把路挡住了
下到马路上走时
嗓子痒起来
咯了口痰
朝马路牙子边的
下水箅子那儿吐去
结果
没把握好
差点儿吐在
自行车轮子上
店主看了我一眼
没说啥
心说
他今儿如果跟我扯皮
我就动用执勤权力
非得他把车
全都搬进店里去

2022/05/08


梦像录(2347)

外孙睡觉时
跟女儿小时样
一只小手
捏着我耳垂儿
不停地捻来捻去
嘴巴伴随着
吸吮动作

2022/05/09


梦像录(2348)

2021年度的
《中国先锋诗选》
出来了
翻看了下目录
上面没我的诗
哦,咱不是知名诗人
又没给编委会投稿
他们当然不会
主动选我的诗

2022/05/09


梦像录(2349)

一张游戏桌
双层桌面
上面一层
4个角落
各有一个圆孔
有点儿类似
康乐棋桌面
将玩具娃娃
从一个圆孔
放进去
他在下面穿行
可以从任意圆孔
钻出来
仿佛
打地鼠
总抓不到他

2022/05/09


梦像录(2350)

在父母家
吃完晚饭
我到厨房洗碗
母亲从后门出去
到后面两栋楼房
之间的巷子乘凉
眼见母亲
刚走到那儿
衣服就被风
吹得鼓起来
看满头是汗的小妹
从堂屋走到厨房来
我说
“你赶紧过去吧
那边儿风大
一会儿
就会凉快的”

2022/05/09


梦像录(2351)

接着前面的梦
小妹从后门
出去之后
我开着门
站在厨房洗碗
突然
一阵风吹进来
让人打了个寒战
心说
以后冬天
北风更大
这后门
就不能开着了
不然
整个家里
都会很冷的

2022/05/09


梦像录(2352)

一个男生
正在接受
街头采访
“你撒过谎吗”
“没有”
“如果你女朋友
跟你面前撒谎呢”
“我相信她
不会的
因为撒一个慌
需要一万个谎
去圆那个谎”

2022/05/09


梦像录(2353)

在父母家后面
加装一道塑料幕墙
没专用起子
我用手指头
把几个内六角螺丝
拧到支架上去了

2022/05/09


梦像录(2354)

一个男人的
左手拇指
虽然完整
但比起正常人
短了将近一半儿
仿佛
指头中的侏儒

2022/05/09


梦像录(2355)

一个男人
拿着一只粉笔
在黑板上写下
“向伟大领袖毛主席问好”
“向伟大领袖毛主席问好”
“向伟大领袖毛主席问好”
写了一遍又一遍
哦,他这是在练书法

2022/05/09


梦像录(2356)

父亲想我们
带着他
到祖母坟上
去看一看
小妹说
“你去看个啥吗”
父亲高声说道
“这两年
我老坐在家里
总得出门
动一动吧”
现实中
父亲进入
痴呆症后期
已卧床
一年多了

2022/05/09


梦像录(2357)

一个年轻小伙儿
端着一个敞口碗
吃着刀削面
另一个小伙儿
走过来对他说
“哥啊
我想跟你
说个事儿”
前者端着碗
转过身去了
后者接着说
“你要不想听
那我就不说了”

2022/05/09


梦像录(2358)

作为广告人
小连襟转行
投资拍了
一部电影
小妹问我
“那得花不少钱吧”
“是的,花了3个亿”
“他哪儿来这么多钱”
“他人脉广啊
可以拉人
在电影里面
植入产品广告”
小连襟曾担任过
央视广告部主任

2022/05/09


梦像录(2359)

穿越到
刚解放那会儿
开展批斗地主活动
坐在最前面地上的
一对中年夫妻
一直不敢
站起来
上台去揭发地主
剥削他们的罪行
工作人员
让坐在后面的人
一点点往前挪
想把他们
逼上台去
工作队长
摆了摆手
“别急
让他们慢慢来”
女的刚想站起来
又被男的拉下去
原地坐那儿了

2022/05/09


梦像录(2360)

在并非现实中的
父母家厨房里
正在做着卫生
从水槽里拿起
两只空蛋壳
抬头瞥见
弟弟两口子
抱着他们外孙
(现实中
侄女还没
处男朋友)
在外面逛了一圈儿
从后门那儿进来
弟媳要来帮忙
我说
“不用了
已经快做完了
你们抱着孩子
到外面玩去”
边说边把蛋壳
扔进了垃圾桶

2022/05/09


梦像录(2361)

接着前面的梦
做完厨房卫生
走到门前场子上
一大家子人
在这儿玩着
我上前去
从妻子手里
接过侄外孙
发现小家伙个头儿
比一般孩子小很多
而且额头那儿
似乎没发育好
还有点儿凹陷
又不敢说出来
担心
弟弟两口子
听后不高兴

2022/05/09


梦像录(2362)

接着前面的梦
抱着侄外孙
刚坐到方桌边
弟媳看桌子上
搁着一杯白酒
赶紧走过来
将酒端走了
“他大脑
还没发育成熟
千万别被酒精
熏成个傻子”
我双手叉住
小家伙咯吱窝
试图让他站起来
发现他双腿
没劲儿
完全站不了
上面颈脖子
也蜷缩着
心里越发
担忧起来
这孩子
以后会长成
一个正常人吗

