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只有半湖春水(组诗)

◎阳阳



◎在课桌上放一只白鸽
 
将黑夜的衣衫褪尽
露出头顶最透明的玻璃晶
照见所有飞鸟的一丝一毫
她们每一次翅翼的微笑
每一下足趾柔软的舒合
照见天空的明眸与善睐
湛蓝如昨日的古镜
照见每个人安坐门前或阳台凭栏
语气里有大海与湖泊
 
在课桌上放一只白鸽
让她与孩子们同窗
让孩子们写一篇作文 ,写生也行
一副素描、油画或别的
尽管用心去揣摩,不论作品精彩与否
那怕将乌克兰的“乌”写成“鸟”
只要内心的双翼,不停扇动着两个字就行
左边的叫“和”,右边的名“平”
让他们从此有足够的力量应对四方
任何人刮过来的风沙
2022.4.23
 
◎听风者

春风穿越炮火、子弹、饥渴和无边的惶恐
到达死亡的界桩,或与死亡短暂握手
继续吹。吹一路病毒和它们的变异
两旁黑白云朵无常,恰如岁月,诡异
打雷下雨是随时的事,招魂也是
期望中的鸟语花香,流水潺潺……鬼梦
 
听风者于木洞静坐
夜间骑白云游走,一朵乡愁身孕饱满
将亲人与故乡相隔阴阳
既是天地也是眼睛,网络上谣言四起
颠覆者的妄想与痴心跃然
极力呼喊,喉管中鳝鱼颠簸不停
开着嘶哑的卡车
唯有伸直手臂,期待触摸风的脸庞
看上面是否停满钉子的足迹,小蜜蜂
是否在面膜上开采自由
2022、4、21
 
 ◎清明,在云端
 
病毒披着可怕的外衣
在春风中奔跑
客居他乡,久别之人以低碳姿态
抗疫。将今年的清明锁定云端
 
云在万空之上或磁场之中
纯白,无疫情
一朵。一片。一大团。裹夹着
香烛,鞭炮,纸钱,烧酒,点心
风驰电掣飘往亲人墓地
祭祀:天堂里风调雨顺,儿孙满堂
 
 尽管如此简约
故乡的脸庞总是不忍触碰
每一次都会生出长长的伤痕
此刻,我依然死命压抑
眼眶里川流不息的海水
依然将茫无际涯的船帆
一一列队
 
我也是云上的白鸟啊
只想与祀品一道焚烧殆尽
去亲人的墓地用竹叶洗手
与故乡来一场撕心裂肺的倾诉
或者既无风雨亦无晴的一次对坐
只想手机突然响起,是母亲
自地底急促来电,操着惯常的土语
将我瞬间融化成泥
原形毕露
2022、4、6
 
◎我只有半湖春水

我只有半湖春水
仅够晨起浇花,喂养一群蔬菜
间或烧茶,以解津舌渴苦
至于加入的茶叶
能否开成一杯春花的模样
足以慰藉你一座城池的爱。姑且不论

我只有半湖春水
分发给几条小鱼
给她们心中铸一道大海 
如同世界分发给我的洞穴
除了文字里的风雨
没有潮涨,亦没有潮落
2022、4、14

 ◎凌晨时分的鸟叫
 
在春风里啁啾
一伙久别的老友
用树叶一样的语言
与你招呼,语速密集又柔软
告诉你离别后
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故事里的故事——
 
天地间的爱情,儿女,家事
北往南来,死而复活的一些细节……
她们像婚后的女人
只管诉说喋喋,不问是否
得到你的关切
 
凌晨时分
鸟鸣扒在窗沿
将一封封家书念读
哪怕高楼中的你
犹在梦中
2022、4、7
 
   ◎偶尔翻开她的童年

偶尔翻开她的童年
花上几分钟,读读小学一年级时
她的几篇小作文,或叫日记
不由自主笑了笑,蹦出几个雨点
 
“我爸爸是乡下孩子
他家有好多农田
爸爸现在是法官,他们捉了好多的坏人
我总想他带我到牢房里去看一看
叫那些坏人以后不要再做坏事了……
爸爸还是个诗人,写了好多诗
但是,他喜欢抽烟和喝酒
不会炒菜和做饭”
 
偶尔翻开她的童年
翻开沙漠里的胡杨,芨芨草,驼铃……
2022、4、22
 
◎包子与馒头春色泛滥
 
第一次生出这样的品味
如小溪成河再成海
水波步伐轻盈,在小提琴上
一路向前,向上,直至碧浪滔天——
包子与馒头春色泛滥
 
我独爱馒头
入嘴的柔劲质感
至少有二十年生活历练
美少女百般顽劣
在壮男眼中可爱地翻滚
语音柔美如发丝,如柳絮……
而她更爱包子
皮薄肉厚,松软清香
如同她每个周末的视频
那个叫贝贝的小男孩
调皮高洁,难舍难分
 
包子与馒头春色泛滥
我们的早餐
从拥抱一杯鸟语开始
到花香满屋结束
2022、4、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