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衣米一的诗38首

◎衣米一




◎望江水

望江水,如望漫长的历史
望江水,如望悲喜传奇
望江水,如望
故国,故乡,生生灭灭
望江水,江水滔滔,祂不望我

(2020)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一块鱼离开一条鱼从冰柜里出来
裹上一个保鲜袋
外面又套上一个保鲜袋
一块鱼进了旅行包
然后上了和谐号列车
一块鱼从A地前往B地
从A地到B地需要两小时
一块鱼离开一条鱼它去旅行
在旅行中它渗出血水,变软
开始苏醒。隔着袋子
我触碰到它从里往外冒出的冷气
冰凉,无言,凝结成泪珠
一块鱼彻底苏醒了
该怎么办。它不完整
挨过刀子,又被困于
方寸之间。它既不能游动又没有海

(2019)



◎噬咬

白蚁痴迷于噬咬门框和家具
乐此不疲
它们狂欢,高歌,满足
幸福得满嘴都是木屑
多余的木屑落在地板上
它们和木屑一样小一样多
它们制造木屑
并使门框和家具变了样
家也变了样
我比它们大很多,比它们孤独
有时,我无诗可写
就住在被
它们改变了的家里面
体会一种复杂性。任何事物被噬咬后
都会变得比以往更复杂

(2019)



◎刀

水池边刀架上插着的
这把刀,光洁如新
它是冷静的,锋利的,看起来
可以长时间独处
有时我也过着这种不动声色的生活
不将想法变成词语
不将词语变成诗句
有一天,我看到刀架下面
这把刀的下面
积攒了一小堆暗红色铁锈
比从伤口里流出来的
凝固后的血
颜色更深,更难擦洗
洗洁精,钢丝球,漂白粉
都不能让它完全消失

(2021)



◎危险事物

我把自己的背
暴露在阳光下
面向房间
我把自己双腿暴露在阳光下
面朝室外
我把双腿又往外伸出去10厘米
为了多享受
阳光10厘米的照射
我是不会再生长了
但活着。相比雨天
我更喜欢晴天
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偏好
一场漫长的感冒
其实只有十天
我坐在阳光下等待痊愈
咳嗽是危险的
发烧更加危险
我咳嗽甚至发烧
我甚至是
阳光下
危险事物的一部分

(2021)



◎海盗船

坐上海盗船
仍然是个胆小鬼
五分之四的时间紧闭双眼
四分之三的时间
在尖叫
三分之二的时间渴求时间停下来
二分之一的时间
觉得不能活着
踏上陆地

(2021)



◎挖掘机

多年以后
考古的挖掘机进入我们腹部
并在核心部位降低力度
为了得到更完整的历史
尘土被翻来翻去
翻出许多被删除的字
一些被污辱,被损害的
器官,也被翻出来
与呼救和哭喊堆在一起
挖掘机发动的声音听起来
非常像是呜咽的声音
仿佛承受着巨大痛楚
那些找不回来的人一个都没有出现
只找到指甲和牙齿
没有尸骨
尘土里也没有我们的尸骨

(2022)



◎红

车子刚驶进吉阳镇
我开始不舒服
我调整坐姿,头靠椅背
眼望窗外倒退着的景物
尽量回想一些愉快的事情
必须这样,让一次旅途得以继续
我闭上眼睛时
阳光突然强烈起来
眼前世界成了一团红色
可以描述为火红,可以描述为血红
不是其他任何一种红

(2022)



◎亲爱的

叫你“亲爱”的时候
可能是我虚弱的时候
或者虚无的时候
有一次我们格外亲密
并且做了酣畅淋漓的爱
相互叫亲爱的
我们因为有这样同时虚弱的时候
而更加依恋对方
做爱以后,并排躺着
仿佛同时死去

(2022)



◎乌克兰

只有一个人
周边是无尽的树木
无尽的海水,无尽的雪
另一个人永远不出现
另一个人
永远不在路上
无尽的树木,海水,雪
全都是他的
绝望以如此美丽的样子出现
与那个地方多么不同
那里人多,炮弹
落在身上和身边
树木,海水,雪,都在冒烟

(2022)



