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给母亲的诗(三首)

◎沙马



大风

大风吹过皖河、红镇,油菜花,吹过低矮
的村庄。母亲站在村口
风中的头发,是潦草的汉字

落日下的2013年,大风熄灭了最后一张
油灯,灵魂,有了新的修辞

黎明,我独自站在江淮地带,看到全世界
的乌鸦朝一个地方
飞去,那是父亲迎接母亲的仪式


生活的安慰

天麻麻亮母亲就开始了她的劳作
这是生活的安慰,也是我
放弃思想的时候。我的手跟着
母亲的手一起开始接触
具体的物质,接触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日子就渐渐亮了起来
她在自然中让我远离了空虚
干完了活,回家的路上,母亲也会
把一样东西放在我的手上
不让我空着手进入现实
她认为与生活有关的
工具都是一个神。我胆怯的
语言,跟在母亲身后慢慢的成熟


最后的时光

坐在油灯闪烁的房间,坐在
母亲面前。不是秋天
也不是早上。一片落叶,蔚蓝
的大海,我陷入了
母亲深深而平静的目光里


死亡是活着的一部分吗?
母亲的手放在我的膝盖上慢慢
冷下来。我和我的
诗歌,怎么能

穿越一个
巨大的空虚,让母亲往回走


我要是走了,身后的门
就没有人关上
黄昏悄悄地进入夜晚
我感到母亲的亮光
微弱,温和,被风吹着,闪动黑暗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