2022/05/09


梦像录(2363)

妻子一件
浅蓝色棉衣
好好的
她不愿穿了
要拿去扔掉
我给截留下来
自个儿在家里
不出门时穿
就是衣身
稍显
短了点儿

2022/05/10


梦像录(2364)

回到老家旧村
我家旧宅墙壁上
还写着
“伟大领袖毛主席
万岁万岁万万岁”
邻居家房子上
也写有类似的
红色标语
我告诉客人
“他们家墙上的字
都是后来仿写的
看见没
油漆颜色
明显新些”

2022/05/10


梦像录(2365)

妻子跟我打听
武东大学情况
我说
“其实
就是武汉大学
因为位于东湖旁边
所以后来改名字
叫武东大学了”

2022/05/10


梦像录(2366)

舅舅去世
道师带着我们
跟他手机告别
(现实中
舅舅这辈子
都没碰过手机)
本来应该
磕三个头
表姐夫们
不愿意
道师做顺水人情说
“那就一个吧”
我想坚持磕三个
见他们颇有微词
只好放弃了

2022/05/10


梦像录(2367)

接着前面的梦
道师提出
要带着我们
去舅舅种过的田头
接着磕头
大家都说免了吧
我说“我去”
没想
这会儿
道师也不想去
我跟舅表弟
确认地方后
独自一人
来到田头
把我该磕的
三个头磕完
又代替弟弟
磕了三个头
醒来
不禁想起
舅舅去世时
发丧前一夜
我独自
守了一整夜

2022/05/10


梦像录(2368)

小妹告诉我
父母小区
邻居中有个
叫金光霞的女人
据她说她跟我
是小学同学
我想了半天
也没想起来
模模糊糊中
似乎有一个
叫金霞的
不知
是不是她

2022/05/10


梦像录(2369)

路边一大群人
在焦急等车
见一辆白色公交车
朝这边儿开过来
呼啦啦围了上去
司机没敢停车
一边喊着
“不能
不能”
一边踩油门
加速溜走了
公交车走了
大约100米
拐到路边
停下来了
哦,这辆车
兴许出故障了

2022/05/10


梦像录(2370)

同事小厚
请我吃饭
答应他了
这会儿
又打电话来催我
让我马上就去
但没告诉吃饭地方
妻子问道
“谁啊”
“小厚”
“这孩子
咋这么毛毛糙糙的”
“他也不小了
转眼就该50岁”
“也许他是司机吧
在我心目中
他一直很小”

2022/05/10


梦像录(2371)

在家闲聊
妻子说
“黎小兵马上
也要退休了”
我问道
“谁啊”
“黎小兵”
“不认识”
“骆小斌
你总该认识吧
她老公”
骆是妻子的
初中同学
刚跟妻子结婚那会儿
这女人
专门在妻子面前
传授提防男人的秘籍
那会儿
她还没结婚
单纯的妻子
竟然
信以为真
全盘采纳了

2022/05/10


梦像录(2372)

小妹站在
门前场子上
望着西边天空说
“今天的晚霞
真好看啊

你赶紧出来
看一看”
“不就是个晚霞吗
有啥好看的”
我边说边在手机上
找出几张晚霞照片
欣赏起来

2022/05/10


梦像录(2373)

快过年了
跟司机小厚
一起到乡下
买土猪肉
找到村支书
他带着我们
去养殖户家
几个人
一起开车
来到养猪场
天下着小雨
小厚把车
刚停下来
后面来车了
我说
“你得把车
停到僻静处
不然
别人不方便
你挪车也烦”

2022/05/10


梦像录(2374)

接着前面的梦
小厚把车往后倒
停在饲料车间门口
这次他尽量
让车靠近墙壁
我本打算从副驾
下去的
这会儿
下不去了
只好爬到后排
从左侧下车了
心说
这小子
莫不是
在报复我吧
他想这样停车
那就事先让我
下去啊

2022/05/10


梦像录(2375)

接着前面的梦
村妇联主任
带着几个男人
赶过来了
他们都是过来
帮忙杀猪的
妇联主任手里
拿着3根黄瓜
一根给村支书
一根给小厚
一根给我没要
她便自个儿吃起来
剩最后一点儿时
“这点儿
你总可以
尝一尝吧”
她边说边扔向我
我接住后给了小厚
怕她说我嫌她
吃过的太脏
我赶紧解释说
“我有肚子痛的毛病
就是肠道易激综合征
所以不敢吃生冷的”
说完特意撩起衣服
摸了摸肚子

2022/05/10


梦像录(2376)

接着前面的梦
很快一帮人
就拉出一头猪
给宰杀了
两个屠户
三两下
就把猪腿
卸下来了
一个高个儿
年轻姑娘
走到吊着的
猪胴子跟前
轻松扛起来
我说
“看不出啊
你一个姑娘家的
咋这么大劲儿呢”
“没多重
估计也就
120多斤”
那姑娘边说
边把猪胴子
扔在地上的
彩条布上

2022/05/10


梦像录(2377)

