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机》等三首

◎陈煜佳



生机


散步回来后我一直在想那个地方。
这么多次经过,我竟没有发现那里隐藏的机密。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河沙与淤泥冲积出来的一片荒地,
在江堤向水的一侧,被密实的一人高的野草占领。
我经常站在那里眺望远处孤零零的柏树,观看白鹭
飞抵水面捕食,却从未对脚下的荒地多看几眼。
直到今天再次路过,发现一个男人正在拔草,锄地。
在原来野草丛生之处,露出一座坟墓和一小块菜地。
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它们无碍地融入这里的风景,
以色彩的冲撞,以新鲜泥土的紫褐映衬菜叶的嫩绿。
我愿意相信,清明临近,泥土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清明


吃午饭的时候儿子问我:“今天
是一个快乐的节日,还是一个悲伤的节日?”
我没有回答他。我继续吃着丰盛的饭菜。
这些鹅肉、鱼、虾、蛋饺、猪肚和排骨
都是祭拜他爷爷的祭品。我们在共享这些美味,
我和我父亲,我和他,他和他爷爷
(今天他第一次看到他爷爷的照片)。
我感恩这样的午饭,但我无法说这是快乐还是悲伤。
我的舌头干燥尽管我喝了很多汤水。
我的舌头如枯竭期的河床,渴望暴雨的拯救。
这一天清明。这一天无泪,无雨,却清明。






保卫上海


在那里我度过婚姻里
最开始的几天。
在那里我了解到造物主
对灵魂的飞升到底构筑了多少肉体的哨卡。
在那里我拔出日子的刀柄,
拔出来却是空的。
在那里我吃月亮吃的梦,
吸收月亮的光以及千里之外的故乡的多重反射。
而现在那反射
来自上海,
所以我要保卫上海,
使它免于竖直向下的暴力,
就像在乡下,我们保卫鸡窝和猪圈,
所有的家,免于挖掘机的一铲。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