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凡高的诗(九首未完)

◎云垂天




@献给凡高的诗(九首未完)

@葵花子宫图

她站立,在过去雾中,像团泥雾
晨风环绕,语言升起

桃花芳香,白裙模糊
红蛇信子,锁脖铁链

青天,白日,地窖,闪电
集合,再集合——后的病毒

下午茶,忽然发动战争
变格后,我,你,她

我们后的人格,地球
多少城市,在炮火中,封控里

挖条通往外层空间的语言,灵魂,深壕
等一些人,用他们尸首,阻塞

——填埋。再不会有人,看出
你我后,葵花

和她,竟然有着同样
高耸,凹凸的鼻梁。星辰,点缀的

子宫

2022.03.14


@葵花戒指图

他拿着画笔,在秋天的山岗上,一座
连绵的向日葵城堡

白色亚麻布,画架上,展开的男子
他的重色彩,语言,在天空的调色盘

白骨,僧侣,浅表的沟壑
大战,乌鸦,闪亮黑羽

硝烟腾漫。仿佛对死尸,腐气,失去
兴趣。不知从哪

叼来一根手指
仍有鲜红血液,正在滴落

跳来跳去,在他前后,左右
它假装对他,不感兴趣

而对他手里的画,看来看去
他们都很高兴,手指上的黑戒指

在葵花云盘上闪光
他拿着,对了对自己缺指

把它给她,这多合适
找个星辰,夜晚又涌起无数白色涡漩

在那棵疯柏树,逐渐失控的
挥舞。在宁静窒息后的村庄,小路

2022.03.14


@葵花镰刀图

“我想把囚笼,变成花篮”
“可它——仍是囚笼”

“我想把锁链,变成心脏”
“可它——仍是锁链”

我睡在,你被世人遗忘的耳厩
像初生婴儿,白石,经络

打脸绷带的太阳老爹,你是我
最初看到的,天空的形象

我的母亲,那个你爱的人
在这个多殇的春天

被每一个向往自由的人和乌鸦
提及。因为黑暗,锁链

地狱,病毒,战争,空难
我在你胸口,徘徊

一颗旋转中的子弹
不要,再告诉我:

“这世界不要我了”
当母亲你,从世界黑水中走出

像一片晕车,赤身的云彩
像一弯明月,清水的明月

我希望能,叫出你的名字
希望能像你一样有张葵花的脸

就算咽喉下仍是,那把黑黝黝
的,无常的——镰刀

2022.03.14


@葵花独眼图
——兼致九眼桥文学社

握着鲜花,女人,跑向迎面
滚滚而来的坦克

这赤身女郎,无所畏惧
她起伏白胸,在硝烟中,有种极地之美

如果,世界就此停下
就让她,生个独眼巨人

我喜欢,抱着
在一大堆金黄的向日葵中

把独眼,安放在一朵
虚幻,狡黙,幽灵般的向日葵上

它会看见,这尘世所有奸情,与国王喜好
“保持神秘,这会让你变得快乐”

时空交错,历史拉开距离
终会有人在雾中,化身土著

用导弹,炮弹壳替代
那个奥克兰美术馆的木制罐子

是新一代土著人,走向文明的标志
而去往末世,更遥远国度的高更

不会忘记这个罐子。炮弹壳
这些向日葵,芒果,光核

在这只独眼的注视下,渗透
前来观画的每一个人

在黑暗里
在光线中抵达

我们不知,这该如何设防的灵魂
这该如何,燃烧的太阳

2022.03.16


@葵花椅子图

十二把松木椅,无一是献给后世
终身空着的尊严。预想中

爱人,摸索,点根火烛
——留本书

这叼刺木烟斗,轻吐烟卷女郎
和文森特,有着同一任性,黑眼圈

外面,2022,导弹,病毒,交替划破
可我,还是在清晨,戴着口罩

在珍贵稀罕的空气里,拿着把镰刀
从后山的山坡上

采来新鲜,俊美的葵花
也只有它们

可以在这空空手臂,环绕下
停泊,一艘古老的宇宙飞船

——“我心如葵”,谁会再带把
空椅子,飞向恒星,那乳白色涡漩

那儿,是否还有,发疯的大叔
顶头绿发,是否还有躲他后面,摇尾的

斑点犬,在默默守候

2022.03.16


@葵花锁链图

把自己,结成葵花
所有孤独,无声哑默

交替,变黄
词汇喷涌,燃烧

在地球圆盘,边缘
谁心爱乌鸦?