接着前面的梦
听说一头猪
净身才120
感觉这猪
有点儿偏小
担心猪肉不好吃
我决定找村支书
让他跟屠户
打个招呼
尽量抓那些
适中的猪宰杀
保证半边猪肉
在80斤左右
太大的
猪肉长老了
也不好吃

2022/05/10


梦像录(2378)

接着前面的梦
寻找村支书时
这才发现
好多村民
都围过来了
有想买猪肉的
有来看热闹的
有的在聊天儿
有的在打扑克
感觉跟过节样
找了半天
也没看到村支书
反倒看见二叔了
蹲在一堆人旁边
看人打扑克
心说
他怎么也来了
哦,一准儿
他承接了猪场
转运猪饲料的活儿
看见杀猪了
也想买点儿猪肉
带回家去

2022/05/10


梦像录(2379)

接着前面的梦
看着眼前这么多人
心里一下着急起来
大家人挨人
还都没戴口罩
万一有谁身上
潜伏着病毒
这下全完蛋了
上百号人
估计谁也幸免不了
更要命的是
这些人回家后
还会传染家人
很快会扩散到
社会层面上去
咋办啊
搞不好
我和村支书
都要承担
刑事责任
我急得大叫起来
“书记!书记!”
想让他把村民
赶紧驱散

2022/05/10


梦像录(2380)

女儿吃素
身体瘦得
不足90斤
看着可怜
我劝她道
“其实
你可以吃点儿鸡蛋
吃鸡蛋并不杀生
现在市场上卖的蛋
都是没有受精的蛋
用它孵不出小鸡
就像女人每个月
排出的卵子一样
它不会长成婴儿”

2022/05/10


梦像录(2381)

在十字路口
等信号灯时
我狗拿耗子
用一根长度
近10米的
竹竿儿
站在原地
将竹竿儿伸出去
把骑着电动车
违规闯红灯的
几个人
给拦了下来

2022/05/11


梦像录(2382)

去参加
单位组织的
集体活动
走到路口
看见女同事D
带着一帮人
回来了
猜想活动
已经结束
我迎着他们
走过路口后
又掉转头
往回走
心说
我他妈神经病啊
为啥要过路口来呢
刚才就应该
直接掉头回家

2022/05/11


梦像录(2383)

参加市里
组织的
一项活动
遇到一个
叫李莉莉的女人
穿着一条蓝色紧身裤
屁股上粘满了泥土
印象中
她是女儿
初中同学
周苗苗的妈妈
本想打个招呼
想想还是算了
免得她以为
我是冲她
长得漂亮
才搭讪的

2022/05/11


梦像录(2384)

听说单位
前任一把手
调省厅去了
我问同事
是不是
给他任职了
他们说没有
只是要求他
把剩下的
半年时间
混完退休
“那他调过去干什
还不如不去”
“除非他
放弃享受
二级巡视员待遇
不然
就得老老实实
到省厅上班
哪怕每天
在办公室
啃一个苹果”

2022/05/11


梦像录(2385)

省厅鲁副厅长
下来检查工作
陪同接待时
跟他套近乎
聊着天儿
“我见过你女儿
有24、5岁吧”
(明知道她30多
故意往小了说)
他不相信
“你认识她吗”
“昨天评审会上
她作为可研报告
编制人员代表
发言了呢”
“你咋知道
她是我女儿”
“我看她姓鲁
长得很像你夫人
名字跟你夫人样
也是两个重叠字”
“她叫鲁丽丽”

2022/05/11


梦像录(2386)

陪着上任不久的
副市长
去省厅报告工作
进厅长办公室之前
副市长把事先
准备的纸条
拿出来温习
默默念叨着
直到记熟了
才整理了下衣服
去敲厅长办公室门

2022/05/11


梦像录(2387)

外孙看我们
吃着香瓜
他也要吃
小家伙
只长出上下
8颗切牙
不能咀嚼
只好把香瓜
切成薄片儿
递给了他

2022/05/11


梦像录(2388)

为证明梦里
出现过的
一个男人
是个渣男
梦又安排了
4个女人出现
她们两两成对
边走边交谈
讲述那个男人
干过的渣事儿

2022/05/11


梦像录(2389)

穿越到战争年代
站前研究会上
有人说出
一个名字
问这人是谁
一个年轻人
站了起来
说是他
接着另一个人
又说出一个名字
问这人是谁
那个年轻人
又站起来
说还是他
那人说
“我们不会
把这么重要的
一场战斗
交给一个
捉摸不定的人”

2022/05/11


梦像录(2390)

妻子将我的
一件棉毛衫
晾在阳台护窗外
被风刮到楼下了
下楼捡起来
回到家门口
门关上了
隐约听到妻子
在里屋哄外孙
喊了两声
她没听见
决定等会儿
待她从里屋
出来后
再喊门
见手里棉毛衫
已经穿旧了
便把它撕成
一条一条的
打算给外孙
做尿片儿

2022/05/11


梦像录(2391)

接着前面的梦
等了半天
不见屋里有动静
不想再等下去了
瞅见门口墙壁上
装有一个
金属三角架
决定抓住它
爬上去
从门上亮子
翻进屋里
刚爬上去
打算往里爬时
女儿将门打开了
我把头探进屋里
外孙与妻子
正对坐着
在玩游戏
小家伙
也看到我了
正想给外孙
扮个鬼脸
女儿让我赶紧下来
说我头倒着朝下
容易吓到孩子

