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将相河看岛(三首)

◎泉声



一个下午

我分散了寂寞,
或无聊,使整个下午不再漫长。

也就三点,我骑着自行车,
快速通过一段凌乱,难堪的街道。

我在村外的麦地边停下,
这儿,曾经是蜂窝煤厂。

而路南的一片高楼,
却让我看见秋收似的沙画。

渡槽东头的五棵杨树,
前天还在手机里翻到。

那时的路边,经常有一匹
老中医放牧的,广西马。

一列货车容不得在涵洞多想
去岭上的斜坡,以及

“虚线般的机耕路”,勉强通向
一首诗的城郊。

我在一块女贞林的影子里,
感觉好于一棵新栽的法桐。

它密实如一堵墙,
但,阴森的也会叫人害怕。
2022.5.11


在将相河看岛

它高出两岸,生满杂草,
不圆,没有一棵树。

说它是土谷堆也不为过。
登上去只有涉水,
或,干涸。

像中立区,却又不停的制造事端。

像男人,照顾着左边的父母;
右边的妻儿。

像诗人,不断的琢磨,
如何更精准的把词语安插在上一行,
下一句。

一座乌有的坟。

也有人说,
他就是一个摆渡者。
2022.5.12


壬寅,四月十三

疫情像无形的镣铐
站在未封的阳台也不忘戴口罩
谁知道我们的呼吸
有没有奥密克戎,或它的变种进出

翻了几页《如何读诗》
想起“静默”中的森子,捎来它的上午
五年过去,你画里的山水
与现实相比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疫情在网上每天扩散并被统计
杨絮是假消息。我闭着眼睛
把自己想象成,迎着爱德华·托马斯
走来的人

他说:“战争会结束,
许多别的事情也会结束……”
我相信。能遇到他
也有健康码兼具“护照”的作用。
2022.5.13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