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詩別裁·選四

◎炎石



杜詩別裁·選四


望嶽別裁
登高別裁
衛八別裁
葛洪別裁


 
 

望嶽別裁


1

…… ,是巨石,也是西西弗斯,
向上的路,滿是與荒誕的角力。

於是乎連泰山也為你低到雲裡,
這希臘神話中無法韻平的凸起。

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有其增益否?
永恆竟是一種無我的悲哀之境。

2

一個願,在不屈的抵抗裡滾動,
一個願,消耗掉一生的路漫漫。

一個願到絕頂,皇帝會看到嗎?
一個願從廟堂之高許到江湖遠。

餓了就吃大唐夢,渴了就痛飲
長恨的歌。而何日嘗那刹的甜?

[第5行]安德《波函數》,“餓了就睡中國夢/困了就吃車厘子”

3

收納的胸襟在絕對的高度展開,
猶如鵬之背蔭蔽著齊國和魯國。

這比造山運動還要猛烈的心跳,
正啟動新一輪造山運動的馬達。

岱宗夫如何?我杜子美又如何?
它有多麼磅礴,我就有多遼闊。

4

這就是你天天夢見的萬古悠愁?
…… ,如西西弗斯,也如巨石。

天與地相對稱,人與飛鳥相還,
長安已是玄宗手中斷線的紙鳶。

你蓄積了足夠一生消耗的勢能,
向下的路,滿是對自我的克制。

[第1行]張棗《跟茨維塔伊娃的對話》“我天天夢見萬古愁。白雲悠悠”


登高別裁


1
 
西西弗斯的巨石,已越推越小,
再登高,將最後一點動能消耗。
 
皴裂的晚臉上,佈滿光的河流,
一生艱苦,原只為磨一粒珍珠。
 
假如珍珠有底座,便是此峰頂,
你走向它時,已似飛鳥般輕輕。

[第5行]卞之琳《音塵》,“如果那是金黃的一點/如果我的坐椅是泰山頂/在月夜,我猜你那兒/准是一個孤獨的火車站”。
 
2

秋風也把你當作一棵樹吹拂了,
千萬顆樹,蕭蕭地歡迎你到來。
 
投出兩隻望眼,打開一卷奇觀,
江心的小洲,為你記下東流水。
 
淘淨的白沙,相映垂耳的亂髮,
一位猿人先聲奪去了你的悲哀。

3

收友人幾回救濟,此地又彼地,
曾經的山嶽如今茫茫的人世間。
 
到詩裡做客,從一首到另一首,
憂愁往往融化於詩中的韻腳杯。
 
你也為永恆準備了短短的一生,
等一生劇終了,才剖出那珍珠。

[第2行]杜甫《贈衛八處士》,“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第5行]炎石《送張晚禾去北京》“我為悲傷準備了一生/隨時可以奉獻出一部悲劇”。

 
4

因長久地吹帆,肺已不愛漂流,
在長江與沱江,苦難轉化為糖。
 
這並不是你第一次感受到絕望。
為什麼不去中流擊水,去死呢?
 
不盡的江水吞咽了不盡的哭泣,
這天地太蒼狗空餘下白雲悠悠。

[第1行]杜甫《別唐十五誡,因寄禮部賈侍郎》,“為吾謝賈公/病肺臥江沱”。杜甫晚年患有肺病。
[第2行]杜甫《奉贈蕭二十使君》“不達長卿病/從來原憲貧/監河受貸粟/一起轍中鱗”。長卿病,即糖尿病。
[第6行]崔穎《黃鶴樓》,“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衛八別裁
 
 
1

參星與商星乃一柄摺扇的兩端,
無數疊夜,鬆懈了頭頂的木簪。
 
照亮相遇的燈燭也照亮風皴的
晚臉。人生如一袋閑拋的金丸。
 
是什麼仍向著皇帝驅動你公轉?
且彈一彈身上的風塵醉在奉先。

[第5行]李商隱《富平少侯》“不收金彈拋林外/卻惜銀床在井頭。”
 
2

窗外的雨聲放大了回憶的分量。
仿佛蠹魚啃穿旅箱內一本日記,
 
只為比對時隔廿年的兩種境遇?
簡體的兒子,長成繁體的父親,
 
繞膝的兒女活潑如新鮮的時令,
打聽著春夜的雨,從何方潤來。

[第2行]王子瓜《松江府聽雨》“老闆在後院砍伐芭蕉樹/他說常有客人抱怨它的葉子/放大了雨聲,和愁的分量”。
 
3

飄零的心緒如凝脂在鍋裡化開,
一勺油,也塗滿了胃裡的江海。
 
珍藏的美酒,推助永恆的波弦,
漸細的詩律,塞進更多的酒杯。
 
可還是不醉!是春雨沖淡了酒
的度數,還是喜悅抵消了層愁?

