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 ⊙ 雨总下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喧哗与骚动

◎窗户



清明

有多久,我没有喊过你了,母亲
看着父亲老苍的脸,他孤身在旧家的屋檐下
有时,我一个人走在田埂上
望到了远山:我跟着你,爬行在弯弯的山径
那稚子的眼影里,满满的全是你

在外奔波的那些年月
在陌生的城市
在雨中,遇见和你一样面带微笑的女人
我都会想起你,母亲
有多久,我没有喊过你了

你常常深入我的梦境,引领我
返归小小的村子
返归小小的童年
在一个个早晨,你牵引着一缕缕光线
从睡梦中,将我轻轻摇醒

那些最美的早晨,光线明亮而温暖
水波一样漫过我的身体
妈妈,我知道我一直在你的身体里
在旅途。在星光漫天的夜晚。在深深的梦境


杭州之夜

植物。和孩子成为你全部的日子
盛开的水仙,香气清和
在黎明,或者黄昏,如同你的
呼吸。不自觉地,成为你的
一部分。我完全可以想象
日复一日,你把空中的飞雪
沿途的桃花,睡莲和菊花
轻轻拥进心怀。碧绿的湖水
既是照见无声岁月的镜子
也是你沉静如水的内心
它装着蓝色的星星
小小的月亮。你一定已经忘记
在杭州度过的那个夜晚
你只是,温柔地,对我笑了笑
带着神秘、绽放的光芒
在黑暗中。像离站的火车
使我以后,至今的生命
成为一种延续
就像一个故事结尾的省略号


雨中

有一会儿,鸟声欢快、清亮
让雨中的万物,不再抵抗
之后,雨水哗哗
在窗外响着,掩盖一切
时间在忙碌中流逝,在困顿中消磨
比任何事物更容易
偶尔泛起的杂念,带来欢乐与痛苦
像一滴雨,被更多的雨带走
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但我依然犹豫
就像一块石头,挡在路的中间
一条路背着一块石头去向远处
整个春天,总有什么不可以言说
却真实存在
总有什么流失,而我没有抓住




三月的最后一天
雨,似乎停了。空气寒冷而潮湿
从办公室向窗外望去
阴沉的天空,乌云尚未散去
沾满雨珠的樟树,在窗口摇摆
难以判断,雨,是否停了
但至少,有三只鸟儿,在不同的地方
清亮地欢叫着。歌声此起彼伏
像一个小型的乐队
我静静倾听着。我也是这世上
唯一的听众
有一瞬间,我甚至感到了快乐和满足
但同时,也为在这个春天
我偶尔拥有的宁静,私自收获的
这一份自私,而可耻


赞美诗

早晨的天空,足够容下一轮火红、跳跃的太阳
清冷的风和空气,足够消除所有梦的痕迹

窗外,鸟声可有可无
不远处,大海若隐若现

清醒的沉睡。像一只海鸟,飞掠海面
投下一道白色的光芒

我已理解:梦是真实的生活
生活是厄长的梦境


完美的形式

凌晨一点,把熟睡的孩子们叫醒
隔着一米线,在雨中排队
餐桌上的挡板把每一个孩子分开
吃自己的这一份饭菜
呼吸自己的这一份空气
刚做过核酸的老师,必须再做
以通知和规定为准
像亲吻、做爱,一周
做两次。不拉下任何一个人
任何一对夫妻
如共同富裕。这是形式之美
爱情之烛光、巧克力
鲜花和戒指。死亡之浪漫
各种会议,视察,讲话,站位——
都有一个完美的标准
一般先是老大,再是老二
以此类推,整齐划一
我也不例外,身在其中
而远处,大海的波澜也如此。


给李敢兄

这个春天。你一字不落
一言不发
偶尔在深夜,帮我
修改诗稿
不用问你,我也知道
何至于此
这本该是个美好的春天
所有词语
都像冰雪地上的
一具具尸体


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一个人
在村外那些无名的山上
砍树枝,拾柴禾,挖冬笋
在天微亮的清早
在自家的山坡地里松土,种豆子
在落日黄昏
背着猪草从田野回来
风吹落她额头上脸上的汗珠
被更多的风,吹向远处
如今,那些依旧无名的山上
已是别人家的山坡地
我后来再也没有涉足过的田野
都珍藏着我的妈妈的汗水


