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九首

◎张杰



诗九首

《给隔离的人》

被隔离和隔离,所淹没
似乎他在各种燃烧瓶里飞过
似乎十字架,飞过了非洲
方舱医院,蜗牛般穿过墓园
我们在空中医院里迷失
墓碑发光,似乎在等一张优待票
道路吭哧一口,停在了红薯地
梦里的红薯,漠视了高铁的快速
夜的上海,人们像铁轨在编组
射灯地面,全是变换的铁轨
那化工厂一样磷光鬼火的城
一群群白衣人,像影棚里的演员
导演通过塔吊,在指挥荒草
荒草,覆盖了别墅,覆没了
“江山供弈棋” ,一个尴尬的混乱
空楼的废棋,也是荒草的废棋
孤独的城,在铁轨上孤独慢走
楼群,墓碑的林区,从白杨林
漫过来,运煤列车在玉米田上
开过去,天空漂流的电线
像喝醉的病毒纺织线,裹着烂尾楼
塔吊探入窗户,把所有窗户吊起
犹如吊起所有不敢乱说话的嘴
市政府握住每间楼的喊声
废墟一样的荒郊,废墟一样的嘴
冷却塔,蒸发出火葬场的缭绕
白烟,铁人们的梦,套着铁墙
电厂在雾霾里傻站着
看不见的电机,牵引出多悲剧的黄昏

2022.4.18

注:“把别墅江山供弈棋”:出自宋代洪咨夔的《沁园春(次黄宰韵)》。


《给疫情的上海》(一)

我们像不同年龄的蜜蜂
我们处在不同的影像系统
我发射了一生的信号
而杀虫剂摧毁了整个蜂群
我,像直升机影子,在大地内陆里旋转
过去,你是我的明星
现在,我们沙漠一样对待彼此
彼此沙漠一样,在这里活着

2022.4.17

《鲁山羊圈沟》

最陡的一个岩壁,在鲁山起舞
内心闪电的人,看到岩壁的死亡结构
悬石天空,无法垂下一个安全绳

百米岩壁,等着他下降,野穿
一座山峰,让他认识了“绳瘾”
焖烧,火热的,是又一个直角岩壁
他像深山夜潭里的石鱼
在累的要死的线路上,上升,横切
度过每一个瓶颈区

2022.4.21


科幻诗六首

《炼钢高炉》

废弃的炼钢高炉,像行星发动机
突然停止,黑热城堡
是用来烧什么的
里面曾有很多生铁
它们加速,一个被熏黑的锅底
似乎一个北方核反应堆
千锤炼出一个鹰嘴堡垒
又化为废品站,耀武扬威
炉子内壁,星星在永远坠落
喷火嘴一个有四百斤紫铜
水冷壁有紫铜估计五百斤一块
炉壁一圈,都是过去的炮灰
你可以说它是“奥特曼全明星”
也可以说它是“时代之母”
但现在它像末世基地,主炉
那一圈黑色圆洞,铜的风口套
继续烧熔你,和一切重金属
高炉身体,只有死亡的太空
炉底,沉下末日风格的铅坨
这黑堡,充满万物的恐怖

2022.4.13
 

《鹤管》

天空的储罐,存下威严的油。
鹤管,承受臂翻转,
空中垂管,插入我们。

鹤管输出苦稠的夜。
黑色石油天空,在储罐里动荡。

土地像盲人,等着一生的剑。
那些鹤管探入,向我加入黑色魂珠。

鹤管饥渴的管子嗡嗡唱歌,
油罐像昏沉的法官,货场像液氨一样危险。
黑,在蒸发,在限定。

鹤管,让禁闭,自由。
我们像曝光的秘密文件。

我们穿过鹤管,进入密罐死去,
我们又走出鹤管,而燃烧。

当巨大鹤管与我们连接,嘭嘭,
金属土地,发出了无声的沉重问候。

2019.5.28

《雨夜飞碟》

雨夜,飞碟,用闪电充电
作为路灯,为自由照明
天空黑坑里,飞碟也是果盘
一个带有强烈电流的果实
像你吹出的烟圈
那是发亮的自由
恍惚战火中的乌克兰
反射在飞碟上
变成一个真理
炮火楼房,振动非凡的眼睛
那黑城,会飞的坦克和旗子
街垒,都在为自由充电
飞碟在闪光,大地在呼吸
我似乎正修着飞碟
飞碟是道士,不是窗上的污渍
不是这黑色死亡之源的污渍
飞碟,是透明的自由,而楼顶
战争机器人,用巨魔旋翼,转,转
黑平原,就活在累累弹片旋转的废墟中