谁给你递过
一把葵花籽,一瓶水

要续上,怎样一环
才可能让未来,黑衣人

在你脖颈
套上,那条深埋帝国

幸福,次序后的
黄金奖牌,锁链

你带来黑石子
在我独眼中

我愿意,看见这世界
在炼狱里

为你受难
我愿意,看见无数陌生人

在阅读你时
落泪,流血

他们和我,在永恒
落日面前

冉冉,升起一面崖
自然,陡峻

排成队,一排排
蠕动的星辰

直至,旋转着的宇宙
中心

2022.4.6


@葵花枕木图

葵花,被勤劳的山民
种满,废弃的米轨铁道两旁

我,扛着一根新鲜的梨花枕木
想给它,找个空位

天空的白云,林立的葵花大道
百年,从这去往人字桥

碧色寨的人,他们还在
高原,深山,沟壑,观赏风景

地球,最快的动车修建于此
极度跨越,是星辰大海的力量

有多少陌生人
就有多少灿烂,葵花般脸庞

被黑衣人收割
兰波,你停下手中的笔

把自个投向远方
就像现在。我把自个推向

那只乌鸦的云瓶之外
可它总不肯,把嘴里那块石子

投向我。我是多么希望
被它一饮而尽

一飞而幻
一飞而魔

高原的夜晚,那些枕石
多像此刻,我手握灵珠

投影出这世界
燃烧,灰烬,本质

时光过往的火车,总带有
衣衫褴褛的难民

他们,被赋予了这时代开拓者
文化交流者的荣耀

包括他们饥肠辘辘
旅途中,浑浑噩噩的神智

还有隐藏于表皮之下的基因
细胞,骨骼变异后的病毒

2022,04.12


@葵花白衣图

“如果让这些葵花,穿上白衣”
我相信它们,定会在山间云层行走

就像我们永恒灵魂,沉醉于
我们世间卑微名字,以及朴素身份

由黄变灰,在独眼巨人的眼中
绘画者,是否能找见他那扇位于

东方西方的边界之门。无数葵花籽
在先知走后,峰群,无人机飞满天空

给件白衣,就有一艘宇宙飞船降落
穿套防护服,便拥有了草菅

人命的权利与膨胀。空空蜂巢
贴满白色封条。我们,住在里面

终于像两条白蛹,肯腾出时间
幻想挖地,种菜,拔萝卜

赤足,在午饭后,领堆羚羊
逃离这魔幻世界,这魔幻大都市

2022.4.12


@葵花罐子图

睡着的罐子,醒着的罐子
我们,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大海上,无计可施

星辰,海水和波浪,并不能揭开蜜蜡的封口
一条乳白色宇宙飞船翻起来,又被抛下

出入睡梦的幽灵,怀抱三朵金黄色大花
一朵献给对面的亡灵,一朵献给天上的明月

“我们,曾在明快的绿松石前吟唱”
树上乌鸦排成队,排在最前的那只,毛色

光亮,它的嘴中叼着那颗著名的东方明珠
璀璨夺目。世界,仍以我们无法预知的方式

逼近我们早已脆弱不堪的正神。“我怜悯你
天龙人”,就算把大海所有海水,都变成水银

谁已无法安静死去。而献祭者,将抱着这最后
一朵燃烧的向日葵,在世界灰烬中重生

2022.04.1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