◎失败者

我尤其重视写作的
记录功能
都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
是的,但我是失败者
我用失败的笔,写失败的那部分

(2022)



◎露丝和西蒙

电影《苏斯坎德》
露丝和西蒙姐弟俩在阿姆斯特丹的
街巷中奔跑寻找藏身之处
党卫军
制服笔挺军靴锃亮

西蒙的长相
具有一望而知的犹太人特征
党卫军有
禿鹫的眼睛,禿鹫的爪子,禿鹫的胃口

党卫军始终没有抓到
这对犹太儿童
营救露丝和西蒙的行动一直在
秘密进行
延续至今。2022年,春

(2022)



◎白鹭

就在刚才,三只白鹭
切着山水国际湖的水面低飞
落到对面的红树林
接着一只白鹭
往反方向飞行
湖水不会干涸
时间没有用尽
有人在吹不成调的萨克斯
有人在钓不上钩的鱼
有人在哄哭闹着的孩子
枯枝散落在湖边
四周一如既往
如今天,如昨日
如第一次所见
如所有故事在这里停顿了
四周的人都看到白鹭
不存在空地
空地将立起纪念碑
长方形,正方形,不规则形
铭记白鹭的白
白鹭的轻,白鹭的小

(2022)



◎纪念日

被窗外
孩子们玩耍的声音吵醒
有点沮丧但不懊恼
起身立于窗前
看他们嬉闹
从滑滑梯上一次次
向下快速滑行
滑梯旁边的紫荆花树
花朵落尽,全是叶子
旁边的火焰树同样如此
今天是某个纪念日
床是和平,身体是爱
舌头是性器
性器是孩子
孩子攀爬滚打
制造欢乐,享受欢乐
我们又一次回到床上
床是战争
吞并,独立
通过分娩获取果实

(2022)



◎空地

有一次
去一个精神病院
探望一个年轻的精神病人
完整的表述是
我和几个精神正常的人一起
去精神病院探望
一个朋友的
精神病儿子
这是我第一次去精神病院
那里面的安静
超乎我想象
我探望的那个
年轻疯子的彬彬有礼
超乎我想象
他微笑着挨个叫我们阿姨
他津津有味地吞食着
药丸像吞食着糖果
超乎我想象
他还指着病房走廊尽头
一块空地说
按时吃药就可以
去那个地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
我看到走廊与空地的连接处
装有一个铁闸门
门上挂着一把大铁锁
那块空地
显然是一个禁区
是他一心向往的神秘地带
仿佛有电流通过
他的手指
那手指为此不停地抖动

(2022)



◎姐妹
 
她告诉我
整个下午她一个人在家
她试着用自己的方式
解决自己
不是死亡而是
濒临死亡
不是用
刀和枪而是用舌头和手指
 
北方有雪而南方艳阳高照
外面有人
而房间里有宠物狗
 
她说,祂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仿佛我正在经受生产一个孩子的
激越和痛苦
祂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仿佛祂要为我端来
剪刀和热水
 
她说快感
来得很快,而离高潮还有很远

(2021)



◎SPA

她示意我可以脱衣服了
这是一个明显比我年轻一些的女人
程序千篇一律
前半部分是我趴在
铺着白床单的按摩床上
她自上而下,依次按摩我的
肩,背,腰,双腿
我闭上眼,不开口说话
也希望她不开口说话
房间的灯调得很暗,但
仍然有亮光。她对于我,和我对于她
是一样的陌生人
我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做SPA
但我辨认不出上次为我做按摩的她
和这一次为我做按摩的她
是不是同一个人
当我仰躺,那双手先按摩我的腹部
接着游移到胸,这时她的手
瞬间变得格外柔韧。仿佛一个
出色的面点师专心于被握的面团
抹推揉搓,用心地按压
测试着面团的发酵成色和膨胀时间
她不再是刚才的那一个
也不是,上一次的那一个
现在她有期待和情感,松软可口

(2020)



◎凝视

离开你
我比喻为离开一个公园

离开公园,我比喻为
离开杂草丛生,蚊蝇叮咬,人声鼎沸

我比喻为离开故乡
故乡从此都是良辰美景
虫鸟团结,草木绿得没有破绽

(2020)



