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诗

◎纳兰寻欢




《山口子》

那个松林中间
有一条黄土路的地方
好像叫山口子
因为他们经常
拂晓去那里
脱光衣裤跑步
没有叫上我
而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敲门声》

咚咚  咚咚
敲门声
只两下
就停住了

爸爸
在一小卖部里
正在面对
好几个人


接下来的事
就交给我了

我从山上
往下一跃
但好半天
才落到地面

注:梦里写了首诗,且顺着文字亲身经了历,像没啥逻辑,但梦忒有逻辑。


《近午》

吃完早餐
停电
又跑到床上去睡觉

醒来
发现
女儿都已经读大学了
父亲还在ICU
梦里的少年
还站在一个姑娘的面前
恍兮惚兮


《在地上造出一匹马来》


要在地上造出一匹马来
是挺简单的事
可以挖士
可以给庄稼
涂上不同的颜色
然后再把它们压扁
或者反之
有人就这样
造出来了所谓飞碟
甚至
可以想像


《浮世》

电话突然
找不到的时候
真想打电话给她
让她给我
打一个电话


《我俩》

那是将来某一天的
一个夜晚
我从远方回来
星星布满了
仍没有物业的小区
野草疯长
所有的窗子
都没有亮着灯
我觉得整个小区
只适合我俩居住
我俩会一套房一套房地
打开来住


《悟空的空间》

我不懂图片
想看悟空发的诗
但往前翻了很多天
都翻不到诗
只有图片


《漱口》

先是漱了口
然后再红衣花生下酒
这样在睡前
就还
需要再漱一次口


《做梦》

我确信我不是在做梦的时候
已经正午了
我发现我从树林里钻出来
蹲在一尊平缓的岩石上
摘裤子上的沾沾草
忽然阳光晃了一下
我抬起头
看见你轻手轻脚地
从正面走来
脸上绷不住的笑容
让我一下子
又进入了梦乡


《红衣花生》

去泥,剥壳,佐酒。
美人在侧。
大中午。再再看琅琊榜。热泪。
一杯,再添一杯。
外面天寒,屋内炉暖。
睡衣不出,即可。


《浮一大白》

再也丢不下萧峰
他真的为朋友
两肋插刀了
豪气撑破天地啊
简直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