蜜蜂

午后的阳光,被我一人拥有
一只蜜蜂,在我头顶
飞来飞去,嗡嗡作响

我绕着学校的操场,蜜蜂绕着我。
春天,一下子就在我身体里炸开了


在栖心谷
——给方从飞,观峰,亚军

整座心形山谷,就我们仨
醡浆草紫色的花
从一片山坡迎了过来
迟开的桃花,古典美人
在路口拐角,等待已久
小道弯弯曲曲带我们,进入心的腹地
一条瀑布飞溅而下
从时光深处
让我们各自成为:李白,杜甫,白居易
如雾的水花,留住了这一刻
而一只滑翔着
将消失于群山青黛间的老鹰
以它飞的孤独和决绝
又让我们仨,在一片明净的湛蓝中,
跌回自身——隐居山谷,
疫情和战火,让春天无法掩饰
将要的流逝与消亡
如我们。难以回到美人的年轻。


落日颂

和儿子视频,落日映红了窗外
放假后的操场上
空空荡荡。儿子告诉我
他养的蚕长大了
他的脚不小心扭伤了妈妈为他帖了止痛膏

他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
我一直默默倾听
在视频里看着他妈妈偶尔走过的身影
和一缕投向我的温柔的目光
若不是工作的原因,这一刻我正坐在他们中间

落日缓缓落下,我所在的地方
是他们未曾抵达的远方
此时落日,把现实与假设纳入它的怀中
仿佛落日从不亏待任何人


瓜子

一罐瓜子放在书桌上,我在灯下读吉尔伯特
吉尔伯特打开一罐瓜子,倒出一些在书桌上
吉尔伯特开始嗑起来
味道很香,有点咸,又有点甜

吉尔伯特是一粒粒瓜子,在空荡荡的房间
他的骨骼咔咔嚓嚓,一直响着
爱就是这样,像一粒粒瓜子,细微而具体
在不经意间,一首诗便轻易地抵达一个人的身体


在母亲墓前

兄长和姊姊,昨天已经来过了
墓门前摆放着鲜花水果
绿草萋萋,生在墓畔,已被兄长和姊姊拔除干净

我带着儿子,把手中的鲜花水果放置其中
从准备好的口袋掏出纸巾
我和儿子轻轻抹拭着墓碑上的相片

我带着儿子跪在地上九叩首,第一次
以父亲祭祖的方式
在母亲的墓前,低语呢喃

妈妈,父亲的身体康健,兄长和姊姊
在此人间世平安地过活
孩子们可爱,承您的恩泽,我们全家一直平安喜乐

这些话在过去,流布于父亲之口
今天,我脱口而出
儿子跪在一旁,听我反复念叨

清明风清清凉凉,掠过我,和儿子的头顶
带来了山野间清润的气息
妈妈,是你在用你的右手为我,和你的孙子摩顶么


赞美诗

在广场散步。回到宽大的房间办公
吃一碗米饭
夜晚在宿舍,于微亮的灯下读异己者书
我从一个个早晨醒来

一些声音,一些光在时刻警醒着我
我的身体里装着一个大海。在轻轻摇荡

陌生的风,从各个方向吹拂我
草叶在耳边沙沙作响
闭着眼睛,我就望到了悬崖
和幽谷,群山巍巍,一阵阵林涛轰响

沿着弧形的海岸线奔跑
对整个纷乱的世界说不

就像高原和平原大地用尽它们的
无边和波折,投下落日的身影
就像我对你的爱
一种辽阔。就像命运。


春天一日

春风和煦
阳光明媚
天空嵌着一块刺眼的
蓝玻璃

我久久凝望过的
一片云,
不知何时
飘然远去

我还来不及送上祝福
我还来不及说声再见
犹如青春
一种必然


赞美诗


四月,走在街上的人,是幸福的
成为稀有动物,披着阳光和影子,是幸福的
一边歌唱,一边奔跑的孩子,更不可思议

日常变成反常。
恍如身置一个已醒而未醒的境地
好在春风,在吹拂……
大海辽阔,知晓一切。如神秘的智者


街灯照亮街道,空城空无一人
夜空幽远,孤星闪耀

彼此以腹语交流
以琴声为歌,心惊胆战地日着


风清凉地吹过草叶
原野在远处转动

天地白茫茫,真干净
鸟儿扑腾,高于庙堂上高高在上的王

沉默与妥协,顺从与赞美
是一种不错的活法——

清醒的恐惧。漫长而黑暗的沉睡。
微光尚存又将熄灭的绝望。


夜色。是平等的。古老的历史
以它的预见性:我们被书写,被塑造一一

现在我们。为何只能用仰望
来抚慰星空。星空,也需要审核?