◎ma ma

妈妈你快八十五岁了这让我伤感
妈妈你还在人世间
我和你能电话和视频
这让我宽慰。我们已分离多年
我在海南岛,你在湖北
我反抗你,在你
反对我早恋和交男友的时候
我反抗你,在你反对我
穿西式短裤和牛仔裤的时候
妈妈我多次想回
那个老地方陪你住上一个月
这想法我一次都没有对你说
我一次都没有这样做
人世间母与女的相处方式
千种万种。妈妈,我们就这样过完一生

(2020)



◎前世档案

在前世
我的性别仍然为女,只活到26岁
身份为舞女

在前世
我有一个美艳女子逃不脱的命运
被朝廷派往敌国,用曼妙身姿去化解敌我恩怨

在前世
我从马背上跌落,终结了舞艺

在前世
我爱情不顺
被万人追求,在众人里寻他

在一款“前世档案”的APP中
我得到以上信息
我相信是真的

因为今生的我
本能地躲避社交,远离庙堂

从不骑任何动物的背,满足于只爱一个男人
并且活过了两个26岁

(2019)



◎所谓死亡

所谓死亡,大同小异
我众多乡亲
仅有几个死得离奇
一个被蜜蜂蜇死
一个因水库塌方被埋
一个因情被杀,一个因债跳楼
所谓贫穷,大同小异
我众多乡亲,仅有一个
走上歧路
她去了海南
先是端盘子,后来卖身子
在一次扫黄运动中被抓
她勒下
手指上的金戒
悄悄塞给离她最近的看守

(2021)



◎女人

看你如何痛失貌美如花
如何用一生来实践
爱人,爱情,爱欲,母性和兽性
看你如何流泪流血
缝缝补补
看你如何练习
与天地相爱
月亮升起,你躺下
你站起,遇上好天气时,阳光普照

(2020)



◎电影

和丈夫一起
连续看了几个晚上的恐怖片惊悚片
悬疑片战争片后
我冲口而出
明天晚上
必须看一个能让我开心的电影

我,一个被读者贴过
“冷静,理性,尖锐,凌厉”等标签的诗人
在被鬼魂,血液,弹孔,尸体
反复刺激后
招架不住了
我发出急切,感性,虚弱,濒临窒息般的呼救

(2021)



◎冬至

阳台上的玫瑰开成了月季的样子
有一部分白天开始变成夜晚的样子

我在厨房煲汤
汤水从静止不动变得沸腾
生活让“我爱你”三个字难以启齿
脱口而出的是祝福你

(2021)



◎大海

没有什么比海
更适合蓝色了
如果是在酷夏
海,几乎是最蓝的
而且只涌起低矮的波浪
女士们先生们
在烈日下暴晒
几乎一丝不挂
烈日的舌头舔遍他们全身
有一个孕妇
穿宽大的蓝色孕妇裙
遮盖住
隆起的胸部和腹部
她正孕育着一个大海

(2018)



◎爱情

在蓝色和红色之间
选择红色是这一刻的想法
在蓝色和红色之间选择蓝色
是上一刻的想法
在蓝色与红色之间游移不定
那是刚开始时的样子
有一段时光,我年青,貌美
用蓝色墨水写情书
用红色墨水写绝交信

(2018)



◎空房子

一间没有住过人的房子
没有人在里面
做过饭吵过架
没有人在里面做过爱
它是新的。真是太浪费了
风总往房子里吹
风仿佛在寻找一个人
光也照进来了
像一只手电筒
那样对着白墙晃动

(2018)



◎今生

我需要一间房子
来证明我是有家可归的。
我需要一个丈夫
来证明我并不孤独。

我需要受孕、分娩、养孩子
来证明我的性别没有被篡改。
我需要一些证件
红皮的、绿皮的和没有封皮的
来证明我是合法的。

我需要一些日子
来证明我是在世者,而不是离世者。
我需要一些痛苦,让我睡去后
能够再次醒过来。

我需要着。我不能确定,我爱这一切
我能确定的是
我爱的远远少于我需要的
就比如
在房子、丈夫、孩子、证件、日子和痛苦中
我能确定爱的,仅仅是孩子。

还有一种爱,在需要之外远远地亮着
只有我知道,它的存在
我并不说出
爱被捂住了嘴巴
爱最后窒息在爱里。

(2009)



