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海边的男孩

◎余刃



《链》

我们在一起时
身体和灵魂舒展
排泄物
通过马桶
进入地下
我们相爱
它虚伪和
真诚的两个亮面
常常照着我们
我们见面,离开
像两条鱼
扎入两片
水域
由此分裂出来
无数个世界
横在你我中间
像一整条海岸线
垒着的白色石堆
如今我独坐于此
怀里抱着你的睡袍
我感到冷
你昨晚穿着它
现在由我抱着
身上的热量
很快聚集
我能这样
坐上很久
在冬天夜晚
连瓶子里面的酒
都在低喃
来自地下的咕嘟声
从厨房地漏中传出
我把头埋在睡袍中
深吸一口
外面,雾气正在弥漫
我知道
自你离开那刻
我们在并行的轨道上
以百倍千倍于
光的速度离开
我们隔着多重宇宙
彼此沉默
各自隐退
直到这世界
只有自己
我们也以同样的方式
再次相见
时间空间
迅速折叠
最终回到8楼
这个房间
电梯间正发出
嘀嘀的信号
室内植物们在过冬
你又穿着
我怀里的睡袍
从我面前走过
停下来
对我说
枯黄的叶子
摘了吧
我看着你
默不作声
它们不需要被摘除
它们只需要
在凋落后安静地
躺在寒枝下


《昨日起风今天风停了,远山裹着浮尘缥缈混沌》

人世本该静默
本该静默却喧嚣
这喧嚣包含了
水银泄地的轰鸣
笑与哀歌
肉体的撞击
和无休无止的争论


《龇牙咧嘴》

你只能开动体内的马达
拉响它,拉不响它就想尽办法
去修好它
让它突突转动
让活塞挤压烈火
热血紧随着风暴


《弗雷的西西里舞曲》

三月,阴雨绵绵的一个夜晚
突然降温的一天
妻子在打理她的脸
冷风灌入客厅
节拍器打着节拍
有人弹琴
钢琴声有些伤感
裹满灰尘的链珠
黯淡地垂挂着
墙上的钟摆这样来回摆了数年
突然想哭
女儿很早就睡了
车轮在潮湿的马路上
发出滋滋的长啸
我在这里待了太久
才对这里感到陌生
我们需要一次旅行
可是无处可去
到处都是疫情
明早妻子要赶最早一班车
去镇上上班
我要送女儿去幼儿园
然后躲进办公楼里
下午去接她
路过樱花盛开的小路
走入地下通道
路过药店。超市
看见几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最后带着女儿
回到家里
我们做饭
又进入一个这样的夜晚
冷风。钢琴声
节拍器。钟摆
整夜的长啸……
最终从陌生中抽离
说服自己
哪也别去


《重要》

这是一个暴躁的人在写诗
他不是生来暴躁
也不是简单决定余生写诗
一个暴躁的人写诗
他一定曾为他的暴躁暗自叫好
也为他写下过的一堆臭诗


《一种鸟叫》

我听见一种鸟叫
就在今天
黎明到来之前
叫声十分清脆
我确信自己
生平第一次听见
在此12年
我认为自己
听遍了附近所有鸟叫
但是错了
我更熟悉
夜间的火车
从桥上驶过时拉长的鸣笛的声音
女儿睡在我身边
她4周岁了
前几天过的生日
记住了140个汉字
还不认识任何一种鸟
无法分辨任何一种鸟叫
她把红嘴蓝鹊
叫成燕子
看见麻雀支支吾吾
像母鸡一样咯咯叫
她什么也模仿不了
我也从来没教过她这些
只有那140个汉字
在她脑中盘旋
听见这种鸟叫时
我以为自己
会像在破晓前
听见噪鹃的叫声那样
久久无法入睡
但是错了
我35岁的身体
往孩子那边靠了靠
闭上眼睛
很快睡着了
朦胧间又听见
那种鸟在叫声快结束时
甚至会发出
一种跳跃的琶音
它可能停了
也可能还在继续


《阿比》

我很高兴她说
我不需要不痛
不痒的嘘寒问暖
有新写的诗
请发给我
我非常乐意
当你的诗的
忠实读者
我很久
不写了
诗是什么东西
诗是我与他人
为敌的武器
诗也是剖开
自己的匕首
诗会自己
寻找读者
因此我不会
发给你
任何东西


《女人》

几个女人
在追一头猪
都追得栽在地上打滚啦
猪那么黑
腰那么白
女人越来越多
终于把猪按住
提刀的女人
跑来抹猪脖子啦


《午后牌局》

楼下四个妇女
围在一起在打牌
另外一个中年妇女
单独坐在一边
她没打牌
眼睛也不往牌局上看
她身形肥胖
一副与快乐无缘的样子
屁股扎在小板凳上
双手插进
紧绷的大腿间
偏着头
不停出神
眼睛直直地盯着
别的地方


