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在我的滑轮上

◎缎轻轻(王风)



一只口罩

让我看见更多荒谬吧,笑不出来
当他发来一个笑话。我闻到
窗外消毒水味儿,浓烈
穿白色防护服的人在为居民取物品
谢谢他,我默念

皱巴巴的草坪上,卧着一只口罩


近日

美元LP撤退,暂缓投资中国
一个稻草人站在税收区,它手臂
像李白挥金,撒出一迭美元
俄乌如鹤蚌相争,稻田一片寂静

女友给我写信,提及失业
和上海的疫情。早餐是一根红薯
东海潮汐,我们的文明忽明忽暗
春天是一根稻草,慢慢驶进漂浮的日子


病是世界的譬喻

有什么是一场传染病不能湮灭的?
我们的身体、语言、思想
哽在一只鹌鹑的喉中
咕咕发酵着,它的唾沫流向了大地
它的胃液正艰难地消化分歧

而我,长了一张扭曲的脸,居家隔离
第四十二天。方舱里,人们挥舞
一根白纱绷带,举起
喷枪口径,消毒水正撒向城市的头顶

有人在烘焙面包,有人在炙烤人心
一起蚕食痛苦吗?哦,你将拿去这些洋葱
面粉、鸡蛋。这些珍贵的食物将打包
分发给混乱春天里的每一个人

2022.4.20



在我的滑轮上

在我的滑轮上我是唯一的芦苇
和狮子、骡子、一只鹦鹉同行
我的穗子统治着平地

遗忘不被允许。驭风狂行
哪只动物困在山顶?又是谁
抱来淹在湖底的圣人,我盯着
这个人类垂死的眼睛
只剩芦苇弯腰折断时的绝望

一根芦苇在我的双轮上
分娩,我有孩童的心性飘忽迷离
生即众多,死也盛行
反正什么,都没有定性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