2022/05/11


梦像录(2392)

拎着公文包
走到一堵墙壁跟前
墙上大约10米高处
有一个被布帘子
遮起来的小窗口
窗口下面
装有爬梯
梯步不是钢构件
而是那种类似
手提箱提手的
软梯步
只知道
要从这儿爬上去
却不知道爬上去
要干啥事儿
梯步中间
有两处空缺着
好在没有连一起
按理说
就我的身高和臂长
勉强可以爬上去

2022/05/11


梦像录(2393)

接着前面的梦
我开始往上爬了
右手拎着公文包
还得抓握梯步
有点儿不方便
只能爬慢点儿
眼看就要爬到
上面小窗口时
里面一个男人
掀开布帘子
想从那儿下来
看我快爬到了
他主动闪开
让我先爬上去
到入口跟前时
他建议我头先进去
担心那样会摔着头
我没采纳他建议
先将公文包扔进去
然后将右脚
慢慢提起来
伸进去后
骑在窗口上
再把头和身子
往里钻

2022/05/11


梦像录(2394)

给外孙洗完澡
穿上衣服袜子
放床上玩着
就去做家务活儿
没想刚过几分钟
小家伙
就跑到我身边来
将我左腿保住
担心他袜子
踩脏了
抱起来后
拿手拍了拍
他脚下袜子
送他回床上
陪着他玩

2022/05/11


梦像录(2395)

听说猪肉价格
又涨起来了
“那还不如
炸鸡片吃呢”
我边说边把
燃气灶点燃
放了两勺油
在平底锅里
接着片鸡肉
放进锅里
炸起来

2022/05/11


梦像录(2396)

一个傻子
经常四处点火玩
好在他一个邻居
是一名消防队员
每次都能帮他
及时扑灭

2022/05/11


梦像录(2397)

弟弟在他家
一楼客厅
摆放了一张床
顺带支起蚊帐
我问谁睡这儿
他说暂时没人
先预备着
等侄儿
放暑假回来了
让他在这儿睡
楼上房间
空调坏了
太阳烤着
太热
相比起来
一楼阴凉些

2022/05/11


梦像录(2398)

女同事X
突然来到
父母家
见我们刚吃完饭
正在收拾桌子
也没说来干什么
就站在旁边看着
我拿起一张
从单位带回的
旧报纸
(实际上
都没打开看过)
将桌面上油水
擦了一遍
看我没擦干净
X帮我又拿了
一张报纸
递给我擦

2022/05/11


梦像录(2399)

岳母的闺蜜
因为沾亲
而且辈分太高
大家只得管她
叫姥姥
去世快20年
复活后来家里做客
知道她喜欢打麻将
赶紧摆好麻将桌
让她玩起来
麻将背面
是紫色的
见骰子大小不一
她问我是不是
与另一副麻将的
搞混了
忽然想起
几天前
在书房窗台上
见到过一个骰子
跟这里面的一个
大小一样
连忙去拿过来
给她了

2022/05/11


梦像录(2400)

接着前面的梦
就在我张罗麻将时
外孙突然
从北面窗台
爬上了
用不锈钢管制作的
类似防护窗格栅的
晾衣架
吓得我魂儿
都快没了
生怕他
一脚踩空
掉了下去
这时
晾衣架最外边
站起一个女人
有点儿像妻子
又有点儿像女儿
又有点儿像小妹
原来是外孙
看她在上面
才爬上去的

2022/05/11


梦像录(2401)

接着前面的梦
正打算爬上去
将外孙抱下来
看到那女人后
我不敢上了
担心晾衣架
承受不住
这么大的重量
只得让她退回来
将外孙抱到我跟前
晾衣架太大了
东西宽6米
南北长4米样子
她只知道喊外孙
往我跟前走
不知道走到外孙身边
将他保护起来
正纳闷呢
她忽然尖叫起来
哦,原来她自身难保
双手抓着晾衣架边缘
身子吊在空中

2022/05/11


梦像录(2402)

接着前面的梦
我想爬上去救援
又担心晾衣架垮塌
只能鼓励她往上爬
那女人试了几次
爬不上来
眼看体力不支
她急中生智
赶紧往里边
挪了一点儿
挪了一米样子
突然掉了下去
摔在下面
邻居家的
晾衣架上
还不等她站起
晾衣架被她压塌了
她再次往下掉去
下面两层邻居
没晾衣架
再下面邻居家才有
正担心她安危时
发现她裙子
被挂住了
她被吊在空中
晃荡着

2022/05/11


梦像录(2403)

接着前面的梦
看到此情此景
楼上楼下的人
都尖叫起来
替她捏着一把汗
那女人
反倒冷静下来
开始脱身穿的
多层裙子
裙子每脱去一层
她就往下掉一截
全部脱光后
距离下面的
晾衣架
剩下两米左右时
她松开手跳了下去
哦,谢天谢地
她被晾衣架
稳稳接住了
然后
一点点爬向
那户人家窗口

2022/05/11


梦像录(2404)