◎对她说

大口吃菜,像一匹用舌头
将青草卷进嘴里的母马那样吃菜
大口喝水
像一头从阳光照耀的田地上回来的母牛那样喝水
叹息,喘息
但不要像病人那样叹息,喘息
应该像一个女人在交配时那样叹息和喘息
生孩子
像一个人那样生下另一个人

(2018)



◎他们在教堂,我们在床上

像白球碰红球
又像白球碰彩球
你忽然说,摸着乳房
像摸着月亮
 
我们忘记了锋利之物
比如锤子和镰刀
他们也这样,王子要娶灰姑娘
白金汉宫再一次举行
世纪婚礼
 
与上帝握手言和时
他们在教堂,我们在床上

(2011)



◎爱


我们在中午分开
各做各的事情
独处,或者与世界共处
没有什么能毁坏
我们早晨的宁静
阳光透过玻璃
落在餐桌上,你和我的咖啡
晃动着琥珀色的光
没有什么能毁坏
我们晚上的宁静
阳台上,我们坐着
坐了很久。今天没有客人来
明天同样没有客人来
我们在阳台上坐着
然后起身,然后上床

(2021)



◎瓦妮莎•比克罗夫特

女性身体是神秘的所在。
有时,那里面有天堂。
有时那里面有地狱。
她们有生殖之痛,养育之苦
欲之本能,爱之印记。

女性身体是艺术的,也是哲学的。
是动态的,也是静止的。
是丰富的,也是单一的。
是肉欲的,也是意志的。
是更容易被物化的,也是更容易被神化的。

改造和被改造,完整和残缺
时尚和腐朽
永恒和瞬间,真和假
个体和群体
看瓦妮莎•比克罗夫特的作品
就看到了
充满仪式感的女性
在历经一切。你看到了这一切。

(2020)



◎时间

四十二岁开始写诗
以前写的诗都作废
四十四岁,重新恋爱
以前的恋爱都尘封
两次婚姻,一次在四十五岁时终结
一次在四十七岁时开始
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
意味着每一个细胞不同
每一根毛发不同
每一条纹路都不同
意味着,你有
泾渭分明的前半生和后半生
意味着,一个女人
如果有决心和勇气
在人世间能做到的事包括这几项
曾经你摁住时间
现在你接受时间摁住你

(2019)



◎悲伤

悲伤吧
在遇到悲伤的事情
这或许是唯一选择

悲伤很安全
几乎伤害不了任何人
几乎不占空间
只占一点点时间

悲伤不点燃,只熄灭

(2021)



◎我爱你
 
如鸟,飞向凤凰树
而不飞向酸枣树
 
如一夜的雨
入睡前在下
醒来仍然在下
 
雨雾很浓
没有停止的意思
 
如窗外
开始华灯一片
后来孤灯一盏
后来漆黑一团

(2017)



◎情感测量

狗啃骨头的时候我不打扰它
它睡得正香的时候我也不打扰它
除非它已经放下了骨头和睁开了眼睛
我会抱抱它或者摸摸它
有时是我主动有时是它主动
每天一次我和它在外面
几乎沿着一条固定的路以
一种固定的模式行走
有时它走在前面有时我走在前面
这都说明不了什么
好时光用在啃和睡上与用在抱和摸上
好时光用在不停地走上,以此测量情感的温度
以此感受到满足

(2019)



◎合欢

合欢是一个好词,合欢树
是一棵好树
合欢花是一种好花
有人深情地看着它
它的花萼,它的花瓣,它的荚果
它白天张开的叶子
夜间合拢的叶子
“合……欢”,有人深情地
念出这两个字
说它古老,吉祥,悲伤
说这是好的样子,爱情的样子

(2019)



◎终有一天

半年前他在写诗
他是写出了一首首诗的人
如今成骨灰
无肉无血
被深埋地下
终有一天
死亡也将拿走我所有
留下诗
诗无法埋于地下
诗一旦写出
具象如遗址,抽象如灵魂
被少数人记住

(2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