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草便签及其他

◎西厍



药草便签

明知嗅闻药草对频繁
造访的疾患并没有什么用处
我还是爱往药香弥漫的
河野走动。昨天刚认识了
薤白,今天又认识了更低矮的
泽星宿菜。据说它们
一个可消肿散结,一个养胃
而我只拔了一把老鹳草
我想兴许它能对付我左手食指
和无名指日益严重的
腱鞘炎?我不确定更不敢预设
希望。这些其貌不扬的草本
对我身体的微恙可能没多少兴趣
但它们利用我的嗅觉和
呼吸,持续抵达了我的肺腑
它们是嗅到了我内在的
某些谬误情绪?或多少有点
紊乱的生命节律?一种
绵密的游走和温柔触摸——
一支秘密小分队,正在我内宇宙的
幽暗肯綮插上或甘或辛的
标旗——呼吸之外
我无法为它们提供深入生命
腹地的路径。苦香之外
它们也不额外暗许疗愈的承诺


槐花便签

薄暮宅门前,槐花深一寸。——白居易

在静默年代,关于槐花以及
与槐花相关的人事
只能由这古老的诗句推想
年迈的母亲,就在推想的光景里
移莳和浇灌豆秧。老家
门前向无植树但是容我想象
一树槐花白正映照着她
佝偻的身影。槐花落日的双重披覆
令她周身漾动光的柔芒——
就像所有旧事物一样
她所身负的光并不能让她随心
取回深藏在时间里的金子
事实上只有她所侍弄的蔬菜
一天比一天鲜亮,她和她的土地
却秉持着恒常幽暗的美德——
谦逊、虔诚、耐心熬苦
对春华秋实的回报抱着古老和诚实的
祈望……她在电话那头
念叨着今年的蔬菜多半分送给了
乡邻,她说今年你们

没口福吃到她种的蚕豆和豌豆
她在薄暮里说着这些话时
我想象中的槐花又深了一寸


野蔬帖
隐者柴门内,畦蔬绕舍秋。盈筐承露薤,不待致书求。——杜甫

疫情最猖獗的几日
我在杂草丛生的园子里至少
采食过两种以上野蔬
枸杞头、臭椿和蒲公英——

苦难中自然的馈赠总是
值得信赖和仰仗
在抢菜最困难的几天
妻子对这些野物更是念念不忘

其实她还不至于沦落成
难为无米之炊的女人。与其说
是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刺激了
她对这些野物的兴趣

莫如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
在这个不完整的春天
唤醒了她的肠胃记忆——
她的采撷并非因为惊慌和

饥饿。有时候我指着一棵
硕大的苦荬菜说看
这是《诗经》里写到的荼苦据说
它甘美如荠。她信以为真

很明显春天兀自丰满
并未如我所忧地残损不堪
春天洞察一切
为女人们准备了所有不时之需

几簇被枭雄和诗圣先后用诗歌
洗濯过的紫花在黄昏深处轻轻摇曳
这名叫薤白的植物
莫非也惦念着人世的胃肠


壬寅立夏四绝句

1
木已成荫日渐长,斑鸠啼过少春光。
禁中偶遣寻芳足,却恨篱红落满墙。

2
蓬花处处开无主,一派流光惹眼明。
过尽春妍都不就,就来已是小荒城。

3
花事蹉跎不可留,屏中日月去悠悠。
何当驰足天南北,却话临窗类楚囚。

4
夏木成荫似翠微,袭窗入户有余晖。
为寻佳句耽炊事,惹得饥肠说是非。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