《海边的男孩》

那混小子
双手插兜
羸弱不堪
看不清脸
但能看出
他有多么
热爱活着


《父亲》

六十岁
还是要受屈辱
屈辱伴随他
快一生了
没有人会喜欢
屈辱地活着
假如他还在忍受
就代表他
志犹未竟
心有不甘


《比老虎的还牛逼》

骆驼经常在戈壁上
找一种叫骆驼刺的东西
当作它可口的食物
这种长满刺的玩意儿
不但没能扎破它的嘴
还被它一把接一把地
啃下来吃。它这张嘴啊
比老虎的还牛逼


《黄金叶短枝》

点上烟
终于感到舒服
阳光也很不错
又看见那个跛脚男
五十来岁的样子
中等身材
我经常看见他
围着小区走
脸上没啥表情
像受过什么创伤
很快我把烟头一扔
就在这时
跛脚男晃晃悠悠地
径直过去
把那截躺在地上
还在燃烧的烟头捡起
放进他嘴里
猛吸几口
我操他妈
怎么回事?
没有表情的脸
对着我
手指夹着
冒烟的烟头
从我旁边过去
之前有一次
他踩高跷似的
迎面走来
突然问我时间
真是操了
现在我感到恶心
后悔当时
告诉了他


《2015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搬出来》

那一年
一个人装新房
家具还没入场
在空荡的房中
内心激荡
光不溜秋地躺在地板上
时值初夏
光线充沛
什么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娶妻在即
每天写诗
人生畅快
莫过于此


《每个人》

变得更焦虑
什么都更不确定
朋友说起当年
波罗的海三国
长达六百公里的人链
疫情几乎改变了每个人
太诡异了
被拴在一起
更混乱
更拥挤
你还相信
人跟人之间
真有过一条
远胜黄金的锁链吗?


《深夜独坐在房中》

房檐滴下的雨
打在铁皮上
有那么几秒
街上没有车
没有行人
没有人类制造的
任何动静
房间里弥漫着
腌蒜的气味
手上的烟
正安静地燃烧


《父女》

我爱她
坐在亭子下
我等她平静
她可能也在
等我平静
我抱着她
就像抱着自己
向幼儿园
一步步走去



《大雾》

大雾弥漫的一天
远山遁于空茫
也不是完全隐遁
多看看
就能看到轮廓


《需要》

不舒服好几天了
我需要烟
但我的肺
好像不接纳
点上一根
跟预想的一样
有人在肺里钉钉子
就这样吧
意大利踢球赢了
我也没输
浓云已经散去
远山如黛


《逃离》

十几年前的
一个夏天
在郑州
凌晨四点起来跳窗
神经病似的
手里拿着一叠诗
十几年后
仍是一个夏天
在此处
凌晨四点下楼
往满了的垃圾箱里
塞进垃圾


《月亮》

在湖边
湖水拍打着
你结实的屁股
今夜的月亮
同时在你体内升起


《浦西岛女孩》

浦西岛上
有个女孩
每到夜晚
只有感受到他人狂欢
她才能安心入睡
她经常昼伏夜出
熬到天亮
岛上有很多小路
通向大海
她认为过多痛苦和虚无
最终都能使人投海
是啊
世界狂欢不止
这也使她一直
不错地活着


《给女儿》

如果你会魔法
就把我关起来
同时让我闭嘴
但是要记住
别把我变没啦


《火车,月亮》

我说我们去看火车吧
于是我们骑着车
沿着一条
跟铁轨平行的大路
骑了很久
空空的铁轨上
没有开过来一辆火车
我们准备回去
一列货列赶了上来
很快超过了我们
我们很高兴
目送着火车开远
晚风吹着我们的脸
也将她的头发吹起
月亮也出来了
她说爸爸你看
月亮在飞
于是我提议向月亮骑去
她欢呼着
那我们还能回来吗?
这还用问
当然能啦


《无聊》

到处都是无聊的风景
但每天还是要看
不远的地方
是一道狭沟
坐落着几幢民房
大部分是裸露着的黄土
在我这里
怎么错乱的东西
始终回不到它正确的位置?
那条沟
真像一个女人
肿了的阴户


《看待》

你知道
怎么用刀子
剜一颗萝卜吗?
几分钟后
他平静下来
就在刚才
他还在写诗
谁也不了解
发生了什么
他说他在用刀子
剜萝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