[第2行]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非無江海志/瀟灑送日月/生逢堯舜君/不忍便永訣”。
 
4

衛八:再想起你已是一場災難,
你是否感受到山嶽輕輕地震顫。
 
我仍受制於堯與舜的一個彈指,
不能夠像你一樣在林外停下來。
 
再見,將永隔於這茫茫人世間。
再見,如草露曦光裡打個照面。


葛洪別裁

疫情居家讀杜甫,讀至“未就丹砂愧葛洪”句,懷念起初中化學老師袁老師。因為袁老師一個農村孩子愛上學習,有了讀書的内驅力。從此,于窮山僻壤之鄉村中學升入才建成不久的山陽中學新教學樓。高中時期,依然熱愛化學,同時,也因語文老師課堂讀左右一首小詩,萌生起“我亦能為,勢必勝之”的念頭。高中時,獲得過國家級化學競賽三等獎,詩歌也寫了許多個筆記本,天賦的天平卻逐漸發生傾斜,以往立志成爲一名化學家,漸漸讓位於詩人。高考填報志願,陰差陽錯,未選擇化學相關專業,從此與化學一別至今。讀大學時,幸遇同是理工科出身的黃梵老師,專業課荒廢頗多,詩歌寫作卻別開生面,一時為包郵區高校詩人所知。畢業以後,先後為暖通空調工程師、解決方案經理,偶有輟筆,卻仍未捨詩歌,踏實做一業餘詩人。有此段經歷,故于杜詩感觸頗深,不是因爲別的,只是因爲一個“愧”字,這“愧”千百年以來,不與人共老而與時更新。而這句詩於我我更有深意,葛洪難道不是袁老師麽,丹砂難道不是化學課堂裏神奇的粉末麽!所以作《葛洪別裁》,紀念一位人生裏重要人物。

 
1

一去三十年,也似杜公舍丹砂。
新夢充棟舊夢空,追憶水年華。

黃家店小學讀罷,語數堪自誇,
寄宿碥頭溪後,青春又添理化。
 
伊甸失樂緣夏娃,誤把牛頓砸,
從此賽先生,飛入尋常百姓家。
 
遂令天下父母心,信知文史惡,
不如理工好,理工錢多文史寡。

[第3行]六年級下半學期,詩人從山陽縣城關一小轉入黃家店小學讀書,小學畢業後,寄宿於碥頭九年制中學。
[第8行]當時有俗語,“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因此中學分科時,並無多考慮,便選了理科。

 
2

走二十裡山路,去取三年知識,
曾把西遊長羨,每集都是奇緣。
 
卻也如白馬,悔將新鞋泥裡踏,
卻也如八戒,懶坐圓石上興歎,
 
卻也如行者,恨不能騰雲駕霧,
卻也如沙僧,忍把長路當書翻。
 
當義務的鋼印光陰迅速地戳來,
將流水匯聚的手又將流水分開。

3

那時抽屜,還無唐宋詩詞鑒賞,
癡迷于求索,隱身溶液的金屬。
 
從鹵水點豆腐,到黑心金銀鋪,
從葛洪煉丹爐,到爵士煉金術。
 
幸遇袁公,把石猴點化成悟空。
他一度從現實剔除了悲哀的苦。

仁清一别后,紫陌红尘朝更暮,
終於也上了高樓,望盡中山路。

[第1行]唐詩宋詞,乃詩人詩之啟蒙,曾爛熟於心。
[第3、4行]都是化學課中趣聞,傳中國化學來自於煉丹。前有鹵水點豆腐,後有王水偷金事。
[第5行]袁公,詩人初中時期化學老師,也教物理,于詩人有人生開懞之恩,從此有志於學,知識改變命運。
[第7行]仁清,即仁清巷,《紅樓夢》中葫蘆廟所在地。賈雨村曾居此地,後得甄士隱資助,雨村未及面辭,便朝登紫陌,暮踐紅塵,求取功名去。指詩人從碥頭九年制中學畢業後,再未得見袁老師。
[第8行]中山路在南京,詩人曾於南京讀書。


4

如今你我相隔於化學鍵的兩側,
我是否依舊是您講臺上的楷模?
 
一位臨退教師,一位業餘詩人,
再相見,是否依然有疑問請教?
 
黃色樹林裡,到底該選擇哪條?
兩個天賦,執著把一個人分開?
 
當我從小三室來到譯經的塔下,
執杖的你也出現在燈火闌珊處。
 
[第1行]化学键,使离子相结合或原子相结合的作用力通称为化学键。
[第2行]袁老師也授低年級課程,詩人在校時,常以詩人作為榜樣介紹。詩人離校後,亦是如此。
詩人在校時為低年級學生中開模
[第5、6行]弗羅斯特《林中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第7、8行]譯經的塔,即大雁塔,大雁塔南廣場有玄奘雕塑。執杖的你,有雙關之意。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