既不是我家
也不是父母家
倒有点儿像岳父母家
自打父亲痴呆后
已经几年
没走动的表叔们
忽然来了几个
到家里拜年
坐了会儿
他们要走
我说无论如何
你们得吃了饭再走
转眼间
他们人都不见了
但他们的衣服啥的
还放在客厅里
猜想他们
很可能下楼
到附近散步去了
赶紧和母亲一起
准备饭菜
等他们回来吃

2022/05/11


梦像录(2405)

进入蛋糕房
去当学徒
必须先得
学会用塑料刀片
在奶油上写字
一个姑娘
将奶油
抹在玻璃板上
拿着塑料刀片
一笔一划练着

2022/05/12


梦像录(2406)

一只广播坏了
自个儿维修
将里面一组电线
剪断之前
忘了记住顺序
修好要接上时
不知道
哪儿跟哪儿接
仔细看了又看
辨认出一些
并都接上了
剩最后两组
不知道如何接
只好把每根线头
临时扭一起试着
试了几次
都没出现
期待的响声
刚好广播站的
一位女副站长
打跟前路过
请她帮忙
接上了

2022/05/12


梦像录(2407)

接着前面的梦
扛着广播架子
快到老家旧宅
看见大门紧闭
两边的阁门
也都关上了
忽然想起
手里广播
兼有遥控器功能
于是按了一下
上面的按钮
广播里的电池
可能电量不足
遥控反应
有点儿迟缓
门没有打开
我又连着
按了几下
接下来
看到大门
开了又关
关了又开
开了又关

2022/05/12


梦像录(2408)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大门口
等了会儿
长按广播上的按钮
大门再次打开了
走进去
发现家人
都已睡下
但家里面
能够听到
各种各样的响动
有厨房传出的
水龙头流水声
有风吹窗户扇
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还有外面猪圈传来的
猪睡觉的鼾声
广播上有
很多按钮
我一个个试着
把这些声音调小
让家里
安静下来
这才去睡觉

2022/05/12


梦像录(2409)

一个中年男人
披着上衣
走在我前面
听他说话声音
看他走路样子
很像远房
二伯母三儿子
哦,他一直在外地工作
算起来有20多年
现在终于回来了
(现实中
三堂哥去世
已经23年)

2022/05/12


梦像录(2410)

在家煮面条吃
挑起一箸
搁到碗里
发现还没煮透
面条透着白芯儿
只好从碗里挑起
一点点抖掉
面条上的佐料
重新放回锅里
接着煮

2022/05/12


梦像录(2411)

在父母家
准备吃饭了
小妹把菜端出来
随便搁在桌子上
一个白色砂罐
垫上垫子了
一个黑色砂罐
直接搁在桌上
担心将桌面儿
烫坏了
我拿来垫子
垫在下面
顺手把所有菜盘
重新摆放了一下
看着舒服多了

2022/05/12


梦像录(2412)

在小妹家吃饭
从玉米棒
炖排骨罐里
夹起一块玉米
跟一块骨头样
上面光光的
一粒玉米
都没有
我说小妹
“这上面没玉米
你放进去干啥”
“玉米芯儿
也有营养啊
就像骨头样
虽然不能吃
但可拿来熬汤”

2022/05/12


梦像录(2413)

跟两个朋友散步
走到一栋楼跟前
看到一个老哥
开着一辆面包车
往家里运煤
他想开进
一个回形楼道
我说
“这开不过去
你要开过去了
我就帮你
把这些煤
搬到你家里去”
老哥坚持往里开
没想
他竟然一把
就拐过了直角
开到他家楼门口

2022/05/12


梦像录(2414)

接着前面的梦
我决定兑现承诺
帮老哥把煤块
搬上楼去
两个朋友
出手相助
其中一个
比我动作还快
搬起几个煤块
就往楼上跑
这时
听到老哥老伴儿
在叮嘱那个朋友
千万别把煤渣儿
撒楼道地上
见楼门口角落
刚好有个破筲箕
顺手拿起来
装上煤块后
双手托住底部
试了试
发现煤渣
很少漏下

2022/05/12


梦像录(2415)

接着前面的梦
双手托着
装煤的筲箕
走到四楼时
见门开着
便进去了
看到一个
蓄胡须的
中年男人
正在捣鼓
一台旧电扇
怀疑走错门了
正打算退出去
忽然听见
老哥说话声音
他家房子结构
太特别了
一个大通间
厨房和储物间
在最里面
光线昏暗
走进去
待上一会儿
才能看清楚

2022/05/12


梦像录(2416)

接着前面的梦
梦境从老哥家
昏暗的大通间
一下子切换到
老哥家院子里
我们仨人
好像前去
做客的
两个朋友
站在门前台阶上
打量着院里的景物
老哥儿子独自一人
往一间小平房里
搬运煤块
心说
干这点活儿
累不到人
咱还是帮他
搬煤吧
一边想着
一边走下了台阶

2022/05/12


梦像录(2417)