梦,也需要证实:
存在和来历,反复地审核?



做梦。是可耻的。梦里说话
如走在刀尖和悬崖

只有改头换面的词,才得以生存
夹缝中苟活,夹着尾巴做人,才得以平安

诅咒,如古老的河流
在我们身上流淌,也在绝望的梦中沉浸


喧哗与骚动

一阵阵大风,把春天的夜晚吹响
玻璃窗吱吱嘎嘎地叨咕着
犹豫和不安,震荡着一个房间,灯光微亮
在那些被摁灭了灯盏长明的寂寞的房间,及深黑的长廊
它们以高层的岑静,平衡着

我坐在两者之间。在知觉与麻木
转换的间隙,偏处于一隅
你在远处安分守己地活着,徜徉在春暖花开的梦境
像曾经那样,你会否在梦里向我大声呼唤
我敢否回应?

世界,将万物一 一呈现
它无限的兼容性:爱与恨,遗忘与蚀骨之痛疼
曾经的骚动,把往事和一些念想
在深井藏埋。那些寂静与喧嚣
将在时间的亘古流逝中永存


赞美诗

一个人在陌路
追赶着落日
一个人。就再也回不去了

在梦里活。呼吸平稳
无有人愿意独自甦醒

像雨跌落在雨中,不可阻挡
无法拯救
在寂静的疯人院

一个疯子恒久地直立,长长的身影
拖拽着一轮滚烫的落日


赞美诗

鸟声说话声开门处
如同风吹过草叶,并不可靠
时间一闪而过
在不可捕捉中,生命在流淌……
支撑着我们的生活

一杯清茶的寡淡
成就了中年越来越繁杂、斑驳的经历
就算大海在不远处停止了怒吼
尚未平息的疫情和战火
同样书写或毁灭着
这个世界


雨后的早晨

醒来。更多的梦也醒了
疯狂的惨叫,无人察觉的孤寂
被风的清凉吹散

雨后的早晨
一颗遗落的水珠,倒挂在树叶上
闪电和雷鸣已被抹去

像树梢上吐出的一轮日出
崭新而明亮
世界把它纳入怀中。新的一天,

像极了一位老朋友
对我们亲切的致意和欢迎
仿佛没有什么,会被他拒绝。


傍晚

傍晚我从的琐事中脱身
窗外下起哗哗大雨
啪啪啪雨声从地面升起
潮湿的空气顷刻填满房间
划亮玻璃窗和夜空的
春天第一道闪电终结了
这忙碌而平常的白天

我像梦中醒来的人
独自享受着盛大的雨
以及雨带的一切

2022.4.13


凌晨之歌

一阵阵大风翻动黑夜
窗玻璃吱吱作响:犹豫和不安
摇晃着房间的灯光
尖屋顶,黑魆魆长廊
被寂静平衡着。我坐在两者之间
没人知道,我已抵达远方
遥想着更远方的另一个我
在迷雾中叫喊
无人回应
正如我并不知,一个诗人
在别处孤独地经历着牙疼
类似于陡峭的悬崖
与摆钟的滴答声
带给我一种绝望的对峙


谈诗

我们谈诗
谈如何迈向语言之寺,其内在节奏
和技巧,其辞文肌理
与存在之真。在春天,同声赞美一朵花
在危崖绽放。突兀而奢侈
诗之路途崎岖
未来渺茫
回不去的故土
砸不断的铁。搬空的菜市场
集体尖叫。星汉灿烂
同样令人悲伤和沮丧
被我们删削、纂改的分行
被隐藏的标点符号
在一些时刻,让我们
成为至高无上的王
没有他者,仅只有我们
在暗黑处喘息
且安全着
且自由着
黑暗偏僻,究竟有多卑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