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通城的锡山上喝酒(外一首)(附点评)

◎向天笑



在通城的锡山上喝酒(外一首)
  
向天笑  

在通城的锡山上喝酒  
把锡山喝成了银山  
把梁子湖喝上了山顶  
把自己喝高了  
把娘们喝矮了  
恨不得低下头咬一口  
当成下酒菜,干掉  

见三十年没见的兄弟  
喝三十年没喝的酒  
喝得我们热血沸腾  
我们喝,我们唱,我们跳  
反正醉时无忧,还怕个啥  

2016/11/21 
 
【李继之点评】酒是渲泄情感的一种方式,所谓酒逢知己饮,就是如此,三十多年的老朋友久未见面,欢聚一堂时,开怀畅饮,“把锡山喝成了银山  /把梁子湖喝上了山顶  ”可见感情是何等炽热,诗人是何等率真,场面是何等热烈,诗人抒情,信手拈来,不雕琢矫情,朴素自然。“我们喝,我们唱,我们跳  /反正醉时无忧,还怕个啥”从中我们也读到了诗人不一般的才情,是一首颇具感染力的佳作。
【剑男点评】作为一首和我家乡相关的诗作,我很高兴它给了我身临其境的感觉。我喜欢诗歌中的激情、诗歌口语的诙谐以及“反正醉时无忧,还怕个啥”的洒脱。如果他们下次再去通城的话,我希望我正在家乡,能和黄石的诗友们一醉方休。

‖尾巴拖子

小时候,弟弟是我的尾巴拖子
我走到哪,他像一条尾巴一样
拖到哪
随我上山放牛,下湖捞虾
偶尔一起偷吃菜园的黄瓜

长大后,我进城读书
毕业后坐在办公室,打打算盘
他也尾随我拖进城里
在煤矿里下井,打打炮眼,拖拖煤
成天不见天日
偶尔一起大碗吃肉、大碗喝酒

后来企业不景气
我跳槽到报社当编辑
他回老家养鱼
十几亩的鱼池
都是他一担担泥土挑起来的
每年春节在他新建的楼房里喝酒

再后来,他儿子结婚
他移居南京,在农科院里看门
一直到现在都没见过面
如今他得了癌症,割了胃与脾
像割了我的尾巴
再也难得拖动了

【左高胜点评】小时候,弟弟是我的尾巴拖子,我走到哪,他像一条尾巴一样,拖到那",长大后,"他也尾随我拖进城里"。"尾巴拖子",形象生动,朴素简明,"像一条尾巴一样",是筋脉相连,血脉相通,难以分割的。这种几十年形影相随,相互依托,所凝聚而成的情感,是超越世俗,超越生命的。诗人咏叹道"如今他得了癌症,割了胃与脾,像割了我的尾巴,再也难得拖动了"。这种无奈,这种哭诉,是一种兄弟分离,撕心裂肺的呼喊。  
向天笑这首诗,以人入诗,以情入诗,构设情景,巧用意象,活用语言,扩展了新诗创作的视野,丰富了新诗创作的内涵,变化了新诗创作的手法,使自己的诗篇更加日臻完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