接着前面的梦
看见通道右边
有一个5斤装的
玻璃酒瓶子
担心蹭倒
将它挪开了
弯腰搬起煤块时
在旁边品酒的老哥说
“这酒浓度好高啊”
我赶紧告诉他
“这酒有60度
每次只能喝
一小杯
喝多容易醉”
“家乡的酒
喝起来就是舒服啊”
老哥跟我们是老乡
他喝的这瓶酒
是我们特地帮他
从老家捎过去的
他每喝一口
就举着酒杯
欣赏一眼
杯子里的酒
泛着淡淡的绿光

2022/05/12


梦像录(2418)

接着前面的梦
帮忙搬完煤块
看见旁边
正好有个水池
走过去
拧开水龙头
洗了洗手
走上台阶
假装累了
把手搭在
站在左边的
那朋友身上
想把水擦干
他没说什么
右边朋友
打抱不平说
“你咋把手上的煤灰
都揩他身上啊”
我赶紧把手
伸到他面前
“你眼睛睁大点儿
看看我手洗得
有多干净”

2022/05/12


梦像录(2419)

跟前女同事Z
和另一个女人
以及这个女人的
不到两岁的儿子
坐在一道坡上玩
小家伙差点儿
滚下坡去
被我和Z
同时抓住了
我脱口而出
喊了一声
“我的个乖乖”
Z则叫了一声
“我的儿哦”
那女人开玩笑说
“咋听起来
这孩子倒像
是你们俩的啊”

2022/05/12


梦像录(2420)

下班回家
走进家属院时
听后面有小车
不停地鸣笛
没当回儿事儿
走到楼道门口
回头一看

是一把手开着
一辆黑色小车
一路追过来
找我有事儿

2022/05/12


梦像录(2421)

在父亲茶碗里
发现一粒
黑色小赃物
将其擦掉了
小妹说
“这是你心细
换成我们
谁也发现不了”

2022/05/12


梦像录(2422)

在单位会议室
会前几分钟
我低头读手机上的诗
女同事J坐在对面
充满深情地说
“看闻主任咯
这些年
也不知在操么事心
把一脑壳头发
都给操掉光了”
我假装没听见
依旧低头看着手机
心里却活动开了
埋怨J不该
当着这么多人面儿
说出这种话来
担心她
把我俩情人关系
暴露出来

2022/05/12

梦像录(2423)

文档作为附件
通过邮箱发出后
不知道以后
能在邮箱里
保留多久
上网查了查
回答最靠谱的是
5年

2022/05/13


梦像录(2424)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看到马路边儿
有好几个人
在点火烧
稻草把子

2022/05/13


梦像录(2425)

眼前摆着一筐
针织内衣下脚料
本想从里面
挑出一些
不同颜色的
给外孙拼接
一件百衲衣
没想
翻来翻去
全是粉色的
脑补了一下
外孙穿上的样子
感觉不是我想要的
于是把已挑到手的
全都扔回了筐里

2022/05/13


梦像录(2426)

穿越到
日本入侵中国时期
我独自一人
躲在高中时代
一二年级读过的
那间教室里
手里端着
一支冲锋枪
却不会使它
楼道上走过
一队日本兵
正暗自庆幸
他们没朝里面看
一个大个子日本兵
突然走回来
隔着玻璃
往教室里看
我赶紧把枪口
对准他
抠动扳机
却开不了火

2022/05/13


梦像录(2427)

接着前面的梦
知道冲锋枪
上了保险
但不知道
保险拴在哪儿
试着扳动枪身上的
每一个凸起的零部件
还是没能找到保险拴
可能因为光线原因
那个日本兵
趴在窗玻璃上
朝里面看了会儿
并没看到我
转身走开了
没想
他脚步声
在教室门口
停下来
猜想他
要推开门了
我举起枪托
打算趁他
进来时候
击打他脑壳

2022/05/13


梦像录(2428)

接着前面的梦
见那个日本兵
推开门进来
我举起枪托
猛地砸下去
结果砸偏了
没砸到他脑壳
这家伙
愣了一下
见我不会开枪
仗着他身高体壮
把他的三八大盖
依墙放下
要来掐我
我再次举起枪托
继续砸向他头部
依旧没砸到
幸亏这家伙
躲闪时
自个儿摔倒了
我赶紧冲上去
用枪托
将其砸晕了

2022/05/13


梦像录(2429)

接着前面的梦
教室里再不能
待下去了
打开教室门
探头看了看
疑似那队日本兵
已经走了
空荡荡的学校里
只剩年老体弱的人
这些人也打算逃难
稀稀拉拉
往校门口走去
我从教室出来
顺着教学楼
一直往东
走到院墙边儿
从这儿往南拐
走100米
有一个出口

2022/05/13


梦像录(2430)

接着前面的梦
来到出口跟前
发现还有几个人
拉着板车
往学校里面来避难
我也顾不上说什么
只管自个儿逃跑
出学校不久
看见一辆
运货的拖拉机
想爬上去搭个便车
又担心它开往敌占区
而且它目标太大
也容易遭到
日本兵攻击
只得放弃了
跟着它走的念头
看见拖拉机车斗
掉下一些东西
也没心情
去提醒司机

2022/05/13


梦像录(2431)

接着前面的梦
走不多远
来到一个
废弃的工厂里
见里面空无一人
决定暂时在这儿
先躲避一下
走进厂区
钻进一座
锅炉底座下
发现无论躲哪儿
总有暴露的地方
正打算离开
重新去找个
更安全的地方
外面传来一阵
急促的脚步声