2022.3.15

《听马斯克登陆火星》

狭窄的高坝路,通向蓝色银河系深处
我把车,开上昭平台水库大坝
坝底深谷小路,倾斜
乱石垒砌的防波堤
从高空俯视,车子如饮水的瓢虫
慢跑着,向水库的巨闸飞去
轮胎,在波涛水面上弹动
伴随人的海浪,起伏
车外,火星眼睛在车顶旋转
六千万公里外,窥着东方巨婴
马斯克的问候,令火星难眠
“2050年,要将100万人带到火星”
太阳的第四块岩石,你愿意吗
在昏暗火箭舱里,你会记挂着燃料
火星大气厚如黄昏
你像冒险的植物种子
让一个星球产生磁场
太空城,低温基因生物
让火星开始生命呼吸
而我,开着车仿佛开着飞船
我已脱离街道
静止着飞向火星,尽管
单程旅行如同送死,但那也是永生

          2021.1.13


《电机修理铺》

坏电机像黑花生,被剥开
在黑机油里,被拆解
修理工的油手,拨动油污转子
拨动电机,宁死不降的心

硅钢片叠压的电机权力结构
组成永磁体。而水钻机
穿着水泥灰浆大衣,把手上
灰涂料像发腥鱼鳞,无法落脚

修理铺,呛人的机油味聚会
摊开体内的各种零件,在肮脏
空间里,电镐电机,在振动
铁桌,堆满起子、钳子、螺丝刀

桌腿吸铁石,沾满各种铁扳手
铁件散落,工具箱、齿轮、砂轮
电圆锯在货架纸箱里,懵然等待
男人用锤子,缷开不锈钢齿槽

音乐,随铁柱的节能灯摇摆
空气压缩机表针,在颤动
一个忐忑不安的中心,在侦测
权威导管,昂着明晃晃铁眼线圈

坏掉的蓝壳电机,变成蓝乌贼
凌乱电线触手,抱着黑森森磨具
电锯电锤已复活,开始粗野说话
它们曾像死鱼,内脏像博览会一角

油卤肉样,浑身沐浴着泥油
錾子,手电钻,角磨机在复活
切割,拉线,绕线机,绕线模
线圈成型机,热压机在复活

各种扁铜铝线,套管,黄油枪
各种绝缘料,垂着各种油污脑袋
僵尸般飘上地板,聚成乱阵
等着被严厉分解,等着艰难复活

只有再次被用坏,才停止最后的啾啾
裤子上烂着泥塘破洞的工人,搬来
一个个,为工作献身的工具尸骸
像整体的命运,在同一时间同时死去

       2019.5


《夏至正午》

一、
夏日如海,太阳似乎加大了批评
而植物的无政府主义在玄想
像海上航行的康拉德
在海洋的冒险小说里
我被这白夜大海烤熟
松脂一样的强光
土地的纹路,土腥气
无法追索的旧世已不在

二、
黑水手的康拉德,写出《黑暗的心》
然后他倒进非洲的刚果河
而我倒进这正午的河
泥土与河流,气息混合
一条多少有些疯狂的河流
它一边谈话,一边单枪匹马
与这个世界斗争着那名著一样的火球
在我面前膨胀,亮起柏油
烧出循环的路
香椿树也在扭曲,哗哗说着“不”
不受理性支配的火炉
抛出一根根批评的枝条
我也是一根发光的枝条
与皂角树,白杨,同为一条轮胎
驾驶着疲倦
驶入这柏油正午的浓汤
这正午的野阳,光刺,起伏
所有,都在无奈接受这悬空的蒸发
像土层下混浊的黑煤,在泥中被惩罚
它们的黑根,成为巴枯宁的头
把黑色的忧伤波涛,浇进泥土

                 202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