2022/05/13


梦像录(2432)

接着前面的梦
脚步声越来越近
走过来一个大个子
中年男人
他说他也是躲难的
而且是一所大学的教授
他问我读过书没
闹不清他目的
我撒谎说
没怎么读
他似乎看破了
“看得出来
你至少是
一个高中生
我想把我的
科研成果
告诉你
万一哪天
我不行了
你可以帮我
把它保留下来”

2022/05/13


梦像录(2433)

接着前面的梦
教授给我传授
研究成果时
躲难的人
越来越多
一方面人多
心里感觉安全些
另一方面又担心
人多容易暴露
真是越担心啥
就越来啥
一大队日本兵
突然跑过来
把我们团团围住
挨个儿抓捕和枪杀
身边到处都是尸体
教授被抓走后
我赶紧装死
屏住呼吸
一动不动

2022/05/13


梦像录(2434)

接着前面的梦
我眯着眼睛
看着日本兵
一个接一个
从我跟前走过
眼见剩下
最后几个
心里开始
暗暗祈祷
希望他们
不要发现我
我这个想法
真是太天真了
两个日本兵
走过来
推了推我
发现我身体
还是软和的
又摸了摸
我脉搏
见我还活着
将我抬上了
一辆卡车

2022/05/13


梦像录(2435)

接着前面的梦
车子摇晃着
两个日本兵
要给我做体检
将一根细长的
白色塑料硬管
试图插进我嘴里
我尽量咬紧牙齿
不让他们
将管子插进去
另一个日本兵
发现不对劲儿
说给他试试看
从给我做检查的
那个日本兵手里
要过了管子
我一下子
紧张起来
猜测日本兵
很可能拿我
做人体实验

2022/05/13


梦像录(2436)

接着前面的梦
我恐惧极了
不知道这家伙
会使出什么招儿
心说
如果我再不张嘴
指不定这家伙
会把管子
从我鼻孔插进去
想到这儿
便不寒而栗
嘴唇下意识
微微动了下
那个日本兵
瞅准机会
把管子往里面捅
还不等我把牙齿打开
管子已经从我缺失的
两颗门牙那儿
一下插进嘴里了
日本兵又使劲儿
捅了一下
管子猛地
插进了食管

2022/05/13


梦像录(2437)

在空旷的广场上
遇到一对母女
两人一路走
一路说着话儿
母亲说
“也不知道哪儿
有不收门票的公园”
小姑娘说
“你out了吧
现在的公园
全开放了
都是免费的”

2022/05/13


梦像录(2438)

跟一个路人
擦碰了一下
那人冲我
破口大骂
我没吭声走开了
旁边身穿黑衣服
长得像中央电视台
节目主持人赵赫的
一个小伙子
摇着头说我
“这人真老实”

2022/05/13


梦像录(2439)

在酒店吃饭
服务员到包间来
做着上菜前准备
我抽了一张纸巾
帮着她收拾
桌面上散落的
瓜子和瓜子壳儿

2022/05/13


梦像录(2440)

为方便帮父亲
擦洗身子
我拿着一把剪子
将他下面的体毛
给剪掉了

2022/05/13


梦像录(2441)

护国桥北头
我在路西侧
自北向南骑行
东侧一个男人
骑着电动车
自南向北来
向西转弯时
回头看后面
有无车辆
险些撞到
我自行车上

2022/05/13


梦像录(2442)

野外一道土坡下
一口形如眼睛的
小水塘里
倒影着
蓝天白云
一个身穿
红格子衬衣
后脑勺上编根
麻花辫的村姑
蹲在坡对岸
捧水洗脸

2022/05/13


梦像录(2443)

父母邻居
朱明启家
房屋西侧
长着一丛
四季豆
上面结出了
几个黄豆夹

2022/05/13


梦像录(2444)

在老家旧村
村民彭庆海家后面
一口长方形池塘
水快被抽干了
池塘东头
两条大鱼
快游不动了
村民在旁边看着
谁也没有下去抓
这两条鱼头部
有点儿像锦鲤
呈白红两色
村民都认为
这样的鱼
吃了不吉祥

2022/05/14


梦像录(2445)

在一个大场子上
看到一辆
被人抛弃的
拖拉机车头
爬上去
发现它没发动机
也没方向盘
但有意思的是
我身子动一动
它就跟着动
我往左边歪斜
它就朝左边转
我往右边歪斜
它又往右边转
我如果前倾
它就前进
我朝后仰
它就倒退

2022/05/14


梦像录(2446)

接着前面的梦
感觉自个儿
驾驶技术熟练了
正要开走
发现下属单位同事老王
在广场边儿散步
问他走不走
我可以带他
把车开到老王身边
带上他没走多远
又遇到
原自来水公司
总经理老贾
我跟他说
“如果不嫌弃
我就捎带你一程”
“我倒是不急着走
我办公室主任
要赶回去
你把他带上吧”

2022/05/14


梦像录(2447)

接着前面的梦
那人长得
瘦高瘦高的
但他上来后
载重量突然
增加了不少
无论我怎么
摇晃身子
拖拉机车头
就快不起来
我跟他说
“不好意思
我这辆车
没有动力
得靠人
给它做工
速度有点儿慢”
边说边将右腿
放下去
在地上使劲儿
蹭了一下
哦,谢天谢地
车速快起来了
每小时能跑
30公里左右

2022/05/14


梦像录(2448)

在老家旧村里
一个我不认识的
年轻人
找我借棉裤穿
“我挨家挨户
问了个遍
大家都说
就你们家有”
“真不凑巧
两条棉裤
我穿着一条
另一条换洗了
刚从水里拎出来
搭在晾衣绳上
如果你不介意
我可以拿给你
回去之后
烤干了再穿”

2022/05/14


梦像录(2449)

端着一碗饭菜
正要开吃
发现筷子夹起的
一片包菜叶上
有一根细长的头发
一看就是妻子的
怕她不高兴
不好说什么
默默把头发捻起来
扔进了垃圾桶里

2022/05/14


梦像录(2450)

妻子喜欢吃包菜
菜市场上
转了一圈儿下来
没看到
回家途中
在街道拐弯处
看地上摆放着
10几个
外表脏兮兮的
特大号包菜
每一棵
少说也得有
十来斤左右
买是不买呢
外面脏的
可以不要
关键是
个头太大
买回家去
怎么着也得
吃上一个星期

2022/05/14


梦像录(2451)

我家大门口
左侧墙壁上
挂着妻子的
一件橘红色坎肩
帮她取下来拿进屋
发现衣兜里
搁着一沓
一百元的钞票
我把坎肩递给妻子
“你咋这么粗心啊
万一别人发现后
把钱拿走了呢”
“谁没事儿
爬到顶楼来啊”
她拒不受
知道再说下去
又该吵起来
只好不说了

2022/05/14


梦像录(2452)

一个中年男人
在街边卖土豆
我说
“你拿这么多土豆来卖
咋没带上一杆秤啊”
“我又不是做生意的
是一次买多了
家里人少吃不完
所以拿来处理掉”
“土豆不容易坏
可以储存在家里呀”
“我家没条件储存”

2022/05/14


梦像录(2453)

一小帮人
跟一大帮人
发生枪战
前者抓来
一大群老百姓
当做人体盾牌
躲老百姓后面
朝后者放枪
我给后者
出主意道
“别上去
你们人多
死死围住
将他们困死”

2022/05/14


梦像录(2454)

抱着外孙
去女同事X家
串门儿
她家住在顶楼
楼梯建在外面
是用钢筋和
铁皮焊接的
两边也没扶手
左手抱着外孙
右手抓着梯步
爬了一小半儿
见楼梯不牢实
踩上面摇摇晃晃
感觉要垮塌似的
只好小心翼翼
退了下来
站在楼下
忽然想起
楼东头有楼梯
于是抱着外孙
去那儿上楼

2022/05/14


梦像录(2455)

接着前面的梦
X她们家住的
还是母子房
只有一间卧室
和一间小厨房
卧室也很狭窄
在门口看了看
没好意思进去
站在门外
跟X聊了几句
看外孙不开心
我把一根
一尺多长的
灰黑色毛线
按在嘴巴下
假扮胡须
逗他玩
看他还没笑
又把毛线
按在他下巴上
他这才笑了

2022/05/14


梦像录(2456)

带着外孙
回到海子桥
这儿曾经是
我单位最早
办公的地方
也是我和妻子
婚后头几年
住过的地方
门卫室里
同事老余
和他老婆
还有一对儿女
正在吃饭
我跟外孙说
“瞧这里面
有一个哥哥
和一个姐姐”
想想不对劲儿
让外孙这么称呼
不是差辈儿了吗
叫叔叔阿姨吧
两个孩子
也就大几岁
为避免尴尬
没有进去

2022/05/14


梦像录(2457)

接着前面的梦
抱着外孙
走到3楼
见一户人家大门
敞开着
直接走了进去
打算串个门儿
从里屋走出
一个老哥
不认识
只好假装
跟外孙说
“看见没
这家没小朋友
咱们去别家吧”
边说边转身
走了出来

2022/05/14


梦像录(2458)

接着前面的梦
抱着外孙
接着去了
右边一户人家
看到一大一小
两个小男孩
正想让外孙
跟他们玩玩
建管局老曾
从里屋出来了
哦,原来这是他家
他小儿子见到外孙
一下子兴奋起来
立马朝外孙走来
放下外孙
又觉得还是
不让孩子们
靠近为好
毕竟疫情
还没消失
保持距离
很有必要

2022/05/14


梦像录(2459)

带着外孙
到合肥出差
闲暇时抱着他
在宾馆附近转悠
突然想起
这儿距离
母校合工大
也不算太远
可带他进去看看
顺便拍几张照片
走了几步
这才发现
刚才出门时
忘给外孙戴口罩
万一走到校门口
保安不让进呢

2022/05/14


梦像录(2460)

路遇女同事X两口子
X问我
“今儿天气不算冷
你咋穿这么多”
“没办法
人老了
就特别怕冷”
说完
看了眼她老公
这家伙穿着
一件灰色衬衣
外面罩着一件
灰色毛线马甲
心说
他这也不少啊

2022/05/1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